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女生小说 > 网游之护琴计划 > 第一百零九章 白帝城史 二
    天地恢复了平静,裂缝开始被无形的力量缝补。

    白帝的身躯连带血液化作点点碎光飘飞,落于一处的缝隙里。

    见羽又发觉自己被操控了身躯,收起琴剑向白帝碎光飘进的缝隙里跳了进去。

    下坠的速度很快,时间又长,让人感觉不到尽头。

    “白帝……他也是个苦命人,不信命,但不得不信命。”

    自己的声音回荡在狭窄的空间里,这种奇异的感觉压过了从躯体上传来的强烈失重感。

    见羽默念道:“这很矛盾。”

    还有,什么叫也?

    控制她身躯的人轻笑一声,“以后你会发现更矛盾的事情。”

    暴风琴忽出,‘见羽’拨弹一声,定住周围的风,脚尖在周围的墙壁上一点,安全着陆。

    碎光在眼前飘着,扎根在了荒诞无稽的黑暗中,一点一点的抽根发芽,变成了见羽曾在第二次幻境中看到的城市。

    见羽默念道:“这是曾经的白帝城?”

    “不,这是白帝城,无论它以后是何模样,它都是白帝城。”

    碎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为了白帝城,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驱散了周遭的黑暗。

    在极快的时间流速下,白帝城驱散了黑暗,暂时建立起了在原世界的桥梁。许多人慕名而来,还有一位德高望重的青年当成了城主,建立起了白帝城的秩序。

    ‘见羽’往一个城门口走去,停在那里,开始了等待。

    一个灰色的虚影在人们的敬仰下出城了,随后带回来了红光种子。

    这是第一个幻境里她做的任务!

    ‘见羽’快步跟在灰色虚影后面找到了城主,城主将红光种子放在了木生阁里面供奉。

    起初红光种子支撑起来的屏障能将白帝城尽数包裹,等到后来,能量消耗殆尽,白帝城内流言四起,说城主和使者是妖邪,无尽的黑暗会因为他们的到来而来临。

    所有人都收拾包袱跑路,没有多少人能想起当年在白帝城居住时城主和使者给予给他们的帮助,给他们这些流民一个落脚之处。而想起的人,在大势所趋下也跟着逃难者一同逃亡了——因为无边无际的黑暗,已经到来。

    之后是第二场幻境中见羽经历过的事情。

    城主以命献祭,使者与白帝城共存亡。

    见羽又收回了身体的控制权,眼睁睁的看着黑暗吞噬过来,却什么都不能做。

    ——这就是历史,不能逆转的定数。

    如果说初次做白帝城的拯救任务时只是单纯的欣赏藤蔓之心不惜一切想要守护的心,这次就是震撼于白帝城的历史。

    “城主是白帝的追随者,木生阁是白帝城最重要的标志性建筑,等于人的大脑。”

    见羽问道:“你就是那个使者吧?”

    “不错,当年他因我而死,所以我会为他寻一个机会。”

    “我不清楚他能不能等到机会,不过看到你来了,就知道白帝城至少是在安然运作着。”

    “如果可以世间无生死,该多好呢?”

    她的声音渐渐飘远,见羽感觉到身子一轻,看来人是真的走了……

    等待着黑暗将一切吞没,见羽又回到了那一条道路上。看着虚影布好的饭菜茶水,让她突然感觉到,这样的清闲日子,不多了。

    半年的时间紧迫着她,一个月多只有51级,剩下的39级,会更艰难。

    这一次的饭菜见羽都干掉了,茶水也饮尽,虚影还歪了歪头颇为好奇的用没有五官的脸‘打量’她,像是在好奇为什么这次吃完了。

    见羽笑了笑,眉眼有一时之间抹不去的悲凉,“谢谢。”

    虽然你可能只是在程序的定制下为玩家提供一日三餐的服务,但还是要谢谢你。

    短短三天,经历了一个城市开始和衰败,难免会陷入了一种悲凉的情绪。出来时候有人默默地在等你,哪怕听不了你的倾诉,也能缓解那种悲观的态度。

    虚影又歪了歪头,然后凭空拿出一张床,放在地上,还拿出了被褥枕头,一一摆好。

    “原来你还能拿出床来,睡桌子的确不舒服。”

    见羽躺在柔软的床上,闭上眼,脑海中不断闪过白帝城从开始到结束的景象。她暗叹一口气,为白帝和那位使者表现出的天定命数惋惜,后用离线模式下线休息。

    虚影收起其他的东西,安静的站在原地,等待它所‘注视’的人苏醒。

    ……

    木生阁顶层直直得向天上迸发出一道红光,到达一定高度时,向周围开始包裹,一直将整座白帝城守护在内。

    我会守护你,不惜一切。——蔓莱。

    “那是什么?”

    “会不会是有什么活动要来了?”

    道法自然躺在藤蔓椅上抬头,露出来的眼眸中闪烁着不一样的光,像是惊讶,又是疑惑,最后交汇成一种古怪的情绪。

    不该这么快,红光在书中代表着白帝城的最鼎盛的时期,怎么看蔓莱都不可能跨越数个时代积蓄的力量凝聚回红光。

    红光渐渐淡了下去,消失不见,不过在道法自然的眼中它依然存在。

    “哎,看来不是活动,就是这城市兴起时的例行抽风。”

    抽风?

    这样异常的情况,很多吗?

    落殇含笑问道:“道法自然?有兴趣聊一聊吗?”

    道法自然瞥了眼落殇,话也不说扭头就走了。

    “这人竟然连洛神的面子都不给。”

    “你懂什么,这叫桀骜,非常酷的。”

    [私聊]道法自然:天字一号。

    道法自然设置了拒绝陌生人私聊,现下,他主动加了落殇好友。

    [私聊]落殇:好。

    数分钟后。

    道法自然出现在天字一号的上房内,屈指敲着桌子,开始等待。

    没一会,他等来了一身黑不溜秋的落殇,直言道:“有事就说。”

    “这已经是第四天了吧?为什么还不走呢?白帝城内是不是有什么让你在意的东西?”

    道法自然靠着椅背,轻笑道:“你看起来很紧张?”

    落殇失笑,他摇了摇头,“只是很好奇法尊的目的,毕竟在白帝城呆了这么久,也没发现有什么能让法尊看上的东西。”

    道法自然,也就是嬴清,他食指和中指夹着面具摘了下来,标志性带有慵懒的凤眸瞥了眼落殇。

    “按理来说,你早就知道十二主城之首不是永夜城,也不是九华城,也是白帝城。它的特殊性远远高于其他城市,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落殇笑道:“既然是这样的话,很抱歉我贸然打扰了法尊鉴赏白帝城的时光。”

    嬴清凤眸微眯,第二次交锋,完全让他看出来——那种从容不迫性格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

    一个浑身是戏又性格多变的人,真难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