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女生小说 > 网游之护琴计划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徒劳而返
    容序带着他们飞着过了万象桥,回到了森罗门。

    在他的眼中,彩虹大道仍在,只是司徒血和见羽身上的气都多了一层变化,蒙着一层朦朦胧胧的血气。

    “等等。”

    “?”

    容序道:“你们身上被掠杀者下了标记,站在原地莫动,我来清除。”

    他一边说一边想,是什么时候下的标记?在过森罗门的时候,身上的气还是好好的,就算是踏进密林,也应该只是见羽一人。

    [队伍]落殇:标记?我去找姜城主,他应该也有办法清除。

    容序嗯了一声,“姜和的实力很不错,他也能够祛除。”

    司徒血和见羽从拂尘上落下的那刻就一直站在原地,容序挥动拂尘默念着法咒开始温和且不伤身的净化。

    要论净化,拂云可当第二,无人敢争第一。

    容序的修为虽不能在拂云称第一,但前五还是可以的。由他净化,比其他人那些野蛮的法子温和得多。

    尤其是……

    [队伍]落殇:我的天啊,为什么这么痛苦,我的牙都快颤掉了。

    [队伍]见羽:没什么感觉啊?

    等了一会,不知道是不是落殇直接问了姜和,说了一番看着就觉得苦兮兮的话。

    [队伍]落殇:早知道我就多跑些路过来了,姜和那家伙压根就不会净化的法子,直接动手用强硬的实力给我清除标记的。

    [队伍]司徒血:哦。

    [队伍]见羽:哦。

    两人毫无同袍爱的哦了下。

    [队伍]见羽:容序先生,如果被掠杀者侵占意识,你会用‘窒息疗法’吗?

    容序瞥了眼提出问题的见羽,又收回视线看着在半空中自行运作的拂尘,“不会,但如果为了让人涨涨记性,我会。”

    涨涨记性……见羽看向司徒血,思绪不由顿了下,开玩笑道:“你的记性是不太好吗?为了让你涨涨记性连我也牵连了。”

    司徒血道:“不,只是因为我始终学不会撅弃情感只凭理性来用剑。”

    “容序虽评价不了司空太平的教学如何,不过这一剑不是常人能习得了的,至少东方先生评价过,这一剑,十有八九是他在生死之际悟出来的。这一剑强求不得,司空太平让你记下,应该是为了保证你在生死之际,有一线生机。”

    拂尘身上的光暗了下来,容序收回已经完成任务的拂尘,看到他们身上的血气已经消失,淡淡道:“标记已经清除了,走吧,等送你们完整回到永夜城我就该离开了。”

    见羽和司徒血点头,跟着容序走着。

    见羽边走边想着,森罗门和万象桥的杀伤力都不高,七杀池也很容易渡过,可后面的路,却没有办法摸清。

    她不想和自己曾经副本团的奶打交道,如果把当初的原因说出来,无异于为了杀一人不放过任何一个一样,所以还是……让落殇他们去找吧。

    落殇提议的三个奶都不好去找,找糖醋鱼,势必要让利,利他们倒不在意,只是总是会被对方不动声色地试探,很烦。消息贩子的下意识举动,就算糖醋鱼自己有意识的压抑自己的举动,也会让敏感的见羽有些反感。

    涂月的话,只在回影湖见过一次,治疗手法算不上好,看糖醋鱼对待他的态度,似乎是技能使用方面一向独具特色。那次制住针修绣衣大招一瞬的技能,也算是非常厉害的了,个人认为他偏于旁门左道。

    至于月明华,见羽只知道他被称为神奶,其他的不清楚。不过月明华在与狼共舞的公会,这样的大公会月明华如果要来也要花费很多功夫处理压在他身上的事情。

    真是让人头大啊。

    司徒血拍了拍见羽的肩膀,让她回神。

    他们已经走出了森罗门,来到不知名的水前了。

    容序抬头看着那清澈的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些水跟七杀池池水同宗同源。”

    容序不等另外两人反应,拂尘捆住他们,往上飞。直至冲出禁涯后,让拂尘把人甩到永夜城城门口,就退出队伍,再次坠入禁涯。

    他绝不能徒劳而返。

    见羽撑着身子起来时正好目睹了这一幕,眼眸闪烁,“原来他原本就有其他目的,难怪我总觉得他有些不对劲。”

    容序在秘境任务展露出来的性子是自顾自的,就算对月季语气不好,行为上也没有太大过失。这次语出惊人让玩家去试试毁了密林,不像是为了这个世界厌恶玩家们的异魂作风。

    司徒血也从地上起来,不言不语,一张脸瘫着,无缘无故被摔了也没有半分表情。

    “两位如此狼狈,倒是让人看了笑话。”

    见羽顺着声源处看去,戴着兜帽看不清面孔的人站在一旁,耳际划出来一缕银白发丝,怀中还抱着一只狗。

    见羽问好,“陆城主好。”

    陆不夜被兜帽遮住的脸笑了笑,“我们边走边说吧。”

    “好。”

    “陆不夜加入了队伍。”

    [队伍]落殇:???

    陆不夜看见落殇,尴尬了一下,“原来你们都在啊。”

    [队伍]落殇:善于卜算,却算不出我在?

    陆不夜轻咳一声,“我只是算出容序会遇到你们,又顺着算到你们会在此刻出来,便来等人了。”

    “你们在永夜城做任务遇到假扮n的掠杀者,论责任,当属我失职。如果不是容序第一时间发现,率先追上你们,不知道你们会遇到什么事。”

    陆不夜心道,你们出事了,还不知道会几个异魂来找我的麻烦。

    [队伍]落殇:看出来了,只是容序他好像不适合干这样的潜伏事情。

    [队伍]见羽:潜伏?这个词不太好,我们又不是敌人。

    [队伍]司徒血:的确不适合。

    不乐意跟他们打交道,自己的想法也不表达出来,只想在他们做决断的时候随便说一说,希望他们按照他的想法行事,又不把原因说出来。

    陆不夜笑笑,“容序我不了解,不过他办起事来还是很干脆利落的。”

    [队伍]落殇:打个比方,就像一个依仗家族势力的少爷一样,只负责指手画脚,其他的什么都不做。当然,只是个比方,容序帮了我们很多,不过在想法上没有与我们沟通,自顾自的,很让人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