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女生小说 > 网游之护琴计划 > 第一百三十六章 线下会
    线下会当日。

    云慕看着眼前这僵硬的普通脸型,实在难以想象内里操控的人有一张绝美的容颜,默了默,问道:“感觉如何?”

    嬴清机械式的抬起手臂,“不怎么样。”

    机器人的语调平平,不过因为里面的是嬴清,云慕还是能听出慵懒的调子在里头。

    “因为小清很少出门,所以壳子我也没怎么升级,能用就好。”

    沧冷看了眼时间,“时间不早了,我们先上悬浮车过去吧,头盔已经放好了,在车上你记得给他讲一下应付其他人该说的话。”

    “恩。”

    三人上车,云慕把一些繁琐的事情简略的说完,嬴清表示明白就没再说了。

    沧冷,云慕,跟游戏里的名字截然不同。

    嬴清尝试眯眼制造紧迫感,不过没有成功,他只好尴尬的抬了抬手,问道:“你的真名叫云慕?”

    “恩。”

    嬴清道:“云,在我们那里倒是一个少见的姓氏。”

    云慕看着窗外的景色,毫不客气道:“你是想说这个名字可能跟云来有关吧?”

    沧冷笑道:“这个想象力不错,把游戏里的人和现实联系在一起。哎,小慕,要不你就改个名叫云来?小来挺好玩的。”

    云慕咬牙道:“你要不要也改个好玩的名字?冷哥!”

    突然被喊哥,沧冷打了个冷颤,“别别别,别喊,你一喊我哥我瘆得慌,总觉得你要拿荆棘琴打我。”

    云慕道:“很有自知之明嘛。”

    “原来真的是兄妹?”

    嬴清惊讶,不过那僵硬的脸根本表现不出什么应有的神态,“你们看起来一点都不像。”

    沧冷道:“我们当然是兄妹,骗你有什么好处?”

    云慕补上,“不是亲兄妹。”

    嬴清意味深长,“哦。”

    “到了。”

    沧成傅揽下的会场很大,内场能容纳三十多万人,不过进去后人挤人的,还是显得空间有些狭小。

    沧冷左手拉着云慕,右手拉着嬴清往工作人员的通道走,“人太多了,好好跟着我,别走散了。”

    沧冷一副哄小孩子的口吻,云慕忍了忍,还是给了面子,应道:“恩。”

    沧冷找到关闭着的员工通道,在门口扫了个瞳孔,开放通道,他拉着人进了通道确认入口关闭了才松手。

    “走吧。”

    声音回荡在安静的通道内,与通道外热闹的气氛形成鲜明对比。

    通道的尽头等着两个人,一个是沧成傅,另一个是位白发青年。

    “父亲,姜叔。”

    姜叔?这个白发青年就是姜禹吗?

    云慕视线与姜禹对上,像是对上了一潭深渊。

    只一瞬,姜禹就移开了视线,就像是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而已。

    沧成傅道:“下午两点准时开幕,到时候云慕你就上去站一会就好。你们的朋友已经在公司安排的地方等着了,这是门卡,我和你姜叔还有事,先走了。”

    “好。”

    沧冷接过门卡,等沧成傅和姜禹离开后才道:“我们先去找西湖雪他们?”

    “恩。”

    沧冷含笑问道:“不知小清去不去?”

    嬴清冷笑一声,“不跟着你们还有其他路可走?”

    沧冷笑着摇头,“自然没有。”

    “这一趟过去,还得委屈小清装一下了。”

    嬴清用那死鱼眼看着落殇,哪怕没有其他外在条件制造气氛,落殇也能感受到那内里蕴藏的杀意。

    沧冷忽略掉杀气,笑道:“法尊,今天最好习惯一下。”

    云慕拍了拍落殇的肩膀,越过他按照内网指引的路线走。

    沧冷他们就在房间内很快就见到了西湖雪和司徒血。

    西湖雪一身西装,精英人士般的打扮,神色上有难得一见的腼腆——因为他的身高和司徒血对比下来,就像是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少年一样。

    而司徒血穿着一身休闲装,冷漠的神情仿若世间万物皆不放在眼中,高冷的模样与西湖雪腼腆若少年的样子一对比,加上身高上的优势,总让人感觉司徒血的年龄比西湖雪还大些,但实际上他们是同龄。

    西湖雪见他们看过来,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西装,“因为线下会是正式场合,我临时买的衣服,没想到不是很合适。”

    沧冷笑道:“只是个线下会,没必要这么正式。”

    “额,的确,穿着就不适合。”

    云慕道:“从样式上来说,司徒血更适合些。”

    西湖雪点头,“是的,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秋经纶。”

    司徒血道:“李文轩。”

    “云慕。”

    “沧冷。”

    沧冷道:“这是云慕的随身智能,小清。”

    嬴清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尽职地扮演着人工智能小清这个角色。

    四人简单的聊了一下现实的事情,就开始说着游戏里的事情。

    嬴清默默地听着,将有用的信息记在心中。

    ……

    下午两点,会场。

    沧成傅开场白讲了十来分钟,就让云慕上场了。

    被强拉着换了一身礼服的云慕冷着脸看着场下乌泱泱的人群,等待着沧成傅开口。

    沧成傅轻咳一声,原本温和神色转变成严肃,“我听说有人始终揪着一个人,一件事来造谣,虽说云慕是我的养女,的确有参与公司事务的权利,不过她并没有来过几次。”

    “既然有人质疑她的实力,那就让现实来告诉各位,她绝对有能力获得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后台的人抬上来一张七弦琴,放在云慕身前。

    云慕坐下来试了几个音,懂的人一听就知道这个古琴很不错,九德之中占了四德。

    云慕抬头看了眼沧成傅,看到他示意可以弹了,便弹起广陵散。

    台上的扩音装置已经被关了,比场内呼吸声还要轻的琴音在后排的人根本听不清。

    正当他们反映这件事的时候,琴音像是响在了他们心里,宛若沙场上的厮杀声一般,撕扯着心脏。

    一曲结束,余音犹存,仿若三日不绝。

    等了一会,等到台下的人脸上恍惚的神情褪去,沧成傅才道:“云慕是当代最年轻的十级古琴音乐家,如果连琴师这个职业都没办法做到最好的话,只能说是发挥不好。”

    沧成傅又说了一些话,让云慕退场。

    云慕抱着琴退下,旁边只跟着嬴清。

    嬴清压低声音,“连你这种水平的也是十级古琴音乐家,真让人难以置信。”

    “我现在,才二十二岁,与其他人相比,有更多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