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女生小说 > 重生七零之福妻当家 > 第三百零九章 二嫂来了
    陶真真和杨卫国去接站,强子媳妇和刚子媳妇也去了。

    陶真真在车站看到二人,“不是说我们来接,你们就不用折腾了吗?怎么又来了?”

    小娟有些腼腆的笑笑,“我们该来接的,我公婆她们这么多年也没来过了,何况还有爷爷。”

    玉华则说:“我们反正在家等着也是干等,等着怪心急的。”

    都挺会说话的。

    陶真真心想:你们不说真话我也明白,不就是怕不来接站二嫂会挑理吗?

    她就没多说,本来是体恤二人,这么热的天大老远的跑来,又没有车。现在想想还是她欠考虑了。

    “一会接了站回去把孩子接上,今天都上我那热闹一天,晚上再把她们接回去吧!”陶真真看到神色有些紧张的小娟,心想这孩子结婚这么多年了,孩子都多大了还这副腼腆性子。

    “小娟你不用怕,你公公不爱理事,你婆婆……就是厉害了点,她要说啥不好听的你就当没听见。要是有些实在过分的,你就跟我说,或者强子回来跟他说,别直接跟她顶……”

    不怕别的,就怕她性子拧起来跟婆婆顶上,她那婆婆火起来可是能直接上手的人。

    小娟这性子腼腆还拧。

    不像玉华爽快,有些话说过拉倒不往心里去。

    她怕小娟面对强势的婆婆心里憋出病来。

    “再不你就跟玉华念叨念叨,省得闷心里难受。”

    小娟忍不住笑了,“小姑,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不会和婆婆顶撞的。”

    陶真真心想:我是真不放心,也不知道二嫂来住多久,住长了吧,婆媳不和都是小事,真怕她到时候搅和的小两口再打架。

    看看大嫂就知道了。

    这两个嫂子,一个比一个歪不讲理。

    她和大嫂家孩子感情不深,自然不会去操心这事,可强子和刚子,还有两个侄媳妇,可是相处了多年,真要那样她都心疼孩子。

    她就没想过是她二嫂受了气。

    不可能。

    二嫂是啥人?

    要说再过三十年,二嫂动弹不了之后的事不好说。

    可现在,她只要能动能喊能管事,那肯定就是她说了算。

    她要看不上你,恨不能你摆个筷子她都能挑出点毛病来。

    想当初,她没穿来的时候,原主不就是这样?

    二嫂先下的车,第一句话就是:“我可借光也让大教授和名主持人来接接咱。”

    第二句就是:“你俩傻站着干啥?没看你爷爷下车了,还不赶紧过去扶着。”

    陶真真和杨卫国已经一左一右的扶着父亲下了车,“你们帮着你爸拎一个包吧!让他自己拿一个就行。”

    特意强调了一个。

    别傻傻的一人一个,估计挪出站就得半小时。

    也不知道二哥带了啥,左边扛着一个包右边拎着一个包。

    出了站,陶真真几人上了车,小娟和玉华是坐公交车来的,车上没有他们的位置,只好再坐公交回去。

    张玉枝伸着脖子喊:“把小宇接了过去,今晚在你小姑家吃了再回去。”

    陶真真怼了二嫂一下,张玉枝又喊:“还有欢欢。”

    车开了,陶真真才低声道:“二嫂,你别偏心的太明显,多伤人心。姑娘咋了,我不是咱爸的姑娘?你们没借上我力啊?别说什么别人家不别人家的,啥年月了?”

    “我没有,我不没来得及说嘛。”二嫂死鸭子嘴硬不承认。

    到了陶真真家里,二嫂看到忙呼的保姆,小声问:“你给保姆一个月多钱?”

    陶真真好笑的看着她,“干吗?你不会也想问你儿媳妇要钱吧?”

    “你看看你,把你二嫂想成啥人了?我是那样的人吗?”

    陶真真瞥着她点点头:“是!”

    张玉枝翻了个白眼,陶父乐呵呵的拍着姑娘:“别跟你二嫂皮儿皮儿的,都多大了,孩子都赶上你高了还没个正形。”

    陶父还是一如既往的和稀泥。

    陶真真笑道:“没事,我和我二嫂啥关系啊?是不是二嫂?”

    “对对,咱姑嫂俩多好啊,说啥都没事,那外人还不跟你说这个呢。”张玉枝把心里升起来的念头又悄悄的掐灭了。

    搁小姑子跟前,不出三天就能把她气个好歹。

    还是算了吧,她如今又不缺钱。

    保姆还不知道刚才有人惦记着她这份高薪的职业呢!

    张玉枝想的是,要是真真把保姆辞了用她,肯定不能少给了,这样她们夫妻俩带着小宇在这吃住,孩子能跟着多吃不少好的,他们三口人能省多少费用出来啊!

    可惜为了自己身体着想,她也只能是想想。

    先让父亲和哥嫂歇着,陶真真去帮保姆做饭。

    等父亲睡了一小觉起来,听到客厅里女儿和儿媳妇的声音,陶父呆呆的站了一会,才脸上带了笑进屋,“老远就听到真真喳喳的声音。老二,你们两口没歇一歇?”

    又跟女儿解释:“这一道,你二哥二嫂照顾我,晚上也没歇好。”

    父亲又不是不能自理,说这些无非是想让儿女关系更融洽。

    陶真真顺着他的意,“这一路上是辛苦我二哥二嫂了。晚上让卫国陪我二哥好好喝两杯。我今天还给二嫂做了些新鲜的,你们没吃过的,好好补一补。”

    张玉枝一听:“啥好东西?这些年你给咱爸的那些东西,咱爸也吃不了几口,都落我们这些人肚子里了,还有啥没吃过的?”

    “这个你们还真没吃过。大龙虾!进口的。没法往回带,带回去就死了不新鲜了。”

    等上了饭桌,张玉枝一看张大了嘴:“哎呀我的乖乖,这么大个啊?吓死个人,这要是让它钎一下还不得把手指头掐断啊?”

    小宇忙说:“奶奶,这大龙虾可好吃了,可鲜了。”

    “哟,奶奶的乖孙都吃过?那奶一会可得好好尝尝啥味。”

    她绕着桌子看了一圈,招呼陶二哥,“你快来看,这不跟咱家里以前河里那蝲蛄差不多嘛,都长一个样,就是这个大点。”

    陶二哥点了点头:“是挺像!”

    “……二嫂你说那蝲蛄啊,等哪天看有卖的买了给你做个麻辣的你尝尝,贼好吃。”正好端菜的陶真真听了就想起小龙虾来。

    别说,那天她还真看着一份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