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只临摹眼 > 章146:舔包?为什么要舔……包
    除了桃木剑外,周围还有些其他物品。

    比方这枚白色的金疮药,床板上那只小玉瓶里头是解毒丹。

    苍寒一一收起,才发现连储物袋都用不了,只好放兜里,再一摸,发现贴身的玄铁软甲也不见了,暗呼一声不妙:“看来在没有找到上好的衣服前,连神火都用不了了。”

    他略显失望的向前走,手中掂量着桃木剑像是回到了儿时第一次练剑那会,懵懵懂懂,磕磕碰碰。

    还有这治跌打损伤的金疮药,多半娘亲来抹,都是回忆。

    边想边走,没过一会,又看到远处山脚下一间茅屋,其中捡到一只头盔,铁皮青玄色,浮现出(二阶)字样,品质比起木剑好上不少。

    不过苍寒向来没有带头盔的习惯,眼看没储物袋携带,又放了回去,还有一张皮衣和布靴,都可以完全忽略。

    刚出门,嗖的一声,有灰色的飞箭破空而来,角度刁钻几乎躲不开,仿佛已经等他很久了。

    砰——

    一声脆响,飞箭射在了苍寒的腹部,在失去了一切护甲抵御之后,箭头轻而易举的贯穿他这铸剑山的淡黄衣袍。

    “你…你……”

    那是一个藏在远处另一边茅屋旁的青年,他原本以为守株待兔,一箭穿心,轻松解决掉一人时。

    才赫然发现了两个可怕的事实。

    其一,距离数十丈隔的太远的他,适才只知茅屋里有人,却不清楚是何人。

    如今定眼一看,才发现竟是那如雷贯耳的超凡者苍寒!

    “完了完了,怎么会是他?刚出来就碰上个狠角色……”

    青年叫张然,红莲道门的天骄,修为也就九层后期,不算太差。

    本想着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射杀一人,却惹了一个不该轻易招惹的对手。毕竟苍寒的那些事迹,他可是如数家珍,了解的再清楚不过。

    眼下,若说身份让他暗叫不妙,那么这二阶飞箭满弓射出后,居然没有贯穿对方,甚至都没有刺入就啪的一下落在地上,着实让他感到心惊。

    虽说这二阶箭只是寻常铁箭,但在如此爆发的力道下,仍旧可以轻松贯穿野兽的皮肉乃至头颅,可眼前……

    “你想知道为什么?”

    话语未落,身影已至,苍寒手持木剑一掠,直接割开了张然的咽喉。

    “啊…呕…唔唔……”

    张然没来得及逃跑,便捂着喉咙摔倒在地上,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绝望。

    “伊伊呜呜听不清,看来你不想知道。”苍寒无奈的抖了抖肩膀,摇了摇头,剁下了对方的脑袋。

    他尝试着用血妖图腾一抓,并没有收获,想来也是,毕竟这里的死亡并非真正的死亡。

    数息之后,死去的张然便消失了,连带着血迹荡然无存。

    再出现时,仿佛从憋了很久的河水里冒出头,大口呼吸着被淡蓝色光幕送出来,回到万云山顶。

    不远处有大长老望来,目中颇为失望。

    毕竟此番天骄里最弱的是九层初期,他不觉得张然竟这么快就出局了。

    “大长老…我……”

    张然举目四望,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是第一个出来的……

    虽然在场都是千仞境的前辈们,没有多少议论,但还是感到莫大了的羞辱。

    他脸色涨红,看着脚下的地缝,真想钻进去。

    “是苍寒?”

    “哦,那个超凡者小娃娃啊。”

    顺着周围前辈们的目光,张然这才发现光幕上,一列列名字按照击杀排名依次划分。

    目前暂列第一的正是苍寒,后面是(一),想来就是除掉自己后得到的数字。

    他无地自容的低下脑袋,虽说输给苍寒不冤,但这却是他自己找上门……

    难受,太难受了。

    “那个超凡者么,罢了罢了。”大长老扈鹏原本还想责怪一番,看了之后,反倒轻松起来。

    似乎觉得,理所当然吧。

    也就在这一下功夫,淡蓝色光幕一闪一闪,陆陆续续又送出来五六人,其后便是那面榜单的大幅变化。

    张然抬头看了眼,发现只是转眼间,第一名就被那慕容血所取代,后面带着(三),再次一变后,成了(四)。

    势头颇猛。

    这一幕,并没有引起太多惊讶,尤其是龙虎宗的长老,只露出淡淡笑容,似乎再正常不过。

    事实也确实如此,毕竟是楚国天骄第一人。

    而排在第二的则是赵碧婷,以淘汰三人紧随其后,反观那书生禹千秋,至今无一人到手。

    与此同时,求生世界里。

    苍寒看着眼前凭空出来的盒子有些费解。

    确切的说,这是一个木盒,一个鹅黄色木盒,扁扁的很简陋直接用几块长长的木板订装起来。

    最重要的是,这盒子旁边,浮现出三个字:

    “请舔包。”

    “舔包?这不是木盒么……为什么要…要舔?”

    苍寒自然不笨,可他皱了皱眉头实在难以理解这些奇怪的术语。

    与此同时,愈发对于创造这方秘境的前辈好奇了,想着等结束后得好好了解一番。

    实际上其余的天骄们,大抵都惊讶的很,便是向来惜字如金的慕容血也不由得自言自语几句。

    苍寒伸出舌头,稍稍的顿了一下,立马顺着嘴角自上而下舔了一遍,随后打开木盒。

    发现了两种丹药和匕首以及短刀,皮甲等等。

    他收下了这二阶凝血丹和二阶解毒丹,再就是一柄银光闪闪的匕首。

    其他多半无用。

    并且也带不了太多,眼下急需一个储物袋,一个可以在秘境里使用的储物袋,想来比较稀少。

    对了,还有那木弓铁箭,在这种危机四伏的试炼之地里,倒也有妙用。

    他不时用千里眼看看四周,很快就发现了一个目标,那似乎是飞天宗的天骄,正津津有味的舔包。

    “舔包……”

    苍寒抿了抿嘴,发现自己真是现学现用,明明都不明所以的词,就这么从脑海里直接蹦出来,从嘴里很自然的吐露。

    他揉了揉头,看了看天,又摇了几下翻手一捏弓拉满月嗡的一声射出一箭。

    “谁?”

    那人年纪不大,面色红润,长发披肩,眉宇中透着一抹狠辣,正舔包得到大收获时冷不丁被打搅很是恼怒,躲闪后九十二条灵河凝聚在嘴角,冷哼喝出。

    “我,苍寒,取你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