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穿越小说 > 大齐悍卒 >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将相1
    刘奉先耸耸肩,脸上的神色并不是很凝重,看得出来他不是太过担心:“罢了罢了,想那么多干什么,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作马牛。让我做点别的事没问题,要我不想这些问题,几乎是hi不可能的。我这辈子就是一个操心的命,好不容易到老有了一个儿子,可是这个儿子让我省心,他下面的人却一点都不让我省心。”

    刘奉先也好,元好问也罢,他们的身份地位其实都是十分尴尬的,别看他们位高权重,可是他们这些起于李神通潜邸的人,如果要是稍微表现出让李神通不满的地方,就可能让皇帝失去对他们的信任。而一旦失去了信任,现在所有拥有的东西可能会因为皇帝的一句话而失去。

    而且有很多事其实都不是他们的掌控之中的,能够对这些事进行掌控的人除了李神通之外,这天底下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人。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陈华,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够那么得到皇帝的信任。

    不过,现在情况悄然发生变化,因为漠北三十万边军出奇的统一,直接把三皇子李封给扣了,这就等同于是在造反。李神通是不是还会那么信任陈华,那可就说不定了。

    “刘兄,咱们两个在这里说再多的废话都没用,听说陛下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人之将死,可是有很多事情是放不下的,特别是一些跟功名利禄有关系的东西,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不可能就这么放下。

    服章那小子有自己的想法,没有漠北三十万大军他根本就不会被眼前这些麻烦给弄得心烦意乱,三十万大军里面有太多的人是让他牵肠挂肚的。只希望到时候,服章不要被他们给绊住了手脚,不然的话,这种麻烦会让他变得十分被动的。”元好问不无担忧的道。

    陈华是一个很有主见的孩子,这也是为什么元好问会这么看重陈华的原因。而且他又是一个聪明人,很多时候都不需要他们这些当长辈的担心。

    如果是站在自己个人的立场的话,元好问是真心希望陈华能够成为大齐的皇帝,因为在这样一个人的领导下,大齐将会变得更加繁荣富强。

    但是站在当朝首辅的立场上,他又无法将自己的意愿给表述出来,李神通虽然已经多年不曾杀人,但是他的刀还是十分锋利的。

    刘奉先叹了口气,眯着眼睛看了好一阵远处的风光,才回过头用手指头摩挲着桌上的紫砂茶杯:“我又何尝不知呢!但是服章这孩子其实骨子里倔强得很,只怕现在他都不敢跟我来说什么,因为他知道我一定会劝他放弃漠北那些人,而他偏偏又是一个放不下那些人的人。

    带头造反的是他的师兄刑昭,所有帮忙造反的将领几乎全部都是出自青蛟军,那都是属于他的派系,而今江南那边虽然没有太大的动静,只怕要不了多长时间,江南也会响应起来。

    只怕到时候,就真的一发不可收拾了。所以陛下应该会趁着现在江南那边还没有任何反应,马上要求服章这孩子掺和进去,他不会给太多时间让服章去考虑。

    就算现在陛下信任服章,时间一长,局势越来越紧张,陛下的心就会变得越来越不安稳。”

    元好问附和道:“是啊,陛下的性子,你我二人最清楚不过,他从来都不会彻底的信任一个人,即便是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也不可能完全信任。他啊,一辈子都是这样,可能只有真的等到他龙驭宾天之后,才会再也不出现这样那样的情况了。”

    “反正咱们无能为力,只能看着了。等到什么时候咱们两眼一闭,也就不需要操心那么多事了。”刘奉先面色如常,不过他的心情却是在起伏不定的。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够帮得上陈华的忙,毕竟他是陈华的义父,他将陈华当成自己的儿子看待。

    这么久不见刘宝儿,刘奉先还挺想小家伙的,也不知道小家伙对江南的气候是否适应,日子过得是不是舒坦,等再过一两年,也不知道刘宝儿还会不会记得他这个爷爷。

    “君心难测,测不透,咱们就不用去想。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话,现在陛下已经见过陈华了。现在还没有传出任何消息说陈华已经被拿下,就意味着那是一个好消息。”元好问胸有成竹的道。

    若是说朝中谁对李神通最为了解的话,这个人非元好问莫属。

    “你就没想过如果陈华真的当了大齐的皇帝,你就可以过一把太上皇的瘾了?”见刘奉先不说话,元好问调侃了一句。

    刘奉先摆摆手道:“文初兄还是不要消遣我了,小弟这辈子都是劳碌命,纵然是陛下答应将皇位传给服章,且不说服章愿不愿意接受,反正我是不可能接受的。

    可能是当臣子当惯了,要是让我当什么劳什子太上皇,反正我是受不了的。

    还有,你以后也不用用这种话来调侃我,想要试探我对皇位是不是感兴趣,几十年前你就已经试探出来了。”

    元好问讪笑道:“别生气别生气,知道你对皇位没有兴趣,现在我最好奇的是,服章这个小子是不是已经改变主意了,面对这种两难的境地,他到底会如何抉择。

    是选择帮助陛下平定叛乱,然后用那不知道有还是没有的信任和功劳去跟陛下求情?还是干脆站在自己那些袍泽兄弟那边,把咱这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大齐王朝一把推翻?”

    刘奉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无可奈何的道:“反正咱们也没办法掌控这些,去猜测那些干什么。服章应该不会选择你说的这两条路,这小子心思百转千回的,估计会选择一条与众不同的路。至于他会怎么想,咱们谁都不知道,不信你看。”

    元好问道:“那咱们俩打个赌如何?”

    刘奉先挑眉道:“好啊,赌什么,赌注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