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穿越小说 > 春秋大领主 > 第38章:各有特色的下属
    晋国的大贵族通常的时候还是要脸的。

    他们哪怕要巧取横夺,也不至于这么明晃晃。

    荀氏是大贵族没有错,并且远比魏氏更加的牛逼。

    要知道,荀氏可是先后出任了好些个“卿”,不是荀罃有出战楚国被俘的过往,他也不至于比自己的侄子荀庚官阶低。

    荀罃被俘是十五年前(公元前597年)的事了,他六年前(公元前5八八年)被父亲荀首用异母兄弟谷臣给换了回来。

    这年头被俘了其实没什么,只要保持对本国的忠诚,不做什么丢脸的事情,于名声其实毁坏的程度并不太高。

    名声无损,威严却不免是要没了。

    荀罃回国之后一直都是在消沉期,未在履任什么职位,导致自己的侄子都爬到了他的头上。

    去年,也就是公元前5八3年,晋国不但发生了赵氏主宗覆灭的大事,中行氏的智氏家主荀首也病逝了。

    中行氏其实是有三支,为中行氏、荀氏和智氏。

    荀罃在荀首病逝之后继任了智氏家主的职位,他必须要有所作为,可是太高的职位早就有人去占坑,鉴于中行氏的确是个大贵族,轻易获取了下军佐的这个职位。

    堂堂一个军团的参谋长,逮住一个来报到的小贵族,开口就索要好处?

    这……

    吕武一听叫荀罃,其实荀罃是谁他并不知道,却知道中行氏、荀氏和智氏同气连枝。

    尼了个玛的!

    这是比魏氏还牛逼的大贵族,却远比魏氏更加不要脸。

    “小子(自谦)岁微,幸得魏氏、韩氏垂怜,方可效力。”吕武碰上了这么一个家族实力强,又是军团实际大佬之一,真的非常脑壳疼,小心翼翼地说道:“赠二氏之法,小子未敢泄漏。”

    荀罃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点了点头。

    他没有说什么话,意思大概是:小伙子,编,接着往下编,我听着呢。要是不给点实际的好处,给小鞋穿事小,信不信哪里会死人,派你去哪里。

    “小子得天之幸,偶有所得。”吕武知道自己碰上一个贪婪又不要脸的大贵族了。他略略地将水利工程讲了一些,复道:“此法,欲献予魏氏、韩氏,或可由长者先行一观。”

    你特么个不要脸的老家伙啊!

    老子背后也是有人的!

    有一个关于水利系统的工程,老子既然想献出去,你占一份好了。

    当然,其实吕武之前并没想过要将水利工程的概念献给魏氏和韩氏,他被逼得必须拿出点什么,心不甘情不愿就拉上了魏氏和韩氏。

    荀罃抿了抿嘴唇,狼一般地盯着吕武看了一小会,再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说道:“武,果为妙人!”

    然后呢?

    爹都拿出有价值的东西了,你个老家伙倒是来点实际的啊!

    荀罃偏偏不,他只是说了一些虚话。

    比如,看好吕武,让这位小伙子多多努力,不愁没有立功的机会。

    实际的好处,那是一点都没有的。

    吕武有些脑仁发胀地出了荀罃的军帐,抬头看了看天色,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他一度想去找韩厥,却很清楚自己根本没那个资格。

    所以了,荀罃敲诈了一通,暂时捅不到韩厥那里去。

    他也想过一点,就算魏氏和韩氏知道那又怎么了,除非他们本来就想跟中行氏过不去,不然什么都改变不了。

    “特么的!”吕武往自己的驻区走,一边想道:“事情都这样了,我就别再做无用的愤懑。倒是该想一想,怎么让中行氏给点实际的好处。”

    回到了自己的驻区。

    宋彬最先迎了上来。

    他汇报驻扎情况,以及被调来的另外两个“两司马”都是谁,有多少辆战车,带来了多少武士以及民伕。

    现在的军队都是临时征召成军。

    能带武士来报到的都是贵族。

    每一名贵族,他们才不会真的只携带要求名额的武士,能负担得起就多带一些,免得战时消耗的兵源补充不上。

    吕武不得不去见一见。

    除了原密之外,另外两个来报到的分别叫师翰与峭品。

    这年头名字的前缀很千奇百怪,那个前缀不一定就是姓氏,可能也是某位祖先的职业。

    吕武能搞明白师翰的“师”是个什么意思,却搞不懂峭品的“峭”是什么个情况。

    师翰,他的父亲或是哪个长辈,又或是他自己,是个掌握了某种技能,并且当过贵族老师的人。

    后来,吕武搞明白了峭品的“峭”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原来是指住在山上的人,他的姓是苏。

    要是追述起来,峭品其实是殷商苏国的后裔。

    作为一“卒”之长,吕武必须搞明白自己麾下小贵族都有什么特色。

    原密首先介绍自己的情况。

    他告诉吕武,老原家很擅长打森林战,平原作战也一点都不发怵,一定要以他为彻一。

    所谓彻一就是排在最前面的部队,往后会称为锋锐,也就是冲锋在前的角色。

    师翰则比较低调,年轻的同时,看上去也比较腼腆,只说吕武有什么命令,他都会努力去完成。

    峭品只是简单地说,他家没战车,带来了三十二名擅长山地战的武士。

    吕武大概了解情况,开始与他们进行商议。

    诸如一个“卒”,由谁和谁来凑齐四辆战车,每一个“两”的兵力构成。

    确认是老吕家和老原家来出战车,也就等于说,一旦有什么收获,老吕家和老原家拥有更多的分配权利。

    这一点没谁有意见。

    毕竟,想要组成完善建制,战车是必需品。

    在士兵的构成方面,他们则是每人出二十五名武士,保证四个“两”的完整性。

    其实说白了,武士就是战兵,他们负责上战场拼杀。

    贵族们带来的属民,则是作为民伕或辅兵的存在,专门保障战兵的后勤。

    没有被选入建制的武士,他们算是后备兵源。

    确认好了建制之后,吕武接下来就是静候通知,等待获知是被划入哪个“旅”,再去找旅帅报到。

    而这个需要等所有受到征召的贵族都到来。

    他一边适应军旅生活,另一边与麾下的两司马演练配合协同,一等就是等了半个月,才得到通知,明白自己是属于哪个旅帅麾下。

    见旅帅的过程没发生什么事。

    旅帅叫程滑,他是荀姓程氏。

    吕武经常会被春秋的姓氏搞得头晕脑胀,分不清楚程滑与中行氏到底有没有关系。

    程滑是一个看着憨憨的中年人,确认麾下到底有哪些人,就没再管了。

    包括吕武在内的贵族,他们对碰上了这么一个上司,有各自的看法。

    大多数觉得自己要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