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修真小说 > 阴山箓 > 第十七章 飞剑葫芦
        锣音越来越密,混杂着雨滴点点敲在地面上的声音。

        雨倒是下得愈发急了。

        一干穿着淄衣的官差一个个惨白着脸穿过细雨走入棚中,玄衣高帽,帽上插着一枚黑黝黝的乌羽,腰间不带兵刃,这一行人不打伞,身上却不见任何湿痕,火光一照,一个个惨白的脸上都有些发绿。

        苏彻没见过何处官差是这等打扮。

        官差中央压着七八个身着白衣的囚犯,都是披散着头发遮挡住脸,看不清面容。

        “你们几个过去生火。”

        领头的鬼差身材高大,他大手一挥,吆喝着几人去搬柴生火。

        苏彻三人早已立起,苏彻抱拳向前说道。

        “见过差爷。”

        这大鬼看上去修为不低,周身阴气凝练比起自家的双面鬼将还要强上一线。

        “大家不是同路人,不必见礼。”

        这大鬼挥了挥手。

        苏彻瞧着他们腰间挂着一张漆黑的腰牌,狰狞的鬼面衔着一行小字,仔细辨识一下,却是“生死无常,阴阳莫问”这八个字。

        鬼差压着一众犯人在棚子的另一头安顿下来,几个矫捷的鬼差生起一团火来,火光一照,一个个脸色惨白。

        几个犯人被推在离火最近,一个个闭着嘴巴不出声。

        “全是活人,一个个被封了五阴。”

        陆柏的手小心地在地上写下一行小字,他一运掌力,又将这些小字拂去。

        五阴,佛门以受、想、行、识、名色为五阴,人之举止动静莫不从此而起。五阴封绝,人如傀儡木偶,随便摆布。

        苏彻看出这些犯人虽然身穿白衣、乱发遮面,但不过是障眼法,眉心与双肩上仍有细微阳火升腾,显然是未死的活人。

        阴阳法王这老鬼,几时干起这掳掠人口的勾当了?

        苏彻正在这边思量。

        那边的书生将腰间的朱红葫芦摇了摇。

        “公子,我这滋补的药汤,你要不要尝尝?”

        说着他将那瓶塞拔去,一股异香从葫芦里透了出来。

        这酒香,不对劲啊。

        苏彻看着那书生手里的葫芦,寻常的酒香乃是五谷精华久酿成香,再怎么香,也都是勾人舌头罢了,可这书生葫芦里的香气,却是直直冲着人心神深处来的。

        若非苏彻感应不到这书生身上有什么法力,还要怀疑这是他在使什么幻术。

        难道是这葫芦?

        苏彻看着中年书生手上的朱红葫芦,彤红似火,其润如玉,看材质确实不凡。

        “先生,这东西还是收起来的好。”

        苏彻不愿横生波折。

        “哈哈,酒是劣酒,不过这葫芦却是家传的。”

        中年书生笑了笑,竟然将那酒葫芦扔了过来,苏彻赶忙伸手接住,刚一接住,丹田之中那凝练的剑煞便微微一动。

        这东西什么来头?

        苏彻仔细看着手里的葫芦,纹理、大小怎么看都不像是天生天成的。

        莫非是前代剑侠留下来的奇门剑器?

        “公子,家父当年进山采药的时候,救了一只白毛老猿,这老猿后来便送了我爹这个葫芦,还拿着个树枝向我爹比划了一通,嘿嘿可惜我爹愚钝,没有看懂,倒是这葫芦盛酒却是越盛越香。”

        中年书生嘿嘿笑着。

        “公子若是喜欢我这葫芦,我便卖你如何?”

        “君子不夺人之美。先生有这葫芦,何必辛苦到处收账,直接开个酒馆就好了,每天卖出去的酒只要在这葫芦里过一遍,不愁无钱用。”

        这书生也不知道哪一根弦搭错了,依旧在那里说个不停。

        “唉,酒经这葫芦一泡,香是香了,滋味还是那个滋味,不会有人认的……”

        一道阴气激得棚中火焰明灭不定。

        “书生,你这个葫芦我要了,多少钱?”

        苏彻转过去看了一眼,是那个领头的大鬼。

        “您要买么?”

        中年书生看着那头大鬼。

        “不错,我买,要多少钱?”

        “不卖给你。”

        中年书生摇了摇头。

        苏彻向陆柏交换了个眼神,要他小心。

        陆柏手伸向袖中。

        “哦,为何卖他不卖我?”

        这大鬼闻言一笑,却是站起身来向着苏彻手中一捞。

        那朱红葫芦吃它一吸,破空而去,牢牢黏在那大鬼一双蜡黄的手上。

        “好东西啊。”

        那大鬼嘿嘿一笑:“你预备着作价多少?”

        “纹银一百两。”

        中年书生伸出一根手指。

        “太少太少,这葫芦玉石为皮,庚金作骨,皮骨之间以剑脉相连。”

        大鬼将这酒葫芦轻轻托在掌中。

        “若是东海之上,剑修云集之处,这东西少说也要黄金千两,不过这是在慈州,我出黄金八百两。”

        那书生一时错愕。

        “这价钱怎么越喊越高了……”

        “你听我说完。”

        大鬼摇摇头道:“黄金八百两,那是你爹若跟那老猿学成剑术的价钱,可惜你没有学成,因此我要扣上五百两,只作价黄金三百两。”

        苏彻叹了口气,将阴泉九曲运于指尖,这大鬼把价钱喊上去,分明是不想付钱,今天这件事决不能善了。

        “那也不少了……”

        中年书生瑟瑟道:“你身上恐怕没有带着这么许多钱吧……”

        “哈哈哈,我身上当然没有这么多钱,不过家里却是有的。”

        那大鬼指着身后的一众鬼差说道。

        “我只要派个人回去取就好。”

        “两位。”

        苏彻笑了笑:“在下觉得你们这生意还是不要做得好。”

        “哦,你也要出价?”

        那大鬼一副意兴阑珊的样子。

        “不敢。”

        苏彻抱拳道,双目之中却有剑意闪动,一股磅礴气势却是自身上腾起。

        陆柏从袖中抽出四张灵符,扇子一般夹在手指上,身子却是挪到了苏彻与大鬼之间。

        “不知道尊使可是阴阳法王座下?”

        “剑修?”

        大鬼颇为自傲地看着苏彻:“你要强出头。”

        书生眼睛在苏彻与大鬼身上划过。

        “这葫芦算小的孝敬您了。”

        他苦笑道:“大家罢手,和气生财,和气生财。”

        “和气生财?”

        大鬼眉头一皱。

        “这葫芦,怎么看怎么像我家主上府上丢得那个,你现在跟我说和气生财?你们三人定是偷了意图销赃的贼人,左右给我拿下。”

        “嘿,东家,等闲都是咱们冤枉别人,今天算是给人冤枉了。”

        陆柏抽出灵符,正要以真气划开。

        这四张雷符出自天师道,正一盟威加持之下,正是这类鬼类的克星。

        苏彻与陆柏出门之时,史赤豹那里正经奉上了不少灵符。

        他正要出手,肩膀却是搭上了一只手。

        陆柏转头一看:“公子?”

        苏彻却是向前方努了努嘴。

        那大鬼身后哪里还有别的鬼差,只剩下一团团精纯的阴气。

        这……

        陆柏一身冷汗刷得淌了下来。

        好犀利的剑术。

        “黄金三百两,少一两都不行。”

        中年书生笑得潇洒。

        “而且你眼力不错,这葫芦就是你家主子丢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