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从扫地僧到佛门世尊 > 第一百七十六章便让你们见识见识大日如来咒!
    望着觉法禅师离去的身影,觉性轻哼了声,低语道:“还跟我蹬鼻子上脸呢,哼,真以为现在的大日院还是百年之前?”

    “也不知哪来的底气在我面前耍什么万佛寺正统的威风,简直不知所谓,可笑!”

    冷笑一声,觉性也径直转身离去。

    广源禅师看着万佛寺三院居然当着他的面就这么争论,脸上不禁淡淡一笑,心中暗道:“看来外界的传闻果然分毫不假,这万佛寺三院已然颇有些势同水火。”

    “如此也好,这样我云龙寺才有机会可以取而代之,成为新的佛门圣地!”

    ……

    大日院。

    觉法禅师已然命人召集了院内众僧齐聚于大日殿前广场。

    所有人都已知晓云龙寺上门挑战之事,也知道了菩提院和金刚院都相继落败于云龙寺之下,是以,大日院的众僧神情也都显得颇有些凝重的意味。

    “觉法禅师,不知贵院哪位高足愿与我这弟子较量一番?”

    广源禅师微笑着开口问道。

    觉法禅师瞥了他一眼,随即目光落在了一侧的虚静身上,开口道:“虚静,便由你代表我大日院,向广源禅师的鉴明法师讨教一番吧。”

    “是,弟子遵令!”

    觉法禅师先前就已经与他说过此事,是以,虚静丝毫不意外。

    不过,虚静也清楚菩提院和金刚院同辈弟子中都无人能是鉴明的对手,是以,他走上前后,神情也显得有些凝重。

    随着鉴明走上前,虚静当即说道:“鉴明师兄,咱们便直接讨教佛法神通吧,不知你意下如何?”

    鉴明微微一笑,道:“好,正合我意!”

    言罢,虚静立即结印施展神通。

    鉴明也不含糊,再次施展出了金光琉璃塔神通。

    与金刚院的虚臻一样,面对鉴明的金光琉璃塔护持,虚静也同样无可奈何,双方的交手并没有持续多久,虚静很快便败下阵来。

    哪怕原先便已料到虚静很难是鉴明的敌手,但此刻看到虚静落败,觉法禅师仍是忍不住暗自一叹,叹息中颇有些无奈和无力感。

    一侧的觉远禅师也同样叹息一声,面露苦涩的意味。

    哪怕金刚院与大日院私下里也同样算不上多么和睦,但今日之事毕竟是关乎着整个万佛寺的声誉,眼见大日院也败于鉴明之手,觉远禅师心中同样有几分怅然。

    万佛寺……的确是落寞了啊!

    “师尊,弟子……”

    虚静一脸愧疚的来到觉法禅师面前,却不知该说什么。

    觉法禅师摆了摆手,道:“无妨,虚静,你且先退下吧。”

    “是!”

    虚静应了一声,退到了一侧。

    这时,广源禅师微微一笑,忽然开口道:“阿弥陀佛,觉法禅师,大日院乃是万佛寺正统,不知贵院可还有弟子能与我这劣徒一较高下的?”

    “该不会堂堂万佛寺正统的大日院,都找不出一名弟子能胜过我这徒儿吧?贫僧自修行之始便曾听闻万佛寺大日院的大日如来咒之威名,不知今日,禅师可否让贫僧与小徒见识一番?”

    说完,广源禅师笑盈盈的看着觉法禅师。

    听闻此言,大日院上下众僧都有些怒了,对方此言,明显已然是在挑衅。毕竟,谁人不知大日院早已失去了大日如来咒的传承。

    可眼下,广源禅师却故意提及,这不是往大日院的痛处撒盐么?

    这赤/裸裸就是讽刺啊!

    而在广源禅师看来,之前在菩提院与金刚院时,还算比较含蓄,可现在就没什么必要了,既然觉法禅师让虚静出战,那么显然,虚静应当就是大日院如今二代弟子中最强之人。

    眼下虚静已败,基本上大日院的二代弟子中就无人能再与鉴明一较高下。

    万佛寺三院皆已落败,他自然也就没什么好再遮掩。

    便是鉴明也直接开口道:“师尊所言甚是,贫僧也很想见识见识传闻中佛威无上的大日如来咒!”

    “同样也想继续领教贵院诸位师兄的佛法神通。”

    “不若这样,只要贵院中能有二代弟子可以攻破贫僧的金光琉璃塔神通,便算贫僧败了,如何?就是不知道贵院可还有人愿意下场与贫僧一较高下!”

    说完,鉴明一脸微笑的扫过周围大日院的众僧。

    “混蛋,这云龙寺也太狂妄了!谁不知道我大日院已经失去了大日如来咒的传承?他却还明知故问!摆明了就是在挑衅!”

    “可恶啊,若是我大日院还有大日如来咒,哪里能轮得到小小一个云龙寺在此猖狂?”

    “唉,我万佛寺乃是万载佛门圣地,何曾想过竟有今日这般虎落平阳遭犬欺!”

    ……

    大日院众僧激愤之余,又满是无奈和苦涩。

    觉法禅师心中同样感到愤怒,但却又无从反驳,那种憋屈感,不言而喻!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阿弥陀佛,师尊,既然云龙寺的广源禅师想见识弊院的大日如来咒,不若便让弟子与云龙寺的这位师兄讨教一二,也好让广源禅师见识见识我院的大日如来咒!”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顿时让众人愣住,不约而同的扭头望去。

    当众人看到出言的僧人时,便是大日院内的许多僧人都不禁皱了皱眉,一阵狐疑,显然,大日院的大部分僧人都根本不认识开口的那僧人!

    广源禅师也是盯着那僧人一阵狐疑。

    什么情况?听这僧人的意思……难不成他会大日如来咒?

    可是这怎么可能,万佛寺大日院不是早在百余年前的那场浩劫中就已然失去了大日如来咒的传承了么?

    广源禅师心中有些疑惑。

    便是觉远禅师也同样如此,旋即不禁狐疑的望向了觉法禅师,眼神中满是询问的意味。

    觉法禅师此刻也是有些惊疑不定,同时也有些惊喜和期待,忍不住道:“释空,你何时出关的?你刚才的话……难道说你已经……”

    觉法禅师话没有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白。

    刚刚开口的僧人正是李长风。

    李长风刚从禅院出来,便从其他僧人口中得知了云龙寺前来挑战之事,是以急忙赶了过来看看情况,恰好听到了之前广源禅师与鉴明的那番话,于是便按捺不住直接出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