看小说吧 > 修真小说 > 我,天煞孤星,爱好交友窦长生 > 第一百一十五章 陈氏三龙(求月票)
夜晚,夜色迷离。

一轮弯月,高高悬挂于夜幕之上。

皎洁的月光洒落,为大地披上以了一层银沙。

一位身披大衣,瘦高的身影,已经站在夜色中,不知道多久。

迎着月光能够看清,其相貌俊秀儒雅,鬓角已经斑白,眼角的位置有着一颗黑痣。

东方太阿居高临下,俯视着前方窦家主的灯火。

背后站在一男一女两人,男子身着白色剪裁合体的锦衣,腰间悬挂着青铜铃铛,相貌不算俊秀,可一双眼眸,却是灿烂如同星辰。

其看向那一面竖起的大旗,诸葛飞浮现出了冷笑,语气嘲弄讲道:“何人敢于伪装蒋兄,真是不自量力。”

“就不怕被蒋兄找上门来。”

女子淡黄色连衣裙,乌黑柔顺的发丝用发冠束缚起来,肌肤晶莹如玉,未施粉黛,背负一柄三尺长剑,浑身上下透漏着一股锐利,英姿勃发,平淡开口讲道:“当然敢。”

“要是推算不错,动手者,应该是六扇门李神捕了。”

“儿子,孙子,再加上妇孺,李家上上下下一百余口,全部都死的干干净净,满门灭绝,这样的仇恨哪怕倾黄河之水也洗不尽。”

“此番李神捕伪装动手,看来还是有所顾忌的,不想放弃自己六扇门的身份,从此亡命江湖,成为人人喊打的败类。”

诸葛瑶顿了顿后,看向东方太阿后问道:“七师叔。”

“这一次李神捕对窦氏一族动手,我们什么时候相助窦长生一臂之力。”

东方太阿双手缓缓背负起来,冷笑着讲道:“你太小看窦长生那小崽子了。”

“当初在神侯府,可是敢向我挥刀的。”

“换成你们敢吗?”

“无相王,黑水关,这无不都是轰动天下的大事,要是十年发生一件,都称得上是太频繁了,可这竟然短短不到半年发生了,连一年时间都不倒。”

“窦长生的本事,远远在你们想象之上。”

“这样的人杰,天下少有。”

“哪怕我看不上他,可也不敢小瞧窦长生的本事。”

“窦家是九幽冥教真传弟子后裔,当然九幽冥教的事情,距今已经二百多年了,九幽冥教已经覆灭,早就不是什么问题了。”

“可阴极宗和天魔宗还在,尤其是阴极宗,九幽冥教众多传承,都落入到了阴极宗手中,如九幽寒霜决阴极宗也有。”

“这窦家在阴极宗和天魔宗地盘上,传承了二百多年,本来也不出奇,可偏偏出了窦长生这样出类拔萃的人物。”

“最近我在海州闲来无事,打算来齐洲青郡,好好的调查一番窦家的底细。”

“窦家就出现了意外。”

诸葛飞一惊,不由开口讲道:“难道窦长生是阴极宗门徒?”

诸葛瑶嘲讽了一句讲道:“有点脑子没?”

“窦长生这样的人杰,要是出自阴极宗,怎么可能会被派遣出来当卧底,早就收为真传弟子了,阴极宗倾尽全力培养还来不及呢。”

“有着觉醒的半神兵,武道四品后就是宗师战力,而且以窦长生的胆魄,未来成为宗师,已经是板上钉钉,现如今天下都认为窦长生未来能成为无上宗师。”

“就算不能成无上宗师,也能够成为大宗师。”

“这一次不过是巧合而已。”

东方太阿也点头认可讲道:“是有一些巧合。”

“这一次也是我偶然有了想法,所以不会事先被人知晓,在加上我们行踪隐秘,暴露的可能不大。”

诸葛飞惊奇的讲道:“窦长生倒是好运气,我们来了后,他是死不了了。”

“气运一说,难道真有其事。”

诸葛瑶伸手白皙手掌,朝着诸葛飞脑袋拍了一下,对着自家的愚蠢弟弟,直接纠正观念讲道:“不要被江湖骗子的话术给蒙住了。”

“什么望气术,气运,杀劫,全部都是歪理邪说。”

东方太阿微笑着讲道:“瑶儿你这可说错了,望气一说,虽虚无缥缈,如今只是江湖骗术,但不代表未来如此。”

“只要天下间人人相信,人心即力量,那么望气自然是真的。”

“指鹿为马,当天下人都把鹿都当做马后,你一个人的想法,难道还是真实吗?”

“如今武道称雄,神魔移山填海,捉星拿月,可天变前仙道才是主流,武道那不过是三流,凡夫俗子才会的东西,高高在上的修仙者,哪里看得起武者。”

“任谁也想不到,会有武道盛世,高高在上的仙道,反而不复存在了。”

“未来之事,谁也无法确定,什么都有无限可能。”

“还有一事错了,这一次窦长生我是不会救的。”

“不是为了神侯府和六扇门的纷争,二者不论怎么争,都是大周内部矛盾,斗而不破,可陈灭周是天下最大的反贼,窦长生和其牵连太深了。”

“陈灭周门徒众多,向来以三龙为首,传说有杀破狼星命。”

此星命非是气运一说,而是三柄一品半神兵,神兵自带传承,这是完整体系,兵家神通,一品绝学,道兵之法等等。

这是三位青史留名的反贼所铸造,他们虽死,可精神不朽。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自从第一柄七杀一品半神兵出世。

为天下间万民,带来了反抗的力量。

高门贵胄,也会被往日瞧不起的贱民,用半神兵轰破朱门,用充满泥泞的脚掌,踩踏在高贵的头颅之上。

七杀,贪婪,破军。

每每天下大乱,都会有三柄一品半神兵活跃的身影。

东方太阿沉默一二后,继续开口讲道:“此三龙谁也不知身份,传闻中他们都是符合杀破狼星命。”

“陈灭周百年来,已经寻找到了七杀,已经获得了认可,要是寻找到余下两柄一品半神兵,成功完成认主,这对天下是大害。”

“我怀疑窦长生,就是三龙之一。”

“这一次就是验证的机会。”

“要是窦长生死了,那么自然不是,要是被陈灭周安排的后手所救,就能够确定身份,我会亲自出手,杀了窦长生。”

“此举虽然对窦长生而言不公平,但为了大周,为了社稷,死一人而救天下,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

诸葛瑶深深凝视着窦家主,叹息讲道:“陈逆夺取黑水关,两招打死了傲玄,震动天下,陈逆要比上一次出手更强了。”

“再一次拔高了无上宗师的战力上限,已经开始无限接近神魔境了,我大周有此大逆,真是令人心忧。”

“当初太宗陛下,怎么就不求亚圣,直接杀了陈逆。”

“何至于让我大周,有甲子大劫。”

“卢国公当年就怀疑有破军星命,其性刚寡合,暴躁而易冲动,反抗心重,只是当初是大周开国不久,再有亚圣在世。”

“如今卢国公假死后再出,夺取黑水关后,号召天下英雄聚义,雄踞黑水关,要是抗住龙族后,有大义在手,立即做大。”

“齐地外群岛,百战获得的三仙岛,怕是要不战而降,都会落入卢国公手中。”

“到时候割据群岛,已经是一路诸侯了。”

“要是陈灭周掀起大乱,卢国公趁势攻齐,大周必遭重创,幸亏卢国公寿数不多,等不到甲子后了。”

诸葛飞突然打断讲道:“又死人了。”

“李神捕看来是下狠心了,要把窦氏一族全部都杀了。”

“这人平时看上去笑呵呵的,没有想到如今连老弱妇孺都不放过了。”

“我们不能保一保吗?”

诸葛瑶冷笑着讲道:“窦氏一族,不是什么好东西。”

“那一面仿造的阎罗催命旗,上面没有一条写错,窦氏能够修建这么大的庄园,钱财哪里来的?”

“是他们辛辛苦苦经营的吗?”

“肯定不是,这是他们巧取豪夺的钱财。”

“以前还有一些顾忌,可最近却是没有了,依仗着窦长生的名声,在青郡干了不止一件恶劣的事情,欺行霸市都是小瞧他们了。”

“一位位全部都是死有余辜,就算是老弱妇孺,吃着血馒头,也不算无辜。”

“我的蠢弟弟,你可要记得一件事情,千万不能够和窦长生交朋友。”

“不,”

“未来遇到窦长生,不论干什么?”

“都给我赶紧离开他,这家伙有一些邪性,天机楼评价的天煞孤星,本来以为是谣传,可想不到确有其事。”

“这才回来一日多,窦氏一族就死的七七八八了。”

“怕是坚持不过今夜了。”

“弄不好,今日就要灭族了。”

“我可就你这一位蠢弟弟,你要是被窦长生克死了,我怎么向父母交代。”

诸葛飞不满讲道:“我不是三岁小孩,怎么可能说死就死,再说窦长生能否活过今日,还是一个悬念呢?”

“刚刚还说什么气运,都是歪理邪说,如今就害怕了。”

诸葛瑶一惊。

坏了、

起反效果了。

自家蠢弟弟,较为叛逆。

转念间想到要参加龙门大会,那窦长生八成是不敢的,不会有什么交集,未来他们不会回神都,会去老家燕地,想要有交集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