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穿越小说 > 大齐悍卒 >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君臣2
    江南的蒋子义是刑昭联系的第一个袍泽,事实上他跟蒋子义并不是太熟悉,毕竟蒋子义是陈华的人,他们也只是在昔日战场上有过共过事,彼此的交流并不是太多。

    像蒋子义这些人,他们都是跟随陈华出生入死的,对刑昭这个陈华的师兄会保持一定的尊重,但是如果没有陈华的命令,他们是绝对不会听从刑昭调遣的,这一点是本质上的,大体上很难发生改变。

    第一个被刑昭说动的人便是安城,而安城也愿意担当最为重要的任务,那便是凑齐人马进京。否则的话,安城麾下实际上也就两万人马,哪来的四五万人跑到京城去撒野。

    边军战斗力虽然厉害,可是面对二十万边军,也足以将他们吞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下。

    其他人就更不要说了,如果是刑昭要造反,他敢肯定没有一个是会坚定不移的站在他那边的。但是现在造反的人不是刑昭,而是陈华,情况就大有不同了。

    当然,刑昭在去拉拢这些人的时候,是跟这些人清清楚楚的阐述过自己的想法的,包括这件事并未让陈华知道,他也是告诉了那些人的。

    所以安城才会在京城跟陈华对上的时候十分无奈,既无法跟老大去解释什么,因为这是属于他们的一个秘密,而且还只能够忍受着陈华的质疑,老大的那种目光,让安城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自处才好。

    像谢绝这样的人,基本上可以算得上是陈华嫡系部队中的嫡系部队,不用刑昭把话说得太明显,他们就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所以总体来说,这些事办得还算是比较痛快的,这些个丘八有一点好,那就是只要事情是跟陈华能够产生一定联系的,他们就绝对不会拉稀打摆。

    刑昭能够这么快就把三十万漠北边军联合在一起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联合这些人之前,就已经将漠北边军中那些个不怎么听话的人给肃清了。

    当然肃清也不是说直接把人给杀了,刑昭自己不是一个嗜好杀戮的人,只是把这些人从三十万边军里面踢出去,至于他们去府军还是其他什么地方,这不是刑昭需要考虑的问题。一些想要反抗的直接挨了一顿胖揍之后也就老实了,有了几个前车之鉴,其他人倒是不怎么敢反抗。

    拿了银子之后他们就会选择离开,在漠北已经安家的一些人则是带着家眷离开,因为朔方城,早已经没有了他们的立足之地了。

    这些人或许可以在别的地方落脚,然后拿遣散他们的银子去做点小生意,如果是没有家眷的那些人,则有可能再次带着引荐信去找府军的将领申请加入府军。

    反正,这些人走了之后,刑昭对整个漠北边军的掌控能力就更为严实了,基本上已经达到了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地步。

    当李啸让人来漠北说服一些边军的时候,如果不是刑昭刻意下令,这些将领根本就不会理会李啸的人,甚至可能会直接把人给扣了。

    他们之所以没有这么所,是因为他们想要执行刑昭所制定下来的计划。

    这一切,都是在暗中进行的,没有人知道,如果刑昭不把李天拿下,可能京城的人一直到战争开始的时候都不可能知道这件事是刑昭一手策划的。

    在跟老丈人说了一些掏心窝子的话之后,陈华还是抱着想让师兄刑昭能够回头的想法,但是他并不知道,这种想法是多么的不切实际。

    刑昭的性格就是那样,他是一个倔强到了骨子里的人,很少有人能够改变他的想法,如果是一些关键问题上,除了师父范无咎,就连盼春都没法让他改变主意。

    所以当陈华的信件到达漠北的时候,刑昭连看都没有看就直接丢到了一边,他知道师弟要跟自己说什么,但是事已至此,他不会想着别的,他只想着如何让这件已经放到了明面上的事变得更加合理。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铺路无尸骸。

    师弟为了李封可以做很多事情,但是在李封眼中,师弟所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甚至如果有一天师弟阻碍了李封的发展道路,李封还会对师弟下手。

    在刑昭这个骨子里就是丘八的人眼中,一切不合理的事情都是不应该发生在他们身上的,尤其是他们这些用自己的生命守卫大齐边疆的丘八。

    “师兄估计这次是不会听我的话了,这些人在漠北到底干了什么?为什么一个个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呢?安城?褚邺?谢绝?柳七变?这些人可都是我的心腹手下,为什么他们一个个都想着要让我来当这个皇帝?这事本身就有点不太正常,且不说师兄这么做没有任何道理,安城他们这么做更没有道理。

    现在安城已经进京,京军方面却没有太大的动静,这更是没有道理中的没有道理。到底是哪里出了错了?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陈华一个人坐在家中喃喃自语。

    最近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太过反常了,这些反常的事凑到一块之后,就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

    这种误会,是致命的。

    李啸并不知道边军已经彻底反了,当安城来到他府上跟他复命的时候他还十分高兴的拍打着安城的肩膀:“安将军,果然不愧是陈服章调教出来的无双战将。短短数日时间,就把京城给拿下了。当奖,当奖啊!”

    安城淡淡一笑:“殿下谬赞了,末将不过是一时侥幸而已,巡城司的战斗力并不高,臣的漠北边军都是经历过生死洗礼的,所以臣才会能够在这么小的伤亡的情况下,顺利拿下京城。”

    李啸哈哈大笑:“安将军千万不要谦虚,朕可不是父皇那样的人,朕讲究的是有功必赏有过必罚。只要是有功劳的,朕都会记在心上,接下来将军好好巩固一下京城的城防,咱们还有一个硬仗要打呢!”

    安城似笑非笑的乜眼看向李啸,那眼光可不像是一个有功之臣看自己的君王的眼神:“殿下还是不用忙活了,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为上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