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妹妹的贴身高手 > 第五百八十章 你终于来了
    发生在瑶池圣地内惊天动地的雷劫,彻底奠定了方无邪在瑶池人心中仙人的地位。当他肉身不在是骷髅,而变成正常人的模样,无论是本地人还是后进来的华夏士兵,都不约而同的跪拜在地,那其中有敬畏,更多的是崇拜是信仰。

    张帆悄悄走到一边,低声对方无邪道:“枯木先生,宋慧宁救走了秦家老怪物,还掠走了那位苏小姐,我的人追之不上,您若无碍,能否出手?否则让那老怪物缓过神来,怕是又生变故呀!”

    方无邪被赤龙剑击中眉心时,正指点苏烟儿从地下暗河中游出来。醒来后神识笼罩瑶池圣地,却没发现苏烟儿的身影,就猜到有可能被宋慧宁掠走。原本他的打算就是让张帆派人,随他出去围捕救人,现在张帆主动提出,也就省了他开口了。

    “准备直升机送我出去,然后封住入口,以防宋慧宁杀个回马枪。”

    方无邪没让任何人跟随,因为众人的修为都不够看,唯一有个能和宋慧宁过过招的叶酒儿还是重伤未愈。而且叶酒儿为了救他,此时真的不太适合与人动手。

    直升机将方无邪送到最后跟丢的地方,方无邪拿了个卫星电话,直接就从飞机上跳了下去。此时他的识海内多了一丛跳跃的火焰,火焰周围有透明水滴有血色箭矢有肉身精华有金色甲胄,此五种物体各有来历,火焰是叶酒儿本命真火分离出来的;透明水滴则是儿时叶苍天渡来救命气机,按照沈紫嫣的说法,此气机和仙气同源;血色箭矢是猎人村祖地内的三支石箭;肉身精华不只是原身的精华,更有这几个月来被信仰之力滋生出来的血肉能量;金色甲胄则是一幅卷轴化成,上面的密密麻麻麻小字名为震天诀,可惜具体上面记录着什么,以方无邪如今能力还看不明白。

    这五种物体正合五行之数,聚于识海相生相伴,乃阴阳平衡之道。至此后,血色箭矢吸收壮大神识之力,不仅不会再强行抽取肉身精华,还会因五行相生,让其他四种物体的能量不断变强。

    方无邪的肉身恢复成正常人模样,虽然还未曾达到曾经那种强度,但视力恢复了听力恢复了,嗅觉也恢复了,这让他感觉非常好,爽到爆!

    他的神识之力有了倍数的提升,神识一动能覆盖直径两千米的范围,但和秦贞素那种九阶抱丹境比还差得远。

    跳下飞机后,他用神识没有感知到宋慧宁的气息,却闻到了风中淡淡的香气,那时苏烟儿的天然体香。

    这种用超级嗅觉追踪比用神识来的更直接,方无邪跟随气味在昆仑山中急速奔行,开始的时候像普通人一样奔跑。越跑身体恢复的越快,到了后来已经一步两三丈的飞掠了。

    一直追了三个小时,已经远离了瑶池门户,到达一处气候温暖的山谷之中。方无邪闻到了苏烟儿的气息,却发现宋慧宁和秦贞素已经消失了。

    他快步跑入山谷,苏烟儿靠坐在一棵云杉树下,笑着说道:“你终于来了,我能感觉到你没有事。”

    方无邪神识一扫,知道苏烟儿身体几处穴位受制,忙上前推宫过血,将她扶了起来。

    “她们呢?”

    “狗咬狗一嘴毛,”苏烟儿骂了一句人心里挺高兴的,咯咯笑道:“宋慧宁那个毒女人将秦贞素救了出来,我本以为她要救活她秦家的老祖,没想到她是想将秦贞素修为吞噬掉。可她哪里知道,秦贞素已经中了关黎那巫婆研制出的毒药诛心呢!她吞噬了秦贞素的修为,也将诛心吞到体内。喏以为自己能飞,从那面山崖跳下去了。我听到了尸体坠地的声音,你若想看,再确认下也无妨。”

    “那毒药是你设计在赤龙剑上的?”方无邪取出卫星电话,报上了自己的位置,让人开飞机接他们,顺道飞到崖下确认一下秦贞素和宋慧宁到底死没死。

    “正是,那毒药无色无味,极难驱除。中毒后初始感觉无甚大碍,却能让人不停的产生幻觉。直至精神错乱。”

    方无邪恍然大悟道:“我就说么,虽然我在瑶池里布下了大阵,但那秦贞素修为奇高,怎么就一点反抗能力没有被我困住,原来和你下的毒药有关。”

    “怎么样,我聪明吧?”

    方无邪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看着她身上脸上在地下水网逃亡时挂出的伤口,忍不住将她搂在怀里。

    “以后再也不许做这样危险的事情了。”

    “嗯,我听你的。”苏烟儿抱住方无邪宽阔的肩膀,从来没有如此的满足过。可抱着抱着,她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骷髅怎么一下子变好了呢?她偷偷瞄了眼方无邪的脸,竟然在脖子上看到一个齐整整的牙印。

    若是按照曾经的脾气,苏烟儿定会一个巴掌抽过去,可这次九死一生活了下来,她深深吸了口气压下不快,决定暂时忍了。

    直升机来的时候,方无邪和苏烟儿还没有从湖州的消息中回过神来。

    破碎虚空白日飞升!

    这种只有在传说中的事情,竟然就发生在自己人身上,而且一飞升还飞升了两个人,这算是一人得道仙及鸡犬吗?

    不,绝对不敢这么说,否则让关黎知道,定然要让方无邪吃够苦头。

    瑶池圣地的人们经历过磨难后,彻底投入到国家的怀抱。军方建立了出入门户的“飞行巴士”,虽然不能想出就出,但出入瑶池却也不再是奢望。在出入瑶池不再困难的前提下,原本那些想着去人类社会过好日的人又觉得故土难离,竟然大部分都决定暂时留在瑶池,卢石和杨浩就是这些人中的一员。

    秦武及九名被方无邪救过的士兵都跟随这方无邪回到了湖州,完全成为方无邪的班底。

    没有了秦家的威胁,方无邪建议唐小七掌管君子科技,可唐小七坚持叶流云的“遗嘱”,拒不接受。

    方无邪有些头疼,原本妹妹将君子科技交给沈紫嫣是个很好的决定,如果沈紫嫣不受,交给关黎也是不错的。可如今二女破碎虚空离开了此界,一时间还真没有何时的人选。

    就在方无邪发愁的时候,一直都是乖乖女文静女的公孙静柔竟然站了出来,她说她想试试。

    “好,就你了!”方无邪当即拍板,由公孙静柔出任君子科技掌舵人,而苗小刀就是成功女人身后,那个默默支持的男人。

    直到很多年后,方无邪才知道当初的一个决定,会对这个世界产生多大的影响。如果没有这个决定,也许就没有人类的彻底进化。

    唐小七不接受君子科技,整日里跟在方无邪身后寸步不离,毫不在意苏烟儿和叶酒儿要杀人的眼光。但她没黏糊几天,燕京就传来消息,唐三爷重病,唐家将面临无人打理的困境。

    唐小七可以不接受君子科技,却不能不管唐家,只能和方无邪挥泪告别。

    方无邪想对唐小七说过几天就会想办法前往仙界,可看着唐小七满脸泪水,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方无邪没告诉唐小七自己要走,却不能不对张潇潇说一声。因为他的身份太敏感,作为一个能斩杀秦家老怪物的超级高手,华夏高层所做出的决策,都要考虑他的态度。

    张潇潇知道水晶宫已经消失了,此时听闻他要去仙界,疑惑道:“你也想学沈紫嫣那样破碎虚空?”

    方无邪将张潇潇拉到一边,神识一动,手中出现了一座晶莹剔透的缩小版水晶宫。

    “我本以为这东西被我劈碎了,没想到却变小跑到我的玉抉中来。我能感受到里面特殊的混沌力量,重启登天路绝没问题。”

    “这么说,你是真的要走了?”张潇潇有些黯然。

    “走是肯定得走,我得想办法救流云。只是……只是……”方无邪只是了半天,他想问张潇潇要不要同去仙界,可真的张不开嘴。

    张潇潇笑了笑,忽然抬起鞋子道:“哎呀,怎么沾上这么多泥!”

    “刚下完雨,得小心些。”方无邪掏出纸巾,默默的把她白鞋上的污渍擦净,一如十年前初见时那样。

    十年,恍如又一个轮回。

    云山密地,叶酒儿和苏烟儿围坐在聚能石棺前,苏烟儿正唾沫横飞的讲述方无邪和苏苏之间的故事。

    叶酒儿疑惑道:“这么说那个苏苏是喜欢无邪的,那为什么不跟随无邪一起去仙界呢?”

    苏烟儿撇嘴道:“唐小七喜欢方无邪都没边了,还不是留在这个世界!”

    “那是无邪没告诉唐小七,是被瞒着的。”

    “张潇潇明知他要走,不也不跟着,还擦鞋,哼!”

    “无邪说张潇潇要替坐镇张家,直到时局稳定了再做打算。”

    “你这人好烦,这不什么原因都知道么,还问什么问。”

    “我是不知道苏苏离开的原因呀!”

    苏烟儿有些无语,她想告诉叶酒儿,苏苏离开的原因是因为她害怕。却担心这样的理由让叶酒儿学去。

    正如秦贞素说的那样,修行之路,本就是大道争锋,有时候连亲情都不讲,在前行的路上,各种阴谋诡计无耻手段永远都不会断绝,像苏苏那样的小女人,柔弱得惹人怜爱,也有一些让人心动的坚持,可她的性格太过柔弱,遇事瞻前顾后,活在凡人世界里都会很艰难,更别说去往仙界了。

    除非她在凡人世界里学会了真正的坚强,遇挫不折,遇悲不伤,能认准目标,永不动摇,那时再入仙界,才会成为方无邪的助力,而不是成为方无邪的软肋。

    方无邪送走了苏苏,回来时将胡斌也带了过来。这个原本方无邪的仇人,戴罪立功后表现很好,终于要得偿所愿,前往仙界了。

    方无邪取出水晶宫,神识一动就将水晶宫内的特殊能量激活,一道门户凭空出现,正是登天路。

    胡斌属于探路先锋,他当先走了进去,叶酒儿和苏烟儿抬着石棺,走到门户口时,苏烟儿忽然停了下来,她笑问道:“那盆小树呢?你是不是送给小情人了?看你双眼微红,是不是还哭鼻子了?要是真舍不得,你去把她抢回来呀?”

    方无邪揉乱了苏烟儿的头发,板着脸道:“别胡说,进去,你当维持登天路很轻松吗?”

    苏烟儿示意叶酒儿开拔,临进门时扭头笑道:“你就是个胆小鬼,回头见!”

    方无邪摇头轻笑,跟在她们后面迈步进入了登天路。原本以为走登天路会像电影电视里演的那种,天旋地转或螺旋前进那种,没想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就如同开了一扇门,从门这面迈到那面一样简单。

    只不过到了仙界,天地元气比凡人界充裕得不可以道里计,给他的感觉如同从干枯的沙漠进入到热带的雨林,浑身都被天地元气裹住了,甚至把神识压到身前一尺就无法再延伸。

    方无邪收起水晶宫,笑道:“我还以为会在通道里走一会,没想到跨步就……”

    他忽然止住了声音,因为他看到了前面不远处的那双脚竟然不是苏烟儿的脚,而且这里也没有苏烟儿叶酒儿胡斌的气息。

    他抬起头来,一个五六岁的孩子正在啃着一根糖葫芦,随手朝他递过一物:“等你十几天了,你终于来了,喏,真正的原版杀猪刀,他让我送给你。”

    方无邪有些茫然的接过杀猪刀,隐约听到西方长空雁叫,举目远眺,旌旗飘飘,雄关漫道,残阳如血,西风呜咽!

    :十年,恍如又一个轮回。

    新的故事,有一个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