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足坛风云路 > 第47章 下马威
    16时03分,中国队专乘的红色大巴抵达阿方索·佩雷斯球场外面,马德里当地大半数球迷此刻已经前往伯纳乌球场;

    西班牙与马拉维的比赛在那里同步进行,关注中国与捷克这场比赛的球迷不多,只有赫塔菲俱乐部所在的加泰区当地为数不多的球迷陆续进入场内;

    此外,比赛双方的球迷各有一部分,从身披红白色捷克队服的观众人数来看,今天专门赶来为他们加油的球迷大约千人左右;

    而手举五星红旗或者身穿中国队红色或白色球衣的球迷基本是马德里当地的华侨,大约有五百人的规模,三股人流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集中到球场里。

    阿方索·佩雷斯球场规模不大,可容纳17300人,作为一支刚升上甲级仅三个赛季的球队,长期处于中下游的赫塔菲无疑是一支小俱乐部,球场规模也直观的反映了这一点。

    从实力来讲,赫塔菲不仅无法与首都双雄的皇马、马竞相比,从历史来讲,也无法与曾经辉煌一时的巴列卡诺相较;

    尽管球队早在1920年就已经成立,但在西班牙足协的备案上,这只是一支成立于1983年3月30日的俱乐部。

    16时15分,中国队成员进入球场进行赛前适应性训练,慢跑、牵拉等热身项目一丝不苟的练习着,并进行了一些定位球的练习,中国球员认真的样子引来了场内观众的阵阵吆喝声。

    17时01分,姗姗来迟的捷克队成员进入球场适应,分居球场两侧的双方一时吸引了球迷更多的关注,欧洲球迷显然倾向于本大洲的球队;

    在看到捷克球员跑动身影的时候,尖叫声渐渐多了起来,而人数处于劣势的中国球迷也不甘示弱,纷纷统一的发出“中国队加油!”“雄起中国”等呐喊声。

    球迷的表现为这场火爆的比赛预热,场内气氛顿时被烘托了起来,西班牙狂热的足球气氛可见一斑。

    17时30分,双方成员结束训练,进入休息室进行赛前布置与动员,比赛进入最后半小时的倒计。

    赛前最后半小时的讲话中,吕居仁没有过多发言,只是再次交代了本场比赛的一些要求,王朋以他擅长的言语鼓励队员轻装上阵,队员们笑着点头回应,表情看起来还不至于太紧张。

    中国队本场比赛主打4-3-1-2阵型,孙辛吉与罗冼出任双前锋,前腰朱立业,三前卫钱程、唐龙和路云开,四后卫甘仁、宋敏、史亦明和龙天,守门员王供清。

    尽管此前也尝试过这一阵型,但在与捷克这场比赛前再次排出,情况已经大为不同。

    首先,取消后腰,增强双锋。

    吕居仁推崇的中场十字架打法,直接体现在前后腰与中前卫形成的一线三层结构;

    而在目前人员极度紧张的情况下,吕居仁居然不顾球队只剩两名正印前锋的现状,毅然排出了双锋阵型,决心不可谓不大。

    其次,倾巢出动,毕其功于一役。

    在替补席上只剩下蒿俊闵、区风、刘利、杨子江、戴琳和鲁星等六名替补的情况下,依然排出一个攻防兼备的全面阵型,吕居仁的意图再明显不过,中国队也像极一支尽全力射出去的箭,只有前进,没有回头。

    由此观之,中国队已经砍断了一切后路,这种疯狂的举动是破釜沉舟,还是自掘坟墓,也只有比赛过后才能揭晓。

    不管最终的结局如何,保守的吕居仁在最后这场比赛所展示出来的决心,多少让人看到这支球队未来的希望。

    “这场比赛,我们球队的打法就是要坚决打钱程和龙天这两点,尤其是右后卫这个位置上,当龙天上前助攻,史亦明你一定要加强覆盖这个区域。全部给我跑起来,这场比赛我们拼边路,有球就给我往边路砸!”

    站在入场通道的龙天整理着衣服,将上衣下摆插进裤子的时候,脑海中再次响起了刚才吕教练的要求。

    这场比赛,回到自己熟悉的右后卫位置上,并被确立为球队进攻的主要方向,这种艰巨的任务没有让他感到压力,反而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一想到要用速度去力拼对手,龙天激动地想现在马上就开始比赛。

    俱乐部队友徐特说他是大赛型选手,场面越大越疯狂,标准的人来疯,这时想到这句评语,龙天笑了笑。

    眼角瞄到右侧有人看着自己,把眼望去,一个1米8左右的褐发小子正盯着傻笑的龙天看,眼神里满是鄙夷之色,龙天很快便认出了这是上次在电梯里朝他们竖中指的那个捷克球员。

    龙天扫了一眼他的后背“kalouda,17”,不屑一顾的转过头,左手紧紧握了起来。

    在裁判的引领下,双方入场,捷克队作为主队,拥有挑选球服的权利,他们特意挑了红色的主场服,作为客队的中国只能选择他们的白色球衣,尽管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主场战袍。

    有意思的是,中国队本次世青赛三场小组赛全部身穿白色战袍,而在半年前的亚青赛中,这套白色球服的出镜率也相当高,逆转香港、绝杀伊朗,乃至最后时刻的翻盘韩国,这些关键的比赛中,清一色全部是这套白色主场球服。

    中国队球服的生产商是阿弟打死,给国字号提供的一直是主白客红这两套球服,这也是一直让人费解的地方,作为一个以五星红旗作为国旗的国家,大红大黄一直是中国人的吉祥色,但堂堂国字号球服的主场色却是白色。

    也许有很多历史原因形成了如今的格局,但国字号偏爱白色球衣却是不争的事实,在2001年五里河圆梦世界杯的那场比赛中,白色那套中国队球服就格外的耀眼。

    在奏国歌、握手、合影、挑边等准备工作做完以后,双方按猜币的结果进入规定的半场,在各自的位置上扭腰摆手,大战一触即发!

    捷克队本场排出了平行站位的4-4-2阵型,前锋是卡卢达和马丁·费宁,四前卫是马雷什、斯特雷斯蒂克、翁德雷·米科拉和苏赫,四后卫是库德拉、马祖赫、扬·西穆内克和库班,门将是拉德克·彼得。

    与前两场相比,捷克队主帅索科布作出将中前卫卡卢达前移出任前锋的调整。

    这支捷克队的进攻能力一直受到国内媒体的质疑,索科布面对着攻击人才断层的现象,也只能努力用整体去掩盖矛钝的不足,卡卢达冲击十足,此前两场比赛与库德拉是队中发挥最出色的两名球员,本场比赛将其位置前移,顶替发挥欠佳的帕科赫维特。

    捷克足球以“捷克斯洛伐克”征战世界的时候,曾经夺得1934年和1964年的世界杯亚军以及1976年的欧洲杯冠军,是一支令人骇怕的东欧劲旅;

    随着苏联的解体,捷克斯洛伐克一分为二,分家后的捷克很快便在国际上打响了自己的招牌,1996年的英格兰欧洲杯亚军再次让人感受到这支东欧传统劲旅的力量。

    作为给国家队培养过扬·科勒、内德维德、波博斯基,进一步助推了捷克足球史上第一个黄金时代到来的捷克青年队,在青年级别领域也是一支强队,只是近几年出现严重的人才断层现象,自从罗西基以后,再无让人眼前一亮的青年才俊。

    来到西班牙的这支捷克队尽管整体实力出众,但国内青黄不接的局面总感觉后继乏力,尤其是锋线,搜遍全国也找不到一名有说服力的前锋。

    本场对中国的比赛,用前卫球员打前锋,纯属赶鸭子上架,但也只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索科布摇摇头,坐到了教练席里。

    这个生拉硬凑的组合对付中国队还可以,进入淘汰赛面对强敌就不是那么容易过关,一想到这点,索科布的眉头不由得皱成一团;

    但随着哨声的响起,他也只能暂时放下这个深谋远虑的挂念,专心关注起当前的比赛来。

    斯特雷斯蒂克用背抵住朱立业的逼抢,稳妥地将皮球传到右侧的米科拉脚下,然后向前跑动;

    米科拉接球后强抹朱立业,在唐龙上来铲抢前将皮球传给前插的斯特雷斯蒂克;

    右前卫路云开迅速收中补唐龙的位置,第一时间朝捷克7号扑了上去,斯特雷斯蒂克没有受到路云开凶狠的逼抢动作的影响,接球前观察右侧费宁的站位,不停球直接将皮球搓向他的方位;

    费宁接球后,作势往左侧的卡卢达传球,在传球的一瞬却用外脚背将皮球分向右侧,飞快跟进的13号右前卫苏赫抢在甘仁上抢断球前将皮球掉向了禁区;

    皮球绕开了中国队的防线,直抵球门后方,跟进到位的卡卢达在龙天的拉扯下甩头攻门,皮球吃力很足,结实地打在了球门立柱上,发出“bang”的一声闷响后弹向禁区外,吓得中国球员大出一身冷汗!

    然而,危机并没有解除,守候在禁区外围的12号左前卫马雷什迎球一脚凌空抽射,皮球笔直地打在侧边网上往球门里面凹,没注意看的还以为是球进了。

    捷克球迷大呼遗憾,而中国球迷则是连出两身冷汗,守在电视机前的中国观众更是吓得跳了起来,欧洲球队果然是欧洲球队,刀刀不离胸口,真要命啊!

    西穆内克断下孙辛吉的皮球后,一个大脚直接找右前方的苏赫,停好球后,苏赫没有盲目带球前插,与米科拉做了一次小范围配合后,过掉钱程,往里内切带球;

    唐龙补了过来,阻止他往里进犯的路线,而苏赫似乎无意前插,在拉开空当后将皮球传给左边的斯特雷斯蒂克;

    接球后,斯特雷斯蒂克往前带球,晃开路云开的逼抢后,加速前插,进入龙天的防区,龙天逼了上去;

    他没有将这个矮小的中国2号放在眼里,当他试图利用变向加速过掉龙天的时候,他发现这个2号的速度跟反应一样快,也就没有强行突破,虚晃一枪后朝底线搓了一个过顶球;

    卡卢达加速追球,史亦明占住内侧,快速往后退,龙天一转身便发力直追卡卢达,没想到龙天速度如此之快,卡卢达停稳球,刚准备插进禁区,侧后方1米处就已听到了龙天急促的呼吸;

    卡卢达作势抬左脚吊球,龙天向前飞起一脚,内心窃喜的卡卢达左脚改抽为扣,将皮球扣到龙天身后,准备绕进去,但他还是忽略了龙天的反应速度;

    龙天飞出去的右脚强行插到地上,触地后猛然发力,同时腰身扭向反方向,左脚迅速补上,挡住他的前插路线;

    卡卢达想不到他的反应那么快,已经往里迈步带球了,但突然杀过来的龙天让他大吃一惊,逼得将皮球导向外侧,防止被断球;

    趁着他重心未稳,卡卢达继续往里斜向移动,企图甩开龙天,但龙天的整体跟进很快,身体很快便又横到了捷克17号面前;

    卡卢达再次将皮球扣向左侧,这一次龙天窥得很准,盯着皮球离开他的脚控制的微小空间,右脚如柴刀砍柴一样劈了过去;

    这种迅捷的反应与杀人的气势吓到他,起跳过程中匆忙的一踢,皮球被撩出了底线。

    卡卢达恼火地回过头,盯着他看了,龙天也毫不示弱,回盯了他两眼,拍拍衣服走人;

    费宁怕他冲动惹事,赶紧走了过来问道:“鲁伯斯,你没事吧?干脆点出球,跟这种人纠缠没意思。”

    卡卢达恨恨地摇了摇头:“这小子还挺难缠的,迟早要给他点颜色瞧瞧,矮冬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