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从药神开始 > 第二六零章 末路
        这一晚的行动,充分体现了龙腾安保对港九江湖的掌控,同样也体现出了龙腾准备之充分。

        人有失手在所难免,但准备万全,最后的结果是好的。无论是警察那里,还是龙腾派出去的精锐人手,以及人数众多的下层小弟,全部完成了既定目标。

        一夜之间,港九大大小小的流氓头子,走粉的狠人等等,只要位够的,不是被警察抓走,就是被龙腾带走。龙腾的小弟们也是借着先发优势,一举拿下了整个港九。

        这一夜,港九江湖历史翻开新的篇章,不再是以前的山头林立,只龙腾一家。

        不过说实话,这都不算什么,真正的考验还在后边。因为统一的港九江湖绝不是港府乐见的,于他们自己的利益不和。什么站好最后一班岗,完成伟大的历史交接是没有那一说的。毕竟在洋鬼子看来,港岛的回归在一定程度上是他们的耻辱。他们是巴不得留下一堆烂摊子让国内焦头烂额,拒绝不了恶心恶心还不行?

        尤其现在八八年,还有九年的时间,像什么教育啥的可做的事有很多。在这样一种情况下,龙腾就显的比较碍眼了。

        而且这一次,龙腾和警队中层警察的行动,事先并没有告知,完全是私自行动。要知道这一晚出动的警力是不少的,还是好几个部门的联合行动,这是什么行为?是挑战警队,挑战港府的权威。叔能忍,婶也不能忍,何况是官方政府。

        这是王言三年以来的积累,实在是强身丸太牛比,钱太多。细说起来,操作也很简单。因着本身龙腾没有黑产,真是大鸣大放谁也不怕。有龙腾中层小弟,跟警队中下层接触。一点点的有了关系,龙腾会发力帮着上位。加上本身龙腾有的警队中上层资源,过程还是比较顺利的。

        当然这些动作瞒不过旁人,警队高层是知道的。但知道动作,和知具体操作是两码事。加上龙腾给的多,他们以为也就是大猫小猫三两只,没什么所谓,因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哪里能想到王言这么疯啊,竟然敢挖警队的根。

        所谓法不责众,龙腾拉了那么多人他们确实办不了。毕竟以前廉政公署成立,不是也没办了那么多人嘛,反而还加薪安抚。现在的情况照那时不差了,只要动了一些人,那就是人人自危,以致警队暴动。所以这件事,他们是只能捏着鼻子认的,还得公事公办,该升职升职,该加薪加薪。

        但同样的,他们也怀疑王言脑瓜子是不是被驴踢了。毕竟王言旗帜鲜明,港九皆知。现在弄这一出,他不想后路的吗?

        各国历史都有,不是看想不想搞事,而是取决于有没有搞事的实力,有实力,那就是错。像龙腾这一夜展露出来的,那不是有实力,是相当有实力。毕竟看那样子,警务处长说话都不见得有王言好使,找死。

        王言自然不会知道他们怎么想,这都是皮毛而已,毕竟是跟龙腾接触最多的部门,怎么也藏不住。而且他没有选择,相比起一夜之间,所有流氓头子跟走粉的头子全部消失来说,现在这样一半一半是最好的结果。

        而且其他政府部门中,龙腾也有人手。想也正常,毕竟龙腾在港岛涉足很多行业,有接触也是难免,加深友谊也是平常。

        至于说什么找死的事,王言自然不会做的。根据去年最新指示,三人建支部,龙腾在国内的分公司以及港岛的总部所在加起来符合条件的得数千人,所以都是有支部的。总揽的领导,更是他主动向上请求特派的专员,就驻在港岛总部监督、建设,发挥战斗堡垒作用和先锋模范作用,做好思想政治工作和群众工作,并对重大问题提出意见和建议,他还给了十三级待遇。

        最关键,王言基本上完全开放,想看啥看啥,就这么自信。龙腾安保那边的灰产是不跟龙腾挂钩的,一点儿联系都没有,虽然大家心知肚明,但至少看起来绝对干净。最近龙腾正在跟奥岛那边接触,想要弄一张牌照把大赌弄出去,基本上问题不大,砸死他们。剩下的那些小赌档,就当棋牌室、麻将馆了,收益给小弟们零花。

        至于剩个知心姐姐的产业,他也没有办法,这玩意儿禁不了。有交易、有市场,有市场就有交易,他做不到让知心姐姐从良,更做不到不让新人下水。他保证两方人的利益,不诈,不欺,以及健康,够意思了。

        而且他行动之前,还跟张建邦那边通过气,甚至连配合行动的警察名单他都提供了一份。再说龙腾在国内的投资、慈善等等,实在是改革急先锋,问题不大。

        虽然他的姿态很低,但爱国不是舔,他爱的是那一片热血染红的山河……

        港府的反应王言是不担心的,龙腾干净的不能再干净,没有理由办他的,想拿捏他根本不可能。龙腾同港九名流多有合作,港府高层,乃至再后边的政客,龙腾不是没有问过路。

        港岛靠龙腾吃饭的人那就数不过来了,看看北区那热火朝天的就知。真要说起来,现在龙腾在港九的影响力,比韦嘉诚经营了二十年的黄河实业要牛比的多。

        再加上他这一夜展露出来的实力,没有人会找不自在。称死了就是开启新一轮的制裁,玩玩政策什么的,影响有,但不大。而且真要说起来,他们要是能弄王言,也不至于眼看着龙腾靠卖强身丸割全世界的韭菜,早办他了。到了现在龙腾已是庞然大物,再没机会。

        这一夜结束,新界中的几个火葬厂飘的青烟就没停过,同时龙腾在新界的砖厂紧急开工,新造了不少砖供应北区大开发。属于龙腾的货轮也是一早就出港,开到公海附近将一个个灌了混凝土密封的大铁桶沉入深海……

        各地早起的人们除了发觉古惑仔反常的早起,满大街的晃悠之外,一点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只有一些住在娱乐街附近的人们看到被人破坏,一帮身着龙腾制服的人在收拾,想起了昨夜的叮叮咣咣,对上那边龙腾壮汉的眼神,赶紧的一个激灵,打着哈欠状若无事的走远。

        还有一早的,各地警署中打着哈欠值班的警察,不断的接到人口失踪的报案,一顿热情的服务送走报案人之后,不屑的将记有报案信息的文件撕得粉碎,扔进垃圾桶。接着美滋滋的吃起了,由西装革履看着很疲惫的汉子,开着厢式货车送来的早餐。

        很丰盛,一早就是燕窝、鲍鱼……

        一夜没睡的王言通过最后一通电话,挂断后随手扔到一边,起身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走到窗边看着仍然蒙着雾的海面,对面的建筑若隐若现。

        用时三年,从手下八个小弟,到如今手下打仔上万,员工数万,上下游产业数以十万计的巨无霸。他又一次成为了白日里的名流,黑夜中的王者。但,也没什么大不了,平常事。

        王言看着远处出神,半晌,一阵敲门声响起。

        雾气已经散去大半,可见的阳光照在海面上,是个好天气。看了眼时间,八点刚过,王言过去打开门。

        “言哥,早餐。”

        门外来人是他之前吩咐过的,过来送早餐的小弟。

        “嗯。”

        应了一声,王言接过早餐以及洗漱用品、衣服,小弟懂事的关好门撤退。

        将早餐放到桌子上,王言走到卧室中,叫醒熟睡的龙纪文:“差人送了早餐过来,起来一起吃点。”

        龙纪文睁开眼,看着近在咫尺的脸,想起昨夜的疯狂,脸色羞红,却不躲闪,猛的伸手搂住王言的脖子:“早啊。”说话间,上去就是一口。

        王言直起身,将一丝不挂的龙纪文带出被子,拍着她光滑的背:“有味道,去洗漱了。”

        一句话,龙纪文硬挺的妩媚尽去,默默的松开手拿被子盖住下身,随即伸手挡住口,哈了一口气,瞪着王言:“哪有,香的。”

        “逗你的,快起来吧,一会儿饭都凉了。”

        王言笑着出了卧室,坐到了饭桌上吃起了早饭。

        不大一会儿,龙纪文穿着睡衣走了出来,坐到王言对面哇了一声:“早餐这么丰盛。”

        “你昨天辛苦了,补一补嘛。”王言随口调笑。

        这饭是标配,龙腾安保员工,以及昨夜有行动、值班的,上班早撞到的警察都有份,跟龙纪文是鸡毛关系没有。

        没有纠缠这个,龙纪文问道:“你今天有事吗?”

        “嗯,怎么了?”

        龙纪文兴致不是很高:“想多和你一起嘛。”

        看了她一眼,王言实话实说:“还有两个跟你一样,她们一个在英国,一个在法国,再有两个月差不多就该生孩子了。”

        说完,不理龙纪文,王言自顾快速吃完早餐,洗漱过后,换好衣服,路过餐桌道:“先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

        “嗯。”

        龙纪文没精打采的应了一声,眼看着王言开门,出去,关门,终于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哭出声来。

        她以为自己是那个唯一……

        王言下楼,坐车去到了龙腾物流旗下位于沙田的一间仓库。

        下了车,守在门口的小弟赶紧的问好:“言哥。”同时,打开了仓库的大门。

        点了点头,王言走进了仓库中。

        映入眼帘的,是最里面码放整齐的一堆货物,以及二三十个安保公司的职员,有的围在桌子上吃着饭,有的在一起打着牌,满屋的烟味,乌烟瘴气。角落处五花大绑着,眼蒙着,嘴塞着的是五个只穿了内裤的男人。

        开门的动静惊扰了众人,见是王言,一帮人整齐的叫着‘言哥’问好。

        领头的凑过来,笑道:“言哥,他们在那呢。那个丁蟹还真挺能打,伤了好几个弟兄。”

        王言点头道:“知道这是哪儿吗?”

        “仓库啊,言哥。”领头的一时摸不着头脑。

        “那堆着的货看到了吗?”

        “看见了。”

        王言直接一脚过去,给那领头的踢了个趔趄:“仓库眼睛烟火不知道吗?所有人,扣一个月奖金。”

        领头的脸色都没变,应声道:“是,言哥。”

        他知大哥大的脾气,多哔哔一句可能就是两个月。所以老老实实的认就完了,回头再研究那些抽烟的手下。

        “把人带过来吧。”

        不用领头的吩咐,后边的小弟们自觉的到了墙角,把五人抬到了中央,领头的还非常狗腿的弄了张椅子过来:“言哥。”

        王言点头坐下,看了眼不断挣扎的五人吩咐道:“把眼罩拿下来。”

        没让把他们口中塞着的东西拿出来,他不是过来跟他们闲聊的。说两句话,让他们知道到底怎么事儿也就是了。而且对话可以想见的,就是骂他嘛,没什么好听的。想跟他这找什么英雄末路那套,就算了吧。

        重见光明,丁家父子五人一时有些不适应,缓了好久才看清面前笑吟吟的王言。倒是没有意外,毕竟他们之前就听那些人说什么言哥,什么龙腾的,而且刚才一帮人叫那么大声怎会不知。

        丁孝蟹瞪大着眼睛看着王言呜呜呜,丁蟹大致也是如此,是有话要说。丁益蟹则是打起了哆嗦,他害怕。剩下的丁旺蟹、丁利蟹只是不断挣扎,想要谋求不可能的生机。

        王言掏出一颗烟,身后站着的那领头汉子懂事儿的帮着点着,深吸了一口之后,淡淡的说道:“行了,留点儿力气,听我说。”

        话出口,立竿见影。除了丁益蟹止不住的颤抖,其他人俱是安静了下来。

        “知道你们奇怪,为什么无冤无仇我要把你们绑过来。”王言笑道:“因为罗慧玲以及方婷跟了我,肚子里有我的孩子,放进新的事总要给个交代。”

        丁孝蟹的反应的倒是不大,丁蟹就不行了,剧烈的挣扎起来,好似要跟他拼命。王言皱眉,伸手,后边的小弟直接递上来一把上了膛的枪,指着丁蟹:“能安静的听我说吗?”

        面对死亡威胁,丁蟹喘着粗气,怒视王言,额头青筋暴起。

        “我刚才说的,只是原因之一。还有一点,经过昨天一夜,以后港九只有龙腾安保一家。”王言道:“而你们挡了龙腾的路。”

        听到这里,丁孝蟹已经闭上了眼,等死了。他以为王言把他们带过来只是为了耀武扬威一番,然后再弄死他们。

        “放心吧,不杀你们。”

        迎着丁孝蟹疑惑的目光,王言淡淡道:“都说你们四兄弟团结,丁蟹也总是念叨父子同心,一家人齐心协力,我倒是想看看你们是不是真的能做到。”

        虽然不知道王言具体要做什么,但丁家父子五人已经开始呜呜挣扎起来。

        王言猜测,应该是说要杀要剐,给个痛快,折磨人算什么英雄好汉。

        “来,把丁蟹的……”王言笑呵呵的说出了安排之后,看着挣扎不停的几人道:“老太太同方家无碍,我会差人照料,还会治一治她的病。你们要是敢自杀,那可别怪我王某人不讲江湖道义折腾老太太了。”

        说完,王言挥了挥手,示意动手。

        知道大哥想折磨人,小弟们自觉选择了一个个的来,就在他们面前来。

        最先的,就是老四,丁利蟹。一群人上去给松了绑,按着死死的,一小弟脱了西装外套,卷起了白衬衫的袖子,松了松领带,狞笑着干脆利落的一斧子下去……

        越到最后压力越大,即使最硬的丁孝蟹也忍不住的发抖。自诩正义善人的丁蟹更是不堪,跟丁益蟹一样被吓的屎尿横流。

        王言没兴趣看那场面,出去又抽了根烟,回来看了眼丁家父子的样子之后,摆手让小弟们送到了医院止血。

        他话说的狠,什么折腾老太太之类的,但真要让他做肯定是不会的,也就是吓唬吓唬丁家父子而已。若他们真的自杀,也不能怎么样。同样的,他也想看看,丁家父子是不是真的那么孝。

        这边事了,一夜没睡的王言在市场买了菜,回到家里给老婆孩子以及老太太做饭。

        阮梅不知道具体,但之前听过电话安排,知道王言做什么去了,忍不住的抱着孩子做到厨房,对围着围裙切菜的王言问道:“喂,怎么样啊?没有什么不好的事吧?”

        王言转头逗了一下被阮梅抱在怀里的大丫头,道:“阿梅,说过多少回了,要叫言哥,叫言哥啊。”

        阮梅一个大大的白眼:“言你个大头鬼,到底怎么样嘛。”

        “当然顺利了,还能有什么不好的事。”王言道:“行了,抱着孩子走远点,我这开火了。”

        哼了一声,阮梅转头就走。昨天晚上她可是没睡好,两个孩子哭闹是一方面,担心王言扑街也是一方面。

        虽然她现在是富豪太太,并且已经过了一年多的富贵日子,但由于平日里接触的龙腾生意不多,跟本就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只知道王言很有钱,很威,但有钱到什么程度,又威到什么程度是从没感受过的。

        事实上到王言这个份上,轻易死不了的。除非碰到疯子,若不然没有人会动他。主要就是龙腾太大,而且虽然他不怎么管事,但事实就是,龙腾全在他一人维系。如果他没了,龙腾的员工,上下游靠龙腾吃饭的人,其他各行业的影响等等,实在太大了。

        说不好听的,就是有人真那么牛,把他弄死了,基本上他俩头七没差几天。

        虽然不可能,但想到地府相会时的场景,王言还是摇头笑了起来,挺搞的。这个念头闪过,王言一边炒菜,一边想着接下来的发展问题。

        拿下了港岛,必定要向外扩张的。若不然一个港岛,他那上万人实在没什么用。接下来稳定之后,只要留够维稳的人手,剩下的都要派出去。

        首当其冲的,肯定就是相邻的奥岛,不过那边地方太小,基本上没什么抵抗能力,要不了几天也就拿下了。

        还得是弯岛以及日岛那边,其次是南洋那边。而之所以要拿下南洋,主要为了就近控制一下走粉的源头,这边忙活一下,要比后期分散开来好抓的多。当然消灭他是不会做的,不说那些将军什么的武装力量还凑合,就是灭了也没必要。即使金三角那边没有了,也只会换一个地方继续种,毕竟总有人敢冒风险赚钱。所以他只是在那边控制一下留到这边的就好,剩下的,吸死拉倒。

        接着,肯定就是要登陆美利坚,毕竟那里才是自由大舞台。

        当然他说着是一条条,行动肯定是要同步的。只要守住大本营,谁也不好使。

        而昨夜行动的影响还没有扩散,接下来稳定时间肯定是不短的。毕竟如今港九江湖他话事,禁毒令是下了的,肯定是要闹一阵子的。

        思维发散,想了一堆有的没的,不觉间菜以做好。

        将饭菜端到饭桌上,王言、阮梅、老太太坐在饭桌边吃饭,逗弄着一边婴儿车上的,眨巴着眼睛好奇看着的两个小不点儿……

        ------题外话------

        感谢(渔港合)(分手要饭)二位大哥继续支持。

        日常感谢投月票的好哥哥们支持、

        感谢投推荐的众位哥哥支持、

        感谢默默看书的大哥们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