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修真小说 > 武道皇图 > 第四十二章 祸福
    雷哲身前要穴受制,肋间神经遭挫,以致双臂不但用不上丝毫力道,迈步间双臂自由摆动还牵扯胸部肌肉,令肋间神经的难忍痛楚更增数倍。

    起始时雷哲自是痛得冷汗淋漓,开口都难。

    但此世十数年的修行和磨砺,已让他的意志坚忍之极,此刻咬牙苦忍,不一会儿竟能逐渐进入内外两忘、一念不起的先天妙境,任由身体如活傀儡般给青衣剑手挟持着踉跄而行。

    这是连他自己和学霸“大哲”也始料未及的情况!

    须知,数日之前他给阿罗莜追得满山乱窜,受她笛音所扰而心烦意乱之时,也曾试图摒弃杂念,在奔跑的状态下进入浑然忘我、一尘不染的心境,可却不得其门而入,如今身陷敌手、饱受痛楚,却又不经意间臻达这梦寐以求的先天境界,实乃“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的最佳写照!

    先前给青衣剑手打散、截断的先天真气,复又丝丝缕缕的自行积聚,连贯起来,冲击着身前被制的穴道……

    先天之机,正在于静极生动,惟其无为而为、不动之动,方为真机自动,所聚之气方为先天真气,蕴含着难以想象的“动能”!

    这就像挖渠引水,渠通之前,固然滴水不得,只见辛劳而不见回报,然则一旦渠成,便水流自来,利用的是水往下流的自然本性,不必时刻着意亦能源源不竭。

    反之,主动以意念和呼吸提取后天真气,则像是来来回回拿桶提水,虽然看似第一桶水便来得快,来得容易,但这效率实则可想而知,更非长久之计。

    两者高下之别,不言而喻。

    在被挟持着下到半山腰的一路上,雷哲的先天真气连续冲开四个被制的穴道,到了最后的气海穴时,始遇上困难。

    原来青衣剑手的点穴手法在雷哲这精研针灸之人的眼里虽不值一提,可到底是内外兼修的大高手,深悉真气运行的一些关键脉络和节点,点穴时便加以重点照顾。

    气海穴正是重中之重!

    顾名思义,此穴乃是丹田之气注入任脉并开始扩大发散之处,一旦受制,则丹田之气与奇经八脉之气再不能沟通往来。

    对后天气功而言,这简直是致命的!

    因为未运功时,后天真气几乎全都存储于丹田之中,气海穴被制,则真气困锁,有力难施。

    就连雷哲的先天真气,虽然一直在任督二脉周流不息,但也有大半淤积于丹田,若不疏通气海穴恢复周天循环,仅凭经脉里残余的那小部分真气,终究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

    然而青衣剑手留在他此穴的真气直如顽固的毒瘤,每当他的先天真气冲击至此时,造成的动荡都牵连到整个小腹,生出肝肠寸断的剧痛。

    不一会儿雷哲痛得再次汗流如雨,全身衣衫湿透,甚至不由自主地从内外俱忘的巅峰状态跌落出来,差点便想放弃。

    可是想起此行被掳去庄氏一族的可怕后果,他便忍不住心头火起,转而咬紧牙根,竟以意御气,一波一波地向气海大穴狂冲猛击。

    很快他已痛得全身麻木,意志昏沉,可是气海穴仍毫无被冲开的迹象。

    反而被激荡回来的先天真气,流窜往其它经脉里,倒行逆施,又成另一种痛苦。

    雷哲咬牙苦忍,誓死要冲开这被制的最后一个要穴。

    “雷族长!”

    雷哲闻声吓了一跳,暗忖自己全副精神放在解穴方面,竟忘了观察处境,险些露了痕迹,叹了口气,再缓冲穴之举,微眯的双眼睁大开来,扭头看向扣着自己肩头的青衣剑手。

    “阁下有何吩咐?”

    开口的同时,眼角余光已瞥到山路下方不远,正在险隘处作势对峙的雷与雷冗父子,双方衣衫狼狈,气息不匀,分明恶斗过一场,似乎谁也没占到便宜。

    想来青衣剑手定是笃信他二人即将与雷冗父子汇合一处,如此四大高手齐心协力且又控制着雷氏族长,可谓胜券在握,这才会悠然开口。

    锋芒稍敛,青衣人的眼神其实很温润,真诚,有股古仁人君子之风,令人一见而生好感。

    “雷族长身受之痛锥心刺骨,竟可一声不吭,委实令在下由衷敬佩……少年英雄,当之无愧!”

    雷哲心念一转,故意饱含怨毒的看了他一眼,咬牙冷然道:“大丈夫可杀不可辱!阁下若以为此等下作手段即可迫我屈服,实属痴心妄想……够胆便给我个痛快吧!”

    青衣剑手信以为真,不由一愣,继而脸色愈发敬重,满以为雷哲确是个铁骨铮铮的大丈夫,全未起疑检查他被制的穴道是否有异。

    岂不知此乃雷哲反其道而行之的计俩,若他当真怨恨某人乃至欲杀之而后快,哪里会这般毫不掩饰的写在脸上?

    恐怕他只会愈发言笑晏晏,彬彬有礼,使对方放松警惕,然后再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雷族长莫要误会……”青衣剑手干咳一声,略带歉意道:“敝族长来此拜访本是一番好意,不知如何竟会弄至如此田地……”

    “我二人请雷族长回去,意在让雷族长亲口向敝族上下解释清楚,方可取信于族人,否则我等护卫族长、少族长不利,回到族内必将死无葬身之地矣。”

    “万般无奈才出此下策,还望雷族长见谅!”

    持枪断后的肌肉男随之以他那雄厚的嗓音瓮声瓮气接着道:“雷族长实非常人也……小孜的手段我也领教过,自忖很难比雷族长捱过更长时间而闷不哼声!”

    “此番请了雷族长回去,如若雷族长说不清楚敝族长之死的首尾,后果不必多说……如若证明雷族长确与敝族长之死无关,我二人愿叩头赔罪,任打任杀!”

    比之青衣剑手的委婉,这等憨厚人直来直去的话语更能打动人心,消除芥蒂,换个人大丈夫、真汉子,将来未必不会一笑泯恩仇。

    可惜其中并不包括雷哲!

    一番打岔,雷哲停止了运气,反而体内真气复又迅速凝聚,逆流入其它经脉里的真气亦千川百河般倒流而回,顿觉浑身舒坦,功力似犹胜从前。

    正在吃紧关头,闻言仍不忘冷笑两下,不屑道:“你二人是否过于小觑一族之长的智慧,如此软硬兼施的小计俩,也敢在我面前献丑?”

    “你……”肌肉男怒形于色。

    青衣剑手只是摇头苦笑,不再多言。

    肌肉男犹自忿忿不已地嘀咕着:“为何所有族长,一般无二的心思多多……”

    似乎积聚了足够的力量,雷哲体内真气倏地狂旋起来,肚腹表里一阵翻江倒海,胀痛绞痛五味杂陈,以他苦捱许久的坚毅意志亦抵受不了,惨哼一声,闭上双目。

    两人以为他分心开口之下终于熬不住这独门制穴手法的活罪,不仅未起疑心,反而觉得理所当然。

    脚下三步并作两步,挟着雷哲来到雷冗父子身旁。

    同一时间,雷哲积聚的真气蓦地扩张,不但冲开了气海穴,还直灌丹田,引得丹田之气一阵惊涛骇浪,猛地涌往全身经脉,连以前真气未达的一些经脉亦一并冲开,全身融融浑浑,真气周流不息,说不出的舒爽。

    和刚才相比,简直是地狱和天堂的分别。

    雷哲明显感到,这番痛苦并不是白捱的,他的真气又深进了一层,已然无限触近真正的先天境界。

    一般而言,以身体的痛苦来激发潜力,只是下者所为,修练精神和意志实有很多更佳的方法,而触及先天境界的层次,更无须借苦行来提升功力。

    但今次雷哲的情况却是非常例外的情况,他的目的只是为了解穴,之前若他继续以意运气冲击气海穴,说不定会走火入魔。

    只因此举大违于先天真气讲求任乎天然的本性!

    偏在这危急关头,青衣剑手出言引开了他的注意力,体内澎涨的真气自然而然一紧一放,反打通了几处练武之人梦寐以求想要冲破的经穴,实属意外之喜。

    雷哲感到全身充盈着前所未有的力量,清灵畅活,不知是否错觉,就连肋间神经的痛楚也不再那么难捱了。

    狠狠瞪了眼一见到他便轻舒口气又精神大振的雷冗父子,雷哲自顾自闭目不言,暗暗调息运功,蓄势待发。

    然而面上看来,却似他不欲多看二人,一副认杀认剐的消沉模样。

    雷冗父子深感痛快,一扫之前节节败退的颓风。

    唯有曾指点过雷哲武功、知晓雷哲内功根底别有枢机的岩伯瞳孔深处闪过微不可察的异色,似有所思,但又不敢轻举妄动,只是与雷髯对视一眼,前后夹住四大高手及雷哲,静观其变。

    兵甲铿锵声连绵不绝。

    无需指令,潮水般涌来雷氏部曲已按照长期以来的战斗素养自行列队,里三层外三层牢牢围住周遭,刀出鞘,箭上弦,严阵以待。

    就连那几个隐隐偏向雷冗父子的族人,亦被袍泽们刻意排挤隔离在外,圈禁起来。

    几人对视一眼之后,也不做抵抗,目前形势不明,他们自然没有螳臂当车的意思,况且新族长已在己方的掌握之中,不动手显然对己方更有利。

    数百支火把照得山路上下一片明亮,如林刀枪即使一动不动,亦自有阵阵森冷杀机迫体而来,雷冗四人久经阵仗,此刻也不禁脸色一动,心下肃然。

    没人比他们更清楚训练有素的大军结成战阵的可怕威势!

    事实上,若非别无选择,他们绝不会出此下策。

    当此之时,他们但有丝毫示弱,都将难逃乱刃分尸的惨烈下场。

    不远处的山石后。

    砧公拉住了意欲上前的孙女,对她轻轻摇头,同时竭力收敛气息,只以眼角余光在雷冗等人处一瞥而过,不曾惹起他们的半点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