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科幻小说 > 清炖港综大世界 > 第三十三章 布局,杀范庭孙!
    很快齐玮文就惊喜地发现,周文强的菠萝包不只是多了一层脆皮这样简单。

    因为多了一层脆皮的原因,脆皮偏薄的缺陷被完美掩盖,同时也因为有上层脆皮帮助菠萝包定形,下层脆皮就得以做到覆盖面积更大,已经超出了普通菠萝包脆皮的面积大小,开始向菠萝包的中下部延伸。

    齐玮文猛然想起了周文强的话,‘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这个人的厨艺竟然到了可以推翻原有方法、规则,建立新变化,‘新秩序’的程度!

    真是太妙啦!

    当齐玮文的舌齿开始向第二层脆皮施加力量的时候,能够明显感觉到这层脆皮在被她突破的瞬间,居然牵连了整只菠萝包,使得整只菠萝包微微一紧!

    虽然这种感觉只是存在于瞬间,却是突破了她的想象极限,同时也带给她前所未有的奇妙感觉。

    松松紧紧、紧紧松松

    当菠萝包体开始做出这种微妙的反应时,她这个堂堂的洪门陪堂右相再也无法继续保持矜持。

    “哦哦哦”

    却不知真正的高朝才刚刚开始!

    随着第二层脆皮被她的舌齿攻破,齐玮文下意识地想要控制一下速度,回味这款菠萝包带给她的美妙享受。

    却万万没有想到一股糯香十足、微甜、黏黏的、沙沙的半液体半膏状物忽然从她方才咬破的小口中迸发出来,带着比菠萝包本体略高一些的温度,突如其来并十分霸道地冲进了她的口内。

    顿时,满口流沙,一嘴芳香!

    这竟然是一款‘流沙菠萝包’!

    要死啦!怎么可以做得这么好吃!

    而且,人家刚尝到一些味道,怎么就没啦?

    港式菠萝包本就体形偏娇小,齐玮文一时间吃得入神,竟然忘记了控制速度,不知不觉已经吃了个精光,偏偏她还半眯着眼睛一口咬出去,忽然感到手指剧痛

    此刻雷洛和清欢的面点师傅都是一样的表现,甚至就连专业的面点师傅,也是无法控制地咬到了自己的手指。

    差人和洪门打仔们,更是一个个看得馋涎欲滴,口水都快要淹没这家餐室啦。

    “门外和安乐的兄弟,可以撤围了,就当无事发生,一切风平浪静。”

    齐玮文回过神,立即发话撤了外围和安乐的打仔,深深看了周文强一眼:“周sir,你的厨艺真是犀利,我顶你!”

    周文强听得脸一抽。

    不愧是洪门大佬啊,可是你说话要不要这么直接、粗俗?

    “呵呵,齐相客气啦。

    既然是我赢了,我是否可以走了?”

    “且慢,如果周sir肯给我一些时间请教厨艺,我将会非常感谢,而且从今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还算我齐玮文欠周sir一个人情。”

    齐玮文挥手让洪门打仔退去,冲眼爷抱拳道:“眼爷,各位差人兄弟,今天是我失礼,下月十五,我会摆宴谢罪,各位可一定要来。

    现在大家可以离开了,但是周sir,我还是希望你能够留下来。”

    周文强本来就是以退为进,算好了齐玮文会有此一说,闻言自然是笑着点头:“巧得很,我刚好也有事情要与齐相谈。”

    雷洛有些担心:“阿强,我留下来陪你吧?”

    “不用了阿洛,你跟眼爷他们先回去,我与齐相谈完,很快也会回警署的。

    放心,刚才齐相不是说啦,我和她现在可是朋友。”

    雷洛点点头,齐玮文是个信守承诺的人,而且看来对阿强没有恶意,他确实不用太担心。

    齐玮文直接把周文强请到二楼,房间挺雅致,四白落地,有木雕窗棂,左右山墙上挂着山水人物画作,房内还有一股淡淡的女人香,看来她经常都会来到此。

    她对清欢餐室的看重,对美食的热爱,由此可见一斑。

    “周sir,请坐。

    讲真,今天是您让我吃到了最美味的菠萝包,在玮文眼中,这就是恩情。”

    齐玮文摊开茶案,亲手为周文强泡上一壶功夫茶,红袖添香,言笑晏晏,哪里还像是一位江湖大佬,活脱脱就是从书香门第中走出来的一位大家闺秀。

    “哈哈,齐相这样恭维我,那就是有所求啦?

    差人也算是半个江湖身,大家既然是江湖儿女,那我就不绕圈子了,

    实话实说,我今天来,其实也是有求于齐相。”

    周文强饮了口茶,点头道:“好茶!

    是极品的铁观音啊,这个季节明前新茶都还没下来,论口感、茶香,也就是铁观音啦,齐相真是懂茶。”

    “在周sir面前,玮文不敢说懂啦。

    周sir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的,请尽管说,只要是不违背江湖道义的,我自然会尽力。”

    在齐玮文看来,周文强虽然厨艺高超,却毕竟只是一名入职不久的小便衣,他还能有多难办的事情啦?

    求到自己面前那是最好不过,自己帮了他,他好意思不传几手厨艺?

    比起厨艺这种至金至贵的东西,其它的事情在她看来都是毛毛雨,随手可为。

    “当然不会违反江湖道义,而且这件事多半也是齐相想做却感到为难的事情啦。”

    周文强将杯中茶一饮而尽,茶杯重重顿在桌上:“打掉吊颈岭的制粉工厂,干掉范庭孙!”

    “什么!”

    以齐玮文的身份,都不禁脸色剧变。

    不过神色变幻几下后,齐玮文便吃吃地笑了起来:“周sir,原来你不仅会做菠萝包,还很会开玩笑啊?

    不过,这个玩笑真的不怎么可笑。”

    她当然不会相信周文强的话,别说是一个小小的便衣差人,就算是一位华探长说这种话都太无脑!

    你知道不知道范庭孙背后代表着多大的利益?

    那不仅仅涉及一个安青帮!要知港岛的各大字头,都有从中分一杯羹的,你说打掉就打掉?谁给你的自信!

    周文强的‘狂妄’,让她略感失望,连带着对周文强的评分也低了不少。

    “齐相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周文强淡淡地道:“是福sir让我接下范庭孙的案子,

    不过他是想让我找范庭孙谈一谈,让范庭孙交出几个人头和一些粉,能够向上面交差就好。

    可我这个人呢,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彻底,直接干掉范庭孙就是,哪有这么麻烦?

    我知,范庭孙以利益勾引洪门各大字头,让这些字头坐馆不惜违背了洪门‘绝不沾毒’的规矩,而齐相却是洪门中最尊规矩、最想要复古、复礼的人。

    你其实比我更想他死!

    我有无说错?”

    “咯咯,怪不得你会放心把这么大的事情告诉我。

    周文强,你没有说错,我早就想范庭孙死!

    可是,也正如你所说,他现在和洪门各大字头利益相连,快成了铁板一块,就算是我,也要顾全大局,不想洪门再次内乱。

    所以,我是不可能帮你动手的,真是对不起了。”

    齐玮文心里暗暗吃惊,这小子难道是认真的?

    “呵呵,范庭孙有这么难杀吗?

    我看未必!”

    周文强一笑:“齐相可以放心,我从没想过要你帮我出手,齐相这样‘优雅美丽’的女子,又怎么可以打打杀杀的呢?

    我已有了全盘计划,这次范庭孙必死无疑!

    齐相只需要帮我一点点小忙,我保证不会因此引起洪门内乱!

    而且我不会让齐相白白帮忙,一道古法烤乳猪,就是我的交换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