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修真小说 > 永恒之门 > 第一百三十九章 礼尚往来老本行
    夜里,小园酒香弥漫。

    众人围坐,气氛还算融洽,却唯独缺了赵云,在众人看来,那货在修炼,就是一个武痴,而且很上进。

    实则,他还在疗伤。

    体内毒素极难祛除,还好,已无性命之忧。

    欲要真正痊愈,还需颇多时间。

    其后的三日,都未见他出房门。

    而这三日,总有那么个人,蒙着黑袍,在兵铺外溜达,依旧以为藏的很好,但在月神这,遮掩没用的。

    “没死?”

    溜达的黑袍人,自是王阳,眉宇微皱。

    那般霸道的毒,该是必死无疑的。

    有那么几个瞬间,他都想跑去兵铺的后园瞧瞧了,你特么死不死啊!给个准信儿,你不死老子睡不着觉。

    可惜,等了三日也没动静。

    “不死也得丢半条命。”

    王阳冷笑,终是转身走了,心中那叫个舒坦。

    一次不行,他不介意再来一回。

    得亏赵云在疗伤,不然,定会拉他去酒楼喝两杯,也得好好问问这货,老子招你惹你了,这般想弄死我。

    呼!

    至第四日夜,赵云才开眸,一口乌黑的浑浊气被长长吐出,苍白的脸色,终是回归了红润,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着实后怕,比罗生门的杀手还狠毒啊!

    “小子,换我了。”

    赵云一声冷笑,戴了一张人皮面具,随后还易容,还蒙了一件遮掩气息的黑袍,这才趁着月色出了兵铺。

    深夜里,忘古城万籁俱寂。

    街上除了几个酒鬼和乞丐,便再无其他。

    赵云如夜的幽灵,神出鬼没。

    再现身时,已是一间店铺之前,那是王家的产业,主攻的是药材生意,如这间药铺,他先前是光顾过的,皆因王阳派人去赵家当铺偷盗,他才礼尚往来的。

    而今夜,他不止要偷东西,还得来个更狠的。

    一瞬,他遁入了地底。

    每逢这个桥段,月神就格外精神,药铺有多少武修,都啥修为,又分布在哪,她都门儿清的,对偷鸡摸狗的勾当,她是情有独钟的,与赵云配合的默契。

    因她指引,赵云一路畅通无阻。

    比起柳家钱庄,王家药铺的禁制,就是个摆设。

    “让你算计我。”

    入了药铺,赵云便如脱缰的野马,管他药丸还是药草,管他是值钱的,还是低阶的,能拿走的绝不可气。

    他有乾坤袋,还能装好多。

    可笑的是,药铺中的侍卫,愣是无丝毫察觉。

    “秀儿,关键时刻你可千万别闹。”

    赵云瞟了一眼月神,生怕这娘们儿突的来一嗓子。

    如此,这个夜会很热闹。

    月神不以为然,她只对撩妹感兴趣,偷东西就算了。

    坑人嘛!也得分时候。

    这边,赵云已扫荡一空,遁入地底,一沓爆符随后取出,埋了一道又一道,那得找个合适的机会开炸。

    这,还只是第一个。

    王家主攻药材,可不止这一间店铺,还有两间呢?只不过,挂的并非王家的招牌,但那却是王家的产业。

    这一点,他早在做少主时就门儿清。

    既是知道,哪能不光顾。

    不给你丫的放点儿血,你特么不长记性。

    偷盗,他是专业的。

    两间药铺,扫荡的干干净净。

    亦如第一间药铺,他都埋下了足够分量的爆符。

    至深夜,他才回兵铺。

    紧锁房门,便是清点战利品,如灵液这些,一番淬炼,一瓶瓶的倒入紫金小葫芦,如药丸,偷了足有好几十斤,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用再买药丸了。

    除此,便是药草。

    不乏珍贵的,留着自个用,待融出天火,待成炼丹师,药草这些,都是必备的炼丹材料,提前准备好。

    “秀儿,雷光符传我呗!”

    赵云嘿嘿一笑,对此符咒,还是很稀罕的,可比雷光弹霸道多了,改明儿,他也给王阳来一出这个。

    嗡!

    月神心情该是不错,随意拂手金字成片,且自带图纹,正是雷光符的画法,论攻击力,此符咒不比爆符,但关键时刻,比爆符好使,开遁的必备物件儿。

    “有个师傅真好。”

    赵云够上进,已取了画符的行头。

    对此,他还是很有造诣的,纵观整个凡界,初学符咒,能一气呵成者,他该是唯一的一头,论天赋怕也是首屈一指的,这雷光符于他而言,没啥个难度的,一旦开画,便一发不可收拾,整整一沓,实用的符咒,通常都会屯很多,关键时刻,是能保命的。

    “还有啥符咒,一块交我呗!”

    赵云一边画符咒,一边又呵呵笑道。

    月神未搭理,闭眸假寐。

    几次呼唤,人都没回应,整的赵云很是尴尬。

    “该死。”

    翌日,天色还未大亮,便闻怒吼声。

    传自王家药铺方向。

    赵云去时,已有不少人聚在那,指指点点,药铺戒严,人影攒动,多是王家人,在搁那找线索,透过人影缝隙,赵云望见王家家主王辽,还有王家少主王阳,脸色难看,暴躁的长老正搁那扎堆儿骂娘呢?

    “扫荡一空,啥都没给人剩啊!”

    “又是夜行孤狼?沉寂多日,又跑出作案了?”

    “天晓得。”

    议论声颇多,看戏者嘛!也是一抓一大把。

    幸灾乐祸者不少,皆是敌对家族。

    难得这般养眼,饭都没吃,便跑来看热闹了。

    爆!

    赵云藏在暗处,心中一叱,解了爆符的禁制。

    轰!砰!轰!

    顿的,轰声一道道响起。

    偌大一间药铺,轰然崩塌,青砖瓦片、房梁木料,炸的漫天都是,莫说在药铺中的人,连看热闹的街人,也跟着遭殃了,不过,没啥大碍。

    “该死。”

    王家人怒吼,一个个灰头土脸,大半都被砸里面了。

    轰!砰!

    伴着谩骂,轰声又起,传自城东与城西,同样是被扫荡过的两间王家药铺,也轰然崩塌,清晨本就热闹,这般一整更热闹,看戏者分了三拨,人影熙攘。

    “三间店铺,啧啧啧。”

    “预谋,这显然是有预谋的,一窝端了。”

    “看着眼熟不。”

    “眼熟,当日望月楼被炸时,也是这般大场面。”

    “赵云干的?”

    “有可能,那货可不是省油的灯。”

    “无论是谁,干的漂亮。”

    唏嘘声不少,叫好声也颇多,唯恐天下不乱。

    而赵云的名,又被世人提起。

    没办法,那日望月楼被炸,动静着实大,凡忘古城人,各个都知,如今依旧是炸人楼,用的也还是爆符,让人不自觉的以为,这又是赵家少爷的大手笔。

    “查,给吾查。”

    王家家主雷霆震怒,出了废墟,一步都没站稳的,小家族可不比大族,三间店铺都毁了,房子被炸没啥,药材被偷精光,这才是最难受的,何止伤筋动骨,已是元气大伤,因此损失,王家怕是很难在立足。

    “爆符,是爆符。”

    王阳咬牙切齿,不确定是谁,却认定了是赵云。

    舒坦!

    赵云笑着转身,来,继续立门面,立一回炸你一回。

    不给你王家搞破产,老子就不姓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