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女生小说 > 网游之护琴计划 > 第二十四章 现实琐事
    沧冷在游戏中有一个单方面认定的妹妹,是见羽。而现实中,作为他妹妹的人是云慕,云慕是见羽,等同于把线上的关系和线下的链接在一起了。

    云慕垂眸。

    等了一会,站了起来,看着沧冷。

    沧冷看着这双秋水剪瞳般的眼眸中似乎泛着冷意,情况好像有些不对。

    正当他以为自己因为现实身份要被怼了的时候,云慕开口了。

    “那我该叫你哥,还是该叫你沧冷?”

    “你喜欢怎么叫都行。”沧冷伸出手揉了揉云慕的头,“因为我是落殇,也是沧冷。”

    云慕不雅的翻了个白眼,“别摸我头,走吧,带你过去。”

    坐上悬浮车,云慕把目的地设置为连世总部,随即侧头问道:“你公测那会没怎么上,就是被他给召回来了?”

    “嗯,说是让我来测试一下bug,你说《异世界》才运行没多久,有什么bug需要立刻测试?”

    云慕轻声道:“或许……是np智能程度。”

    “嗯?你说什么?”

    “没什么,需要帮忙说一声。”

    “那当然。”

    沧冷把背往后倾,闭目养神。

    他还叹了一口气,“长途航行是真的累。”

    云慕问道:“你之前在哪个星系,大半个月才过来?”

    “塔尔沙。”

    塔尔沙,著名的低文明星系。

    “那么远?那里可是半流放的象征。”

    “那倒不至于,塔尔沙的科技发展水平虽然低,武力发展的倒挺快,倒是学了点东西。”

    “你这话,倒是什么口风都没漏。”

    沧冷低笑道:“没办法,我可是签了保密协议的。”

    “这么神秘?那我就更好奇了。”

    沧冷眨了眨眼,“可是好奇也没用啊,反正我也不会说。”

    云慕冷漠的哦了一声,摆了摆手,“那就别说了,我做下刚接的单子。”

    说着摸出了两个小感应环带在耳朵上,隔绝周遭的声音,听着需要评价的音乐。

    沧冷无奈的笑笑,在光脑上点点点,查资料的同时顺带‘拷问’一下父亲大人派云慕来接他的用意。

    “自动驾驶已结束,目的地连世集团总部已到达。”

    因为感应环隔绝了除指定音源外的其他声音,云慕听不到悬浮车智能发出的声音,仍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沧冷也不着急,反正已经到了。他更关心的是,所谓的秘密。

    沧冷:你让云慕来接我是什么意思?

    沧成傅:三个意思,自己猜。

    卖关子大概是家族遗传的。

    沧冷:有你这样的爹吗?

    沧成傅:你有。

    我当然有了,不就是你吗?

    沧冷被这么呛了一嘴,内心不断告诉自己保持微笑,不要生气。

    沧冷:……到底哪三个?

    沧成傅:看对眼没?

    沧冷:???

    难不成收养云慕是为了给他当童养媳?可谁家童养媳快三十年来只闻名未见面?扯呢不是?

    沧成傅:云慕的事情问你姜叔,没事别找我。

    云慕的事情,为什么要问姜叔?

    沧冷:那我现在没有事情找你,所以我们走了。

    沧冷以为这样就能让对方妥协,告诉他三个意思是什么,然而事实证明他还是太嫩了。

    沧成傅:走吧,本来就没让你过来的意思。

    喵喵喵?那是谁紧急召他回来害他游戏都没上几次?

    云慕刚做完音乐评测就看见沧冷一脸懵逼的蠢样,一点也不像游戏上那个时常带着笑遇到什么事都风轻云淡的落殇。

    第一印象误人啊。

    “落殇,你怎么了,看起来好像被打击了?”

    沧冷咬牙切齿道:“沧成傅那个老混蛋,浪费了我大半个月时间,一句话就把我打发走了。”

    云慕大概了解什么情况了,把人从大老远喊来了又不要了。

    云慕赞同道:“是挺混蛋的。不过你这模样,说真的,很受,就像刚被渣攻抛弃了一样。”

    沧冷嫌弃道:“没事别乱翻论坛上的那些同人文。”

    “没办法,标题就是说你和西湖雪早期的那些事,我一好奇就点进去了。”云慕说,“对了,既然你没事了,现在去哪?”

    “先下车去顺个游戏舱。”沧冷道:“来都来了,不占点便宜就走太吃亏了。”

    “住哪打算?”

    沧冷边思索边道:“沧成傅那边肯定不能住,狗粮能撑死。这边的手续已经过去了,要办的话还要几天,不如住你哪?”

    “可以,不过我的智能管家是最新可进化生命体的程序,你可别教坏它。”

    沧冷:……

    沧冷控诉道:“我会是这样的人吗?见羽,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说好的知己好友,生死之交呢?”

    云慕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没有生死之交,只是你的人设崩塌的太厉害了,我一时半会缓不过来。”

    “现在呢?”沧冷笑了笑,“我只是故意变了变语调,看起来是不是就从一个温文尔雅好青年变成了一个嬉皮笑脸捣蛋鬼了?”

    “嗯,现在标签变成戏精了,沧大影帝。”

    云慕推开门下车,跟沧冷并排去了《异世界》游戏舱的售卖处,订好了游戏舱,导航回家。

    “云慕,上游戏后尽量别出城,有人盯着你。”

    “天纵沙他们在,也盯着?”

    沧冷道:“嗯,这次是针对我们所有人的,不过他们估计是想先从你击破。”

    云慕无语,“性别针对?司徒血在外界评价里最弱都没扯下来,我在外界评价里跟你在伯仲之间,是那么容易扯的吗?”

    “所以,你要替我们好好给他们一个教训,连带司徒血当年的那一份。”

    沧冷回忆着,“当年司徒血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跟西湖雪练配合那几个月,特别疯狂。跟西湖雪练了很久配合,自己私下不眠不休的在练技术,还好发现的早,不然就出了心理疾病。发生了那件事情后,我和天纵沙查了好些天也只能查出司徒血是在一次隐藏任务中被坑了,顺着人找也只能找到专门被推出来当黑锅的。”

    这也是为什么,哪怕沧冷没在,西湖雪也必须把他们三个第一时间拉一起。

    云慕只能保持沉默,她没有经历过那样的事情,但因为该事情的受害者与她熟识,内心也会因此难受。

    难受到,不知该怎么说。

    只能用苍白的语言道:“会的。”

    会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