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穿越小说 > 北雄 > 第1048章来归(七)
    江左人们的所作所为,彻底颠覆了李破的旧有印象。

    不管是逼的,还是有意为之,他们确实在东南沿海地区拥有了一定的影响力,这在后来越来越注重海洋的人们眼中定然是了不得的功绩。

    于是李破越加兴趣浓厚,问起了他们交易的细节,有船只多少,剿除海匪的时候,那些海匪都来自哪里,水军的规模又如何等等等等。

    李破其实对他们交易的规模并不报以太大的希望,和海外的联系以及海外的情形才是他关注的重点。

    实际上,前隋就已经让李破感觉到非常开放了,他们和北边的突厥,高句丽,东南的琉虬,倭国,西北的吐谷浑,羌族等等,南边的林邑,扶南都有着来往。

    人们,尤其是贵族都保持着旺盛的野心和猎奇心理,与后来那些自诩天朝上国,实际上却自大而又闭塞的文官集团有着本质的区别。

    尤其是杨广在位期间,十几年的时间里,他对周边的国家发起了全面的战争,三次派兵大举攻打吐谷浑,打通前往西域的道路。

    攻打了林邑,琉虬,迫使他们称臣,三征高句丽,把高句丽和自己都弄的奄奄一息,这还不算,国力疲敝之时还去挑衅突厥……

    一路狂奔着把所有人都拖向了地狱。

    ……………………

    杜伏威不会想那么多,驾船出海是他生平得意之作,见李皇帝如此感兴趣,那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谈谈说说,两人这一顿饭吃了差不多两个多时辰,两人喝了不少酒,可以说是颇为尽兴,等到眼见又要到晚饭了,终于来到了结束的时候。

    李破在称赞杜伏威的酒量的同时,又安抚了杜伏威几句,杜伏威还有点意犹未尽。

    李皇帝待人接物和他之前的想象完全不同,如果能放下各自身份的话,那就和知己差不多,他从来没碰到过这样的人物。

    别看说话没他多,可每一句好像都能挠到他的痒处,让你如沐春风之间,起个话头就能令你欲罢不能。

    和李皇帝说话太舒服,真是相见恨晚啊。

    而对于李破来说,此次接见诸侯,感觉相处的也颇为愉快,看的出来,杜伏威是真心前来投靠。

    他稍稍问了问杜伏威对将来有何打算,要做什么官才满意。

    杜伏威估计早就想好了,回答的不假思索,也非常直接,就是要高官厚禄,没实权不要紧,还能轻松的多活两年,最好是别人见了他都要给他行礼的那种。

    还有就是为他留在江左的部下们讨要官职,也很直言不讳的跟李破说,那些人和他自己不一样,他们需要的是实职,不然无法安抚人心。

    实在的都让李破有点不好意思了,当然了,人家也不傻,影影绰绰的就说,那么多人,心思各异,若是有人闹出麻烦,您可不能怪在俺的头上。

    大致上就是说,俺是来长安享受荣华富贵的,可不是来送死的。

    他本人的要求不高不低,却很符合李破对他的期望,比起窦建德来,在诚意上就甩了窦建德老远。

    至于他的部下,还得派人到那边瞧瞧再做道理。

    此时他又想起了萧禹所言,既然要以诚待之,那李破也不会含糊,之前和臣下们已经商量了许久,如今听了杜伏威自己的请求,那就不用再犹豫。

    于是临到终了,李破当着杜伏威的面便赐下了官爵,吴王,光禄大夫,遥领江南水军大都督,实封齐郡一千五百户。

    嗯,顺便说一句,齐郡是杜伏威的老家,不管剩下多少人,也不管杜伏威还回不回得去,在那里有封地就相当于衣锦还乡了。

    在长安又赐其府邸三座,长安郊外田土若干,准其随意出入皇家猎苑等等,之外还允其参加朝会,位在众人之前,上书进言可直达圣听。

    李破又问了问杜伏威的婚姻状况,可愿娶上一门好亲什么的。

    杜伏威也没不好意思,他现在有一妻五妾,四个女儿,三个已经成家,一个幺女正值二八,还未出嫁。

    他本人自然很愿意与长安人家联姻,只是妻子随他多年,不会离弃,新人只能是妾侍,若有人愿意的话,他是来者不拒。

    女儿也要在长安找个好人家嫁了,想要皇帝赐婚,嗯,他没有跟李皇帝联姻的打算,也算是当世难得有良心的男人了。

    这些在李破看来都是小事,长安人家中宇文,独孤,窦氏等都是联姻大户,适龄的女儿一大堆。

    从当前的选秀就能看的出来,这还是进选,待选之人就有七八百人之多,这还是有着家世,容貌姣好的适龄女子,如果稍稍放开限制,几千人,上万人都不稀奇。

    还有就是长安的寡妇群体也很庞大,连年战乱,贵族因为各种原因身死,留下了不少没有儿女的寡妇,生活都很悲催。

    比如说李渊父子殁后,他们的女人就留下了一大堆,大多都藏在长安的各个角落里,活的战战兢兢,李破也没细加追究,人数上估计最少得有好几百人。

    敢娶她们的人不多,杜伏威若是口味重些,他也可以让人去挑选一下,估计很多人都会非常乐意重新有个依靠。

    高官厚禄,华屋美宅,娇妻美妾……就像李破在城外所言,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皆易事尔。

    想来杜伏威在江都也不缺这些,如今来归,都必须给他补上。

    李破的臣下们其实给杜伏威准备了几个封号,吴王是最高一级的待遇,其他比如说齐郡郡公,齐国公之类的爵位也都合适。

    只是杜伏威在李破面前表现的非常好,于是李破治下第一个亲王就此诞生,还是个异姓王,可见开国的时候,什么幺蛾子都能出现。

    这不但在于君王的气魄,同样也要屈从于当时的现实。

    杜伏威欣喜之余,连连道谢。

    他是真心高兴,在江左的时候他虽然是草头王,却一直想要一个正式的册封,不然他总感觉不踏实,和他想象中的封妻荫子有着差距。

    如今李皇帝即将一统天下,他封赏的爵位自然便是正统,算是遂了杜伏威的心愿。

    而且他觉着吴王的爵位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期,确实能让众人向他行礼,可……他心里掂量了一番,开始不住推辞,还说只想做个开国公就成。

    李破就笑,跟他说如今长安城中国公不少,没有实职之下,很难让人把你当回事啊。

    杜伏威顿时就被说服了,他早年吃了不少苦头,对贵族们的生活的向往已经刻进了骨子里,起家之后也难免自卑,所以才有这样的奇葩请求。

    所以他只思索了一下,便受了下来,另外则请皇帝赐姓,理由也很充足,他认为只有姓李的才配称王,不能乱了规矩。

    李破反而觉着有些不适应,他从没想过给旁人改姓,算是维持着后来人最基本的道德准则。

    实际上当世为人改姓是很常见的事情。

    如果他不是正好姓李,李靖在马邑的时候非得给他纠正一下不可,至于什么同姓不婚之类,其实约束不到大贵族身上。

    长安城中那么多的人家,把堂妹娶了回家的多的是,只是不会对外宣扬,也不会留下记载而已。

    这会杜伏威自己要求,李破觉着多个岁数老大的儿子倒也没什么,于是当即便赐姓于杜伏威,之后再称呼的时候,就是吴王李伏威了。

    把满嘴酒气,却无一点醉意的李伏威送到殿外,李破道:“你初来乍到,行事谨慎些,若有人冒犯于你,尽管跟朕说,只要占住道理,朕自然会为你做主,切记要管住脾气。

    诸侯来归,总是会有些无聊的人挑这挑那,想让朕杀人,朕心里有数,你也要小心些,莫要让朕难做,此为肺腑之言,听不听就在于你了。”

    只多半天的工夫,杜伏威已经彻底把自己当做了唐臣,听了这些话,心中自是感激不已,“至尊放心便是,臣的脾气没那么暴躁,从不拿自家性命说笑,自然也不会给至尊添麻烦。”

    李破听了心说,你这么跑来长安还不是拿小命说笑的话,那什么才是说笑?也就是碰到了我,若是李渊那厮在位,就你这出身,估计小命堪忧啊。

    李破也不再多说什么,婆婆妈妈的没必要,又不是真的是他的儿子,而且现在说的再好也是白搭。

    当惯了土霸王的人,一旦没了实权,还受到各种约束,不定会生出多少不满和怨言呢,像李密那厮据说在长安待了没几天就烦了,最终跑出去把自己的脑袋伸到了王世充的刀下。

    所以说啊,还得观望几天。

    送走了杜伏威,李破回到殿内,今天他喝了不少酒,杜伏威酒量是真不错,看上去一点事都没有,可李破却喝的有些头晕,想着以后再跟其人饮酒,得找几个酒量大的作陪,喝不死他。

    但李破并不打算就此休息,窦建德已降,捷报他还没看呢,那比什么醒酒之物都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