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从神墓开始的路人 > 第二十五章
        听到金叶王、青叶王的命令,所有异灵族士兵停止了进攻的脚步。为首的十几名圣域二重的异灵族小队长在士兵的守护下,同时都拿出了十几面阵旗,竖立在了已经被鲜血侵染的地面上。

        霎时间,每一面阵旗所在的位置蔓延出了数十道赤红的纹路,一千四百多条赤红色线条与一百多面阵旗相互交织,组成了一座强大的杀阵。

        在这一刻,张悬他那轻松的表情瞬间僵住了,他仿佛看到了尸山血海,眼前是一片赤红。

        紧接着下一瞬,此地的气息剧变,无穷无尽的杀机令张悬都打了个激灵,惨烈的气息铺天盖地,整个世界都好似化作了一片血海。

        整片战场蒙蒙血雾流转,杀气冲霄!

        “这种情况下,一些小花招可排不上用场了,接下来你要如何从容应对呢?”

        秦风平静的看着被困在杀阵之中的张悬,之前他在应对灵异族士兵的时候,没少利用烟尘遮挡视线,依靠分身、巫魂进行偷袭。

        毕竟圣域二重之下,没人几人可以使用出神识,更多的还是要依靠视觉、听觉来判断身边的情况。可在混乱的战场之上,喊杀声、脚步声会在很大的程度上影响听觉。

        而血雾、烟尘又遮蔽了视线,尤其是在昏暗无比的地窟之内,这更进一步影响了异灵族士兵所能观看到的范围。但张悬他有明理之眼,眼力远非这些异灵族士兵所能比拟的,区区烟尘、血雾对他来说并无大碍。

        在这种对自身有利的环境下,自然可以从容应对异灵族士兵的围杀。

        但在原地指挥的金叶王、青叶王也不傻,看到张悬可以从容应对围杀之后,他们也开始了暗中传音,转变了作战的方式。不然这群士兵也不会组成六级杀阵,用杀阵来对付张悬。

        “一百多名圣域高手组成的六级杀阵!这次是真的危险了!”

        到了现在,张悬他怎能不知道自己可以击杀接近半数的异灵族士兵,是对方刻意造成的结果。先是依靠小队的冲击,最大限度的消耗自身真气。

        同时也是在为布置阵法争取时间,毕竟阵法牵扯融合地形,融合四周的环境,结合自然……将所有气机点全部找出来。

        但在混乱的战场上,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些。所以,在没有阵盘的情况下,唯一的办法就是创造出比较适合的环境!

        而充斥着杀气的战场,被异灵族士兵鲜血所侵染的地面,无疑是解决了布置杀阵的地形、环境的问题。另外气机节点完全可以由这些士兵短暂代替,同时还解决了阵法运转的问题。

        阵法运转,需要灵气维持,就好像马车需要马匹一样,没有动力,不可能持久。可一百多圣域一重高手同时发力,足以让这个阵法维持数月之久。

        “不主动派人进行攻击,看来他们是想要将我的真气、体力全部耗光。”

        张悬一边应对杀阵的攻击,一边思考要如何摆脱当前的困境。他很清楚,自己的天道真气恢复速度再快,但在总量上绝对比不上这一百多圣域一重的异灵族士兵。

        一直这么耗下去的话,用不了多长时间,自己就会被活活的耗死在这里。虽然通过天道图书馆的功能,已经清楚地知道了这个杀阵的缺陷所在,但每一处缺陷都有异灵族人在守护,短时间根本不可能攻破。

        “前辈,张师自战斗以来的表现已经称得上是惊才绝艳了。还请您停止对他的考验,出手救下他吧。如此天才折损在这里,这是我人族的巨大损失啊。”

        此刻脱困的陆封跪在秦风身前,祈求秦风停止这一场试炼,救出被困在杀阵之中不断挣扎的张悬。

        “还望前辈出手,救他一命。”一位名师对着秦风深深一拜,认真道。

        “是啊,如此俊杰死在这里,是我人族的一大损失。还请前辈三思啊。”一个老者恭声道。

        这些异灵族人的强大,他们可是亲眼所见,整个鸿远帝国,与之争斗,都很难获胜,一个张师以从圣的实力,在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里就干掉了一半。

        这样的天纵之才应该在更加广阔的舞台上崭露头角,不应该死在这里,更不应该死在这种毫无意义的试炼之下。

        “前辈······”

        “贫道如何教导弟子,还轮不到你们在这里指指点点。如果连这种程度的困难都不能应对,那他死了也是活该!”

        秦风这时脸色不悦的对着陆封等人道:“看在你们是为人族未来考虑的份上,贫道不与你们计较。你们若是识趣,老老实实的在这里观战,贫道不管。若是敢捣乱,必杀!”

        这一刻,陆封等人的脸色无比难看,也只能在心中默默祈求上天保佑,保佑张悬能过在这一场试炼之中活下来。

        在见识过秦风出手的那一刻,他们已经了解了双方的差距,那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存在,他们还是老实点的好,不然今天可能真的要死在这了。

        他们倒不怕死,从他成为名师那一刻起,就有了为心中信念而献身的觉悟。可死在这位的手上绝不是他们想要的。

        人的死亡起码要有价值,被别人随手拍死绝不会算在有价值这种事中。

        “张师,你一定要活下来啊!”陆封紧张的看着不断在运转的杀阵,眼中充满了担忧。

        “现在除了相信他能活下来之外,我们也只能在这里等待最终的结果了。”

        “事情未必会发展成不和挽回的地步,没准我们会见证奇迹的诞生,见证人族新一代顶梁柱的崛起!”

        “不错,张师绝对不会死在这里,就如同他在学院那般,一定会创造出前所未有的奇迹!”

        观战的一个老者看着紧张不已的陆封,忍不住问道:“对了,陆封,我们这些都是寿命快要到终点了,你还年轻,更是名师学院炼丹学院的院长,来这干什么?”

        听到问话,其他人也齐刷刷看了过来。

        这些天一直被追杀,没时间多问,但现在已经安全了,众人都忍不住好奇,想知道何种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