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盖世医婿 > 第20章 赵家姑爷霸气
    毕洪目瞪口呆的看着陈飞,陈飞也怪异的看着他。

    这牲口怎么来了?

    陈猛笑了笑,“他是来谈判的!咱无视就好。”

    说完,陈猛不客气的吼了句,“还不滚!”

    毕洪尬笑着,赶紧跑了。

    出了方三家的门,他也是脑袋瓜子嗡嗡作响,陈飞怎么来了?

    没道理啊!

    这赵老太爷既然叫了自己来,没理由还派一个草包过来吧?

    最奇葩的是……

    他听错了没有,陈飞刚才喊的是“方三出来挨打”吧?

    屋子里面,本来坐在哪儿喝酒的方三,听到外面的咋呼声,气得鼻子都要歪了。

    谁这么猖狂?不想活了是吗?

    他匆匆的从里面走了出来,阴沉着脸,杀气腾腾的。

    可一看到外面的陈飞,下一刻腿都软了,差点没给跪了。

    “陈……陈飞兄弟,你……你怎么来了?哈哈哈……稀客!稀客啊!”

    方三大笑着,快步上前,刚要给兄弟一个情义的怀抱。

    陈飞抬起脚来,一膝盖顶在了他裤子上,疼得这货马上痛苦的弯下了腰,一下跪了。

    “哎哟……陈……陈飞兄弟,你这是干……干啥啊?”

    旁边的陈猛捂着头,装作没看见,转头嘟囔了句,“老实跪着吧!我特么脑袋都开瓢了,现在还一头血呢。”

    陈飞没理会他,指着方三破口大骂,“你个忘恩负义的瘪犊子玩意儿!当初出来的时候,你们是咋对我说的?现在你有种再说一遍!”

    方三跪在哪儿,脸疼得像是一张苦瓜。

    “我们大家说,命是你陈飞兄弟给的,将来你要有事儿吩咐,上刀山、下火海,我们也义不容辞。”

    “说得好!但那等于是在放屁!你们就这么报答我的啊?出来就拆我老婆的台,丢我老婆板砖?欠削的玩意儿!”陈飞骂了句。

    方三脑袋瓜子嗡嗡的,一头雾水。

    陈猛手遮住嘴,小声道:“赵家大小姐是他老婆!”

    方三立马吓得脸色大变,不断的磕头,一把鼻涕一把泪。

    “陈飞兄弟!对不住啊,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你兄弟出来娶了赵家大小姐,我要知道……得!兄弟,我给你个交代!”

    说完,这货起身,赶紧朝着屋子跑。

    陈飞喊了句,“少他妈来剁手跺脚那一套!我不是社会人儿,我就想安生过日子。不想和你们掺和这些破事!”

    一句话,搞得陈猛、方三尴尬不已。

    “进去!好酒好菜招呼。”

    陈飞转身朝着屋子就走,两人赶紧唯唯诺诺的跟上。

    方三对陈飞是感激的,也是愧疚的。

    当年,陈飞因为毕洪诬陷,进去了三年。

    方三因为打架斗殴,干残了别人,也在里面,那就是一霸啊!

    他没没少欺负陈飞。

    可后来呢?

    方三不知道感染了什么病,高烧不退,昏迷不醒。

    两人一个号,陈飞完全可以不报,说睡着了,让他死了算了。

    可他还是报了!

    把方三送到医院去治疗,治不好,让他家人准备后事。

    这时候,又是陈飞自告奋勇,说他能治。

    硬是生生用中医,把方三从鬼门关给拉了回来。

    他高烧不退,几次是醒了又昏过去,昏过去又醒来。

    可每一次睁开眼,看到的一个人,都是陈飞!

    陈飞三天三夜不合眼,一直照顾着他。

    等到方三从地府溜达了一圈,再回来后,对陈飞完全就变了。

    除了救命之恩的感激外,还有那一份将死之人,一个不受待见的劳改犯,在生死间有一双能握着的手。

    经过这事儿,方三感激他,发自内心的尊敬陈飞。

    也是因为这样,里面的管理者,发现陈飞有一技之长。

    在里面,好多哥们有个头疼发热什么的,没少得到陈飞的救助。

    他不仅帮大家,还会和他们在说说话,让大家心里有一种寄托,对出去有一丝希望。

    在里面所有人可以开玩笑,乱取外号,骂对方。

    但有一个人……

    郎中陈飞是不能开玩笑的!

    谁要说他的坏话,大家都会急眼。

    三人落座,开始吃东西,吃着吃着,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提起里面的生活,又忍不住感慨泛泪。

    方三是感激陈飞的救命之恩!

    陈猛是感激他治病,给予他鼓励。

    原来浑浑噩噩的过日子,一天天就知道打架,是陈飞给了希望,让他好好表现,然后提前出来了。

    “妈的!你俩还记得过往?那为啥出来后不好好做人,又干起这老本行了?还想再进去一次?”

    陈飞打了个酒嗝,抱怨道。

    方三擦了擦红了的眼,叹息一声,没说话。

    陈猛却感慨道:“陈飞兄弟啊!你不知道,我们是文的不行,武的不会。出来哥几个也想找份工作,踏实生活,但我们有案底的嘛!哪家公司这么蠢,会录取被劳改过的呢。后来为了生活,不得已,三爷就把兄弟们召在一起,混口饭吃。我们也不想多的,就想做了这一票,踏实生活!”

    陈飞喝了酒,靠在哪儿,仰着头。

    他知道这种苦,他刚出来的时候,也是茫然得狠。

    “再苦,日子也得过!但咱不能这么过啊。”

    “陈飞兄弟说的是,但你有个千金大小姐做老婆,衣食不愁!我们一家人要养活,又能干点什么呢?”

    说着说着,大家都擦了擦眼角,一脸茫然。

    陈飞吸溜了下鼻子,破涕为笑,“不说这个!我就问你俩,愿不愿意金牌洗手,踏踏实实的过日子,活得像个人!”

    两人面面相觑,最后点了点头。

    “成!你把闹事儿那帮人散了,带着哥几个明天来投奔我。我回去给老婆说说,给大家谋个差事!”

    “这……”

    两人傻眼了。

    “陈飞兄弟,这不太好吧?”

    “咋?真觉得里面的饭吃得香?还想进去?”

    “我们倒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只是……”

    方三和陈猛都为难。

    陈飞自个儿都吃老婆软饭,还带着兄弟们一块儿去吃,他以后在赵家难做人啊。

    “别担心我!我老婆是个好女人,不会介意的。要实在不行,老子这不还有一手医术嘛,去开个小诊所!兄弟们都来帮忙,咱饿不死!”

    他的话说完后,陈猛和方三同时别过头去,咬着嘴唇,凄然泪下。

    但凡有一条路,谁特么愿意提着脑袋吃这种丧德饭?

    他们也想重新当个人!

    可社会不给他们机会。

    现在陈飞又一次拯救了他们!

    方三擦了一把泪,举起酒杯喊了句,“飞哥!我方三啥都不说了,从今天开始,我一辈子跟着你!再做这缺德事儿,让我全家死绝!”

    陈猛一愣,也举起了酒杯,“飞哥!算我一个,我们这就解散那些瘪三,带着几个一块出来的兄弟,踏踏实实干事儿,将来不会让你失望。”

    这一会儿,陈飞兄弟已经变成了飞哥了。

    陈飞笑着也举起酒杯,大家碰了一杯后,哈哈的笑着一饮而尽。

    可笑着笑着,大家又红着眼。

    生活!真的不容易!

    ……

    外面的工地上,赵德抽着烟,和一群人正在朝着那边观望。

    无数瘪三警惕的看着他们。

    “哎,你们说他进去干啥了?不会跪着磕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方三给条活路吧?”赵德好奇问了句。

    众人哄堂大笑。

    “那草包应该不会,他除了满篇大道理,啥也不会。”

    说着,有人还模仿着陈飞的语气,“拯救希望,拯救光明!哈哈哈……笑死我了!”

    “刚才打架的时候,草包还大喊大叫,我是来打架的。啊呸!我打他爹的个大尾巴!还真当这是闹着玩呢。”

    “哈哈哈……”

    笑着笑着,不知道是谁率先沉默。

    现场最后变成了一片死静……

    大家都笑不出来了,默默的看了一眼那边的方向。

    他们说着最恶毒的话,最嘲讽的语言,只是为了掩饰心中那丝恐慌。

    那个草包,吃软饭的垃圾。

    给过他们一丝希望!

    哪怕只有一丝,那也是被称之为希望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