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女生小说 > 网游之护琴计划 > 第二十五章 走丢了的嬴清
    家刚好到了,沧冷用三言两语把沉重的话题带过,跟云慕进了屋里。

    云慕道:“我先去登记你的权限,你可以随处看看。”

    “好。”

    等云慕登记了沧冷的权限,把沧冷的房间安排好后,游戏舱也送上门来了。

    “搞定了,营养剂在厨房外,其他需要的东西你自己购置,有事的话喊小清。”

    “小清?”沧冷疑惑道。

    “请问沧冷先生有什么吩咐?”

    “你的名字是谁取的?”

    “是云慕小姐取的。”

    沧冷含笑问道:“怎么光取小名了?大名呢?”

    云慕看了他一眼,“你不上游戏了吗,不是还要升级吗?别等主城开了传送阵你比我这等级重练的还要低。”

    沧冷笑意更深了些,“好吧,上游戏去了。”

    云慕回了自己的房间,钻进游戏舱登陆游戏。

    见羽上线后就发现,白帝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天上从城门往中心方向连着藤蔓,与其他三个方向的藤蔓纵横交错,织成了一道绿网。街道两侧多出了很多汉白玉石堆砌的花坛,坛中种着颜色各异的小花;房子的屋檐上或多或少都挂着几根细小的藤蔓,藤蔓上还开着粉嫩的小花。

    变化最大的是木生阁。

    从远处看能看见一个围绕着汉白玉石喷泉的木质楼梯旋转向上,外观是藤蔓的木生阁已经变成了她之前做任务时看到的尚未崩塌的楼阁。

    里和外,一致了。

    见羽去了木生阁二楼,用所有的金币买下了一处位于木生阁旁边的院子,在里面打算练几天琴学些技能,至少要保证技能全面性足够,能够自保。

    ——

    嬴清看着不远处变化巨大的白帝城,跟之前在雾镜中看到的城市完全不同,不由赞叹道:“不愧为藤蔓之城,活的城市,有无限的变化。”

    东方晏不耐烦,“行了,你算算我的徒弟还在里头吗?”

    “你和太平……”嬴清起了个头就没继续说下去了。

    “我和司空那家伙什么?话别直说一半。”东方晏道:“还有你,差点伤了我的徒弟还敢骗我。”

    “别以为灵兽看起来像鸡仔,你们也都说是鸡仔,难道真以为我看不出那是只先天不足的凤凰,这么能吃不就是因为要补根吗?”

    嬴清似笑非笑,“鸡仔就是鸡仔,就算它是凤凰也还是是鸡仔。”

    话说的颇有深意,东方晏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冷哼一声,没有继续说话。

    毒舌对厚脸皮的嬴清丝毫不起作用,唯一有作用的武力得是建立在嬴清愿意挨的情况下。

    嬴清回答起之前东方晏提出的问题,“我正在跟蔓莱联系,让她协助我们找人。毕竟在系统的保护下,直接用术法去算,可是会打草惊蛇的。”

    东方晏听了解释,脸色好了些。

    嬴清低声呢喃了几句,像是在跟蔓莱交谈。

    “她说为了感谢我让人把她从深潭中拯救,她会亲自来给我们带路。”

    你让人了吗?你是直接把人丢进去了!

    东方晏心里想着,自家徒弟辛苦努力得到的只是系统给的奖励,殊不知最有价值的奖励被什么事都没干的嬴清给拿了,以后一定要帮徒弟讨回来。

    没一会一根藤蔓从地下探出,向嬴清他们点了点头。

    等嬴清弯腰伸出手时探到他掌心上,然后自行从中间截断了。

    “你自己的徒弟,你拿着。”

    东方晏狐疑,不会有诈吧?在嬴清眼里就是犹豫。

    嬴清凤眸斜了他一眼,“愣着做什么?”

    东方晏小心接过藤蔓,藤蔓的截断处有些滑腻腻的,触感不是很好,尖端甚至还有些刺。刺倒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他对滑腻的东西生理性厌恶,尤其是嬴清,顿时验证了觉得嬴清没安好心的猜测。

    嬴清仿若未觉东方晏难看的脸色,还提醒了一句,“可得拿稳了,东方美人。”

    想捉弄我,早着呢。

    这是东方晏最为讨厌嬴清那滑腻腻语调和外号。

    东方晏冷笑,“嬴清,我觉得,你可能需要在水里泡一泡,泡软了再出来。”

    “好了,别揪着我不放了。”

    嬴清抬手挥散周围的雾气,当雾气全部散尽的时候,他们就不是‘隐身’状态了。

    东方晏不得不将藤蔓放进袖子里,免得被其他人看见了招惹怀疑。

    嬴清和东方晏走在一起,一下子就吸引了周围玩家的注意力,大多眼神发光,死死盯着两人绝美的容貌,像是要吞了他们一样。

    嬴清暗叹一声,失算了。

    他装作从背后,也就是玩家应该有的背包里拿出两副做工精致的面具,自己戴了个,递给了东方晏一个。

    实际上面具是临时用法力凝聚的,能挡脸也有让其他人忽略自己的存在感的作用。

    东方晏戴上面具,冷哼一声,伸手碰着袖子里的藤蔓,越过嬴清顺着指引往前走。

    嬴清和东方晏都戴上了面具后,那些被美色吸引的人们眼神疑惑了一瞬,似乎在奇怪自己为什么往这边看,停顿了会,又如常进行自己的下一步动作。

    白帝城内出现了一个奇景。

    戴着白色面具的人专心致志地盯着眼前的路往前走,一副什么事也不能打扰他认路的姿态。而戴着紫色面具的人则随意走着,用目光看着两侧的环境,时不时点头似在点评。

    只是这一幕只有蔓莱,也就是藤蔓之心能看见,其他人看不到他们,就算正面走来也会下意识避开他们继续走着。

    嬴清路过木生阁的时候停了下来,眯着凤眸注视着这座曾经在白帝城的历史中永远不会断绝的楼阁。

    哪怕蔓莱死了,白帝城也不会失去这座楼阁。

    在他的认知中,白帝城众所周知的藤蔓之城称号不太尽然,最标准的,应该是永生楼阁。就像他被称为‘法相’一样,实际上,在司空太平他们眼里,名为‘雾中仙’。

    因为一座历史悠久的老城突然想起这些跟目前计划没有什么干系的事情,嬴清心生无奈,而且——就这么停了一会,东方晏也没影了。

    彼时。

    东方晏踏进了见羽的院子,在杂草丛生还没来得及清理的院中,找到了正在弹奏《青玉》的见羽。

    就像第一次初见一样,东方晏等到了曲尽之时。

    曲尽,见羽看着东方晏戏谑道:“便宜师傅,你这可是私闯民宅啊,这可是违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