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修真小说 > 妖途仙道 > 第三百四十七章 姜尚追大道而去
    姜子牙转身望向了直通九重天仙门的天梯,无尽头的那端是他心中的家。他的眼神中再无了迷茫,再无了淡然,如今的双瞳格外的熠熠生辉,因为他找到了那份目标,他找到了自己的大道!

    身后传来了女子不解的声音,“姜子牙,你脑子是有病了?自说自话可好玩?”

    姜子牙不曾理会与她,自顾自的对着天梯的尽头恭敬地行了一礼,肃然扬声道:“师尊,子牙寻得了仙缘,也找到了归宿,望师尊保重!望众位师兄弟,众位师侄保重!

    姜尚数十年的垂钓,愿者钩此生再无,但独独庆幸,文王咬了钩,姜尚亦咬了钩。大周的天下姜尚无心再去亲身庇佑,但姜尚心中之大道断然不敢相忘……情深语众,姜尚难以言表。”

    话罢的姜子牙对着天梯的尽头再行了一礼。

    “师尊,子牙去了~”

    声音落罢,身后的女子扯了扯嘴角,心想这姜子牙的脑子保不齐的有病!

    但是未曾女子再多想,只看见姜子牙全身金色仙气似消散了一般,女子猛地抬头看去,但是金色大阵却依旧没有被白蛇冲破。

    女子一惊,“这怎么回事!?你与万象封元大阵相连,大阵不破,你姜子牙难死!可……”

    姜子牙缓缓转过了身来,目光灼灼的看向了那不远处的地方,那里也有着一团的金光正如太阳一般高高升起。

    姜子牙逐渐的消散,身上的金色灵气在空中似架做了桥梁。

    女子同样转身看去,这桥梁的另一端竟连接着一个少年,而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那青丘狐帝帝晨儿。

    ——

    青婆婆怀中的晨儿眉心金光闪闪,双瞳似也染上了这金光。

    她突然有些脱离感,不知是福还是祸,她缓缓松开了手,帝晨儿缓缓升入了更高的天空。

    青婆婆望去,在昆仑山巅同样有着金光在熠熠生辉,与晨儿平齐。

    昆仑山巅的金光似飘散的柳絮,在空中架了一座桥梁。

    那处的金光正缓缓朝着晨儿的眉心汇聚。

    下一刻,帝晨儿睁开了惺忪的双眼,他金光熠熠的双目淡然无波的望着那昆仑山巅的老头。

    也是这一刻,正与金阵之上搏斗的白蛇,突然间感觉到了金鞭的停止,回头望去,也是看到了三界间难得一见的场景。

    白芒闪过,再度化作了倾城倾国的白娘子,她目光远眺,望着晨儿,心中有着些许的担心。

    那眉头上的金印出现的太过诡秘了,就像冥冥中有人在为晨儿和姜子牙牵线搭桥一般。

    大阵之外的杨戬等人也是看呆了眼,他们根本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们却知道,姜子牙那消散的仙气与身躯正逐渐的汇聚于那青丘狐帝的身上。

    “师叔!”杨戬急切的吼了一声,“师叔!快!快打开金阵我们护你!”

    金阵之内,姜子牙听得师侄的话微微抬起了头。

    姜子牙道:“师侄,一切都是天命,切勿逆天而行。”

    杨戬皱眉道:“师叔!你这是作甚!哪怕是你死,也万不可将全身的修为赠与那殷商的余孽呀!”

    姜子牙摇头道:“世间因果循环,封神拯救苍生却独独毁了他父母之爱,坏了他妻妾之爱。师侄,大道乃我心之所向,救苍生为救,害一人同也为罪孽,一人如绿叶,苍生如森林。”

    “师叔!我不许你这般的窝囊!”

    “师叔!你听到了么?!若你今日死去,不说大周黎民伤痛,单说那青丘狐族必然大喜!妖孽喜,我杨戬难平心头之气!”

    “师叔!师叔!!”

    奈何杨戬在如何的说辞,姜子牙再无看他,也再无回应他任何话语。

    说话间,那远处的少年已经徐徐飞至了昆仑山巅,姜子牙看着他,他也同样看着姜子牙。

    帝晨儿道:“这算不算是为娘亲报了仇?”

    姜子牙笑道:“若你觉得如此,那便是如此。”

    “可我并不觉得如此!”帝晨儿突然变得迷茫了起来,他望着姜子牙消散的身躯道:“不是我杀的你!我心头之恨也……”

    姜子牙打断了他的话,指了指一旁的青衣女子道:“若你非要追一个过程,那你便觉得是她同你小姨杀的我吧……”

    帝晨儿摇了摇头,“我想亲手杀了你的!”

    姜子牙无奈一笑,他仅剩的上半身飘然来到了帝晨儿的身前,“唤出你的剑吧,我就在你的眼前。”

    听闻此话,帝晨儿的手中红芒闪过,七星诛天紧紧握在了手中,可是他却迟迟没有抬起剑来。

    “姜子牙,你到底为何要杀我娘亲和父亲?”帝晨儿弱弱问道。

    姜子牙泯然一笑,“因为我的大道乃拯救苍生。”

    帝晨儿又问:“我的娘亲和父亲就不是苍生了吗?”

    “是,所以我要离开了……”

    声音落罢,在帝晨儿的迷茫注视下,姜子牙化作的金光最后一抹已经进入了那眉头的金印之中,也是这么一个瞬间,帝晨儿的心中甚是不知,自己到底报没报仇。

    金色仙气自眉心处汇与灵海,继而又环游了晨儿体内的奇经八脉,最后金色仙气在其丹田之内渐渐地汇聚成了一颗金丹。

    金丹出现的一瞬间,帝晨儿只觉得周围的天地都变得更加的清晰了些,也更觉得这周围的天地灵气都变得欢悦了些,他们都像是很欢迎自己的出现一般。

    金光闪闪,不仅仅眉心,此时已蔓延了帝晨儿的周身。

    姜子牙消失了,追随心中的那大道而去。

    远在仙门大殿内的姜子牙的命牌也破碎了……

    这么一个瞬间,金阵外响起了无数的轰鸣声

    晨儿抬头望去,那三目的杨戬正如发了疯似得疯狂攻击着金阵结界,还有那同为三目的老头,以及五色神牛上的武将和手持双锤的青年。

    不计其数的天兵天将也在这一刻集结了万般如海的仙气去攻击这金阵结界。

    他们愤怒了……

    在他们眼中,青丘狐帝杀了姜子牙。

    可在青丘狐帝眼中却是姜子牙自己杀了自己……

    白芒从天而降,落与晨儿的身边,她紧颦着秀眉打量着自己的外甥。

    青衣女子也在这时化作了一道青光,重新飞入了白灵剑剑格处的那颗珠子内。

    青婆婆带着黄子源,雪伦冲以及大同纷纷也都汇聚在了这昆仑山巅,他们搀扶起了奄奄一息的墨天恒,呆呆的望着并不怎么高兴的狐帝,没有言语。

    白贞道:“晨儿,大仇报了。”

    听得小姨的话,晨儿不知道自己是该摇头还是该点头,他弱弱的问道:“小姨,你觉得大仇真的报了吗?”

    白贞不置可否道:“是报了!傻晨儿,姜子牙死了,无论过程如何,结局总是这样的,他既已死,那便是你大仇已报。”

    晨儿“哦~”了一声,忽的听到山下传来的一声嘶鸣,他猛地转身回头望去。

    一道蓝白色的流光忽然而至,是姜子牙的四不像。

    四不像的眼角滑落着泪痕,它像是哭了。

    帝晨儿问道:“你恨我吗?”

    四不像没有回应他。

    也是在这时,山下响起了沙天琼的嘶吼声!

    流光至,正欲撕咬四不像而去的沙狐突然便被青婆婆拦下了。

    沙狐望了望四周,摸不着头脑,但却依然还是放弃了,随之化作了人形模样,静静的看着。

    四不像也很是警惕与沙天琼,但是反观如今无威胁,也就再度转过头来看向了有着自己主人气息的帝晨儿。

    帝晨儿莫名的一笑,随之对四不像挥了挥手,“你走吧,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去寻找曾经你和他有过的美好记忆去吧。”

    四不像侧过脑袋,望向了帝晨儿身后依然插入阵眼中的打神鞭久久不曾挪开。

    帝晨儿顺着它的目光看去,随之又看了看那天上正疯狂的众神。

    此时的他与金阵相连,自是知道他们破金阵还需要很长的时间,但是打神鞭作为阵眼,一旦拔出,那金阵便会自然崩碎。

    “你稍等片刻。”

    话罢的帝晨儿转身又看了看狐族的众位,随之袖袍一挥,淋漓之镜已悬空在了面前。

    帝晨儿道:“祖奶奶,带着大家回淋漓吧,告诉红老,告诉整个狐族,姜子牙死了,狐帝终有一天会带着他们重回青丘!”

    青婆婆迟疑的望了望天上众神,有些担忧道:“晨儿,大阵一破,那天上的众神便会一拥而上,若此时我们离开,你……”

    “没事的祖奶奶!”晨儿打断了她的话,随之笑道:“有四不像在,我想它也会帮我一帮的。对么?”

    话罢的晨儿望向了四不像,四不像迟疑了片刻,又望了望帝晨儿眉心处的金印,随之便莫名的点了点头。

    晨儿欣慰一笑,袖袍轻挥,“祖奶奶,辛苦你们了!”

    话语落罢,清风吹过,狐族众人直接便被吹进了淋漓之内,下一瞬,淋漓之境化作了两柄浮尘,悬停在了帝晨儿的手中。

    还未等长长松口气,一个忽然间,晨儿似想到了什么全身一惊!

    “小姨!淼哥哥哪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