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女生小说 > 网游之护琴计划 > 第一百五十章 影子
    自从航海后,海上的魔鱼就少了许多,东方晏带了见羽在海上转了很多圈,一转就是好几天。每次发现魔鱼的时候,都会自己亲自弹琴来清理这些魔鱼。

    见羽看了眼自己在失落之地的停留时间,再有几分钟,就要被传出去了。

    “东方晏。”

    东方晏问道:“有什么事吗?”

    “下一次魔鱼,让我来弹一曲?”

    “好。”

    不远处就有一群魔鱼聚集,东方晏操控船只行进,见羽拿出暴风琴,开始弹起杀心吟。

    原本对净化这类毁灭它们行为一向无视的魔鱼忽然停下了毫无意义咬空气的行为,通红的鱼眼死死的盯着见羽。

    魔鱼会对其他事物产生反应,唯一的可能,是那件事物具备绝对的威胁力,或者是……更浓郁的魔气。

    东方晏看向见羽,她身上没有魔气,这些天的相处下来,温和的性情也让他认为不会是隐匿了自身魔气的入魔者。

    魔鱼像疯了一样冲向见羽,瘦小的身躯撞击着船外的屏障。哪怕屏障纹丝不动,哪怕自身撞的鱼鳞都刮掉了许多,也要将这壳子冲破。

    等魔鱼清理完毕,东方晏道:“见羽,你以后千万不要往魔气聚集的地方去。”

    见羽也注意到了魔鱼的异常,她点头,“嗯。”

    只是时间已经到了,系统提示响起,周遭的一切被时间静止下来,东方晏维持着侧头看着见羽的动作,就连海面起伏的波浪也静止了下来。

    一个人踏海而来,脚尖一点,身姿轻盈地落在了船上,她脸上不知道是胎记还是什么印记的粉红色花印在右眼下,给清雅素净的容貌增添了一抹妖异。

    “妾身名月季,是他人眼中只能依凭秘境而活的人。”

    见羽直言道:“但你并不像是那样脆弱的人。”

    月季笑了,右眼下的花似乎舒展开来几片花瓣,她道:“妾身的确是只能依凭着秘境存活,我能出现在这里,全权是因为这是你和我共同经历的一场幻梦而已。梦境的七天,不过只是现实中的一瞬,你也察觉到了吧——在这场梦中,你遗忘了下线。”

    月季走到东方晏旁边,手指一点,穿过了虚影,“‘九琴’的性格是你的记忆赋予的,容貌则是我的记忆塑造的,至于魔鱼事件,是我们两的意识碰撞共同产生的结果。”

    “但这不代表,你跟东方先生学到的知识,是虚假的。”

    月季挥散东方晏的虚影,其他东西也跟着崩塌溃散,整个世界展现出纯白面孔。

    “相信你也猜出来了,我要说的不知这一件事,还有一件事是……”

    她右眼下的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游移,活动到了左眼上,“如果你遇到了齐鸣,一个扛着血刀的魁梧男子,请帮我告诉他,未来可期。”

    齐鸣?落殇口中在祭火宫遇到的异魂吗?

    梦境渐渐破碎,见羽回到了繁华热闹的白帝城中,手中的小型传送阵碎裂开来,化作齑粉消散。

    “你已习得‘阵法精通’,阵法使用效果提升5%。”

    一场梦吗……见羽看了下时间和日期,的确是没有走过分毫。

    这从科学角度来讲,根本不可能发生这样时间静止的事情,就算是时间流速不一,也不可能将七天的梦境浓缩成现实的一秒。

    见羽没感觉精神上有什么问题,索性也不管天色,先下线休息。

    第二天上来,她重新回到了西湖雪的队伍里,跟他们一起做任务,刷怪,下副本。

    有时候会有一两个人离队做任务,没几天又回来了,有时候是见羽自己接到任务单独去做,唯一不变的是队伍中始终只有五个名字。

    天纵沙、西湖雪、司徒血、落殇和见羽。

    某一天,西湖雪似乎从糖醋鱼的消息里知道了一些针对见羽的消息,召集他们一块来白帝城,坐在系统隔音的房间里,拿着东西边吃边聊。

    [队伍]西湖雪:你们听说过影子吗?

    [队伍]天纵沙:公会还是人?还是说就每个人都有的影子?

    落殇拍了拍天纵沙的肩膀,“很早之前玩游戏的人大概都知道影子,他们是一个间谍组织,也就是专业007,潜伏于各大公会。不过影子的建立者是谁不清楚,因为这些人自从在十年前主导了一次不可能的事件发生后销声匿迹了,之后游戏里也没有多少迹象。”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影子的建立者是个城府很深的人,喜欢作为棋手掌控局势,运筹帷幄。那些专业007应该是他雇佣而来的员工或是手下,当做棋子来练手,动辄倾倒好几个公会。”

    落殇下了定论,“如果真的是影子的人搞事情,那么他们的雇佣者肯定换了人,至少是我的话,霖城守城战时候绝对不会暴露出来,就为了让见羽当众死一次。”

    见羽哭笑不得,“喂喂,你都谈起来怎么谋害我的事情了吗?”

    落殇笑道:“这不就是就事论事吗?”

    天纵沙吃着小鱼干不说话,他听这些话听得头懵,时不时伸手抢着司徒血前面的点心。

    司徒血任由他抢,自顾自得又拿出几碟买好的点心吃。

    ——他早就准备好边听他们聊天,边从头吃到尾了。

    司徒血任由他抢,自顾自得又拿出几碟买好的点心吃。

    ——他早就准备好边听他们聊天,边从头吃到尾了。

    每次都是这样,不是西湖雪说,就是落殇说,再不济见羽讲一部分。

    不过说是谈论大事,更多的就像是闲聊一样。像是在停电的时候,悄然亮起的一根蜡烛一样,点点灯光照亮了小小的屋子,带来了一丝温暖。

    司徒血这么想着,手摸去点心,空的,无可奈何地低下头用视线搜寻着点心,伸手把最后的一个饼干拿走。

    那边又开始聊起来了。

    西湖雪道:“神临肯定知道些什么,或者说他就是其中的一员,为什么落殇你要拦着我去找他问?”

    “问了,就会说吗?”

    落殇含笑道:“我被他那副傻白甜的模样骗了那么久,差点被杀也没着急,现在一有点消息你就先替我急上了。”

    “从他向见羽要异魂消息的时候,我就知道,神临个人,或是说神临背后的人,不会再对我们下手。我们五人认识的异魂,知道的异魂消息,绝对比任何人还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