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女生小说 > 网游之护琴计划 > 第八十六章 六宗迷
    果然……很敏锐。

    “那个琴师是个傻子吧,看啥呢?”

    “走了,你还管其他人。”

    嬴清趁着两人出声的时候又移动了下,见羽的视线依然随着他的移动而移动。

    不是靠声音,单纯只是靠刚刚风的波动就捕捉到了他的位置。之前在雾中还可以理解为是靠一时的直觉,现在……

    嬴清凤眸无声对上见羽的眼睛,对方的神色疑惑了一瞬,似乎是在想自己怎么又不动了。

    果然天赋不凡。

    嬴清传音问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嬴清说着说着往前靠近,见羽下意识退了一步,“你施法的气息。”

    大神之所以是大神,就是他们对待同一个职业不同的人有多种应对方式——因为她记住了嬴清的气息,换一种说法,就是这个技能的起手动作被她洞察了。

    “是吗?”

    嬴清随口问了一句,不过他已经知道了答案了,随手布下一层结界,转口问另外的事,“听东方晏说,你被针对了,可有什么感想?”

    见羽:“……”

    知道你被针对了还要问你感想如何,这个问题是不是有点不对劲?

    “没有什么感想。”

    “哦?”

    嬴清现身上前一步,突涌而来的雾气把见羽定在原地,右手食指抵住她的眉心,引导出一缕碧色的流光。

    碧色流光刚被嬴清抽离出来,就消散在了空中。

    嬴清愣住。

    的确是青玉琴的气息,只是它的能量已经消耗耗尽,剩下的残留在见羽的躯体里苟延残喘。

    见羽皱眉问道:“做什么?”

    嬴清没有回答,他绕着见羽走了几圈,心中想着一些事情。

    蔓莱说,感谢他让见羽把她从深渊中拯救出来。

    月芍说,见羽是他的情劫。

    陆不夜说,见羽是青玉琴选中的主人。

    他总觉得有哪些地方不对劲。

    蔓莱复苏需要的能量不多,可上一次见,她几乎回到了巅峰状态。见羽的能量,似乎不足以支撑蔓莱的所需,如果说蔓莱寻了其他途径恢复还可以解释得通,只是她整日待在白帝城,会有功夫去寻恢复的灵丹妙药?

    且不提这个,《异世界》还未正式上线前,月芍就批命预言了他的情劫,抱着无聊不如一试的心态试着接触了下。直觉敏锐,天赋不错,警惕心强,就是性格上很安静,如果不专门留意的话,人就像一滴水滴入大海中,寻不到半点踪迹。

    整理完蔓莱和月芍的信息,嬴清继续整理陆不夜的信息。

    见羽看着嬴清停在她前面,一双凤眸似合非合,目光没有聚焦在一点上,看样子是陷入了思考。

    她没敢打扰嬴清的沉思,危险的人物,能不招惹就别招惹。

    见羽心底腹诽着,只是你思考归思考,好歹把我的定身给解除了吧?

    ……

    陆不夜的话,只是青玉琴选中的主人这一条,也不该让他大惊失色吧,还一定要半个月后才透露信息。

    不是斟酌用词,就是寻人求助。

    现在回想起来,疑点太多。

    他当时竟然还以为陆不夜是因为天机不可泄露的缘由才没有第一时间透露实情,或许根本不是实情——尽管无法解释青玉琴的能量为什么会找上见羽。

    终归还是他太过自负了,压根没有察觉到,有一张大网借助着见羽这个不同寻常的人,将他困在局中,不得脱局。

    逃不出去了,也不能逃出去。

    其他的线索,全都断了,唯一有关青玉琴的信息就在见羽身上,不能舍弃掉。

    嬴清回过神来,看着见羽还站在原地,奇怪道:“你呆在原地在做什么?”

    见羽:“……”

    嬴清注意到了还未消散的雾气,“……”

    手一抬收回了雾气,也将布下的结界收了起来,顺带打开面板转换了一下玩家权限。

    “玩家嬴清邀请你加入组队。”

    “?”

    见羽还是同意了邀请。

    [队伍]见羽:怎么?

    “玩家嬴清分享了时限性任务:六宗迷。”

    [组队]嬴清:接受。

    见羽接受了任务,她打开面板查看任务信息。

    任务名称:六宗迷

    任务内容:前往寻仙谷,破解六宗之迷。

    任务时限:六个月。

    任务奖励:未知。

    该任务失败无惩罚,建议等级八十级。

    [组队]嬴清:半年之内,完成的越早越好。寻仙谷的事情用东方晏给你的牌子直接去木生阁询问即可,万一失败了……后果如何我也不清楚。

    见羽问道:“这个是什么任务?”

    “按照你们玩家的说法,是资料片任务。”

    “!”

    “你,和另外十个人分别需要完成的指引任务,由我们来负责发布。”

    嬴清道:“不提这些了。听说你们在烈日城有一场拍卖会,只有玩家才能进去,你是不是要去那里?”

    “嗯。”

    见羽还想开口问关于指引任务的事情,却看到嬴清似笑非笑的神情,咽下了喉咙里的话。

    这种时候,不能问。

    嬴清轻笑一声,“那便走吧。”

    他说着从背包里拿出一副白色面具,用料做工都比起用法力凝聚的面具来说要粗糙很多,仅仅起一个遮面的效果。

    “如果你不换身衣服,哪怕把那张脸遮起来,也能走出倾国倾城的效果。”

    嬴清脚步顿了下,换了身外观,从玄色衣袍变成了朴素的白色布衣。

    他倒真不想体会被灼热视线紧紧盯着的感觉了。

    见羽心道,可惜你的气质还是太出众了,哪怕脸遮起来,衣服换了,也只是减了几分外在因素。

    走进烈日城,有很多人都在往拍卖行的传送入口挤,没人去注意嬴清。

    [队伍]嬴清:建议不错。

    [队伍]见羽:……不错就好。

    见羽看了下时间,十二点十七分,已经过了公布物品信息的时候,却没有来自其他人的私聊,难道真的没什么好东西?

    见羽拉着嬴清的袖子往前挤,丝毫不管他冷着脸,一脸不情愿的表情,“这个时候不挤进去,等会就更挤不进去了。”

    嬴清勉为其难的跟着见羽一块挤,“好吧。”

    挤了三分钟,两人踏入传送阵被传送到一个没有人的大厅。

    “你已进入异魂专属等候厅。”

    原来异魂还有专门的地方等候的特权,倒是不用担心嬴清会因里外画风不一表现出奇怪的一面。

    前台的np还主动出来给见羽和嬴清这次拍卖物品的单子。

    见羽看了一眼第一页的红字,该拍卖行物品单子无法用任何形式透露给其他人,一旦同意观看物品单期间无法下线。

    原来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