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从盾之勇者开始当御主 > 第九十三章:卫庄的敌意
    “咳咳……”

    丹药的效果很快发挥出来,黑白玄翦剧烈咳嗽着,昏沉的脑袋缓缓抬起,看着满堂站在自己面前的一屋子人,尤其是看到宇智波叶的身影时,突然浑身战栗,阴郁而又深邃的眸子里燃烧着心头怒火,恨不得暴起拼命。

    “卑鄙小人,你身为强者的尊严呢?!!!”黑白玄翦挣扎着,试图挣脱绳索的束缚,朝宇智波叶低沉怒吼。

    本以为这是一对一的决斗,谁知在自己与卫庄打得水深火热、战意高昂的时候,这家伙居然没有半点武道尊杨,厚颜无耻的趁机搞偷袭,用古怪的能力把自己重创,若不是如此,自己绝不会沦落到如此下场。

    这家伙简直是武者的败类!

    宇智波叶难得皮了一下,脑袋凑到黑白玄翦面前,用着贱贱的语气对他说道:“哎呦呦,不得了不得了,我就是喜欢看你这种想要打我,却又对我无可奈何的表情,我今天就站在这里了,你能把我怎样?”

    黑白玄翦一脸狰狞,头上青筋暴跳,差点一口淤血喷出,若不是自己此刻身负重伤,且被绳索捆绑住,早就冲上去宰了这家伙。

    “无耻!”

    一道刻意压低的女声响起,而房间内也就紫女和弄玉两个流沙女成员,被女性如此鄙视,让作为当事人的宇智波叶很是尴尬,只得轻咳嗽一声,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好了,现在开始跟你谈正事,作为俘虏就要有俘虏的样子,现在摆在你面前只有两条路可选,要么臣服于他,要么现在去死。”指了指旁边的嬴政,宇智波叶对着黑白玄翦说道。

    “想让我给他效力,这绝不……”作为一代剑豪的傲气,黑白玄翦本能的想拒绝,可感受到冰冷的刀刃架在自己脖颈上时,果断的把接下来想说的话语咽了下去。

    “我愿意效忠他五年,但五年后必须让我恢复自由。”黑白玄翦试图与宇智波叶谈判。

    宇智波叶伸出两根指头,“二十年。”

    “七年。”

    “十五年。”

    黑白玄翦闭上眼睛,用着坚决的口气道:“十年,不行我毋宁死。”

    宇智波叶应了下来:“可以。”

    “虽然我答应愿意效忠秦王,但我这个举动无疑背叛了罗网,罗网会派杀手来处理我这个叛徒。”黑白玄翦迟疑了一会儿,对宇智波叶说道。

    “这个不必你担心,我会处理好一切的。”

    替黑白玄翦解开了束缚,并在他身上种下咒印,然后丢给他一瓶疗伤药,示意他自己治疗。

    “这是什么?”感受到自己胸膛心脏处浮现的黑色符文,黑白玄翦脸色有些难看,一道诡异神秘的能量气流盘踞在那里,时刻威胁着自己的生命安全,且无法驱使内力将其祛除。

    “这是生死咒印哦,一旦触发到我设定的机制,你的心脏将会‘砰’的一声炸裂开来,死的不能再死的那种。”

    生动形象的用手做了个爆炸的姿势,宇智波叶笑眯眯的解释道。

    听得黑白玄翦心里咯噔一响,脸上不由闪过一抹恐惧之色,就连盖聂和卫庄都不由变得凝重对待起来。

    若是这个世间真的存在这种咒印,那若是被种下生死咒印,岂不是任由施术者摆布,连自己的生死都无法支配吗?

    “放心,十年后我会亲自为你解开这个咒印,只要你不生出背叛秦王的念头,这道咒印自然没有任何用处。”

    黑白玄翦一脸苦涩,只得回应道:“我明白了。”

    本打算暂且先稳住这些人,然后找机会逃离韩国,没想到对方竟然有操控人生死的诡秘手段,简直可怕到令人发指,现在真的是落入龙潭虎穴里了。

    这时,嬴政出声说道:“黑白玄翦,一代剑之豪者,寡人曾听闻你的威名,寡人并非薄情寡义之人,只要你认真替寡人做事,自然不会亏待你。”

    “我愿意侍奉王上左右,唯有一个不情之请,还请王上应允。”黑白玄翦果断跪伏在嬴政面前,用着诚恳的声音请求道。

    “若是在寡人能力范围内,自无不可。”

    黑白玄翦低着头,开始讲述起来:“我有一子,刚出生时不幸被人劫持,最终落入罗网手中,罗网高层以此作为把柄威胁,让我完成一千个任务后,才允诺让我与儿子见面……”

    “寡人会暗中派人替你寻回你失散多年的儿子,你放心吧。”

    寒暄了片刻,嬴政带着盖聂和刚收服的黑白玄翦从紫兰轩的密道里离开,紫兰轩外已经被姬无夜的军队给里三圈外三圈包围住,从大门离开无异于自投罗网。

    作为一国的君王,要是离开太久被臣子发觉,会引起秦国的剧烈动荡的,再加之又有吕不韦在暗处虎视眈眈,如果不处理好,迎接秦国的将又是一场内乱。

    “既然此间事了,我也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期待下次再见。”

    原本想打算继续享受紫兰轩的美食,但见到卫庄那副像谁都欠他钱的高冷面瘫脸,顿时没了胃口,说完宇智波叶化作一团烟雾散去。

    紫女扭着水蛇腰,走到卫庄身边,道:“你似乎对这丹辰子抱有敌意?”

    卫庄冷冷回答道:“那家伙不可信,从我们进来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跟秦王达成了某种不可告人的交易,不然秦王也不可能维护一个与他不相干的人。”

    之前自己质问宇智波叶为何在此时,嬴政却出声制止维护,并声称‘丹辰子’是阴阳家的隐世高手,是受到自己的指令才前来拜访的。

    然而卫庄和韩非早已知晓‘丹辰子’只是宇智波叶伪装的一层面具,一定存在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

    除了性别外,姓名,年龄、身份几乎都可能是伪造,一个全身都是谎言的男人,又怎么可能值得相信呢。

    一旁久久不语的弄玉出声询问:“那姬无夜怎么办?”

    “黑白玄翦莫名消失在紫兰轩中,夜幕在未弄清事情的真相前,是不会随意轻举妄动的,过几个时辰姬无夜自会退兵离去,你们不必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