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女生小说 > 网游之护琴计划 > 第一百九十五章 驰援
    除却黄符,还有百步漫天箭支和唐门无数弩箭带起的破风声。

    五毒驭使的毒蛊紧随其后,绘笔制造出的水墨掩盖了毒蛊的行踪,暗影给破厄制造破甲的机会。

    剑客、长刀、红缨一齐上阵,魂火掠阵,绮香糜烂,拂云净尘,千罗控场,琴师御音,部分绣衣见缝插针。

    这一通后发制人的招数砸在混沌兽身上,就能挠痒痒一样,连血皮都没掉,就连破厄造成的一点伤害也能拉到仇恨。

    只是……这一点仇恨根本盖不住混沌兽求生的欲望,也挡不住它们一往无前。

    忽然,寒冷降临。

    一只冰蓝色的兔子飘在空中,身形缥缈虚幻,眼眸紧闭着,它身上散发出的寒气将混沌兽冻住,连在天上的禽鸟翅膀也被冰冻,只能勉强靠轻飘飘的体质悬停在空中。

    “寒霜城寒霜,特此以化身相助寒霜城子民。”

    落殇意味深长,“看来久世酝酿的这个,是一个大招呢。”

    混沌兽怒吼着,东方晏似乎听懂什么,挂好羽毛扇子,“城市守护灵不在异魂范畴内,它们同你们一样,皆是灵物。”

    久世随后跟上,无声落在人群中,掩盖他请来寒霜的事实,只是在有心人眼中,他们都知道寒霜是谁请来的。

    有人请来了主城守护灵,打开了他们的思绪,其他人也纷纷想到打不过,可以去请人,没听见东方晏说主城守护灵不是异魂吗?

    十二主城除了两,十个主城来了七个。

    各种特效加持的技能轮番而出,只困混沌兽却不伤,还困着困着,混沌兽就跑出来了。所有人只能趁着守护灵化身困混沌兽的时候疯狂输出,混沌兽一脱困所有人跟受惊了猫一样弹开,然后远程不停攻击。

    见羽看着那十一条若隐若现的血条,这么久最多的才打了2,这一波就算是主城守护灵都来助阵,混沌兽也要放了。

    东方晏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圆盘旁边,走到了见羽旁边,轻轻拍了下她的头,“在想怎么,这么入神?”

    “师父,这些混沌兽是要放了吧?”

    东方晏道:“嗯,你们目前的修为根本抗衡不了。”

    见羽想到那个任务,“如果我们都晚些做,会不会拿下?”

    东方晏失笑,似是而非的答道:“或许能,或许不能,它们都是混沌兽中比较厉害的,就算能抓住一个,剩下的必定能跑出去。三个人就能组成一个坚不可摧的阵图,十二个人,就是四个三角,只要配合得当,一定会无坚不摧。”

    “可他们现在是分散冲。”

    “比起合作杀无穷无尽的人,他们更想要的是自由。”

    东方晏问道:“你的《御海》改的如何?”

    见羽把好几个稿子递给东方晏,“没有头绪,师父有什么可以指点的吗?”

    “等此次结束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曾经有朋友告诉我如何谱曲,我想我在那里弹琴后表述一下心里路程,应该可以帮你。”

    “好。”

    到处都是技能的特效,等到混沌兽完全消失,已经是两个多小时后了,东方晏又出现在了圆盘之上。

    “既然混沌兽已逃,我也不必在此,但凡谁将这些混沌兽杀死,带往任意主城寻找守护灵,将会给你们奖励。”

    天色上的颜色开始降下来,落在圆盘上相对应的颜色,指针转动着,每指着一个颜色,那个颜色就会转变成一块信物。

    有见羽收集到的,也有其他人收集到的,不过寒冰兔的信物,只是一个冰做的兔雕像。

    东方晏弯腰把这些信物捡起来收好,然后悠然离开。

    事情结束了,那就散场了。

    西湖雪他们因为见羽和师父的事情暂时留下,在其他人眼里属于少量想要继续找线索的人,他不得不和其他人开始言语交锋。除了西湖雪,见羽他们也开始一边按照对方所想的那样,寻找现场遗留下来的线索。

    等到人更少了,东方晏也不顾自己和见羽的师徒关系会产生什么影响了,他的时间不多,可能下一秒就要接到掠杀者出现的消息了。

    至于为什么这么忙还来主持这场混沌兽任务,也是因为有一次掠杀者在这里出现过。

    东方晏道:“徒弟,跟我来。”

    “嗯。”

    ……

    “西湖雪,我收到了姜和的传讯,我们先赶回主城,混沌兽可能要来了。”

    几人闻言,纷纷撕开回城符回去,没几分钟,系统传来。

    “混沌兽逃脱成功,现已驻扎于混沌深渊交界处,修生养息,随时可能发起进攻。”

    “九华城城主对混沌兽有所感应,预判十分钟后,将会有混沌兽群来袭,请六十级玩家前往守城。”

    “白帝城守护灵已发布驰援令,请白帝城内居民驰援九华城。”

    见羽听到系统消息一怔,东方晏没有给她多少发呆的时间,“九华城不会有事的,来的都是小的混沌兽,因为之前逃脱的混沌兽目前还受着重伤,它们不会出来的。”

    见羽紧抓住一个要点,那些是重伤的混沌兽,所以东方晏一个人才能制住,也因为它们重伤,所以才会一往直前——它们需要养伤。

    “如果它们全部养好伤,师父你能制住吗?”

    东方晏摇头,“制不住,这些混沌兽,是数据和真实混杂的,像我这种半吊子的只能控制它们行动一段时间,出手制服的是司空和嬴清。”

    见羽迟疑道:“所以……”

    时间越长,主城的危险越大。

    东方晏打断了她,“所以,十二主城之间必须守望相助,它们的目标只会是主城,如果攻击异魂,别说数据制裁,我们异魂也会参战。”

    “……嗯。”

    东方晏忽然问道:“徒弟,你去过海晏河清吗?”

    海晏河清?那不是指天下太平了吗?

    “没有。”

    东方晏叹了口气,“我总觉得,有位无故消失的故人和你很像,可能只是我的错觉吧。”

    “来,踏上这个传送阵,我带你看看曾经美好的海晏河清。”

    粼粼的银光洒在海面上,背后是繁华的渔村,来来往往的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出海的码头旁是数不胜数的船只,各个能承载百人。

    鱼腥味很重,但海的气息更浓。

    海晏河清,原来指的是月季给的那一块神秘传送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