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女生小说 > 网游之护琴计划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泊云岭之战 三
    两人来的速度很快,去的速度也快,站在下头的三人只能看到几个点在顶峰飘动。

    司徒血道:“他们走了,杀了一个。”

    颜离问,“死的是那个方士吧?”

    “嗯。”

    颜离松了一口气,“那就好,只要他在的话就能追踪到有记过气息的人。”

    见羽拉着两人往后跑,“我们快走,山要翻了。”

    山被愤怒的混沌兽扔到一旁,它睁开猩红色的眼眸,疯狂地砸着地面,地面被砸出了数条裂缝,整片泊云岭连带附近区域的地面都在震动。

    颜离心疼的看着那坐落在山里最中间的木屋被山压碎,看着药草被突如其来的劫难失去根系,看着他常年陪伴着他的家园损坏,心里非常难受。

    他多年制的药没了,泊云岭遭此劫难,药草恐怕也生长的不好了。

    当颜离看到另一处,上古阵法开始损坏,隐藏已久的青雾冢浮现,衣冠冢被掀翻出来时,他非常愤怒,低骂着。

    “卑鄙!掠杀者不仅冲着我们来的,还是冲着青雾冢来的。为了拉拢混沌兽,连这样下作的手段也用得出来。”

    师父在圆盘上曾说过,“只要混沌兽不攻击异魂,异魂不会出手。”

    葬着无数人名字的青雾冢被毁,这是在逼迫异魂他们出手,但他们又迫于师父的话,不得不按耐下来。

    见羽握紧手上的剑,没有说话。

    司徒血道:“又来了混沌兽。”

    另一边,因为混沌兽来援,逐千秋位于一种前后狼后有虎的尴尬局面。

    天纵沙用言语拉了一波嘲讽,大义凛然的送上去救下逐千秋,然后开了掉血的技能,主动把所剩不多的血量降到一碰就死的地步,在对方没有打算夺舍的念头下一碰就回了复活点。

    逐千秋道:“你的徒弟,很不错。”

    “嗯。”

    战时的危机反应很好,这是一个暗影应该具备的素质,就是太好战了。

    “系统:由于泊云岭损毁程度已达到50%,泊云岭反击战已开启,当前目标:组织岩石混沌兽的大肆破坏。”

    听到系统,还在惋惜自己赏金被异魂拿走的玩家们地震也不躲了,义无反顾的往混沌兽身上冲。像这样系统认证跟混沌兽的战争,肯定有那什么混沌之战的声望,能换好东西呢。

    颜离问道:“他们怎么跟打了鸡血一样?刚刚不还是兴趣缺缺的抢救草药吗?”

    见羽一针见血道:“因为这次奖励已经变得足够好了。”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这样吗……可惜我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只剩下脑海里储存着的知识了。”

    颜离失落,眼角的泪痣也黯然失色,“如果我修为足够好,像那些东西不必放在那明晃晃的给人瞧见,我真是太差劲了。”

    司徒血道:“你还有。”

    他上前几步,蹲下身来把和青草混合在一起的青蛇轻轻抱起,站起来递给颜离,“蛇。”

    颜离愣愣接过,青蛇在有它喜欢味道的掌心上,吐了吐信子,然后盘旋着身子趴下。

    见羽想着,这种安慰方式,直截了当,还真的很适合司徒血这样寡言少语的性子。

    司徒血道:“去帮忙。”

    “嗯。”

    泊云岭的玩家大部分都是来采药的,本身实力并不强,在面对异魂都破不了防的岩石混沌兽时,就是一面倒。他们所发挥的作用,大概就是让岩石混沌兽不再将注意力放在破坏身上,而是去攻击玩家。

    不过有了系统,高端战力很快就会到达战场,到时候就不是填命了。

    说是帮忙,但见羽和司徒血没有第一时间上去,没有其他人作为遮掩,他们这两个连治疗职业都没有的被蹭几下就没了。他们绕行观察着混沌兽的攻击方式,试图找到它的攻击盲区和弱点。

    司徒血道:“等破厄。”

    司徒血之前提到过天纵沙他师父的话,要破防只有等破厄来了。

    见羽嗯了一声,突然就来了个组队邀请。

    是西湖雪的,一进组就看见他已经组好了一个二十人团,里头落殇、天纵沙都在,还有夜千生和夜千影这两兄弟,以及糖醋鱼带的奶妈队伍。

    [队伍]天纵沙:眼睛是弱点,不过你得让破厄好好攻击。

    [队伍]西湖雪:恩,糖醋鱼会护住他的。

    [队伍]天纵沙:打完我要找这两切磋,好久没看见他们了,也不知道去哪了。

    [队伍]西湖雪:……他们才会白帝城没多久,你别把人吓没了。

    西湖雪一边跟天纵沙聊着,一边在团队列表里跟其他人说一下简单的安排。

    [队伍]西湖雪:见羽你们那边还好吗?

    [队伍]见羽:已经有两个百人团来了,我和司徒血正在偷偷输出,不过目前还是打不掉血,只能牵制住它别让它破坏泊云岭。

    见羽看着那两个临时拼凑起来的百人团护着破防希望破厄上前,却最多在独眼旁边的石头上划了一道痕迹。

    都知道要破防眼睛,但都攻击不到。

    司徒血指着混沌兽道:“看眼睛。”

    见羽看向混沌兽的猩红独眼,眯了眯眼,独眼的眼珠周围似乎有涟漪在扩散,看得越久头越晕。

    司徒血伸手遮住她眼睛,“闭眼攻击。”

    眼睛有迷惑的作用,这就代表不能直视它去攻击,这对输出的记忆力和精准度要求很高。

    见羽道:“还有……我看到琴师拉不起仇恨,似乎不能无视防御去输出了。”

    这说明这只混沌兽可能没有心,所以琴音根本无法作用在他身上。

    这倒是只能指望破厄破防。

    见羽弹奏夕迟,给司徒血加了个移速,“看来我只能辅助了。”

    “嗯。”

    西湖雪没有组更多人,免得人太多不好管,新进团的都是糖醋鱼公会里的人,归她管。

    [队伍]西湖雪:我们马上就来了。

    又有一群人从天而降,来混这个混沌之战的声望。

    见羽观察着人群的面孔,奇怪道:“好像没有其他大公会的人。”

    司徒血指着青雾冢的方向,“在那里。”

    见羽看过去,一个眼熟的白衣男子和锦瑟并肩站着,气氛萧瑟,许多人围在他们旁边,小心翼翼地在团长的指令下把地上的墓碑和衣物收拾起来。

    他们沉默的看着掀翻的泥、散落的衣物和到处墓碑,没有阻止这些玩家收拾。

    锦瑟道:“果然还是不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