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网游小说 > 我的使徒剑士之路 > 579 他就是帅飞?
    “那么接下来要轮到安徒恩了。”

    罗熙目光一闪,一边在心中想着,一边应酬着想他敬酒的人。

    要是把安图恩拿下,每日所需要的能量肯定要很多。

    看来应该从能源中心入手才行。

    先让那群冒险家帮我开路,我等在最后一刻收割就是了。

    罗熙嘴角勾起了一丝微笑,目光深邃无比。

    他这个女性形态的表情顿时不知勾走了多少现场男人的魂。

    额,过分美丽也是一种罪啊。

    罗熙见状心中有些无语,早知道就不幻化怎么漂亮了。

    你们这群臭弟弟对我女性形态产生想法不是错,但不知我掏出来比你们的大!

    宴会的气氛一片祥和,大家吃吃喝喝,聊的都很高兴。

    很快,宴会结束了。

    “任缥缈,说起来我还是要感谢你,没想到现在帝国的政策改变了这么大,多了很多欢声笑语,少了很多怨声载道。”诺顿对罗熙露出了一丝微笑,眼神满是感激。

    他已经听说赫顿玛尔在灾难中变成了废墟的传闻,若不是罗熙上门邀请他回帝国,恐怕他此刻也不可能有机会站在这里跟罗熙说话了。

    “不必谢我,要谢就谢黑暗君主吧。”罗熙淡然开口。

    事实上在原来剧情中诺顿确实死于大转移那场毁灭当中,不过罗熙不想让诺顿就这么白白牺牲了。

    毕竟诺顿曾经传授过他炼金术,即使炼金术师这个副职业早就对他没有什么用了。

    但在初期还是为他获取了不少小晶体。

    最重要的是,诺顿是阿拉德大陆最伟大的炼金术,他就是看不惯德洛斯进心各种残忍的实验才愤然离开帝国,跑到赫顿玛尔驻留,开了一个炼金术士工会。

    这样的人物,罗熙怎么可能不把诺顿拉拢回帝国,为帝国开拓更高的炼金术士领域?

    所以无论是昔日的恩情,还是利用价值,罗熙都想把诺顿留着帝国。

    而诺顿进了帝国,发现一切都变的。

    政策变的让他难以置信的好,比如废除奴隶制度,贵族若是触犯律与平民同罪,也停止了那些残忍的实验等。

    这无疑使得诺顿对帝国改观了许多,特别是的帝国的炼金术士工会,一切材料物资齐全,可以省下他到处委托冒险家收集的麻烦。

    “黑暗君主.......”诺顿闻言喃喃自语,随即点了点头,道:“我很想看一看这位君主的真容,帝国的贵族霸权早已根深蒂固,真是很难想象他能够在短短一年多就让所以贵族接受。”

    其实以前德洛斯没有官员提出过有益平民的政策,但不是直接被革职,就是被暗杀了,

    “因为反对者都死了。”罗熙冷笑了一声,“在德洛斯他们是贵族,但在黑暗帝国什么都不是。”

    诺顿闻言心头一震,他差点忘记黑暗君主是一个果断杀伐的人啊。

    “虽然我不是喜欢这里,毕竟感觉失望了自由,但还是要谢谢你把赛利亚带到这里来。”

    这时一直在旁边沉默的林纳斯开口了,听到艾尔文防线被毁灭的消息,他心中很是伤感。

    “还有,我想知道你今日使的那一剑叫什么?”

    “我说过,我不会伤害赛利亚的。”罗熙笑了笑,随即他明知故问。

    “林铁匠,怎么突然对我剑术好奇起来了?”

    “我曾经也是一名剑术。”林纳斯轻轻一叹,脸上露出了追忆之色。

    他曾经也是一个颇为知名的剑士,而且还参与过悲鸣洞穴消灭希洛克那场战役。

    但自从亲手杀死被鬼手吞噬的鬼剑士至交好友后,他心中感到无比愧疚,开始弃剑打铁。

    于是便在艾尔文防线隐姓埋名,给新手冒险家修炼武器和指导基础的剑术。

    他有一句话让很多冒险家(玩家)都印象深刻。

    那就是,“对待武器好像对待自己的情人一样。”

    罗熙那一剑着实把他震撼到了,他从没有见过那么强大的一剑,即使是好友四剑圣之一的阿甘左也不及十分之一。

    可见这个任缥缈的剑术有多么的恐怖!

    罗熙想了一下,道:“荣耀一剑。”

    “好一个荣耀一剑!”林纳斯忍不住惊叹,他觉得十分般配。

    毕竟任缥缈是整个帝国的荣耀人物。

    随后罗熙带林纳斯到帝国一个兵器库中,对林纳斯表示以后这里便是他打铁的地方。

    关于史诗兵器无需他管,只要继续提炼史诗材质就行。

    不够会有人送过来的。

    他和林纳斯说了一番自己初步要打造兵器模型,让林纳斯不由得惊奇不已。

    因为罗熙所的形状太超前了,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说完之后,罗熙便直接离开了。

    .......

    夜已深。

    罗熙来到发电站中,看到五十多台同时运作的水轮发电机,嘴角微微一翘。

    不得不说这发电站给了他极大的帮助,保证他每日有足够的能源消耗。

    一个面容帅气无比的年轻人悬浮在发电站中间,无数的电能都纷纷往他身上汇聚,全部钻入了他的身体之内。

    “帅飞,你在这里呆了这么长时间,也该出透透气了。”

    罗熙眼睛微微一眯,轻声开口说道。

    在他说话之间,原本闭着眼睛的帅飞徒然睁开了眼睛。

    “去吧,去天界见一下那位可爱的皇女,她应该一直都期待我帅飞这个马甲上去见她吧。”

    罗熙淡淡一笑,操纵着帅飞的意志,让他离开了发电站。

    随即罗熙看了一眼自己使徒鬼手的经验值。

    满了!

    可以冲击传说级使徒鬼手了。

    如果冲击成功,那么他便解锁第三个分身。

    呸!

    没有如果,是必须要成功。

    那么接下来自己先呆在发电站冲完后,然后把第三个分身留在这里在离开。

    至于外面的人找不到没关系,他这个马甲的名字可是叫做任缥缈啊。

    飘渺虚浮,天地任我行,就是这么个意思。

    .......

    次日清晨。

    阿拉德大陆迎来了新的一天,然而许多人都高兴不起来。

    若是艾尔文防线还存在的话,赛利亚还没有离开,路过她树屋的冒险家肯定会听到一句话。

    “今天,又是充满希望的一天.......”

    这是赛利亚鼓励冒艾尔文防冒险家(玩家)每日都说的话语。

    只是现在,对于公国幸存的人们来说,却是噩梦的一天。

    前天一切还好好的,结果一天之间却变成了废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