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wwroot\www.kanxiaoshuo8.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wwroot\www.kanxiaoshuo8.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1877章驱逐免费阅读_大昏君小说_穿越小说_看小说吧
看小说吧 > 穿越小说 > 大昏君 > 第1877章驱逐

第1877章驱逐

 热门推荐:
    “让人从府库中拿些粮食出来。”

    “爹!你难道不知道么?粮库里已经没有粮食了!”说完安津美还恶狠狠的瞪了田夕纪一眼。

    田夕纪这种悍妇显然不会吃亏,立刻指着安津美鼻子骂道:“你看我是什么意思?嫌弃我吃补品了?我吃补品,是为了我自己么?还不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为了你们骙亭侯府能后继有人,好,你不高兴,那我以后就顿顿吃野菜团子,你满意了吧!”

    “夫人,别说气话呀,本坤,涂狸柯,如今日子都不好过,大家先回去,我再想想办法,一定不会让大家一直挨饿的。”

    听到安泽贺的话,叶天算是明白为什么安津美要带着一群老弱去杀土匪换赏钱了,也明白骙亭百姓为何对侯府的人毫无敬意,要不是百姓们接受了数百年的封建教育,恐怕早就有人站起来造这个无能领主的反了。

    “爹,咱家闲着那么多宅院也没用处,现在好不容易来了客商愿意租住,那就租给他好了,赚些租金,正好能贴补本坤大叔他们一下……”

    不等安津美把话说完,田夕纪再次尖叫起来。

    “老爷,您听到了吧,您听到了吧!我刚刚的话,这丫头是一句都没听进去!那些宅院,都是为了招待贵人的,他有什么资格!”

    “贵人?现在有什么贵人来!当初我就反对修建那么多宅院,可你们就是不听,现在家里的银子都花出去了,宅院也是修好,可有一个人住么?”

    “好呀,你总算是说出心里话了,你还埋怨我?我修这个宅院是为了我么?还不是为了这个家,不把贵人们招呼好,你父亲何时能得到官职,咱家何时能振兴?”

    “你抱着这个想法,我爹就算当了官,也是贪官,你这是在害我爹!”

    被妻子女儿夹在中间的安泽贺嘴巴一张一合,可就是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只能为难的看看女儿,再看看妻子,可两个女人谁都不理会他。

    “我和你爹还没死呢!就算死了,还有你马上要出世的弟弟,这个家里,永远都轮不到你时说了算!你要租给人,我不反对,可必须是贵族!否则免谈!”

    说完田夕纪又捂住自己的肚子开始“哎呦,哎呦”的叫唤起来,吓的安泽贺急忙说道:“安津美!你母亲有身孕,你还气她!太不懂事了!快给你母亲道歉,还有这些大周商人,立刻离开骙亭!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安泽贺再无能,也是骙亭侯,他已经明确表态,身后的护卫们纷纷上前,显然要强行驱逐叶天一行人。

    本坤等人虽然不满,可他们是骙骙亭侯府的部曲,不能违逆主人的命令,而安津美这个做女儿的也对父亲无可奈还。

    就在此时,叶天冷笑着问道:“你们还真是势利眼,非要贵人才能住进你家的宅院?若非北安贵人,不知可否有资格入住?”

    田夕纪一脸不屑道:“当然可以,怎么,你要说你是贵族?我也不刁难你,听说你们大周,最小的爵位男爵,只要你是个男爵,我就免费让你住进来,还每天好吃好喝的招待你,可你配么?你配么!”

    “我的爵位,还真是比男爵大。”

    “哈哈哈,真是好大的口气,就你这德行,也配做贵族?你要是是个男爵,我就亲自给你捏腰捶腿的伺候你!”

    “这可是你说的,沈若辰,拿出我的印信来。”

    叶天身系国家社稷,深入他国,自然不能有丝毫怠慢,假扮商队,只是其中一个计划,而备用计划,便是扮作大周贵族。

    伯爵爵位,在国都不算什么,可在整个大周,已经是高阶贵族了,爵位不高不低,既不会在北安引起太大的轰动,也不会被北安所慢待。

    只是撇了一眼,安津美就冷笑道:“你这个周人,好大的胆子,以为在北安就没人能识别印信真假了,就可以随意冒充贵族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在大周商人地位很低,根本就没贵族会经商!来人,把这个胆敢假冒贵族的狂徒拿下!”

    “笑话,我们拿出了印信,你说是假冒的,是不是我们不管拿出什么物证,你都不会承认?”

    “这么说你还有其他证物?拿出来!”

    冷哼一声,叶天一脸不屑道:“你算是什么东西,小小亭侯,食邑不过一亭而已,所依仗的,不过是小小北安罢了,本伯乃是大周伯爵,爵位比你家高,国家更比你北安强,你有何资格,胆敢质疑我大周皇帝陛下御赐之物!”

    身为帝王,在叶天发怒时所展现出的真龙怒火,瞬间镇住了所有人,就连安津美都一脸惊疑不定的看着他。

    “你,你拿不出物证,就是假冒的!”田夕纪坚持道。

    此时她心里已经开始打鼓了,不过太也知道,此时绝不能退让,无论叶天拿出什么信物,字都咬死了不承认,非要把他们赶出骙亭不可。

    外面到处都是土匪,他们这么一支庞大的车队,肯定会被盯上,届时土匪们就会帮着自己杀人灭口,了却所有麻烦。

    叶天自然猜出了田夕纪的小心思,冷笑道:“沈若辰,将箱子打开!”

    几辆马车上的箱子被接连打开,很快就露出了里面用黄金玉石打造的各种物品。

    行军打仗的时候没办法,只能吃苦,可在平时,叶天这个大昏君还是很在乎个人享受的,这次出门,箱子里专门了各类生活用品。

    虽说为了被人识破身份,没带御用之物,可也都是价值不菲,件件都是珍品。

    “这些都是本伯平时使用的一些小玩意,能证明身份了?”

    “不错,若非贵族,怎么会……”话还没说完,安泽贺就感到腰部一疼,乖乖闭嘴了。

    “你这如何能证明?你是商人,谁知道你是不是来我们北安,就是为了贩卖这些贵族专用之物的?这不算!来人,将他们驱赶出去!”

    看到田夕纪的颜色后,护卫头领立刻点头会意。

    到底是侯府,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亭侯,依然有自己的底蕴,此时从府门里,已经冲出来六个手持火枪的护卫。

    喜欢大昏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