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女生小说 > 网游之护琴计划 > 第二百一十章 失控
    轻甲兵的步伐乱了起来,谢侍卫觉得奇怪,回过头来一看,轻甲里头装的人,五官已经开始模糊软化,轻甲快掉落在地了。

    这是……!主子出事了!

    谢侍卫拔剑,一个一个敲掉粘土傀儡的能量核心,避免傀儡失控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只是他一个人最多只能解决掉眼前的一队傀儡,其他还在外巡视的傀儡就管不了了。

    寻求帮助吗?还是任由那些傀儡作乱?

    不管了,谢侍卫无视掉在地上的轻甲,快步折返,拦下准备带司徒血去寒舍喝药茶的颜离。

    他看着这个让他不由自主有欣赏之心的人,“颜离,帮我一个忙。”

    颜离侧头,“怎么了?”

    谢侍卫道:“粘土傀儡失控了,我不会轻功,来不及去把他们一一处理掉。我想请你帮我,不然那些傀儡会惹出大麻烦的。”

    颜离闻言,歉意得看向司徒血,“抱歉了,雅剑传人,事情紧急,劳烦你帮我小忙结束后再来答谢你了。”

    司徒血摇头,“无事。”

    谢侍卫看向面无表情的司徒血,雅剑传人,雅尊司空太平的徒弟,一看就不是他能拉拢的角色。

    颜离拉上谢侍卫,问道:“去哪?”

    谢侍卫指着一个方向,“那边是最近的。”

    “嗯。”

    司徒血拿出颜离给的药草碎末,循着路往返。他在一个沟壑处放下药草碎末,等待着小蛇引路。

    ……

    黑龙一共给了谢侍卫五百粘土傀儡,数目对应的材料现今没有几个异魂能够有,颜离毁掉这些傀儡的时候,心都在滴血。

    如果不做粘土傀儡,这些材料能制造多少好琴。

    糖醋鱼摆手,把针随意先放在袖口的针袋上,“等一下,这个副本等会再打,我们公会有人被一群泥怪攻击了,我需要处理一下。”

    西湖雪表示理解,“你处理吧,我们等你。”

    落殇瞥了眼队伍里的苏菡萏,撞了撞西湖雪,低声问道:“你不介意了?”

    西湖雪笑了笑,“还能说什么?她不主动说开,我就只能当做她知道了。”

    落殇道:“队伍里没个治疗,真是个悲伤的事情,不然也不会老是请人来加血了,惹来一大堆麻烦事呢。”

    天纵沙嗤笑,“脱单不是个好事?也就你们觉得麻烦。”

    “也不见你找一个?”

    “啧,麻烦。”

    西湖雪笑了笑,“还能说什么?她不主动说开,我就只能当做她知道了。”

    落殇道:“队伍里没个治疗,真是个悲伤的事情,不然也不会老是请人来加血了,惹来一大堆麻烦事呢。”

    天纵沙嗤笑,“脱单不是个好事?也就你们觉得麻烦。”

    “也不见你找一个?”

    “啧,麻烦。”

    落殇失笑,“双标。”

    糖醋鱼私聊处理完,整理了一下裙摆,“抱歉,让你们久等了,我们继续打副本吧?”

    西湖雪问道:“你什么时候把你的这个习惯改掉?看着你穿着裙摆踩着高跟打架,我总有种心慌慌的感觉。”

    “哎呀,这也是没办法的,爱美可是天性,天性如此我也没办法?反正我现在发生过什么问题。”

    西湖雪转了个话题,“好吧,那发生了什么事情?看你面色,似乎挺棘手的。”

    糖醋鱼道:“不清楚,不过有一群怎么杀也杀不死的怪,在一条路上来回巡逻,反正我们公会的人已经换了个地方练级了。”

    “看来是个坏消息,先打本吧,一会再说。”

    ……

    司徒血在小蛇的引路下走进了青雾冢,一眼就看见了一团雪白趴在见羽的肩膀上,“见羽?”

    “司徒血?”

    司徒血看到见羽前面的墓碑,“颜明?是谁?”

    见羽道:“似乎是颜离先生的师祖,他们一门一向以颜字为姓。”

    “似乎?”

    “颜离没有说,不过她的记忆我之前看到过一些片段,推测出来的。”

    司徒血坐在见羽旁边,“哦,你在这里多久了?”

    见羽算了下,“两天吧,不过我们没有联系已经有三天了,其中有一天我在特殊任务中回复不了。”

    “要出去吗?颜离让我带你去烈日城。”

    “外面……事情处理好了?”

    司徒血摇头,“我不知道,不过他既然让我过来了,就应该相信他。”

    见羽哄了下团圆把它放回宠物空间,向颜明的墓碑前拜了拜,跟在司徒血后面,看着他利用药草粉末跟小蛇交流。

    司徒血想起来一件事,“对了,见羽,你知道我师祖的墓碑在哪吗?”

    “你师祖?司空太平的师父?”

    “嗯。”

    见羽回忆着脑海中走过的墓碑,想着每个墓碑上的名字,“没有一个叫司空的,或许你需要问问你的师父,因为这些墓碑只有名字,光凭感觉找不出来。”

    司徒血道:“没事,师祖他不需要祭拜,走吧。”

    “好吧。”

    见羽跟着司徒血走出青雾冢,等着他把小蛇送回去,就一同前往烈日城。

    路上看到许多失控发狂不断攻击路过玩家的泥怪,他们小心绕过,继续按照目标前进。

    见羽道:“它们应该是粘土傀儡,也就是之前跟着谢侍卫的轻甲兵,不知道为什么失控了?”

    “师父击伤了一条黑龙,黑龙和它们有关,应该是受了伤控制不了这么多傀儡了。”

    司徒血一边分析,“之前就是它们在巡逻,所以才能第一时间搜寻到你的踪迹,现在它们失控了,你就会拥有一段时间转移地点。”

    见羽想了下,“所以说……你师父还是帮了一个大忙的。”

    “或许吧。”

    两人从荒沙城传送到烈日城,一只带有火红色杂毛的鸽子从久留的屋檐上飞到见羽面前。她伸手取下鸽子腿上绑的信,鸽子还没等她看完就扑闪着翅膀飞走了。

    见羽看完把信纸揉皱,“我去一下祭火坛。”

    司徒血道:“嗯。”

    见羽按照信中的内容,走到祭火坛前,金灿灿的火焰印在瞳眸中跳动。

    信要她把檀木盒子扔进祭火坛里头,字迹虽然还是祁原的,但这个要求让她心生怀疑。

    见羽隔着布摸着盒子,“你认为,我该把你扔进去吗?”

    白色的气焰外露,盒身颤抖,它不想被烈火灼烧。

    “你只要告诉我你是什么,或者说,该怎么打开你?”

    祁原之所以被追杀,就是因为这个不能打开,还可能被设下追踪术法的檀木盒子所牵制住,所以什么都做不了,只要把里面的东西打开收起来,就能解决目前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