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女生小说 > 网游之护琴计划 > 第两百一十三章 黎明
    海之赞礼突然暗中追杀道法自然,旁人以为是这个第一方士惹了人,八卦了下知道是离道会长的情敌这样的陈年旧事就散了,只有一条咸鱼知道——

    这只不过是个开始。

    这样偏执的离道如果听说了见羽和沉池公会更多的合作,恐怕会有一天连久世是个有妻之夫都听不进,到时候或许会对上沉池公会。

    按理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在此之前寻找契机慢慢架空离道的权利,但一条咸鱼做不到,也不想做,没有人能比离道做的更好了。

    他安抚道:“会长,阿招那边找到了一些和影子有关的资料,你要不要去看看?”

    离道盛满怒火的眼眸熄灭,又恢复了平常的模样,“好,对了,万物生他们带的团都怎么样了?”

    “都还需要磨合一段时间,万物生目前带的几个团长副本都能过,就是战场团那边目前的胜场碰上其他公会是四六开,碰上野团的话是七三开。”

    “嗯,还不错,多练练,争取五五开和八二开。”

    “是。”

    只要不牵扯那个人,离道的优秀完全无法被掩盖下去。

    泊云岭

    司徒血一口一口的喝着热气腾腾的药茶,看着自己修习的天元心法一点一点涨着熟练度,抬头看向对面正在烹第二壶茶的颜离。

    ——若论修道,司徒血是五人当中进度最快的,他已经完整的学习了一套心法了。

    颜离注意到他的视线,“怎么了?”

    司徒血摇头,将视线放在漂浮着碎叶的杯中。

    “雅尊修习的道路像我们这些懂药理的人一探就知道是什么,你的气息跟他如出一辙,我猜想这个药茶会对你的功法修行有帮助,便自作主张了。”

    “嗯。”

    颜离看着这张没有表情的脸,问道:“说起来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碰到雅尊的?两个面瘫,还都是在剑道上有天赋又走同一道的人碰上,这个几率可是非常小的。”

    “做任务。”

    “嗯?好吧,看来你和雅尊真的很有缘,那么大的地域,恰好就碰上了。”

    司徒血嗯了一声,赞同道:“有缘。”

    在用剑上的理念相同,对待一些事情的看法算是大同小异,能碰上这样的师父,是他的幸运。

    颜离道:“还真是……寡言少语啊,见羽还有多久才能到?我有些迫不及待的想问她一些事情了。”

    “快了。”

    颜离看他杯中的茶水快没了,提醒道:“药茶不可多喝,一杯即可,不然对修行没有益处的。”

    司徒血点头,将杯中的茶喝完,起身道:“练剑。”

    “她来的时候你帮忙带一下路,我没有带她上来过。”

    “嗯。”

    司徒血离开的时候顺带将门带上了。

    青雾中有其他人的气息,颜离慢悠悠地将茶烹好,倾倒出来,等到着来人上门。

    一只手推开木门,白雾混杂在青雾里,模糊了来人的面容。

    颜离不慌不忙道:“法尊光临寒舍,不知道是想做什么呢?”

    “你认错人了。”

    逐千秋挥手将白雾散去,“我来取我一个月前订下的药。”

    颜离笑了笑,“你明知道我是用气息辨人,还偏要模仿他的气息和出场方式,这不是纯粹的耍我吗?”

    逐千秋只是拍了拍袖子,似乎在把上面沾上的灰尘拍掉。

    这是无声的默认,颜离道:“稍等我泡完这壶茶。”

    颜离把第一泡茶水倒掉,继续摆弄着茶壶。

    逐千秋坐下,“你不该帮祁原的,如果不是他的立场不明,嬴清不会追杀他。”

    “想帮就帮了,需要理由吗?”

    “你只是觉得有趣而已,他的行踪下落没有人知道,连通讯术法都不用,养着几只灵鸽用以飞鸽传书的行为,已经非常可疑了。这证明除了他出现的时候,我们才会知道他的行踪,其他时候,他在哪,会做什么,我们一概不知。”

    逐千秋伸手收拾着桌上的茶杯,站起来主动给颜离清洗。如果不是药茶这类东西用术法容易潜移默化的让这些特质的杯子拥有‘属性’,他肯定会施法。

    “你的行踪也挺迷的,前几天还听说你在寻仙谷找人切磋,现在又跑到我这里来了。”

    颜离道:“你也知道我看人一向看气息,祁原的气息不坏,我认为他可以帮,而且你也看见了外面的人了,那是雅尊的亲传徒弟,他把徒弟留在这里照顾,就证明他对我帮助祁原这件事没有意见。”

    逐千秋把洗好的茶杯放在一旁,“你认为可行就可行吧。”

    “谢谢你帮我洗杯子,你的药应该放在第二列第三个,瓶子上贴了个三的。”

    逐千秋找到那个柜子,拉开就看见一堆贴了三的白瓷瓶躺在里头,他沉默了下,干脆吧整个药柜拿了下来,走到颜离旁边。

    颜离嗅了嗅,腾出一只手看也不看的摸出一瓶药,“这个。”

    逐千秋伸手拿过药瓶收好,把药柜放回原位就离开了。

    “记得把门带上啊。”

    逐千秋没有照做,因为跟他擦肩而过的人,已经进门了。

    “颜离先生。”

    颜离道:“过来坐吧,我已经等你很久了。”

    见羽坐下,视线落在他泡茶的手法上,“颜离先生泡茶的技艺很不错。”

    “恩,只是兴趣而已。”

    颜离拿着茶壶倒在茶杯里,拿起放在在见羽前面,“尝尝看?”

    见羽手指摩挲着茶杯边缘,闭上眼轻嗅着茶的清香,“闻着就知道是好茶。”

    “你的朋友和你很不一样,他是什么都没说就直接把茶抱手里喝着了,你是一副打算细细品尝的样子。”

    见羽用茶盖拂去茶沫,“我只是在给你说话的时间。”

    “我喜欢,不,应该说是暗中喜欢师姐,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她很想在黎明花的花海里畅游,所以我向她许诺会种一片黎明花,只不过这是一个注定无法完成的承诺。”

    颜离道:“师姐当时对我这个承诺有些想笑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这句话可能有些不对。后来师姐死后,我看了许多书,找了许多地方,才知道,黎明花根本不存在。”

    “对于师姐来说,鸟语花香,就是黎明。”

    她早就知道,战争即将到来,她想要的安好,很快就不复存在了。

    见羽轻声道:“战乱将起,颜离先生要出一份力吗?”

    “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