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 > 第六百九十六章:舔狗白无痕
    大青抬头,看向那站在神桥上的身影,一如当年的风姿绝世,此时正带着浅浅的笑容,挥手朝它打招呼。

    一时间大青居然觉得有点委屈,“哼~”的一声扭过头去,“我还说是谁,这不是神封门的门主,如今世间在行走的第一强者,玄生仙帝吗?”

    张玄生笑容有些尴尬,心说这只乌龟一如既往的傲娇,好麻烦啊,不过也确实是他理亏,明明约好了带对方出去玩的,可一拖就是这么多年。

    “青长老,我是玄生啊,不记得我了吗,咱们约好了要出去玩的。”

    张玄生从神桥上跳下来,落到大青的龟甲前半段,大概算是肩膀的位置。

    “哦?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来着,可是某人说下次一定,时间太久我都忘了。”

    大青一幅努力回想的样子。

    张玄生嘴角抽了抽,哄道:“这不是闭关时间太久了,出关就想起来了,我准备去万界转悠一圈,要不要一起?”

    大青站起身来,水流奔腾而过,嘴上很不情愿的样子:“哼,既然你这么说,拿出约定来压我,我也只能履行了,我可不是想跟你出去玩才答应的!”

    张玄生:……

    月神宫内的弟子正进行午课,忽然感觉天空暗了下来,山巅震颤,抬头间居然看到那几个纪元都没动过的玄武神兽居然腾空而起,片刻间便在空中化为小黑点。

    “青长老这是!?”

    有弟子惊呼。

    月神宫当代宫主现身,安抚了众弟子,看向遥远的天际,笑了笑道:“无事,只是有人来找青长老玩了。”

    …………

    “滚!我说了多少遍了,我不是张璇月!”

    张璇月一脚踹开一个俊朗的白衣公子,还嫌弃的用灵力冲刷了脚底板上并不存在的“污渍”

    她是万万没想到,自己都证道了,这货居然还敢死皮赖脸的纠缠,真不怕她一巴掌拍死他?

    “不,璇月仙子,我心中现在只有你,无论当年如何,我喜欢的是现在的你!”

    白衣公子起身,一脸痴情的道。

    张璇月一阵恶寒,“我不是张璇月,起码不是你初见的那个!”

    “初见也很美,但现在的你,更美!”

    白衣公子简直是舔狗界的楷模,深得锲而不舍的精髓。

    “你滚不滚,再不滚我一巴掌拍死你。”

    张璇月冷眼道,身上灵力已经开始鼓动了。

    “就是死在你掌下,白某也此生无憾已。”

    白无痕起身,一脸英勇就义无畏的模样。

    张璇月银牙紧咬,要不是老爹曾教育过她,不要乱杀正世界的天赋修士,她早拍死这只烦人的臭虫了。

    白无痕见张璇月没有动手,心说我有机会的啊,说明她也不是那么讨厌我嘛,不就是仙帝嘛,再给我十几个纪元,说不定我也能成呢。

    他想迈步上前继续从高人那里讨教来的“土味情话”,结果忽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哦?就是你,想动老子养的白菜!?”

    一个带着怒气的男声响起,白无痕僵硬的回头,发现一个仙资无双的英俊男子站在他身后,莫名的十分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宛若刻在灵魂深处一般。

    白无痕忽的打了个激灵,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时有些恍惚:“璇月仙子?”

    轰——

    白无痕被压进了地下,没个几天估计是起不来了。

    张玄生脸都黑了,没想到还是个故人,是他最不想见到的一列,而且还被他在女儿面前叫破了不得了的事。

    即使他认为月儿来真灵界多年,自己的黑历史多半早已暴露,但被白无痕这种“当事人”直面叫破,他还是尴尬无比。

    “爹爹,你出关了!”

    张璇月却没有在意这种“小事”,她早已过了为这种事大惊小怪的年纪,一如当年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上前抱住老爹的手臂撒娇。

    “老爹,这家伙忒讨厌,你把他变成手办算了。”

    张璇月指着地下说道,手办这个词,还是他这些年从凌师伯那里学来的。

    “唔……白无痕我会教育的,先不管他了。”

    张玄生觉得也犯不着因为这事就给人家变手办,白无痕可是少有的天骄,以他如今的眼光来看,突破仙帝也不是不可能。

    毕竟对方当年可是不足千岁,就凭着自己的力量突破至仙王中期的人,要纯论天赋,比徐缺他们还要强半分。

    “嘻嘻,爹爹,这家伙,莫非当年是‘暗恋’你的一员?”

    张璇月忽然古灵精怪的笑了起来,看着老爹的黑脸感觉甚是有趣。

    “胡说什么呢!”

    张玄生手指弹了下女儿的额头,让月儿后退捂着脑袋直呼痛痛痛。

    她也感觉奇怪,自己明明都突破到仙帝了,按说和老爹同处一个境界,她方才没准备躲,但她也察觉到自己想躲也躲不开,而那看似普通的弹指居然会让她感觉很痛。

    她感觉自己天资很好,她成就仙帝的年龄可以说是古往今来少有,但不管怎么努力,都丝毫看不到一丝追上老爹的希望。

    这次老爹出关后,她感觉更是看不懂了,如果说以前老爹站在那里像是与天地大道相合,如今却仿佛是在大道中消失了,同样是仙帝,差距为何会这么大?

    要知道她和兰姨切磋过一次,也不过是稍落下风罢了。

    “所以,小玄生,这就是你的女儿吗?”

    大青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有某种被动道法,可以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这个被动在玄生在场时就会发动,它可是和小玄生一起出现的啊,为什么又被无视了啊!明明它这么大!

    “咦,好大一只乌龟!”

    张璇月惊异道。

    “啊——痛痛痛。”

    她又挨了老爹一记弹指,有些委屈巴巴的看着老爹。

    “说什么呢,没大没小的,你都没跟你娘回月神宫过吗,这是青长老,玄武神兽,你爹我小时候还经常被青长老照顾呢。”

    张玄生教训道,这丫头越来越野了,对长辈的起码尊重还是要有的,君不见大青听见“乌龟”时脸都青了吗。

    “哦,对不起,青爷爷,月儿不是有意的。”

    张璇月低头道歉,大青又高傲的扬起头,“哼,我不跟小姑娘一般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