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穿越小说 > 渣男想要治愈少女 > 第五十六章 温暖的春日,落樱之花(上)
    回到校园,恢复日常作息。

    身体检查要持续一周,之后才能得到结果,京野佑树一时也没有其他必要的忙碌之事。

    京野佑树看着黑板上做着板书的老师,静静地发呆。

    桌椅靠着窗户,窗外的鸟雀啼鸣从背景音中分离出来,今年第一次觉得春天是生机盎然的季节。

    身旁位置的白川美月,依然是一丝不苟的端正坐姿,认真抄写着板书笔记。

    偶然间,白川美月的双眼会变得迷蒙,脑袋会一点一点的俯首又抬起,时间很短,几乎是难以察觉的微小幅度。

    不过,这个果然是在打瞌睡吧。

    放在前几天,完全是不可想象的景色,白川美月这名少女的气质,再次从梦幻故事中脱离一步,变得现实起来。

    欣赏够了窗外与身边白川美月的两种春色,京野佑树也低头认真的学习。

    这周的周测,他与白川美月是并列第一。

    国语幸运且不可思议的拿到了满分,那么数学上大意丢分就实在是说不过去。

    下次他要挑战真正的胜利,无论是学业上,还是其他方面。

    ……白川美月,无论你对我抱着什么样的目的,阴谋也好?误会也罢?我都会超越所有的困境。

    手中书写文字的笔,似乎也更加顺畅了。

    中午去文学社部活室,千叶花莲与星野芽衣都已经在这里了。

    只有白川美月没来,京野佑树看见她中饭都没有吃,就趴在课桌上小憩。

    千叶花莲在埋首写作,不知道她的写作水平究竟如何,回想当初被要求写三题故事的时候,她慌乱的神色,想来不会太好。

    星野芽衣如同时光凝固了的妖精少女,完美无瑕的面容依然是淡淡的神色,阅读着手中的精装书本。

    看封面,似乎又换了一本新书。

    但是这次,京野佑树没有刻意去探究到底是哪本书。

    懒洋洋地落座后,京野佑树随手从面前的三本书中,抽出一本,细细品味。

    这是星野芽衣昨天为他挑选的三本,各有特色的浪漫主义经典。

    难得的美好春日,京野佑树只想懒洋洋地享受午休。

    午休结束,下午上课,再次回到文学社,已经是放学后的社团时间。

    这一次,白川美月也跟在京野佑树的身后,一同走进部活室。

    “白川同学,你今天看起来更好看了呢。”千叶花莲凑近白川美月身边夸奖。

    “是嘛,千叶同学你也很可爱呀。”白川美月微笑着回应。

    原来她也会微笑着面对他人,只是……

    京野佑树看了看千叶花莲的表情,少女笑得十分可爱和纯真,只是她的心里到底如何作想呢?

    拿起笔,晚间的社团活动时间,京野佑树决定要认真写作。

    “恩,白川同学你看起来皮肤变得更白皙了,究竟有什么秘诀吗?”

    京野佑树闻声扫视了一眼白川美月裸露出来的肌肤。

    ……的确,似乎是变得更加白皙了。

    或者……不如说有些苍白更为合适?

    京野佑树思索着,也不自觉地按响笔帽数次,然后立刻停止。

    少女们寒暄过后,也各自回到座位,除了星野芽衣作为社长悠闲地阅读之外,所有人都在努力写作三题故事中。

    落地窗外,春日的太阳光芒,暖洋洋的照射进室内,很是舒适。

    “星野社长,我的故事写好了,请品鉴。”

    千叶花莲将信笺纸递给星野芽衣,双手捏住裙角,脸上满是忐忑。

    京野佑树与白川美月也放下手中的笔,看向星野芽衣。

    “恩……”

    很简短的三页信笺纸,星野芽衣很快翻阅完毕,食指第二指节抵在嘴唇上,思索着什么。

    “请再等我一下。”

    这么说着,星野芽衣抽出一张空白信笺纸,是那种散发着淡淡香味的可爱小尺寸,用来制作小型手账本的纸张。

    窸窸窣窣,笔尖在纸张上滑动,星野芽衣很快速地摘抄了一些语句,随后将小信笺纸的一角含在嘴中。

    少女姣好的面容上,通透的红瞳微微眯起。

    “……如何?”

    一直保持安静,小心看着星野芽衣的千叶花莲,等到星野芽衣将纸片放下,才小声地询问。

    “恩,有种酸酸甜甜的感觉,就像是成熟了的柠檬……”

    星野芽衣对着千叶花莲莞尔一笑:“我不是很讨厌呢。”

    “好、太好了!”

    千叶花莲高兴得几乎要小小跳起:

    “这么说我通过入社考核了吗?”

    “恩,如果你再好好润色一下这个故事的话~”

    品尝到新颖故事的味道,星野芽衣似乎也难得的开心,京野佑树第一次看见她的脸上有恬淡之外的更多表情,虽然这些神色也很淡。

    “能让我看看千叶同学的稿件吗?”

    京野佑树提出申请,同时也递出自己的信笺纸:“我的故事也完成咯,星野同学。”

    “可以,请看吧。”

    对上星野芽衣通透的红瞳,京野佑树信心满满地回以微笑。

    拿起千叶花莲的三题故事:

    ……啊,是男主因黑丝的诅咒变成狗,与剑道社少女的恋爱故事吗?

    有够奇怪的,黑丝的诅咒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过,结局也很甜蜜。

    果然,千叶同学是能够写出甜蜜的故事的。

    不过这样一来,比她更胜一筹,国语满分的自己,一定也能通过入社考核吧……

    “似乎有点像……”

    “有点像?”

    闻声望去,星野芽衣已经阅读完毕,甚至是摘抄品味的环节都已经结束。

    “……有点像是榴莲的味道呢。层次很丰富,口感也很浓厚……”

    星野芽衣微微侧首,试图说出故事的口味,没有品尝故事能力的京野佑树三人,实在是难以想象。

    “是嘛,星野同学你过誉了,这只不过是我的练手之作……”

    京野佑树的嘴角慢慢勾起。

    “但是我有点讨厌榴莲的味道呢。”

    微笑顿住。

    ……这是我没有过入社考核的意思吗!?

    “噗……”

    对面的白川美月,笑出了声。

    “我刚刚说的话……有好笑的效果吗?”星野芽衣疑惑地问。

    “没,我只是看某人的表情,觉得很好笑。”

    白川美月一改清冷的模样,捂着嘴微微发笑,春日的晚阳将朦胧的光辉披在少女白色的秀发上,随着笑意,微微颤动。

    “是嘛,口味不喜欢,也是常有的事,啊哈哈……我明天再写个新故事。”京野佑树干笑几声。

    来回看了眼白川美月与京野佑树,星野芽衣似乎又明白了什么,释然地说道:

    “是嘛,我明白了……”

    ……明白了什么?

    文学社里的其他三人都不是很清楚,但也没有人继续这个话题。

    因为星野芽衣又重新拿起自己的书本,沉浸入故事的世界里。

    白川美月因为来得迟,所以她的三题故事还没有创作完毕。

    京野佑树则陷入了不得不在最后的周五截止日,创作出全新故事的紧急状态。

    千叶花莲开心地,从京野佑树面前的桌面上拿走一本书,小跳步回到自己的座位,品读起来。

    ……啊,春日的阳光,果然醉人。

    迎面望向落地窗外的太阳余晖,京野佑树只想安适地睡个下午觉。

    不过他还有故事得写,狗、剑道、黑丝,究竟要如何组合成新的故事呢?

    ……也许该把美丽的落樱之花,写进去。

    还有,原来白川美月也会露出那样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