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科幻小说 > 除魔俏医生 > 第三百五十章 结局
    “他们都安全么?”我冲着王萱问道,只要他们不要跟着王萱,一切都好。&{}

    “你带着王雪薇走吧,”我冲着王萱说道,“我得有些事情处理。”

    曹小韵从树上跳了下来。

    “我和你一起去。”她坚定的说道。

    我笑着摇头,“我和你不一样。我被妈妈生下来,就不是能够跟人生儿育女的女人。”

    曹小韵看着我,“你曾经对我鼓励过,还记得么?在莫修远的研究院里,你要我不要放弃,现在你又......”

    “我不是要放弃。我到这个世上来,不是谈恋爱的,不是每天上班下着药单,住在有白色栅栏的房子里。我之所以存在,是为了保护秦逸,而你,还有机会。”

    我一把将她抱入了怀里,低声说道:“你的美我一直很嫉妒。”

    “你的好运气我才嫉妒,能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勾引秦逸的?我想学学。”

    我一掌击在她的脖颈。在她昏倒在我肩头的同时,低声在她耳边说道,“将来你要给我烧纸说你和秦逸很幸福。”

    我将她交给旁边的王西成,“带她回去找秦逸。”

    “师父,”王萱惊道,“你不能去,我们应该......”

    “李睿渊在哪?”我问道。

    “师父,我们不能跟他对抗,现在应该把所有人集中起来......”

    “他在哪?”我喝道,王萱喘息着,没有回答,“他已经抓了王氏集团的所有高层...而且他......”

    李睿渊要开始实施他的计划,开始真正的‘大清洗’,不过,就算王萱不说,我身上也有朱雀石,他一定会找上门来,因为要集齐四块灵石好指挥阴兵。

    “我要你把术士传承下去。”我冲她说道,“你身上担子一点也不轻松,我要你把聚阴术士从吃人血肉的邪法中抽离出来。带好自己的徒弟。你能向我保证么?”

    “可是...师父...”王萱急道。

    “听着,王萱,我这一条路,走得太辛苦,也太执迷。太多的人为了成就一个我,都已经不在。我不能再拖重自己的罪孽。如果我失败了,你要带着术士们阻止李睿渊。答应我,将所有人都看好。记得把曹小韵带到秦逸身边。最后,把你师公...葬了吧。”

    这一路走来,我身边的人都不在了。

    我是秦逸的亲妹妹,只是这一点,就已经天理难容。一切都是报应。

    最震惊的,莫过于师父燕翩迁就是冥河引渡人。我用一部手机将他扯出原本死去的火场,果然对王氏集团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李睿渊真的抓走了所有董事会的人?”王雪薇惊道,“有没有见到我的父亲?”

    “在半月前,你父亲就失踪了。”李飞云从树林中蹿了出来,“他去取黄金,没有回来。”

    王雪薇闻言,身子一软,全身像是卸了力,“不会。不会的。”她不断的摇头,“他答应我,我是要做总裁,总裁你们知道吗?我能管你们,管你们!”

    我们默不作声,看着她在地上崩溃。

    “带她走吧。”我说道,将朱雀石掏了出来,抛在地上,一剑劈成了两半!

    王雪薇发疯的跑到灵石边上,冲我吼叫道,“你疯了!我父亲怎么办?那是黄金啊!没有灵石怎么去挖?”

    没了灵石,王雪薇只能断绝了所有思想,而李睿渊也无法集合所有的灵石召唤阴兵,大不了,只是杀了我。

    “王萱,你要原谅飞云。”我说着,“他觉得自己配不上你。”

    我一把将王雪薇拽了起来,“你父亲已经不在,集团所有的高层都被李睿渊带走。这都是因果报应,以后你好自为之。就算你仍和秦逸有婚姻之名,我也不会放手。”

    王雪薇看着我,吼叫道:“你觉得我还有选择么?你和秦逸毁掉了我的一切!我的家我的父亲!还期望我能做什么!我诅咒你们下地狱。”

    家?我的家早就被你们毁了。至于地狱,我现在就去。

    王萱看着我,咬了咬牙,“我们走!师父,你保重!”

    李飞云皱起眉头。

    她们飞快的消失在我的视线。我掏出手机,思虑着要不要给秦逸拨个电话,最终闭上眼睛,远远的掷了出去,在一块石头上摔成了两半!

    “萱,你真让梦掌教一个人......”李飞云喝道,跟随在王萱身后。

    王萱将手中的王雪薇一把甩在路旁。

    “你回去传令,召集所有术士。”她冲着李飞云喊道,转过身停了下来,“王雪薇,我放你走,至于你想继续进行对术士的控制也好,监视也好。随你的便!小心遭报应!”

    “你要放我?”王雪薇惊讶的说道,“不拿我做人质么?”

    “如果你还有一丝良心的话,就召集你的佣兵去水中宫吧。”王萱挥手示意其他人先走,站在她的面前,“我是决不会离开师父一步的。没有她,我早就死了。秦逸也一定会去找师父。我没有修道的条条框框,只要身边的人都健康的活着!这是我王萱生存的意义!”

    她的眼中泛出泪光,看着王雪薇,一字一顿的说道:“即使我死了,也会有人顶替我。”

    王雪薇惨然一笑,“想不到,我真输了,输给梦依尘,我身边到最后,也什么都没有留下。也许你说的对,我们应该合作,不能让李睿渊再度活过来。我要给父亲报仇!”

    刷!王萱将剑举起指着她的鼻梁,“我警告你,要是你再想搞监视或是控制的哪一套,趁早收起来!”

    “呼!”王雪薇长叹了一口气,“我已经不再看重那些了,我的人生必须由自己主宰,唯一不能原谅的,是李睿渊。让我告诉你一件事吧,秦逸和梦依尘根本不是亲兄妹!秦逸才是夏侯妍的后代,至于梦依尘,她生母是蔡燕。她应该姓楚,是她自己控鬼给自己接的生!所以接触鬼体的她才吃了人肉...”

    王萱一把揪起她的脖颈,“为什么刚才当我师父面,你不说!”

    “我对秦逸......你知道的,现在我放弃,如果梦依尘成功杀了李睿渊的话,我就离开。”王雪薇说道。

    “那记住你的话,找你的人吧。我回去召集人去水中宫!”王萱说道。

    王雪薇直到王萱消失的这一刻,一颗心才放了下来,拨出一个电话,“周天么?给我召集所有人,去江澄研究所!”她嘴角牵着笑了一下,“明天的事,明天再说。”

    我已经到了火车站,买了一张火车票,可惜,这次是单程的。我有种直觉,我的人生已经快走到尽头。李睿渊的一切修炼方法虽然是对我修炼的模仿,但是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我不是他对手。我只有一线希望,那就是把他弄成重伤。以我对王萱的了解,她绝不会听命于我,她从来就不老实。

    死在我徒弟的手上,对她有很多助益。

    坐在火车的卧铺,我的心情无比平静。我曾经杀红眼,连着杀了三十个退魔术士,死在我手上的聚阴术士也不再少数。我也终于要迎来属于自己的报应了。

    “池主管,你这是要去哪啊?”一个讥讽的男人说道。

    我猛然抬头,面前的男人放下报纸,露出一张刀削般的坏笑脸庞。

    “你...你怎么......”我惊讶的看着秦逸。他怎么会来呢!他应该陪着蕊儿。

    “你是说什么时候发现你的吧?”他笑着摸摸自己的耳朵,“你的脸虽然变了,耳环变不了啊,那可是神器。”

    这个家伙,早就发现池任就是我了。

    “那你还跟我打!差点把我捏死。”我怒道。

    “我反应要是差一点,王雪薇岂不是会怀疑?再说,你也绝对不会升得这么快。”秦逸说道,“所以我和王萱拼死从李睿渊手上抢回蕊儿,就赶来找你了。反正你要演戏,就帮一把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他放下报纸,“这段时间真的很难熬,你也知道,我一直都是二五八万的样子。天天睡办公室,抱着小安,跟她说这真是我最孤独的时候了......”

    “谁是小安?”我不禁问道。

    “就是第三人民医院里那个心肺复苏假人.....”他无奈的说道。

    我去!

    “你听着,你现在赶紧下车回去保护蕊儿,她刚离开黄泉,一定需要......”

    “依尘,”他坐到我的身边,“孩子有她的路,就好比拿我来说,要是离开办公室住到满是陌生人的房子里,”他顿了一下,不停摇着头,“要是ifi不好怎么办?你不知道,我现在有多依赖网络。”

    “咳咳!”我咳了两声,“总之你不该来。”

    “既然我都已经把你变成老婆了。”他将我拽进怀里,“现在就到我大展身手的时刻,我得把你变成我喜欢的那种女人。”

    我捅他一把,“你当我玩具是么?瞒我这么久,也不泄露我的身份?让我以为你是另一种人么?”

    “抱歉。”他眨了几下眼睛,“我以为这是明摆着的。难道这不是恋爱吗?你假装扮成另一种人,直到他们爱上你,想后悔也来不及了。”

    “我还真是受教了。”我瞪着他说道,他就是这个本性,化成灰也改不了。

    “我们是不是应该在见李睿渊之前,在火车上...继续一下...”他的另一只手冲我抓来,被我一把打开了。

    “秦逸。别玩了。”我回答道,“我们在一起极为不易,其实你有没有想过,也许这是有原因的,譬如我们是亲兄妹......”

    秦逸收起了笑容,一张脸上写满了认真。

    “你和我也许注定不能在一起。”我说道。

    “你的前后跨度有点大,我认为这些不能阻止...”秦逸说道。

    “秦逸,我们在一起是很开心,但是我们的身份始终......”我看着他眼圈已经有些红了,“你也许该找个更为合适的,能欣赏你出色之处的人...”

    “听着,依尘,我不会,我也不想再寻找,我很在乎你,你要永远记住这点!”他俯下头,吻住了我的嘴唇。

    我看着他的眉毛,伸手触摸了一把,“知道么?我喜欢你皱眉的模样。”

    “等到这件事处理完,我天天皱给你看。”秦逸说道,“反正你身上那些高大上的东西我都看不惯,你得好好改。”

    “不,你得改成我喜欢的。”我笑道。

    有他的陪伴,我觉得信心十足。

    水中宫。

    这里黑色黄泉的水位,似乎已经涨了不少。推开大门的一瞬,一只惨白的手臂从门口甩出,张大嘴巴的“人柱”一具具的漂浮在水面之上。

    带着一股腐烂的味道。

    “你终于来到这里了...”一个女声幽幽的说道。我心中一凛,一个窈窕的女人就站在面前的黄泉,在前殿满是人柱的黑色液体里,她身上穿着*深灰的古袍,兜帽蒙住了近乎透明的白色脸庞。

    整对小腿浸泡在黄泉,慢慢冲我抬起*而满是血络的黑色脸庞。“表姐,加入我们吧,不用再迷茫了。”

    人柱的尸体慢慢浮起,登时布满了整个水中宫的前殿。

    她从水中飘了出来立在水面,头发飘散在半空,就连一双露出袍子的双腿,也都满是黑红相间的水痕。

    秦逸挡在我身前,“你的姘头呢?”他喊道。

    我刚祭出寒光剑,就见到一道光流冲着秦逸划了过来,急忙拉过他的身体,运剑抵抗!全身绷住忍痛挡了一剑,体内的气息如同煮开的水,在我体内游动。

    一股剑气呼的一下,我的身子被冲击得撞到了身后的门框上!

    咕嘟,我咽下一口血水。

    一道黑影从左侧的廊柱下窜出,在空中定住了身形,秦逸已经被他捏在手里。

    “你的世界造就的不怎么样呢,依尘。”李睿渊的右手,如同章鱼的触角般恶心,又细又长,将秦逸的脖子紧紧勒起,“我给了你机会。只是你还是不得要领。要是你收纳了所有的普渡村,何惧王氏集团的清洗?不过,我已经为你解决了这个麻烦。”

    顺着他朝着水中宫的宫殿屋顶望去,只见在巨大的廊柱边上,挂了一串兀自流血的头颅。

    “王氏集团一天不覆灭,我们永远也没有自由。可是直到最后,你没能接触到高层。”他看着自己的左手,“现在终于静心了。”

    说完左手一甩,就是一道剑气袭来!水池中的水立刻被剑气划出,强大的气息将我头发吹起,水珠如同激射的钢针扎到了我的脸上!

    我举剑相抗,想试试他究竟到了什么样的强度!

    当!

    得躲!

    我的身子仍是向右偏了半许。剑气划在身后的门框登时整齐的将水中宫的边墙削开,划断了宫殿外的几颗大树。

    “依尘。”他在空中飘舞着,半边脸上已经令人恶心到了极致,五只眼睛就像缝合在左脸上不停的转动,“你我之争,在普渡村,只是打了一半呢!”

    “我可不是白练的!你放了秦逸!”我喊道。

    “不,他是我的气,我还等着吸他的阳魄呢。”李睿渊将秦逸一甩,抛向了水面上的陈迎筠。

    “很快,你也是我的了。”李睿渊阴测测的笑道,一双眼睛闪着幽绿的光芒。

    “李睿渊,你醒醒吧,王氏集团不会因为死了董事会的高管或股东就会土崩瓦解,术士也不会因为控制和监视就此消亡。制霸天下,只不过是一场虚空的梦而已。”我说道,“你索取的越多,收获就会越少!”

    “哈哈哈......”他大笑道,“有你的躯体和体内的气,足够我重回凡界。我势必成就修炼,成为神!”

    我不再说话,砍断廊柱,一剑拨了过去,拼尽全力,一招旋转式的剑气,朝他反击。剑气带着黑色的滚动的气流,如同旋转风车一般,与他的招架硬碰硬的撞到一起!

    “轰!”气浪在空中展开,李睿渊喉咙一紧,嘴里顿时有了血腥的味道。“你还是妥协了,身上不止占着一个人的功力。你跟我没有什么不同,一样的索取。”

    “所以我是来带你下地狱的。”我喝道,身子一跃,跳到了前殿的屋顶。

    “地府的门早就被你打开了。”李睿渊喝道,“还记得你得到冰魄寒光剑么?有了这剑,想纵横三界轻而易举,我只是要同你做个交易,只要你让我附体,我就让秦逸永远的活下去!”

    秦逸此时冲我摆了摆头,一张英俊的脸庞上依旧是那标志的笑容。

    什么意思?

    心头突然漏跳一拍!

    他的目光移到了陈迎筠的身上,一股暴戾的气息瞬间爆发!狠狠一肘击在了陈迎筠的肚腹。他的食指狠狠的插入了陈迎筠*的双眼。“定!”

    陈迎筠一声痛呼。红色的双眼已经破得血肉模糊。

    我翻转寒光剑,道道剑花飞舞,冲着秦逸疾奔的同时,向李睿渊划去破空之剑。同时手上捏准了紫微印,迅速画起符来。

    陈迎筠此时伸出了双爪,指头深深的插入秦逸肩膀的肉里。呼叫声锋利阴寒,极为刺耳。

    李睿渊手中回旋飞斩,法力汇成了一层深红法盾,一声清啸从半空承接着我的剑气,冲秦逸的后背扑去。

    一切犹如电光火石,顷刻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我要是一咒拍向陈迎筠,她势必会魂飞魄散,但是扑下的李睿渊也会一剑刺死秦逸。

    怎么选?

    我正要扭转道咒,却看到秦逸的脸庞。身体猛地一滞,手上的紫微印凝而未发。秦逸一把拽住了我的左臂,朝着陈迎筠拍去!

    碰!

    手中的紫红法咒,迸发庞大的气息,直接将陈迎筠震到三丈之外,直入她受损的双眼,涌入体内的气息冲破她灵力的阻挡,引着身上被烧得通红,嘴巴张开,吐出黄色的光芒。

    于此同时,秦逸的胸口,被一道剑气击中,胸口的鲜血喷溅了我一脸。

    噗!陈迎筠化作一团火焰,恣意狂呼。

    “你杀了迎筠,我也伤了秦逸,现在只剩下你和我了。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想让秦逸魂魄散去的话你就......”

    李睿渊话未说完,肚腹只觉一股剧痛,同时一股冰冷顷刻间覆遍全身,浑身气息从肚腹间喷涌。

    大惊失色的他朝着肚子看去,只见冰魄寒光剑已然穿透了秦逸的身体,刺入自己的肚腹。

    “你......”他瞪圆了幽绿的双眼,不可置信的朝着我看来。“你疯了!居然杀了.....!”

    我看着仍然对着我坏笑的秦逸,直至看着他明亮的双眼失去光彩,眼泪再也控制不住,流了下来。

    “李睿渊,你恶贯满盈,就算胜我百倍,也是到尽头了。”我抬起头冲他喝道,“我梦依尘是硬骨头,不怕鬼,更不惧要挟!”

    “你......”他摇着头,身子朝后一步步退去,拔出剑尖的身躯喷出充盈的白气来,“你不是爱秦逸么?怎么舍得?怎么能...”

    我是爱他,看重他的命胜于自己,但是我绝对不允许,你利用他来毁掉一切!

    “依尘,你变了......真想不到。”他的肚腹白气吐尽,又转换着黑气涌出,“你这么做也会下地府,这里没了人柱,是我在控制黄泉,我死了,黄泉之中,无数孤魂野鬼,都会随黄泉涌出,永无断绝......”

    他的身躯随着黑气吐尽而迅速的干瘪抽搐,不一阵已经化作一具干尸,矗立在黑色的黄泉里,立了半晌,终于倒下没入了漆黑的黄泉。

    轰!地面微微颤动,后殿传出了“呜呜”的一股鬼叫,夹杂着无数咯哒哒声响,随风飘了过来。

    我默默拔出寒光剑,将秦逸的尸体抱入怀里,放声痛哭。

    地面微微颤动,黄泉的水位迅速漫涨......

    此时,一个蓝色的身影飘到了我的身侧......

    研究所外,一身黑裙的王萱手持双剑,带着一群术士和佣兵朝着水中宫方向冲了进来......

    “哥,我爱你。”我满含热泪,冲着身边的蓝影喊道。

    那蓝影飘上前去,打开了后殿的大门,望着后殿不断涌出的黄泉,一双俊眼里塞满了魑魅魍魉。

    “妹呀,你是不是还有一个好人选来阻止这个,让我再跟你造个人去?”

    “听你的。”我疾步上前,拉住了他的右手,右手紧了紧寒光剑。

    黄泉不断涌出的幽暗地府,一个穿着白衣古袍的书生握着手中的毛笔浑身不住的颤抖,写满人名的阴阳簿上滴落了他额头不断落下的汗水,目不转睛正低头望着“楚依尘”那三个字,眼角不断的抽搐,最终心一横,闭上眼睛,重重的涂了下去。

    “楚依尘...”他瘫坐在身后的木椅上,“我等着你。”嘴里无奈的说道。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