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女生小说 > 网游之护琴计划 > 第九十一章 天山锦瑟
    [队伍]西湖雪:久世似乎是练职业练到反噬了。

    [队伍]见羽:反噬?

    [队伍]西湖雪:就像你练琴一样,练的太久手指会很难受的。

    见羽表示了解了。

    寒霜城外全是雪地,走路很容易陷下去,见羽拿出万能的绳子,每个人都在脚底下捆了一圈,才继续前进。

    走了一段路程,见羽无意间回过头来发现寒霜城从外形上来讲,就像一块结构精美制造繁复的玻璃,如果在阳光下会非常耀眼。

    落日的余晖洒在雪地上,将白茫茫的一片渲染出淡金色的光晕。皑皑白雪上,有两三只雪兔流窜,丝毫不怕生的在其他玩家脚边打转。

    见羽发现那些玩家压根没有拿出武器的想法,而是小心的绕开这几只雪兔继续往前走。哪怕被雪兔戏弄,糊了一裤腿的雪也当做没事人一样的走。

    [队伍]司徒血:寒冰兔,寒霜城所庇护的生灵。寒霜城城规便是不许猎杀任何一只寒冰兔,违令者死。

    [队伍]天纵沙:你知道的还挺多。

    [队伍]司徒血:师父提过。

    [队伍]西湖雪:我只知道城规这一条,听你的意思像是有更多的来历?

    司徒血摇了摇头,“不知其他。”

    [队伍]落殇:寒霜城中间那个雕塑就是寒冰兔王,似乎是救过寒霜城一命还是怎么的,城市要报恩,所以就成这样了。

    众人:“???”

    西湖雪扶额,“胡说八道。”

    落殇笑着耸了耸肩,“好吧,我就是活跃一下气氛。”

    他说的可是实话,谁能肯定城市不能是活着的?

    见羽忽然感觉走不动了,低头一看,一只寒冰兔扒住了她的脚,力气很大,跟它瘦小的身躯完全不符。

    西湖雪停了下来,“怎么了?”

    “被兔子缠上了,稍等一下。”

    见羽蹲下身抱起寒冰兔,兔子松手扒住了她的手,跳了一小找了个舒服的地方趴着。

    毛绒绒的触感挺不错的,见羽揉了揉,把它放在地上。

    寒冰兔张口咬住见羽的袖子,银白色的眼紧紧盯着她,一副不愿意离开的样子。

    落殇笑道:“既然被缠上了就带着吧,左右也只是看一看天纵沙能不能找到师父。”

    “嗯。”

    天纵沙啧了一声,心中想着,就知道他们这么积极跟过来,都是来看热闹的。

    见羽抱着寒冰兔站了起来,快步跟上他们。

    ……

    天山就在寒霜城边上,走了一段路程赶在入夜前到了山脚下。山前有一块石碑,上刻‘天山’二字。

    见羽不清楚是不是环境的原因,当视线落在天山这两个字上,总有一股阴寒的气息从字里行间透出来。

    天纵沙忽然上前,拿着匕首刺了一下碑上的字。

    眼前一变,他们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见羽手中的寒冰兔已经消失了。

    刺骨的寒风呼啸而过,冰冷的石板地上还残留着落雪,风一吹就带起雪飘起。四周的每一个角都有一根灯柱,视线继续往外看去,是建立在雪地上的高脚屋。

    ‘哐当。’

    见羽下意识掷出的飞镖落了空,紧接着天纵沙和穿着一身黑的女人打了起来。

    空手接白刃,出现在了来人身上。

    西湖雪正要释放魂火放技能,就被落殇拦住了。

    [队伍]司徒血:等。

    司徒血也出言拦截。

    [队伍]见羽:应该是锦瑟。

    打着打着,锦瑟双手上各凝出了一把匕首,握住,以极快的速度跟天纵沙的匕首相撞。

    ‘铛铛铛’的,跟打铁一样。

    [队伍]西湖雪:暗影不能装备双匕。

    [队伍]落殇:所以找个师父,或许能学些不一样的东西,是不是,司徒血?

    [队伍]司徒血:?

    天纵沙颇为吃力的接着不断袭来的双匕,咬了咬牙向左一个滑步用匕首挑开锦瑟右手上的匕首,正准备接她另一手上的匕首时,腰腹处被捅了一刀。

    天纵沙的血量直接见底,假死触发,让他的血线保持在濒危线上,随时都可能因为流血debuff倒是血量消失。

    锦瑟后退一步,她凝聚出来的匕首消失化成一道黑色的线,钻进了天纵沙的伤口处。

    天纵沙的血量逐渐回升,直至回满那一道黑线才钻了出来,离开时还缝合了伤口。

    天纵沙揉了揉手腕,没有说话。

    心中想着,打的太爽了。

    锦瑟也没有开口,只是眼睛往其他人身上瞟。

    见羽道:“锦瑟姑娘,嬴清先生说让这位暗影来找你当师父。”

    锦瑟开口道:“信物。”

    冷冰冰的声音和冷漠的神色,看上去很不欢迎他们的到来。

    见羽没有嬴清的信物,她拿出东方晏给的玉佩,“我没有嬴清先生的信物,不过东方先生为嬴清好友,他的信物可以吗?”

    锦瑟视线落在做工精美的玉佩上,上面的龙飞凤舞的晏字非常醒目,她脚步往前踏了一脚,就从远处直接出现在见羽面前。

    见羽被她突现过来吓了一跳,差点又要扔飞镖了。

    锦瑟拿过玉佩,翻到背面,看到展翅欲飞的凤凰,抬头看了眼见羽,“九琴的徒弟?”

    “嗯。”

    锦瑟把玉佩递了回去,“他不错,帮我向法相问好。”

    锦瑟转过头,直接就喊道:“徒弟。”

    天纵沙冷哼一声,“想让我当你徒弟,那就不能拒绝我的切磋。”

    “嗯。”

    锦瑟头也不回道:“他先留在我这里,三天之后他去留随意,你们可以走了。”

    见羽还没张口,就跟其他人一起被传送回了天山脚下。

    锦瑟问道:“徒弟,你的名字?”

    “天纵沙。”

    天纵沙不情不愿的答道,还补上了一句,“师父好。”

    “这三天,切磋一天,练习一天,实战一天,不达标不准下山。”

    天纵沙听到切磋就眼睛发亮,“行!事情办完还能切磋吗?”

    锦瑟沉默了会,“可以,不过大道长途,暗影独行,只寻一人切磋,太过死板。你的天赋完全可以支撑你走这一段路,缺的只是对某些东西的认知,一旦达标,证明我没有能力教你了,之后的路你必须自己走。”

    “能切磋就行。”

    天纵沙道:“来来来,师父,再来打几场。”

    锦瑟莫名心累,“这次,你用左手执匕,让我看看你左手的能力。”

    “好。”

    已经被天纵沙遗忘了的见羽众人,正默默的看着队伍频道里天纵沙没有回复的一大堆消息。

    [队伍]司徒血:踢了。

    [队伍]西湖雪:好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