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女生小说 > 网游之护琴计划 > 第两百零五章 分辨
    遇到这种情况,见羽在知道前面是什么的情况下求稳绕开,要是匆忙飞来,她只能强硬的破局了。

    泊云岭见羽从来没有去过,只能凭借其他人指着的方向去找。

    虽说早就从神临那里得到了泊云岭颜离是个制琴人的消息,可她因为紫玉暴风琴还不需要换置,所以并没有去接触。原本在没发生突发事件之前,她是要去接触一下的,现在,这个目标却在无形之中即将实现。

    见羽继续往里头飞,山清水秀青雾绕是泊云岭的主要特征,落殇提过泊云岭的青雾不是毒气,只是景观,也不知道是怎么生成的。

    见羽摇了摇头,摇去头脑发昏想的一些其他无关的事情,找到青雾程度最深的地方,直接往里头扎。

    青雾的能见度很高,就跟眼前蒙了一块比较薄的绿布一样,看得清东西,只是颜色全是绿色的。

    泊云岭这里怪比较少,药草较多,见羽能看到许多玩家在那到处跑挖药草,一般有一块小地方周围留下了些许药草挖掉的坑,那么这天就不会有药草再刷新了。

    见羽快步绕开他们往前面的山谷走去,按照神临给的信息在一处潺潺溪水旁找到了穿古服气质超然的颜离。

    “颜离先生。”

    颜离侧头,右眼下的一滴泪痣如同画龙点睛一般将他超然物外的气质衬托的如坠凡的谪仙一样,饱含仙气又自带迷离。

    颜离微闭上眼,在空中嗅了嗅,“你身上的气息,有些熟悉,你是九琴的徒弟?”

    “是,不过我主要是为了来……”

    颜离笑着打断她的话,“我知道,这是他的信。”

    说完他从袖中取出信件,递给见羽。

    颜离用哄人的口吻道:“虽说我不介意有人来找我,但希望你下次可以在谷外按个手印,让结界告诉我声,好吗?”

    见羽不适应的退了几步,“……好。”

    突然遇到这么一个看上去好说话,一言一行却都在操控你的下一步选择的异魂,按理说她应该反感的,但在颜离外貌气质和言行的双重加成下,根本生不起厌恶的感觉。

    颜离笑道:“那么,如果没有事情的话就请你先离开,我似乎有朋友来找我了。”

    “好。”

    见羽只能答好,然后拿着信离开,像落殇那样的笑面虎,差的大概就是颜值气质,才会让人一眼就看穿了他的计划。

    信件还有红漆,尚未开封,不过能人异士也有法子透过它去看到里面的内容。信中有两种选择,一种是让她呆在颜离旁边等他,还有一种就是让她寻找到泊云岭内的隐藏地点,躲藏在那里。

    这两条信息都写的非常隐晦,祁原是连颜离都在防着,加上上一封信他们不熟的内容,这一条显而易见是寻找泊云岭内的隐藏地点。

    暴风峡谷的是那里的特产暴音竹带她去的,那么泊云岭的‘特产’是什么?是药草,还是青雾?

    见羽决定两个方向都去探查一遍,祁原和颜离之间没有任何关系的这一点信息会阻挡谢侍卫的追击,也给了她充裕的时间去调查。

    另一边。

    颜离笑道:“有事相求,下次可要备点礼物。”

    祁原苍白着脸,左手扶着右手臂,一瘸一拐的走到颜离旁边。对方伸手扶着他坐在溪水旁设立的矮凳上,带着笑意的眸子也多了几分担忧。

    “之前你可是装得那叫一个惨,示敌以弱借此逃脱,这回怎么真成这样了?”

    祁原道:“我被谢侍卫背后的那个人发现了,还好留了后手。”

    颜离坐在旁边,“会查到这里来吗?你的小朋友可是还在帮你完成檀木盒子的机关开启方式呢?”

    “不会,除了留下了法术痕迹,凝聚替身的能量都是杂乱斑驳的,他们没有办法聚拢寻过来的。”

    说完这个,祁原轻轻按摩着右手臂关节,“只是见羽的话,被我这样使唤着,以后知道了怕是再也不相见了。”

    颜离问道:“你为什么要让她来开启机关?只要你确信檀木盒子内容与掠杀者有关系,其他人不用问都会来帮你的。”

    “因为……”

    祁原摇了摇头,“还不能说,等到能说的时候,我希望你也与我保持着以往的距离。”

    颜离笑了笑,“好吧,你既然执意如此,我也不好多劝了,需要我照顾你吗?不需要的话我可就先去休息了。”

    祁原道:“暂时不需要,麻烦你了。”

    “不过你不需要照顾是一回事,药可得上,好药可是能省许多时间的。”

    颜离留下一句话和一支药膏,径直往山上去了。

    祁原拿起药膏,毫不迟疑的用他涂抹着伤。

    他和颜离的确不熟,不过因为同样跟琴打交道,在耳有所闻、眼见为实的情况下,祁原还是能判断出一个人值不值得信任。

    这一决定很冒险,但也值得。

    ——此行,他收获了一个隐形的盟友。

    只是不知道见羽能不能在谢侍卫满天撒网找过来之前完成任务?

    颜离拂袖,走进自己的屋子,屋子内草药的气息溢满,他随手在药柜里抓了几把,放在药砵里头,有一下没一下的捣着。

    “被法尊追杀的人果然很有意思,用琴却趋向单一的人同样也很有意思,具有神秘故事又不能说的人还是很有意思。”

    颜离没过脑子的嘀咕着,“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带来更有意思的事情呢?”

    他把药草捣碎,把碎末倒在碗里,捧着往外出去了。

    祁原虽然没说,但颜离也知道信件里让见羽自行破解谜题。

    “可惜呐,这泊云岭除了我,大概也没其他人知道该怎么去青雾冢了。”

    颜离绕过祁原可能还在的溪边,走出谷外找到正在打探消息的见羽。

    他把药草捣碎,把碎末倒在碗里,捧着往外出去了。

    祁原虽然没说,但颜离也知道信件里让见羽自行破解谜题。

    “可惜呐,这泊云岭除了我,大概也没其他人知道该怎么去青雾冢了。”

    颜离绕过祁原可能还在的溪边,走出谷外找到正在打探消息的见羽。

    分辨,或许不是分辨信中的内容,而是分辨对方话里是善意还是虚情假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