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死神之这个系统有点怪段木 > 第六十章 落幕
【瞬鬨】

系统界面中,瞬鬨之后没有等级,也没有增加经验值的选项。

对于这一点,段木并没有觉得意外,因为瞬鬨的强弱,完全取决于自身白打的强度与融入鬼道的强度。

他并不是不想融入更强的鬼道,但对于更高编号的鬼道,段木连鬼道本身都没有摸透,更不要说将其融入到白打当中了。

但……

足够了!

轰~~

雷声轰鸣,段木犹如闪电一般爆冲而出。

源内仓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段木,嘶声咆哮,一爪横挥而出。

可还不等他这一爪砸到段木身上,一只右手就已经按住了他的头颅。

下一秒……

源内仓的头颅便被硬生生按进了地面当中,犹如一块破布一般被拖行出数十米,最后随着段木一甩,在嗡嗡的破空声中,激射而出!

当交战双方灵压相差极大时,死神的战斗是灵压强度的较量。

但……

当交战双方,灵压相差不多时,则会变成技巧与能力的交锋!!

干掉他,并不难。

段木单脚于地面一踏,再次于雷鸣声中消失,哪怕在正午的眼光下,那雷光依旧是如此的闪耀。

倒射而出的源内仓尚未落地,段木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倒射而出的轨迹之上。

“风车!”

凌空旋转,段木的脚跟轰然砸落。

轰~~

地面轰然崩塌,无尽的土壤冲天而起,源内仓的头颅在这一脚下出现了明显的凹陷,血液迸射而出,口中更是发出了刺耳无比的惨叫声。

开战至今,他还是第一次流血。

很显然,这并不是最后一次!

“瞬鬨·乱打。”

段木在落地后单脚于地面一踏,上本身被硬生生踩进土壤中的源内仓再次被震出,在其被震出的同时,段木胸肌在灵压加持下变得无比发达,双臂更是粗了一圈,青筋暴起。

下一秒!

砰砰砰砰砰~……

拳影重重,半空中的源内仓就宛若沙袋一般,在拳影中被打的到处乱窜。

血液飞溅,眨眼间便在段木身前形成了一片血雾。

段木越打越快,就宛若是一头被激怒的暴熊一般,不断的挥舞着拳头。

形势逆转!

……

“疯了~~”

岩鹫看着场中那无比暴戾的场面,咽了下口水,难以置信的呢喃道:“那也是大姐你教的吗?”

“不是。”

志波空鹤回道,她倒是想教,但她自己都不会,怎么去教?

“那他……”

岩鹫指了指场中逆转的形式,他怎么都想不明白,不久前还奄奄一息的段木,怎么突然就爆种将对手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了?

志波空鹤没有说话,段木能够做到这一点,她同样感到极为震撼。

毕竟……

她曾经也只是随口提到过一句。

没想到段木居然没有忘记,反而凭借自己的努力将这种技巧创造了出来。

不,不能说是努力。

应该说依靠他在战斗方面的天赋。

不得不说……

这小子确实是一个战斗方面的天才,濒临死亡并没有放弃求生,反而是在绝境下领悟了新的招式。

只可惜,这小鬼跟自己弟弟一样,都太安于现状了。

如果不是在这种绝境下,反而无法逼出他的潜力,虽说实力进展要比自家的废物弟弟强多了,但安于现状却很难有如现在一般的突破性进展。

“大姐??”

岩鹫往后退了一步,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觉得自家老姐看自己的目光突然变得有些危险。

“我先回去了,你就留在这里等那个小子发泄完,把他扛回去吧。”

“啊?还没打完呢啊?”

志波空鹤转头看了一眼战场,摇了摇头:“他已经死了。”

“嗯?”

岩鹫一怔,转头看向战场中依旧如同沙袋般被段木乱锤的源内仓,这才惊觉……惨叫声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只有那无尽的血雾与纷飞的碎肉,不断在向四周激射而出。

发现了这一点后,岩鹫下意识想要上前提醒段木,告诉他对手已经死了。

但……

“等他打完再过去吧,免得打到你。”

“开玩笑,我可是他老大,段木怎么可能会打我。”

岩鹫自信满满的回了一句,但转头才发现自家老姐已经消失了,索性摇了摇头,便要向场中走去。

嗖~

一个细长条的物体飞来,直接插在了岩鹫身前,低头一看,映入眼帘的物体让岩鹫忍不住往后退了几步,那是……一条手臂!!

他抬头向场中看去,击打依旧在持续。

碎肉横飞,而血雾之中,段木浑身浴血,脸上带着疯狂而阴森的怪笑。

“……嗯,身为老大,怎么能去阻止小弟的打架呢,太丢面子了。”岩鹫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退回了先前所藏之处。

“这什么情况?”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传入岩鹫耳中,将他吓得一哆嗦,张口便喊:“等等,是我……你家老大?”

“嗯?”

岩鹫转头一看,当看到背后一脸迷茫的西阵织后才松了一口气,没好气的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啊!!”

西阵织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眼岩鹫,随即转头看着场中正在‘处理’尸体的段木,眼角忍不住抽动了一下:“他什么情况,疯了吗?”

岩鹫下意识想要点头,但随即意识到了自己老大的身份,然后用一副‘你太年轻’的模样的道:“这你就不懂了吧,段木这是在我这个老大面前表现自己,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啊,免得被我未来的得力干将揍一顿。”

西阵织瞥了岩鹫一眼,冷哼一声:“那你倒是上前让他停下来啊。”

段木此时的状态,他并不陌生,明显是因为厮杀而兴奋、狂热、不分敌友,就宛若曾经打败自己的更木剑八一样,整个人都陷入到一种癫狂的状态中,现在上去阻止,有很大可能会被一起揍……

“我……”

岩鹫一窒,随即哈哈一笑:“想阻止,我自然能够阻止,但既然他有心表现给我看,我当然要给他这个机会了。”

“……”西阵织。

脸皮厚到这种地步,属实也算是罕见了。

“那…老大……我表现完了,你能不能来扶我一下?”

“呃……”

岩鹫有些僵硬的转过身,这才发现场中的战斗……不,凌虐,不知何时已经结束了,打人站在原地,至于被打的……没了……

就在他看去时,场中的段木晃了晃后,直接脸朝下,砸向地面。

看着越来越近的地面,段木眼角抽动了一下,他本来想尝试着往后倒,结果晃了一下后,居然又晃了回来……

啪!

血液与碎肉飞溅,脸埋在当中的段木,脑袋嗡的一下,直接过去了……

“听到没,我小弟叫我呢。”

岩鹫话罢,小跑着往段木那边跑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