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黑巫师的猫 > 谨慎订阅
    很快,黑猫,大黄狗和辉夜姬就离开了温泉旅馆,前往山林外的村子。

    现在的时间才临近中午,村子里的泥土路上没什么行人,人烟稀少,路口杂货店的老板坐在摇椅上假寐,翘着个二郎腿,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看着像是吸烟过度暴毙了。

    “感觉到妖气没?”希罗问。

    他本身虽然也能看到妖气,但是他终究是魔物不是妖物,所以对于妖族的妖气感应很生疏,只能依靠辉夜姬来寻找。

    “她不在附近。”辉夜姬紧张的说,“她该不会找了个角落开始为自己的复仇计划做准备了吧?我好担心她啊,被关了15年,她对于外界的变化一点都不了解,如果她被警察开枪打死怎么办?”

    希罗震惊了,他没想到辉夜姬担心的竟然是这个:“你不觉得那些可能被她谋害的村民更加值得在意吗?”

    “你想多了啦,以前的时候百草莹她也就吓唬吓唬进山砍柴的樵夫而已,真要她做出什么危害村民的举动,她也有心无力,而现在人类社会那么发达,武器也很先进,如果百草莹她贸贸然对人类动手,肯定不是对手的,我就担心她被人类给弄伤了。”辉夜姬说。

    希罗被她的这一番话语给折服了,他情不自禁的鼓掌,佩服着辉夜姬高深的智慧,于是他说:“那我们就不用管她了吧?”

    “那可不行,她可是我的姐妹,我可不能这样放任她在外边。”辉夜姬摇头。

    希罗想想也是,于是他让古尔丹跟着辉夜姬继续去找百草莹,自己中途溜回温泉旅馆泡温泉去了——他现在浑身疲惫,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而寻找瓶妖的这个任务,有古尔丹护卫左右就够了,要他跟着干什么,那不是浪费资源吗。

    不过在路上,希罗刚巧遇到了提前放学回来的间桐雪樱。

    “小黑,你怎么在这儿啊,一个人跑出来玩了吗?”小姑娘把黑猫抱了起来,“我们回家吧。”

    “不,我要回去泡温泉……”希罗喵喵叫着,试图从雪樱手中挣扎着逃走,谁知道这小丫头用力得把黑猫抱在怀里,以至于希罗快要被她略有起伏的胸口给闷死了,“……”。

    吃完中午饭,小姑娘带着黑猫去探望赤坂宗束,在赤坂家里希罗看到了病怏怏小脸雪白得跟癌症病人一样的赤坂宗束。

    男孩愁眉苦脸的躺在被窝里,脑袋上敷着冷毛巾,满脸都是对这个世界的痛恨与绝望,他看起来快要死了。

    他既没有吃药也没有打针,纯粹用的最原始的方法退烧,希罗记得这种敷冰毛巾的做法只在古装电视剧里看到过,没想到这里还在沿用。

    雪樱和宗束在房间里聊上学第一天的事情,从“上原老师的谢顶比上学期更加严重了”“松阪老师那场恋爱果然没能撑到春假结束”一直到“就最新国际恐怖组织活动方向以及资本主义的延展性……”“听说有人在富良野看到天上有哥特萝莉飞过”,话题极具跳跃性,希罗觉得自己必须和他们谈谈“关于外星种族对地球的旅游业发展”才能加入到他们中去。

    希罗从窗口跳了出来,准备在赤坂宗束家院子里闲逛,宗束的爸妈都不在家,他可以随意走动,当然就算宗束的爸妈在家他一样不会客气,毕竟猫乱跑和人乱跑的性质可不一样。

    遛弯到他家客厅里的时候,希罗看到了一个摆在茶几上的花瓶,他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妈的,都怪百草莹那家伙,害得我对花瓶都神经过敏了。”希罗痛苦的揉了揉自己的胸口,见到花瓶的一霎那他的心脏都快从嘴巴里窜出来了。现在心跳加速得厉害,他痛苦的呲牙咧嘴。

    百草莹的脑袋嚯的从花瓶里钻了出来,“救命恩人呐,咱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喵——!”

    希罗两眼一翻,第二次昏迷了过去,直挺挺躺倒在房间的榻榻米上。

    人生也好,猫生也好,从来都不缺乏惊喜,只缺少一双发现惊或喜的眼睛。

    等闻讯赶来的雪樱把黑猫弄醒的时候,他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正常的茶几,正常的花瓶,正常的客厅内摆设,还有一脸焦虑的间桐雪樱。

    “小黑,你怎么了,没事儿吧?”雪樱紧张的问道,她也不清楚猫这种动物会不会得一些特殊的病,万一这只猫生病了的话……小姑娘下意识的把黑猫举远了一点。

    希罗喵喵叫唤了两声,示意自己没事儿,等雪樱再度回到宗束房间里去之后,希罗扭头看向花瓶:“百草莹,你怎么在这儿?”

    百草莹的脑袋从花瓶里探出来,还是老样子的披头散发,虽说她是个瓶妖,但希罗总觉得她比女鬼要吓人多了,他实在无法接受一个人头从瓶子里钻出来的那种画面,他无法习惯,就好像李岚无法接受甜的豆腐脑一样,“甜豆腐脑那是人吃的吗?!”。

    “我早上被这家的女主人从林子里捡回来了。”百草莹无辜的说。

    “这样啊。”希罗望着她,始终保持着三米的距离,这个距离可以给他足够的反应时间,无论是逃跑,逃跑,还是逃跑,他都能迅速的做出判断,然后溜之大吉。

    他知道这家伙应该不会伤害自己,但是这恐怖的造型——他的心脏实在受不了,他没有古尔丹那么粗壮的神经,做不了逆天的事儿,就好像怕虫子(尤其是蟑螂!)的人他明明知道虫子伤不了他一根汗毛,但是他就是害怕,你能怎么办?

    对吓人的东西保持敬而远之的态度,这是人的生存之道。

    “辉夜姬正在找你呢。”希罗对她说。

    “竹子姐姐吗?”百草莹眼前一亮,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态动作表情都仿佛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少女般——当然她鬼一样的形象当然和少女搭不上边,她的形象应该和贞子比较接近,她应该摆出狰狞的笑容,涂抹血淋淋的口红,一张嘴就吐出一根40长的舌头,那才符合。

    老实说,百草莹的容貌并不差,是一张比较漂亮的御姐脸,但是她多年没有洗过没有梳过的头发看起来就是一堆干枯的黑色茅草,和鸟窝有的一拼,软塌塌的垂下来挡住了半张脸,而且她脖子以下什么都没有,如果半夜被人撞见,能把人直接吓得心肌梗塞。

    “是啊,你的竹子姐姐站在找你,你快点投入她的怀抱吧,不要再出来……”希罗艰难的把兴风作浪四个字咽了下去,这让他几乎被自己口水噎住。

    “不,我要报仇,我不能放过这里的人类,是他们害得我整整15年无法脱身!”百草莹坚定的说,仿佛在宣布什么刚刚签署的具有重大影响力的国际条约。

    “你确定你真的能杀死这里的人类吗,老实说……你也不算什么厉害的大妖吧?”希罗怀疑的看着她,就妖气浓郁程度来说,百草莹的水平大概面前比小狐狸柏月高一点,毕竟她也算妖族前辈了,比起竹子公主辉夜姬到是有不小的距离,她若能单枪匹马杀光这里的村民,狸妖骚骚就能单挑打赢大黄狗古尔丹。

    “哼,我知道这里一个超古代兵器的下落,只要得到了传说中的超古代兵器,我就能轻易的颠覆整个人类世界,不仅仅是这里的村落,我能把整个北海道,不,整个日本,不,整个亚洲都倾覆!”百草莹嚣张的说。

    她的表情仿佛是声嘶力竭对着士兵发表演说的希特勒,让希罗联想起狂热的清真教徒。

    “你咋不说把整个地球都倾覆呢?”

    希罗用力翻了一个白眼,尽管做完这个动作,他有点儿晕。

    “那样可能太夸张了。”百草莹有些羞赧的说。

    希罗:“……”

    “好了,瓶妖小姐,我劝你还是把思维摆正到正常人的程度上来,那什么超古代兵器,太脱线了吧?我觉得你直接说恐龙时代就是被你毁灭的得了,我还会猜测你是什么神仙高人转世之类的。”黑猫已经完全不担心了,他镇定的说。

    “不,这是真的,不是我杜撰出来的,你如果不相信,可以拭目以待。”百草莹的表情特崇高,就像是在五星红旗下双眼闪闪发光的少先队员,那是一种很恐怖的狂热的光,“那件东西就在这附近的山脉深处,我如果把它挖出来,你就知道了。”

    “真的假的?”黑猫一脸质疑,这位瓶妖小姐说的跟真的一样,如果他的智商和萨塔妮亚——不,如果和古尔丹差不多,他肯定就信了。这方面的东西,再虚构再扯犊子,一般来说古尔丹都会坚信不移。

    不过,能威胁到整个亚洲大陆,那是什么鬼东西,孙悟空的金箍棒?还是玉皇大帝的刮胡刀?也可能是恶魔撒旦留在人类世界的一根擀面杖?

    “等我找到,你就明白了。”瓶妖说着,从茶几上滚了下来,她像一个轮子般骨碌骨碌向屋外滚去,向着山林的方向。

    希罗琢磨了一下,还是跟了过去,虽然不声不响的忽然跑出去会让间桐雪樱担心,但是对于那所谓“超古代兵器”还是激起了他的好奇心,如果世界上真有那么厉害的玩意就被埋在这片山村附近的土地里,那一定会让全世界的探险家都气的骂娘。

    走过阳光下的乡间道路,进入了绿林覆盖的山脉之中,希罗跟着百草莹在树林里到处瞎转悠,当然也不妨一些难忘的经历,譬如——

    没走几步路,黑猫就在森林里遇到了一头抓狂的野猪,那头大野猪也不知道是不是交配失败了还是被配偶戴绿帽子了,双眼赤红,横冲直撞,简直就一猪形推土机。百草莹见势不妙直接把脑袋像缩头乌龟一样缩进了花瓶里……好吧,她装死的伎俩还真是手到擒来,希罗怀疑她过去经常这样装死蒙骗别人。而无奈之下的黑猫只得爬到树上,谁知道那头大野猪跟见到了隔壁老王似的就盯着他不放,在树下蹲点了整整半小时,才愤然离去——而这个过程中,百草莹作为一只扬言要报复人类的妖怪,居然从头到尾都一动不敢动,希罗真想要嘲讽她的胆小如鼠,只是后来想想自己也没资格嘲讽她,只能在心里吐槽两句。

    不仅如此,之后希罗又遇到了一群在树林里玩闹的熊孩子,一共五个,都是只有七八岁的模样,一个个满肚子黑水,看到黑猫就准备联手来捉,表情淫dang的仿佛钻进姑娘家屋子里的采花贼,把希罗吓得爬上了树半天没敢下来,最可怕的是这群孩子还试图爬上树来抓他,好在他们最后放弃了,不然希罗估计一狠心就扑上去和这帮小兔崽子同归于尽了。

    当然,也不完全是希罗和百草莹倒霉的事儿,一个在山里路过的村民看到了地上的花瓶,好奇的捡了起来,然后百草莹忽然钻出来的脑袋把那个一米八的壮汉吓得爆发出一阵惊恐的尖叫。目送着那个壮汉尖叫着逃走的背影,希罗恍然间看到半空中被他甩出来的晶莹泪花,“……”。

    “所以,你说的超古代兵器到底在什么地方啊?”黑猫不满的看着眼前的瓶妖,现在他已经习惯百草莹惊悚的造型了,原本毛骨悚然的感觉消失不见,他觉得再过不久,他应该就能像面对骚骚和柏月那样,淡然的面对眼前这个造型迥异的妖怪。

    东方妖怪里,中华大地的妖怪一般都是以修炼成人形为主要目标,修出名为“桐溪”人身的骚骚就是个典型例子,而日本的妖怪似乎特殊一些,他们中有不少本身就是半人形态,而且无法修出完整的人身,他们的修行目的多种多样,有的妖怪单纯想要变强,还有的则是想要活得久一点,这也是中国和日本妖怪的明显差异——当然,他们都属于东方妖怪的范畴之内。

    “我也不知道具体位置啊,不然我早八百年前就弄到手了。”百草莹争辩道。

    希罗看了一眼日暮西山的斜阳风景,苦大仇深的看着她:“那你到底是根据什么来找的?”

    “超古代兵器被藏在一棵老树的下边,那棵老树顶端有一朵永远不会凋谢的小白花,只要找到那个,就能找到超古代兵器。”百草莹说。

    “……那得找到什么时候。”黑猫唉声叹气,“你先慢慢找,我回辉夜姬的旅馆睡觉去了,加油啊。”

    其实打心眼里,希罗根本不相信什么能够威胁到亚洲大陆的超古代兵器,他觉得这完全是子虚乌有的传说,只是看百草莹说得太自信,他才被勾起了一鳞半爪的好奇心,现在想想,希罗觉得自己完全在陪她浪费人生,他觉得再给这瓶妖一百年,她大概也找不到那什么超古代兵器,甚至那玩意是否存在还两说。

    相比之下,回去吃饭睡觉泡温泉,明显比在这里和她瞎转悠来得有吸引力的多。

    “嗯,我会加油的。”百草莹认真的说。

    “我不是在鼓励你!”:笔趣阁app上线了,,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