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战字凌天 > 第三十二章洛雪的吻
    心中无限委屈,洛雪的脸紧贴在洛辰的胸膛。

    而这时候的她,已然察觉到洛辰和秦君的绝非凡人,又联想起陈萱先前对她的嘲讽,说她根本不知道洛尊卿的真是名字,心中不禁呢喃:

    “洛尊卿,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独眼,杀了这两个混蛋,只要你除掉他们,我让我爹给你们涨佣金!”

    周洋知道独眼和他兄弟的身份,他们都是天朝一个秘密组织的成员,个个身手不凡,且残忍异常。

    但他们为了逃避任务,叛逃了组织。

    后周家发现了他们,便花重金帮他们重造身份,并出佣金雇佣他们为周家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周洋一声令下,独眼却是颤颤巍巍,张口欲言又止,不住地吞咽着唾沫。

    因为他看清楚了动手之人的面貌——蟋蟀头,秦君,盘古高层,代号入世阎罗!

    洛辰作为盘古密器,很少在人前露面,可秦君却不同。

    盘古之中无人不知他的大名,十殿阎罗之首,秦广王,秦君!

    所到之处,必是腥风血雨。

    而独眼见秦君唤洛辰大哥,敬畏无比。并且刚才洛辰周身散发出来的杀意之浓,足以证明他也是盘古中人。

    盘古之中,能让秦君如此的,除尊卿之外,绝无第二人。

    “洛……尊卿?”

    这时候,独眼忽然想起了周少告知的洛辰姓名,尊卿不是名,是号呀!

    这下可是捅了天大的篓子了。

    周洋生来就被周家宠着护着,从来都是他欺负别人,那像今晚这般被人欺负过,心中更加憋火。

    而身为正经的纨绔子弟的他,自认为钱可以解决一切事情,只要钱到位,认命都得靠边站。

    “你还愣着干嘛,出掉他们俩,我今晚就付你一百万!”

    “跪下,给洛尊卿和秦爷道歉!”

    独眼说完,先行下跪,不用吩咐,自个主动叩头,那天灵盖撞击地板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响。

    众人见此情形,先是不解,这独眼身为周家内卫,也是厉害角色,怎么会向洛辰和秦君叩首。

    不过,马上他们心中便有了答案。

    独眼在他们两个面前不值一提!故而才会如此畏惧!

    “妈的,我让你处理掉这两个狗东西,没让你当舔狗!”

    天生娇惯,不识时务,到了这时候周洋还看不出局势的朝向。

    独眼起身,一脚踹在了周洋的膝盖上,直接将他的膝盖骨踹得粉碎,这下周洋又不得自己,直接“噗通”一声跪在了洛辰面前。

    瞬间而来的剧痛,疼得他叫不出声来,只在地上不住地打滚。

    “洛尊卿饶命,我知错,我知错,是我有眼不识泰山!”

    洛辰并未发话,独眼已经吓得主动认错。

    “叛逃者,斩!”

    洛辰的记性如同大脑中安装了一台超级电脑一般,当即搜索出了有关独眼的一切信息。

    “不过,你可将功补过!”

    “属下愿意,属下愿意!”

    能有不死的机会,已经是尊卿对叛逃者最大的宽容。

    洛辰挥手,示意独眼站到一旁,而后目光从那几个洛家旧臣身上扫过。

    “这位大哥饶命,我上有小,下有老,都得我一个人照顾呢?”

    刘和顺倒戈,直接爬到洛辰脚下,拽着他的裤脚求饶。

    洛辰漠然置之,这种势利小人,真是社会的公害。

    “小雪,小雪,叔叔小时候可疼你了,你快给叔叔说给情啊!”

    真是不要脸的东西,方才洛雪受刁难时,非但不出面帮忙,还站在周洋那头,帮着周洋刁难洛雪。

    而今,见洛辰势大,又反过来提什么旧时恩情!

    洛辰怕洛雪心软,只揽着她的腰,将她往身后一藏。

    “几位都是雪儿的叔伯,今日一见,果真对雪儿照顾有加,洛某感激不尽。

    可无奈身无长物,只以此一杯薄茶,敬给诸位,以示感谢!”

    说着,洛辰将那杯被周洋下了媚药的绝品大红袍往前一推。

    这……

    在场的茶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中茶中有药,不愿去喝!

    “我大哥敬的茶,各位不想喝是吗?”

    秦君抬起一脚,猛然劈下,瞬间将身边的一张红木太师椅劈成碎柴。

    众茶师见状,以刘和顺为首,管它茶里有没有药,争先恐后去争夺那杯茶,喝上一口大不了一会儿去会所逍遥一晚。

    “这是不是太坏了!”洛雪躲在洛辰身后,面颊红润,羞涩地说道。

    “好戏还在后头!”

    洛辰看每个茶师都至少喝了一口,而那刘和顺喝的最多,脸上露出一抹微笑。

    “多谢诸位赏光!”

    “那这下我们可以走了吧?”刘和顺唯唯诺诺,上前询问。

    “走?这样出去,我怕诸位祸害他人,还是消消火再走吧!”

    说完,洛辰牵着洛雪走出了茶室。

    秦君殿后,吩咐独眼一句:

    “留周少和这几个老东西在这茶室,明早才准出去,记住了吗?”

    “谨遵秦爷命令,尊卿慢走!”

    几个老鬼喝了周洋下的药,而后同周洋密居一室之内,这下周洋可有的受了!

    “别过来,别过来,放我出去!”

    在周洋的哀嚎声中,茶室门被关上了。

    这茶室乃贵宾茶室,为防止外人打扰,隔音效果极佳……

    “谢谢你!”

    跟在洛辰身后,走到无人的角落时,突然低声说道。

    洛辰止步,回头,吩咐秦君退下,随后伸手在洛雪的鼻子上一刮。

    “再这么客气,我会不高兴的!”

    “别,别!”

    洛雪赶紧摆手,可却发现方才自己被玻璃割伤的手掌,此刻竟然完好无损,根本没有受过伤的痕迹。

    这种奇迹的发生,惊讶之余,让洛雪有些小害怕!

    “我的手刚才不是被割伤了吗,还留了好多血,你看到的?”

    “有吗,只是玻璃上红酒的残液吧,这么白嫩的手怎么能够受伤?”

    洛辰拉过她的手,假装不知实情,来回仔细地检查着。

    实际上,在洛辰牵住洛雪受伤的手的那一刻,已经在往她的伤口上灌输真气,这才使得伤口快速愈合,不留一丝痕迹。

    而后洛辰顺手擦拭掉先前的血迹,使得洛雪的玉手完好如初。

    只一句话,便让洛雪信服。

    见自己的手没有受伤,出于感激亦或是其他情愫。

    洛雪心中一喜,伸出胳膊勾住洛辰脖子,一踮脚尖,粉红小口咬上了他的嘴唇,一时半刻还不准备松开。

    这……

    洛辰紧张地愣在原地,身体僵直,甚至连鼻息都闭住了。

    十载沙场,还没有人能让他有如此反应的。

    “好了,我要去后场准备了,订婚仪式差多要开始了!”

    侵占洛辰几十秒后,洛雪满足地释放了他,像一只小鹿一般,蹦蹦跳跳朝后场休息室去了。

    留洛辰一人继续僵直在现场。

    此时秦君出现,其实发生了刚才的事情后,他便不敢再走远,免得茶楼变殡仪馆!

    故而刚才洛辰与洛雪发生的亲密行为,全部被他收进了眼里。

    “大哥,妹子已经走了!”

    “走了?”洛辰恍然,如大梦初醒。

    “走了有一会儿了!”秦君不怀疑地笑道,“大哥,再不亮明身份,恐怕后果不堪设想啊!”

    “放心,我会把控好洛雪的情绪的。”

    从小洛雪就对洛辰有很强的依赖感,亲密动作不算少数,今天这一吻,也不算什么……大事吧!

    “大哥,你糊涂啊,妹子好说,可只怕私秘不会善罢甘休啊!”

    秦君这一提醒,让洛辰背脊一凉,仿佛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极其哀怨的猫叫,不行得找个光线充足的地方压压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