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小女孩正在草地上玩耍,突然看到一只雪白的羚羊从旁边走过,顿时眼睛都亮了起来。

那羚羊长的神俊异常,一身白毛像是的毛绒玩具一样软糯,不似一般羚羊那般看起来光秃秃的。

两个小女孩跑了过去,拿着草想要喂那羚羊。

羚羊到也温顺乖巧,低头慢慢吃着小女孩送上来的青草,让两个小女孩更加欢喜,伸出小手抚摸羚羊的皮毛,让它一脸享受的模样。

“你竟然在吃草,能有点节操吗?”一个男人走了过来,看着那羚羊,有些无语地说道。

两个小女孩被吓了一跳,以为那羚羊是男人养的,连忙对着男人说对不起,不该随便乱动他的羚羊。

男人笑了笑,拿了一些糖果分给那两个小女孩,让她们去一边玩耍。

“什么是节操?那东西能吃吗?”羚羊突然变成了一个身穿白裘的贵公子,吐掉嘴里的青草,不以为然地说道:“而且和你周凌风比起来,我感觉自己的节操应该可以算爆棚了吧。”

“你不在老君山逍遥快活,跑到这里来干什么?”周凌风打量了羚羊几眼,有些惊讶地说道:“伱身上的伤好了?”

“万族之器归于地球,地球的元气和各种规则之力几乎无穷无尽,这要是还不好,我还能出来混吗?”羚羊笑道:“你还要多亏了你那个好儿子,否则我那伤真是要了命了。”

“谁让你自己找死,明明就是一个战五渣,非要强行开启那扇门。”周凌风撇了撇嘴说道。

“你才是战五渣,你全家都是战五渣,如果不是你怂恿,老子放着好好的老君山不待,往外跑什么?”羚羊大怒。

“怎么能是我怂恿呢,我是推你了,还是拉你了?明明是你自己想要出去。”周凌风摊开双手说道。

“哼,要不是你告诉我外面的世界如何如何,我会去开那破门?”羚羊冷哼道。

“我说的都是实话,一句都不假。”周凌风笑道。

“鬼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反正我又没有出去过。”羚羊盯着周凌风说道:“虽然你回不去了,可是你儿子回去了,也算是如了你的心愿了。”

“谁知道是福还是祸呢,我原本只想让他平平安安在这里过一辈子,怎么也没有想到,他能够走到这一步,这并非是我的本意。”周凌风叹气道。

“有什么好担心的,他是你儿子,本就应该是那个世界的人。”羚羊说道。

“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我只是一个被剥夺了所有的囚徒,已经不能算是那个世界的人,更何况他还有一半这里的纯血统,基本上和那个世界的关系不大。”周凌风说完皱眉问道:“你到底来这里干什么?”

“老子想出去,来问问你还有没有别的办法?”羚羊眯着眼睛说道。

“有啊,你自己造一枚宇宙币,然后打开门不就出去了。”周凌风笑道。

“我要是会造那玩意儿,还用得着来找你。”羚羊白了他一眼:“你是那个世界的人,难道就不知道别的方法?有没有后门什么的?”

“要是我没有成为囚徒之前,送你出去也不是什么难事。现在嘛,真是爱莫能助。不过你可以试试去找找其它被流放过来的囚徒,也许他们会有办法。”周凌风说道。

“我找个屁,能找到还来这里找你干什么?我在老君山等了几千年,也没有等到那个什么老子,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回去了。这几千年来,就你一个新囚徒被送过来,我能去找谁?”羚羊骂骂咧咧地模样,和他那贵公子的长相极其不符。

“那就没办法了,我才来几十年,你都找不到,我就更找不到了。而且上一次我们从混世四猴那里拐骗了谛听出来开门,结果差点惹出大祸,弄的那些次元领域提前破禁,谛听也因为本源消耗过度,被打回了最原始的状态。要不是你偷梁换柱,把它和小佛寺的伴生卵交换,借以吸收能量恢复,怕是连命都保不住。”周凌风想了想又说道:“现在谛听被带走了,那个女囚徒带来的唯一一枚宇宙币也没有了,想要再走出去,除了自己造一枚宇宙币,实在想不出来其它的办法。”

“同样是囚徒,为什么那个女人的待遇会这么好?你他妈的像个狗一样摔下来,人家不但能坐船,还带着宇宙币过来,这差距也太大了,是不是那个女人在你们那个世界有很硬的后台?而你只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穷货。”羚羊嘿嘿笑道。

“她有没有后台我不知道,不过那船和宇宙币根本就不是给她的,而是给她的孩子,她是囚徒,她的孩子不是,所以才会有船和宇宙币,那是给她的孩子长大以后回去用的。不过我觉得这事还是很有问题,一个怀着孩子的女人,理论上来说,应该不会被流放到这里来才对。她不但被流放了过来,还被篡改了记忆,而且还带了那么多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这就很有问题了。”周凌风说道。

“你不是说自己在那个世界也曾经风光过,难道就没有听说过《迷仙经》这个东西?”羚羊说道。

“没有,我可以很确定,那个世界有名的功法当中,并没有迷仙经。”周凌风说道。

“有没有一种可能,是你的记忆也被篡改了呢?”羚羊邪恶地说道。

周凌风脸色微微一变:“你说的到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过从种种迹象上来看,这种可能性不大。”

“只要有可能性,那就有可能不是吗?”羚羊撇了撇嘴说道:“算了,现在说这些也没有什么意义了,还是想想怎么造个宇宙币出来吧,那玩意儿到底要怎么弄?”

“首先找一个宇宙级的生命体,然后把它变成宇宙币。”周凌风一脸认真地回答。

“怎么变?”羚羊皱眉。

“这我怎么知道,我又不会变。”周凌风摊开双手说道:“在那个世界需要借要在一个特殊的地方,才能够把宇宙级生命变成宇宙币,这又不是那个世界,也没有那种地方,我怎么知道要怎么变。以前到是听说过,有一种人能够把宇宙级的生命体变成宇宙币,不过那只是传说,谁也没有见过。”

“净给我扯这些没用的,老子还是回去等老子吧。”羚羊一脸的不爽,转身就走。

“好好过日子吧,外面没你想的那么好。”周凌风对着羚羊的背影说道。

“妈的,几十年前你去诱惑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羚羊头也不回的对他竖了一个中指。

周凌风笑了笑说道:“那时候我不是还想逃回去嘛,现在想想留在这里到也不错。”

“滚。”羚羊头也不回的消失不见了。

周凌风看着羚羊消失的方向看了好一会儿,才收回了目光,喃喃自语道:“希望《迷仙经》不会真是那个女人的,否则小文的麻烦就大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