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斗破宅门之农家贵女 > 于爷篇4 新婚表白
    诺伊是个行动派,想做就做的人。《乐〈文《小说因于子恒和林荷熏刚走,她又得不到父亲的支持,当下便暗中寻找之前随着她父亲去过紫月国的人。可找了一圈,发现那些人皆是不愿,非得说要她父亲同意才行。

    看着远方平静的海面,诺伊气急败坏的跺了跺脚。那些人胆小怕事不敢去吧?只要她多花些令,总会有人愿意的。

    突然她想起杜伊的事来,那女人她匆匆见过一两次。说起来,在这个岛上,也是算是出名的人物之一。

    她父亲喜欢吃的巧克力和椰奶糖,便是由她们制作出来的。听闻杜伊回去的时候,还让人打造了一艘大船,花了二十万令,最后更是请了椰子林那边的渔民护送她们回去的。

    而杜伊之所以出名,除了巧克力和椰奶糖外,就是她的大方。那么一艘大船,就这样送给那些渔民了。

    想到这,诺伊突然想起,那些渔民其实也是去过那几个国家的。她快要多花些令,请那些渔民送她去。要实在不成,她就得晚几天。到时候也会有商船一起去那边的一个叫什么蓝海国的国家。

    可这样一来,她有怕时间赶不上。等她到紫月国,那于子恒都娶了林荷熏,她怎么办?

    诺伊越想越是着急,傍晚偷偷地跑到椰子林去,拿出一半的私房钱,才谈妥。这次雇佣了十几个渔民前去那个什么紫月国,这一路上的吃食和船只,都包括进去,一共花了六万多令。双方约好,明日晚上出发。

    这空出的白天,她还得找一个翻译,这一路过去,她得努力学习一下那边的语言,这翻译是必要的。最最重要的是,还不能让她父亲发现,免得还没到紫月国,就被人抓回去了。

    诺伊的这一番折腾,西和有所怀疑,但又觉得于子恒等人都走了,诺伊不敢一个人前去冒险,应该只是耍耍小脾气而已,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她从家里进进出出。

    诺伊要走之前,与西和说心情不好,要去外祖家散散心。西和也没做多想,直道是女儿被拒绝,伤心了,要去外祖家散心,也纯属正常。

    等到他发现不对劲的时候,诺伊都已经走了半个月了。

    相对于诺伊在海上努力的学习于子恒他们说的语言而言,林荷熏和于子恒两人的感情可谓是急剧升温。

    林荷熏即便是心中担忧于子恒的那张契约,也改变不了,她想要假戏真做,与于子恒在一起的决心。

    只要有时间,两人便腻歪在一块。白天钓钓鱼,夜晚看看星星。阴天的时候,两人便背靠背地坐在甲板上,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吹吹风。有太阳的时候,林荷熏便努力学着做些吃食,而于子恒自然是嘴角衔着笑意,在一旁帮倒忙。

    再说蓝海国,杜伊将小帅和小宝留在宫里给百里稀元后,便与紫弈城和紫丁等人,去看望王梓妍。

    一行人没有正面去看望,只是偷偷地看了一眼,又私底下让人将芝雨叫过来,待知道她日子过得还好,才放心地走了。

    杜伊觉得自己现在很是逍遥,大儿子有百里稀元管教,三个小的,有她自己和紫丁管。海外的事物,有海棠。紫月国内的,有万户侯,于子恒,原生,乔氏等人,根本就不需要她操心。

    这让她觉得,前面的那几年忙碌,值了。算一算时间,如今也都二月,是该回去看看,这于子恒的婚期,到底定在何时。

    林荷熏和于子恒一到紫月国境内,便飞鸽传书回各自的府邸,问成亲的日期的同时,也告知家人,他们回来了。

    这一次,他们很是巧合的在朝城的伊记酒楼内,碰上了正在用餐的杜伊和紫弈城他们。面对晒得黑黝黝的两人,紫弈城先是有些反应不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又笑了笑。

    因碰上了,一行人便聚在一块,一起回去。在路上,林荷熏看着杜伊如今变得白皙的脸颊,便道:“王妃,你这变白,有什么秘方没有。你看我天天都避着太阳了,还是黑了。”

    因知道林荷熏马上就要做新娘,在回京城的路上,杜伊便使出了浑身的解数,就为了让林荷熏白一点。

    从朝城到京城的码头,这一段时日内,林荷熏终于比之前稍稍便白了一些。一行人下了码头之时,早已等候在一旁的林夫人,见到站在杜伊身边的女儿变得黑黝黝时,便心生不悦。这都要嫁人了,怎能这么黑,像什么样?

    然而当见到下船的于子恒的时候,所有的不满,便都吞入腹中。看来并不是只有她女儿黑,女婿更黑。罢了,女婿不嫌弃,她这个做娘的嫌弃什么。

    因成亲定夺的日子在三月,此时又已经是二月末,一行人便各自忙开了。杜伊不可能让于子恒这个准新郎官忙碌的,而她表哥凌袁帆因林荷茹再次有了身孕,看到她回来,便犹如看到救命稻草一般。直接将所有的事情,抛到她身上来。

    于子恒和林荷熏在准备嫁娶的事情,杜伊看看还有时间,紫弈城一回来,便进宫忙政事去了,她也只能将三个孩子交给紫丁和德公公等人,带着原生去视察业务去了。

    一路从京城出来,杜伊和原生,现在安城视察码头的业务时,便听到一个别扭的腔调,这令她忍不住朝着发声的地方望去。

    “你们国家的男的,都长得这么好看吗?你知不知道于子恒,他在哪里,你快告诉我!还有,他会帮我付令的。”

    原生脑门子都大了,王妃在客栈里看账本,他则是在客栈门口看看这边的运作情况。哪里想得到,一个长得黑黝黝的女子,吃饭不给银子,还逮着自己,就是一阵叽里呱啦。

    略显不耐烦的原生,闻言,将诺伊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后,道:“你是谁,要找于子恒做什么?”

    “终于找到一个认识的人了,我喜欢于哥哥,你带我去找他吧。只要你找到他,他一定会帮我付令的!”诺伊从到朝城开始,便一路过问来。终于找到一个长相不赖,也认识于子恒的人了。

    “我不认识他!”一听喜欢于子恒,原生便果断说自己不认识。子恒可是要和林二小姐成亲的人,这女的现在出现在这里,准没好事。他是傻了,才会去说认识。

    “你骗我,明明你是认识的。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跟着你!”诺伊好不认识了一个知道于子恒的人,岂会这样放过?这紫月国那么多人,在这茫茫人海中,要再找一个认识的,她也知道很困难。因此决定,赖定原生了。

    杜伊探出一个头的时候,刚好看到诺伊,在看看脸上略显不耐的原生时,努力眨了眨眼。随即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这原生不也是单身吗?诺伊千里迢迢前来,说什么于子恒,想来是小姑娘来大胆求爱的。

    只是于子恒和林荷熏,断然是不可能被这小姑娘破坏的。再加上,这小丫头是真的喜欢于子恒吗?她看未必。不过若是能够和原生凑成一对,倒是不错。

    原生若是做了西和的女婿,以后她在马来岛的产业,就完全不用操心没人照着,更是不用操心没人管。最最重要的是,原生终于可以脱单,不用自己孤身一人。

    显然原生是被诺伊的这话,给惊住了。这女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就贸贸然要跟着他一个大男人,像什么话?真是世日风下!这黑不溜秋的人,肯定是子恒去那个什么岛上招惹回来的。难道那个岛的姑娘,都是这样大胆,毫无廉耻之心吗?

    对于保守的紫月国而言,诺伊的话,确实大胆了些。光天化日之下,一个女的大肆肆地向一个男的说要一直跟着她,这实在是太大胆了。

    果不其然,原生扭头看了周遭一眼,便见到众人指指点点,连带着,看向他的目光,都充满了不赞同的神色。

    这令原生有些恼火:“我和你不认识,别跟着我!”

    “就不,只有跟着你,我才能找到于哥哥!”诺伊目光里聪明了倔强和坚定之色,不过心里倒是对原生有了那么一点点好奇之心。

    她觉得自己是马来岛的岛主女儿,身份高贵。眼前的男人,丝毫没有顾忌到她的身份,对她说话,也很是不客气。这种勇气,实在令人佩服。看来这个男人,不仅长得不错,同时还是个勇士。

    原生若是知道她心中的想法,只怕也是要吐血了。谁知道她是什么人的女儿,在说了,他原生什么样尊贵的人没见过,犯得着顾忌她一个自己独自跑来他们紫月国的一个小小岛屿岛主的女儿,至于吗?

    杜伊见状,是该自己出面了,便走了出来。当看到诺伊的时候,眼里露出惊讶之色:“诺伊,你怎么在这里,你来这里,西和可是知道?”

    诺伊见到杜伊,先是仔细看了看,确定自己不认识。可转而一想,自己是马来岛岛主的女儿,这些人认识自己,也是应该的。

    眼前的女人,都知道她父亲了,那知道她,也不足为怪。因而原本还有些心虚的她,此刻微微扬起自己的下巴,道:“父亲自然是知道,你也认识我?既然认识我,那就好办,我要找于子恒,你送我去吧!还有,这饭所需要的令,你就帮我付了,回头不会亏了你。”

    杜伊心里暗自摇摇头,这诺伊好像有些自大。觉得一个远在万里之外的小小海岛,他们都该知道认识一样。这样的人,配不上原生。可她以前在马来岛住过一段时日,也听闻过多诺伊,自然也是见到过。以前的她,并不是这样的。

    看来,得让这个小女孩知道,自己的国家是多么的小,并且,什么都算不上,另外还得好好磨一磨她的心智才行。

    “恐怕没有办法,这段时日,我都很忙,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哪里还有精力送你去。若是你不着急的话,便随我一起。反正过段时日,我要去找于子恒。至于这饭钱,我暂时就先替你付了。”

    杜伊可不能让诺伊现在去破坏于子恒的婚礼,这小丫头,暂时就先随她一起到处转悠一下得了。

    诺伊心有不甘,想到于子恒要成亲,心下便有些着急。可现在没办法,她到这里后,船上的东西,都吃完了。带来的令想买东西吃,可这边的人都不认。她现在只能跟着杜伊,要不然就得饿肚子。还有船上跟着一起来的渔民,也都还饿着肚子。

    若是要回去的话,还得有人准备食物,让他们回去才行。现在能靠的,只有眼前这两个人了。

    “那如果我跟着你的话,你能不能帮我将船上的食物补足了,让那些渔民先回去,给我父亲送个口信?还有,跟着你的话,那吃饭什么的,要我给银子吗?我只有这些令,可是这里的人,根本不要。”

    诺伊说这话的时候,有些气闷。这令怎么在这里,就买不到东西呢?

    “你把令给我,你要的东西,我找人替你备齐。至于你跟着我的话,这吃喝问题,我就提你解决了。”

    杜伊说这话的时候,状似不经意地看了一眼原生。就见他皱着眉头,显然不太赞同她留下诺伊。

    “原生,诺伊就交给你了,我先看看账本,你带着她先去看看那船上,都得补给些什么。记得好生照看诺伊,她是贵客。”

    原生心有不甘,可又不能不听杜伊的话。因此看到诺伊,便没好气:“走吧,麻烦精!”

    “麻烦精是什么意思?”诺伊的语言刚学没多久,很多话,还是很不理解。不过她一向有好学心,便直接问道。

    原生一噎,面色气得通红。向来还算冷清的他,此时看着诺伊的目光,要说多不悦就有多不悦。

    “闭嘴,不准问问题,否则我把你打晕,扔到河里去。”

    面对原生的威胁,诺伊委屈的撇撇嘴道:“还是于哥哥好,人又好看,又温柔。不过你很有个性,我还挺喜欢的。”

    猛然听到喜欢两个字,原生突然耳根发红了。看向诺伊的目光,闪过一丝轻蔑了。在他眼里,这姑娘太轻浮了。前面还说喜欢于子恒,现在又说喜欢他。这外岛来的姑娘,真真是不要脸。

    林荷熏这段时间很忙,由于她之前并未回京,她的嫁衣是在成衣铺里定做的。之前和于子恒去奥山岛之前,她觉得,不过是一场协议的婚姻,没必要太上心。

    可真的喜欢上之后,又觉得只有穿自己亲手绣上的嫁衣,才会幸福。心境的不一样,导致她回来后,什么都亲力亲为。

    可距离成亲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她也只能熬夜绣了。好在被罩,整套之类的,还有她母亲和丫头一起帮忙,倒也帮她分担了不少。

    她这一忙碌,却让于子恒很是郁闷。他每次约她出门,总是被告知忙,很忙,非常忙,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

    虽说男女成亲之前,不宜见面。这事若是放在以前,于子恒定然会遵守。可两人毕竟去过那奥山岛和马来岛啊,那里的风气相对开放。两人抱一抱,亲一亲,也很正常。更别说什么,婚前不能见面的事情了。

    于子恒郁闷归郁闷,但也不忘记在夜晚的时候,偷偷去看一看她。每次见到她在房间里做嫁衣,他想跑她面前说一说自己的思念之情的时候,总会发现,她的丈母娘,也在帮忙绣鸳鸯枕套,这点让他再次郁闷得不行。

    时间就在于子恒的郁闷中,一天天的过去。眼见明日就是成亲的日期了,却猛然被迅影告知,说他们王妃在安城,带回了一个叫诺伊的姑娘,这让于子恒有些不淡定了。

    这诺伊来这里做什么?西和会同意她来?

    于子想了想,再次偷偷跑去林尚书府。他不想到时候让林荷熏不愉快,这事,还得提前告诉她比较好。

    杜伊回了摄政王府之前,将诺伊的安置,交给了原生。自己先看了下几个孩子,与紫弈城简单了说了几句话后,夫妻俩朝去林尚书府了。

    当杜伊见到明日要做新娘的人,此时双眼通红,眼角下泛着青黑,此时还是针不离手之时,脑子忍不住冒黑线。

    “荷熏,你这是打算明日带着嫁衣,在花轿里绣好了穿吗?”

    林荷熏头也不抬,道:“没那么夸张,就差几针马上好了。王妃你稍等一刻钟,就能好!”

    这几日,她一天只休息两个半时辰,身子早就熬不住了,可她只要一想到,到时候穿上这嫁衣,和于子恒拜堂的情景,心里就忍不住一阵激动。

    当最后一针落下打个结之时,就见她松了一口气。随即将嫁衣摊开,抖了抖,给杜伊展示。

    “终于做好了!”林荷熏脸上那抹欢喜的笑意,怎么都掩盖不了。

    杜伊见状,对她道:“你先去梳洗一番,回来我给你做个面膜。”

    林荷熏也知道自己的状况有些糟糕,便让丫头端了桶水进去沐浴。等再次出来之时,整个人的精神气色好了不少。

    刚才,她差点就睡过去了,这段时间,真的太累了。可明日就要成亲,她想在于子恒的面前,展示自己最美的一面。

    杜伊一边给林荷熏做面膜,一边道:“诺伊来了!”

    林荷熏靠在躺椅上,听到这话,原本紧闭的眼眸睁开了。不过眼里只是闪过一抹疑惑,并未有其他的表情。

    杜伊见状道:“看你相信于子恒,我也就放心了。这感情,最重要的便是彼此的信任。诺伊来了,不过看样子,她是一厢情愿的来的,只不过不巧,被我碰上了。我瞧着,她和原生倒是处的不错,也许,也是一段佳缘。”

    林荷熏因做面膜,不好开口,只是点点头。她怎能不相信于子恒,当初他可是当着诺伊的面,抱着她开心的转圈圈的。若是喜欢诺伊的话,他们两人的感情,又岂会迅速升温。

    想到于子恒,又想到在马来岛的日子,以及回紫月国海途中的种种,她的心里就一阵甜蜜。诺伊,她还不看在眼里。那姑娘,不过是唱独角戏罢了。

    “看你不介意,那我就放心了。这添妆的东西,给你母亲了。待一刻钟后,你再将脸上的东西洗干净便成。明日,到英才侯爷府见!”

    林荷熏点点头,又对着杜伊挥挥手。这整个过程,让前来想要解释却又顾忌杜伊在场,而躲在暗处的于子恒,全都看在眼里。

    他只是悄悄了看了一眼她,知道她对自己的信任后,原本高悬的心,总算是踏实下来。杜伊说的对,信任最为重要,她相信自己,也诚如自己相信她一样。

    一宿的时间很快,天亮了,英才侯爷府今日要成亲的消息,早已在京城传遍了。原本还奢望能够嫁给于子恒的少女们,在这一天,纷纷心碎了一地。

    诺伊由原生带着,到了于府祝贺。不过,她心里很是不甘。想要公平竞争,可人家都要成亲了,她怎么竞争?心有不甘,却又无法发泄,只能憋着。

    回头看一眼眼里带着笑意祝福的原生,眼眶一红,很是委屈。她都没人要了,这人还笑,这分明就是在嘲笑她。

    原生对诺伊很是厌烦,若不是杜伊要他带着她,他压根都不待理的。可突然察觉到身旁传来一股哀怨之气,便下意识的回头看。

    这不看倒好,一看反倒到心里有些不平静了。在他眼里,诺伊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猛然见到她红着眼眶,要落泪的模样,不知为何,心里却泛起了阵阵的酸气。

    她这是因为于子恒成亲了,所以才伤心难过的?原来她并不是那么的没心没肺,也会知道难过啊?

    看她这样,他应该要高兴的才是,为何心里却有一丝的不舒坦,心底有个声音,就是不想见她为别的男人掉眼泪。

    原生还在为心底的那抹怪异,感到纳闷之时,那厢礼成后的两个新人,并没有立即回新房,而是当众表白起来了。

    “荷熏,我很庆幸能够与我相伴共度一生的是你。今日,当着众人的面,我于子恒发誓,今生今世,只有你一个妻,有你,我此生足矣!”

    “此生有你,我亦然足矣!”

    林荷熏的表情如何,众人见不到,可从她那微微颤抖的身子和嗓音中,也能看得出来,此刻她有多激动。

    随着两人的话落,诺伊“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这她一哭,直接让原生有些手无足措,愣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杜伊见状,对着于子恒挥了挥手,示意他先带林荷熏回新房,这里的事情,她来解决。

    众人行得注目礼,让原生的脑子,清醒了过来。可同时,心底有些不好受。这死丫头,在自己面前刁蛮任性,这段时日,没少被她折腾。今日倒好,见到其他男人成亲了,她居然当初就哭起来。

    谁人不知道自己带了一个晒得黑黝黝的妞过来参加宴席的,这要是破坏了婚礼,等下子恒就得找他算账了。

    原生不等杜伊过来,也顾忌不了别人的眼光,伸手拦住诺伊的腰,朝大门外疾步而去。这女人要哭可以,绝对不能在这里哭。

    原本还在为原生嘲笑自己而大哭的诺伊,见他黑着一张脸,顿时就忘了哭泣。她都已经够可怜了,万里迢迢的前来这里,都还没开始竞争,就已经输了。这男人好生没良心,不仅不同情她,之前还嘲笑她,现在又黑着一张脸给她看。

    诺伊越想,越是生气,越生气,就越委屈。当出了英才侯爷府后,便直接放开嗓子大声哭出来。

    在她的印象中,伤心难过了,就该用力的哭,哭出来就好了。哪里顾得上,这是什么场合,能不能哭。

    原生原本见诺伊已经不哭了,脸色稍稍缓和一些。哪里想到,现在这一哭,就和泄洪了似的,简直没完没了,嗓门又大,震得他耳膜都疼了。

    “闭嘴,再哭就把你扔回去!”原生语气中有些不耐,但若是仔细听,里面还包含着一丝的心疼之意。

    诺伊抽抽噎噎:“回去就回去,你们国家的男人太坏,太欺负人了。我要回去,再也不来了,破地方!”

    原生听到这话,顿时脑门子都大了。可说出去的话,容不得他收回来,便道:“要回去可以,闭上你的嘴,明天就送你走!”

    诺伊听到这话,顿时也忘了哭,睁着一双通红的眼睛,望着原生道:“你真的要送我回去?”

    “恩,明日若是来不及,后天也可以!”原生敢说完这话,心里却有个声音在反抗,似乎在说,送回去做什么,回去之后,你再也见不到她了,不能送她回去。

    可还有另外一个声音又道,若是不送回去,在这里丢人现眼,破坏子恒夫妻俩的感情吗?这妞一看就是个拎不清的,根本不懂紫月国的风俗习惯,也不在乎别人的眼光,留下来做什么。

    “好,我不哭了,你送我回去吧,我再也不要留在这里了。”

    诺伊气闷地看着原生。这男人真讨厌,不知道她很难过吗?不知道安慰就算了,现在还要赶她走。走就走,有什么了不起的。

    原生此时已经下不了台了,便道:“那你先回去,我还得去喝喜酒。等稍后和王妃说一声,安排你回去的事情,还得有她来准备!”

    等杜伊见到原生的时候,就他一个人,沉着一张脸,好似别人欠了他五百万似的,也没看见诺伊。

    还没等她开口问,就听原生道:“王妃,诺伊要回去。我答应她,后天会有人送她回去。这去马来岛该要准备些什么,还请王妃安排一下。”

    杜伊有些吃惊的挑挑眉,这是原生给的答案?之前看他和诺伊相处的还好,虽然两人有些口角,但她怎么看,都像是欢喜冤家,难道她看错了?

    “这该准备的,无非就是一些吃食之类的。你安排下吧,还有哪些水手一起去过马来岛的,你也清楚。你安排妥当后,便亲自送她回去。”

    杜伊心想给原生安排最后一次机会,若是两人还是没进展,那只能算是有缘无分。于子恒都有幸福了,原生也该有的。

    就如这次她回来,意外的看到橙萝和绿柳等人,与迅影组织里的风雷电火好上,像自己和阿城要求赐婚的喜悦是一样的。每个人,都有幸福的机会,就看他们自己会不会抓住了。

    原生一听还要自己送,心里有一丝不悦,可又些雀跃。不悦的声音说,那妞很刁蛮,送她回去,路途漫漫,指不定又得被气死。

    雀跃的声音却说,借着这个机会,可以好好调教一下诺伊那丫头。说不定,她会喜欢上自己。

    原生被心底的那个喜欢上自己的声音吓到了。他是喜欢诺伊的?不是吧?可刚才那一闪而过的念头,是怎么回事?

    于子恒新婚,他没醉,反倒是原生醉得一塌糊涂,连怎么回家的,都不知道。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三日了。

    扶着有些晕眩的脑子,他努力的摇了摇,突然觉得上身有些凉飕飕的,低头一看,上身未穿衣衫,而视线所及之处,全是抓痕。

    他的脑子有片刻的当机,完全想不出来,是怎么一回事。起身在床上找了找,却见到一个很是眼熟的耳坠。那不是诺伊那臭丫头,在安城给那些渔民买东西回去的时候,看到非得要买的饰品吗,怎么会在这里?

    原生很快联想到身上的抓痕,在看看手中的耳坠,不小心又瞄到床单上那抹已经干涸的血迹,眼眸瞬间睁大。

    莫不是他喝醉的时候,把诺伊给怎么了?他向来是很少喝醉的,但听闻只要一喝醉,就和一头牛一样的野蛮。天呐,他居然毁了人家姑娘的清白,怎么办?对了,找诺伊,先看看她怎么样了,是不是被自己给伤到了。

    迅速的穿好衣衫,等找了一圈,也未看到人。就在他泄气之时,紫弈城带着杜伊来了:“你可算是醒来了,你可知自己睡了多久?三天,整整三天!西和来接人了,诺伊昨天晚上就走了,以后你再不用担心,她会烦你。”

    原生听到话,二话不说,飞快的朝门外掠去。昨晚就走,那还在紫月国内,只要他速度快点,一定能够追的上的。他,其实好像真的是喜欢她的。

    杜伊见原生的动作,很是满意。抬头看着紫弈城,笑了笑,随即靠在他怀里。对于原生的漫漫追妻之路,她表示有戏可看!

    (本书完)

    ------题外话------

    番外也完结啦,非常感谢大家一路陪伴至此。希望这个结局大家能喜欢。请静待迷花的新文哦,同样是斗破宅门系列~会尽快与大家见面的,到时还请大家多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