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女生小说 > 网游之护琴计划 > 第四十二章 汇合的五人
    刷了不到半小时怪西湖雪和见羽的红名就消了,他们红名状态杀的人不多,包括司徒血身上的红光也淡的快要消失了,反倒是天纵沙仍然是红光四溢,杀气满满。

    时间也不早了,天纵沙揪着人陪着他再刷了一个小时怪,身上红光淡下去了些。似乎想到现在也太晚了,又勒令着人下线睡觉。

    揪着的人是你,放着的人也是你。

    见羽哭笑不得。

    一行人找了个安全隐蔽的地方,天纵沙看着三人化作白光下线,才下了线。

    第二天上来的时候三人陪天纵沙把红名刷没后,回城途中安然无恙,连路上的监视也收敛了许多。

    [队伍]见羽:还是惊到了吧?

    [队伍]西湖雪:嗯,还是有点。明处的动作收敛了,暗地里的还得多加小心。

    [队伍]天纵沙:早这样不好?杀个畅快淋漓。

    [队伍]西湖雪:早点的话,我和见羽都是个累赘吧?是吧,哈哈。

    天纵沙冷哼一声,显然不满意西湖雪这个态度。

    司徒血在路途上神色有些不对劲,三人没有询问,等到了回城后也没听到对方袒露心声。

    还要再等等。

    例常回城解散,见羽联系了落殇。

    昨天刷怪的时候把聚化球的消息发了过去,今天早上留言的信息是他有办法让见羽把东西传过去。

    [私聊]落殇:随便去个传送阵旁边。

    见羽进了城没往里怎么走,走几步路就能到还未修好的传送阵旁边。

    [私聊]见羽:到了。

    [私聊]落殇:你等下。

    落殇看向旁边人高马大的九华城城主姜和。

    姜和淡淡道:“虽然那边的传送阵已经建立好大半了,不过你要过去还是要付出代价的。”

    “这个之前你说过了。”

    “那么就没什么好说的了,祝你好运。”

    落殇踏进传送阵,白光闪过,姜和视线里那个跟乌鸦一般黑的人消失不见。

    “瘟骸。”

    一只乌鸦从姜和身后飞了出来,落在他的肩上,“嗯?”

    “我照顾了你的徒弟,你也该兑现你的诺言了吧。”

    瘟骸故意‘咯咯’笑了两声,用乌鸦独特的喑哑声音说道:“看,他们已经来了。”

    姜和抬头,晴朗无云的天被铺天盖地的黑所遮蔽,鸟类扑扇翅膀的声音和乌鸦嘶哑难听的叫声交织在一起,着实有些吵。

    姜和呵斥道:“让他们闭嘴。”

    乌鸦群不在发出叫声,光是翅膀的扑零声作为伴奏,显得更加诡异。

    总算安静了些。

    “去做事,我只给你和你的族群三天时间。”

    “当然会按时完成的,姜城主。”

    ……

    落殇出现在见羽眼前的传送阵上,负责建造传送阵的np绕了他一圈,似乎在评估什么,然后直接把人从阵纹上给拉了下来。刚好拉到见羽旁边,脚下不稳踉跄了一下,被见羽扶了扶。

    见羽吐槽道:“……这就是你转东西的办法?直接当面拿?”

    落殇笑道:“嗯,惊喜不?”

    “得了吧,没看见这位大人的脸色,臭的很。”

    np闻言,附和道:“再用秘法传送,就把你关起来。”

    落殇歉意道:“额,抱歉,大人。”

    “哼,赶紧走。”

    落殇拉着见羽的衣袖往外走远了些,松开袖子。

    见羽看了看周围,“跟我走吧,去其他地方谈。”

    “嗯。”

    边走边私聊。

    [私聊]见羽:九华城的传送阵修复的这么快吗?

    白帝城的传送阵修复进度这么久了也才五分之二。

    [私聊]落殇:嗯,大部分都是九华城城主姜和自己一个人修的,我就是打下手的。

    [私聊]见羽:那你怎么知道要传这里来?白帝城可不止这一个传送阵,如果传错了可就好玩了。

    [私聊]落殇:问了西湖雪啊,你们不是刚从东城门那边回来?

    [私聊]见羽:哦?问了他啊,你不知道两天后他给我们接了秘境任务吗?你这是隐晦的告诉他你要回来当苦力了。

    见羽话刚发出去,就看见西湖雪的组队邀请。

    [私聊]落殇:……

    “玩家落殇加入了队伍。”

    [队伍]落殇:见羽是个乌鸦嘴。

    落殇用生无可恋的表情发着话,见羽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别装了。

    落殇脸上瞬间又变回之前眼带笑意嘴角含笑的风流样子。

    “戏精。”

    落殇笑道:“生活所迫啊,没办法。”

    紧接着天纵沙和司徒血也入队了。

    [队伍]西湖雪:嗯?对了,我已经跟约好的人说了声,后天落殇你记得留时间,先去跟一个秘境,努力开成副本。

    落殇说,“回归组织的怀抱是一件痛并快乐着的事情。”

    [队伍]落殇:好。

    [队伍]天纵沙:落殇,改天打一架给你松松筋骨。

    [队伍]司徒血:传送过来了?

    [队伍]落殇:嗯,陪你们一起受苦受难来了。

    受苦受难这四个字显然打开了天纵沙的话闸子,跟落殇一个劲的叨叨西湖雪的‘暴行’。

    西湖雪等他们意犹未尽的聊完,才伸出‘魔爪’拍板。

    [队伍]西湖雪:放心,我已经都安排好了,保证满满当当的。

    [队伍]落殇:西湖雪,你悠着点,小心我们罢工了。

    “到了。”

    见羽推开拥有古朴气息的院门,等落殇进来后阖上门。

    落殇进门就闻见了草木清香,忍不住多嗅了嗅。

    他低头一看,就看见铺了一地的青石板,顺着青石板往外侧看去,一片青草地。翠绿的草中有的承载着晶莹露水,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见羽听到落殇停住了脚步,侧头问道:“好看吗?是现成的院子,现在可以先住着,以后需要弄什么再改造。”

    落殇抬起头,粉墙黛瓦,屋檐檐角悬铃,在风中摇晃,细听之下还有清脆的铃声。

    “院子很好看,地段也不错,还有那个风铃。”

    “风铃?”

    见羽顺着落殇的视线看去,奇怪道:“我从未挂过风铃。”

    见羽嘀咕道:“难道是……”东方晏这个便宜师父?

    落殇耳朵尖,听到了这句话,问道:“是谁?”

    “可能是我师父,他有权限进我的院子。”

    落殇搜寻了下记忆,“东方晏?”

    “嗯。”

    “你师父私闯民宅,还给你屋檐上挂个风铃,怎么看都觉得诡异。”落殇道:“而且风铃的含义太多,我有些怀疑……”

    见羽笑了笑,“算是师父,其实我倒是觉得我们之间的相处更像是知音,不过在琴曲旋律方面的见地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