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女生小说 > 网游之护琴计划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双煞的配合
    “猜出来什么了?”

    落殇用手指梳理着白役鸦身上的毛,“猜到了又能怎样呢?没有足够的理由,是说服不了他停止的。”

    见羽张了张口,余光扫了眼西湖雪他们,转为私聊。

    [私聊]见羽:停止什么?停止游戏的运行吗?

    [私聊]落殇:不止,好了,别猜了,猜多了徒增烦恼,等下一场战斗吧。

    [私聊]见羽:你和嬴清他们一样,知道些什么却就是不说。

    [私聊]落殇:只是没办法说啊。

    [私聊]见羽:嗯,理解,只是希望你记得你不仅是沧冷,还是落殇。

    [私聊]落殇:那当然。

    休息时间结束,第二场对战即将在三分钟后开始。

    角色身上增益减益的效果都被清除,技能和背包再次锁定,之后是系统报道下一支队伍的职业。

    没有治疗职业。

    [队伍]天纵沙:来个治疗多好,直接拼输出秒了。

    [队伍]落殇:那第一个死的肯定是你。

    [队伍]天纵沙:啧,你们都死了我也不会死。

    [队伍]西湖雪:你要想想,万一对面的治疗是跟糖醋鱼那样的肉装怎么办?

    天纵沙双手转了转匕首,想起了那个比t还肉的绣衣,脸色难看,“这么肉肯定加不上血,还是秒输出算了。”

    见羽小声问道:“天纵沙是不是被糖醋鱼制裁过?”

    西湖雪也小声回道:“是前些天糖醋鱼兴起要跟天纵沙打一架,他就上去打了,结果在擂台上硬是被拖了三分多钟才结束战斗。”

    见羽了然的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

    天纵沙号称杀神可不是说笑的,一般没有多少人能在他手下活过三分钟,就连上次跟见羽打,也没超过三分钟。

    突然想起上次被坑的事情,见羽神情严肃的问道:“说起来,上次我被点名切磋,到底是谁提的?怎么说也不可能因为比赛的事情牵连其他人吧?”

    她记得好像是落殇。

    西湖雪想也没想的回答,“落殇。”

    “啊?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

    落殇一脸懵逼,“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见羽幽幽道:“没发生什么,只是想起来你坑我的时候竟然连自己都坑的事情。”

    一想到就恨不得把琴往他脸上砸,不过这次可以不砸琴,直接挥剑。

    “额……陈年往事,就别再提了吧?”

    落殇边说边往西湖雪那边看,苦笑着,“好歹都这么久的事情了,你还记得那么清楚。”

    [私聊]落殇:你看见羽问你是谁,肯定就是忘了细节了,为什么要这么坦白呢?

    [私聊]西湖雪:我还是相信见羽的记忆力的,毕竟之前忽然问她一年多前的事情,她清清楚楚地给我说了一遍。

    [私聊]落殇:……

    见羽拿着剑在落殇前面比划了下,看着那张欲哭无泪的脸,沉默了会。

    哪怕见羽知道他十有八九是在演戏,还是收了回来,“三十多秒不够我解决你,等挑战结束了在说吧。”

    落殇笑道:“好。”

    天纵沙都看不下去落殇那张脸了,出言怼道:“你这脸变的是真厉害。”

    “过奖。”

    第二场挑战开始。

    对方上来就集火见羽,一副不要命的代价露出了很多破绽。

    见羽的抗压能力很强,弹着夕迟用剑挡一下就是跑。

    不过输出方面西湖雪和落殇根本不顶用,见羽血条空了的一瞬间触发了回溯项链的特质,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系统t了下台。

    此刻,对方还剩下三人,合伙摁死了见羽,就扭头去打输出最高的天纵沙。

    就算是天纵沙也架不住三人围殴,配合司徒血拉下一个做垫背的也被t下了台。

    天纵沙道:“啧,没想到第一个死的是你。”

    见羽揉了揉手指,“嗯,没想到你在三人围殴下比我在五人追杀下死的还快。”

    天纵沙冷哼一声,“起码也你比好。”

    见羽笑了笑,把视线放在战斗长。

    因为是被t出局了,聊天频道暂时被锁定了,不能在台下发言,他们两只能看戏。

    过了会,西湖雪因为替仅剩的主力输出司徒血挡了刀,下台。

    现在场上局势变成了2v2。

    天纵沙啧了一声,“让那个菜鸡下来不好吗?”

    西湖雪道:“然后输了这场挑战赛吗?”

    “我就不信你和落殇没有什么底牌。”

    西湖雪反问道:“你不是也有底牌吗,怎么没用?”

    天纵沙瞪了他一眼,“我的底牌怎么能随便用。”

    “压底箱的技能就留在最后一把就好了,这次就让司徒血放大招,保留我们的实力。”

    “啧。”

    天纵沙表示不屑,“他那个大招也就只能打打脑子有问题不会动的人了。”

    西湖雪笑道:“在那个时候,对方会如你说的那样的。”

    司徒血残血后在落殇左右移动着,按照西湖雪之前下达的指令拿他挡刀。

    落殇边驱使着白役鸦进行微不足道的输出,边问道:“要准备多久?”

    “还有三秒,你去卖吧。”

    “好。”

    落殇收回白役鸦,直接冲上去撞到剑刃上,磨掉了最后的血量。

    场上,只剩下司徒血一人。

    见羽眯了眯眼,敌方两人的动作在落殇出局的同时僵直了一下,身上似乎浮现出奇怪的白金色印记。

    司徒血抓住这一瞬的时机出剑了,剑出,势如风雷,剑收,一切锋芒归于平静。

    “恭喜西湖雪所带领的队伍拿下第二场挑战赛的胜利,休息十分钟后将开始下一次航战斗。”

    司徒血冷漠的看着随着血条消失而倒下的众人,拿出手帕去擦拭剑上的血迹。

    没一会,他就被传送下台了。

    见羽看向西湖雪,“之前的那个类似于定身的状态,是新学的技能吗?”

    西湖雪道:“嗯,不过需要献祭,想控多少个人就得献祭多少个人,只有打架用得上。”

    “你们方士的技能真是一言难尽啊。”

    落殇感叹道:“好多方士学的都是一堆特效爆棚的技能,结果呢,限制高的几乎没用。”

    西湖雪说,“至少这次发挥了作用。”

    见羽回忆着之前的情形,“好像没有看见你用这个技能,是瞬发的吗?”

    “不是,需要十秒钟的读条,借助我和司徒血的配合完成的。”

    见羽夸赞道:“你们两的配合越来越厉害了,十秒读条的技能连我们也骗过去了。”

    ‘轰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