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女生小说 > 网游之护琴计划 > 第八十九章 切磋险胜
    所以说……嬴清等了这么久,是为了什么?

    难道真的是为了提一下锦瑟这个人?把对方推荐给天纵沙当师父?

    怎么想也觉得不可能。

    队伍解散的消息随后到来,见羽没再继续想了。

    让人摸不着头脑的问题大概也只有本人能够给出答案。

    剑客的两本技能书照例撕了起来,不过没有当时暗影技能书撕的那么高,见羽很轻松就拿下来了。

    剩下的东西见羽又过了一遍,确认没有想要的,便出了拍卖行,去烈日城的邮箱里取买下的东西。

    然后按价格扣除掉对应人的小金库,扣完还差就欠着。

    东西取了,账也算了,见羽犹豫了下,还是点了西湖雪申请入队。

    等了一会才被放进来。

    [队伍]西湖雪:……

    [队伍]落殇:……

    [队伍]见羽:?

    [队伍]天纵沙:见羽,来白帝城擂台。

    [私聊]落殇:西湖雪这个技能没成型的方士刚刚又被天纵沙教训了一顿,太可怜了。

    [私聊]见羽:你确定真的是天纵沙教训西湖雪?而不是被反教训?

    [私聊]落殇:至少现在还没被反教训。

    [私聊]见羽:……

    [队伍]见羽:来了。

    白帝城擂台。

    擂台是露天的,天纵沙站在上面,手里把玩着匕首。

    光线照在匕身上,在天纵沙不断的翻转中折射着刺眼的白光,光看在一瞬间织成白线的光,就知道匕首翻转的速度极快,甚至带出了残影。

    台下是红薯那帮人,还有一堆眼睛中快要冒出红心的女粉。

    见羽问道:“现在打?”

    天纵沙抛匕接住,“对,就现在。”

    见羽拿出紫玉暴风琴上台,走出一定距离后接受天纵沙发出的切磋邀请。

    只一瞬,距离见羽五十米外的天纵沙杀到了她的面前。她来不及弹奏,只得仓促抵挡。

    匕首与琴身相撞,发出‘呲呲’的响声。

    见羽借力往右滑步,卸掉天纵沙匕首上的力道,东风稍起停滞对方的动作,紧接着弹起了落仙。

    天纵沙在幻术的作用下,匕首第一下果然落空了。

    见羽不敢托大,转弹杀心吟消耗一下天纵沙的血量。

    天纵沙如疾风一般,下一秒出现在了见羽背后。匕首冲着颈部而去,却又横扫而来的琴给砸开了,匕刃只划掉几缕发丝。

    见羽再度利用东风拉开距离,落仙迷惑对方的视线,等待他一击不成后再准备改曲。

    这个套路天纵沙没有再中,他闭上眼来,忽略掉琴曲是从四面八方传进来的判断,遵从自己的战斗意识。

    一击,命中。

    这一击击在了琴身上,但天纵沙已经有了准备,连续性的攻击不断落了下来。匕首和琴身相撞不再是刚开始轻微的响声,而是‘哐哐’‘砰砰’的剧烈响声,让人觉得匕首很快就会破琴而出,击中琴身后头的人。

    见羽看了眼紫玉暴风琴的耐久度,迫不得已收琴避开身子让天纵沙砍了一刀,血量下降了%。

    天纵沙欲乘胜追击,又被防不胜防的东风停滞了身形。

    见羽弹起杀心吟,继续消耗天纵沙血量。

    等天纵沙再次靠近准备发起攻击时,天纵沙已经没了四分之一的血了。

    见羽心中不断计算着,天纵沙的疾突还有六十七秒,疾刃刚刚用了,还有二十七秒d,锁喉不现实,接下来很有可能是凿击或者背刺。

    见羽预判了一次背刺,改弹夕迟,往前一步巧妙的躲开了背刺。

    紧接着她一边弹夕迟一边跟天纵沙玩起了你追我躲的游戏,每一次,就差那么一点点,匕首就能擦到见羽。

    疾刃d已经好了,天纵沙握在手里没有交技能,似乎在等待时机。

    见羽果断弹起东风停滞一瞬,走位脱离天纵沙的攻击范围。杀心吟的音刚起,一点伤害都没有生效就切换了落仙,正好遇上了天纵沙交疾刃,全部在幻术的迷惑下落空。

    [队伍]西湖雪:这一招骗掉了天纵沙的技能,很漂亮。

    [队伍]司徒血:他急躁了。

    [队伍]落殇:嗯,节奏被见羽打乱了。

    杀心吟起,血量又开始往下掉了,天纵沙为了补救失误赶紧刺过来。

    见羽在恰当的距离一跃而起,冲向对方,踩着他的肩膀躲过攻击,旋身一转继续弹琴。

    距离太短,天纵沙没有反应的时间,下意识的挥匕也只是在见羽的腿上划了一道伤口。

    此刻,天纵沙4八%血,见羽67%血。

    天纵沙静下心来,没有继续攻击,杀心吟一直在消耗他的血量他也不慌张。

    不能一套带走,就注定要被见羽没有套路的招式打乱节奏。

    见羽心算着,他的疾突已经好了,随时都可能会动手。

    血量一点一点的往下降,剩下八%的时候,天纵沙突显在见羽侧面,出匕挑飞她手中的紫玉暴风琴,一脚向见羽踹了过去。

    见羽躲开天纵沙的脚,右手从弦上滑落握住琴身,就地一滚躲过袭来的匕首。还不等站稳,就把琴身扫了出去,挡住了匕首的攻击。

    天纵沙的疾刃在此刻用出,见羽不断拿琴抵挡着,看着耐久度一点一点的往下掉,她脑海中不断想着对策。

    同样的招数在一场比赛中再用第二遍就是作死,她干脆把紫玉暴风琴扔了出去,拿出桐木琴弹奏杀心吟。

    一时间,脱手而出的紫玉暴风琴直接砸懵了天纵沙,等他拍掉脸上的琴时,血量也降到了1%。

    系统判断见羽胜利的消息随后而出,天纵沙咬牙道:“你真是一点都不按套路出牌,紫武都能往外扔。”

    见羽收回桐木琴,捡起紫玉暴风琴,笑道:“毕竟它是绑定的,丢了也没人能捡起来。”

    准确来说,是认主的,除了见羽,没有人能使用它。

    “啧。”

    天纵沙边下台边把匕首放在腰上的匕鞘中,向西湖雪说,“行了,我玩完了,有什么要求赶紧说。”

    西湖雪沉默了会,“给你自己找一把紫武吧。”

    天纵沙闻言,一副想骂人的表情,念及自己理亏,还是改了口,“行,我一定找到。”

    见羽把琴背好,休息了一会也下了台,听到这段话不禁闷笑。

    明知道天纵沙的手气黑成煤球了,还要他自己找紫武,这也太折腾人了。

    “对了,天纵沙,你有没有兴趣找个异魂师父?”

    天纵沙想也不想直接回绝道:“没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