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我在名侦探世界打酱油 > 第896章 你们那样子才不算是朋友呢!
    在说的过程中,天堂晴华就已经因为情绪的关系,停顿了好几次。

    现在把那件事情说完,天堂晴华终于抑制不住自己内心悲伤的情绪。

    “我一直都很相信...相信她是我的好朋友...”天堂晴华轻轻啜泣着,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滑落。

    那种日子很苦。

    在别人面前,她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买东西是都是一副“这点钱小意思”的样子。

    可在私下里,她只是个从乡下来的,没有任何特点的平凡大学生,经济也并不富裕。

    她经常去便利店买在晚上打折的便当。

    为了装出一副有钱人的样子,她这几年拼命打工。

    经济最困难的那段时间,她一天要打三四份工,睡眠时间经常性的只有三四个小时左右。

    也幸好,那段时间正值假期,她不需要在打工的同时兼顾学业,要不然她是真的吃不消。

    可即便如此,有时候花销太大,她还得向别人借钱才能维持住她“有钱人家的大小姐”的人设。

    人设是维持住了,但活动结束后,她就得更加拼命的打工还钱。

    虽然很苦,但为了这些“朋友”,她甘愿过这种生活,也一直在坚持着,从未抱怨过。

    她从来没在外人面前提起过这些。

    承担这一切的,一直都只有她一个人。

    每次她感觉累了的时候,一想起自己“朋友”脸上的笑容,她就会在心中暗暗给自己打气。

    “晴华,坚持住,你可以的!”

    像这种话她已经不知道跟自己说过多少遍了。

    一定要维持住这份来之不易的友情!

    这股信念让她在这种生活中坚持了下去。

    可在她听见白藤泰美和福浦玲治说的那些话后,她坚持那么多年的信念在这短短的几分钟里变成了笑话。

    那她这么多年在坚持什么呢?

    别人根本就没把她当做朋友,而是当做一棵还有利用价值的摇钱树。

    等她这棵摇钱树上的树叶彻底枯萎,那她之前认为的“朋友“就会毫不思索的把树干砍下。

    榨干她这棵摇钱树的最后一点利用价值...

    然后,她的“朋友”就会把她直接丢到一旁。

    就宛如丢垃圾一般,根本不看她们认识几年的情分,不仅如此,他们甚至还有些厌恶。

    这四年里,她所做的一切都变得毫无意义。

    硬要说的话,也只是金钱上的利益关系:

    她出钱,他们配合着笑一笑。

    他们表面上扮演着朋友的身份,但实际上,除了饭合拓人之外,其余两人从来没把她当做朋友。

    之前,福浦玲治说他这四年都被她蒙在鼓里,那她又何尝不是呢?

    她这四年也被蒙在鼓里,她一直以为他们是她的好朋友,可没想到...真相竟然是这样。

    现在想想,如果这些钱都拿来改善自己的生活,那她的生活将变得有多么舒适惬意啊。

    这么多年的拼命打工,省吃俭用,要是能把那些花在他们身上的钱攒下来,绝对是一笔不小的数额。

    这笔钱不说能让她过上那些真正的有钱人家的生活,但绝对能让她搬到环境更好的公寓里。

    她也不用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出门去打工。可以在周末的时候赖个床。

    直到快要到中午的时候再起床去附近餐厅吃午餐,而不是吃她前一天晚上买回来的打折便当。

    下午她也不用赶着去下一个打工的地方,她完全可以去逛街、看电影、去游乐园玩。

    可惜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那些钱也都花出去了。

    这几年她承担下的压力并未消散,而是一直在叠加,只是心中的那股信念让她撑了下来。

    现在,她的信念变成了笑话,这几年积攒下来的巨大压力也变成了痛彻心扉的怨恨。

    压力越大,怨恨越深。

    知道事情后到出发露营前的这段时间里,她内心原本就有的小问题变得愈发明显,心理也逐渐扭曲。

    当然,这些自然是不会让外人知道的。

    把这一切承担下来的,还是只有她一个。

    即便内心再怨恨,她面对福浦玲治和白藤泰美时还得报以微笑,还要继续维持“有钱人家的大小姐”这个人设。

    前者是“爱她的男朋友”,她得忍着心理和生理上的厌恶,继续保持亲密。

    后者是“她的好朋友”,她还是得拿自己拼命打工赚来的钱带“好朋友”和“男朋友”出去吃喝玩乐。

    表面与内心形成巨大反差,就这样,天堂晴华心中的负面情绪伴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越来越浓郁。

    在愤怒以及怨恨等负面情绪的驱使下,天堂晴华更加坚定了执行“复仇计划”的决心。

    “所以你才会杀了泰美,然后再嫁祸给玲治?”饭合拓人愣了许久后才回过神,问道。

    他有些自责。

    要是自己早点跟晴华讲清楚,然后请她吃顿大餐,看看电影散散心,这起案件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了?

    原本他想在山顶观赏烟花时跟天堂晴华说清楚,他希望绚烂的烟花可以照亮天堂晴华的内心。

    即便只照亮一小部分也好。

    计划是这样的,可饭合拓人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意外。

    最开始,他想找到消失的白藤泰美,再跟天堂晴华讲清楚。

    到时候他让福浦玲治和白藤泰美给天堂晴华道歉。

    有他在中间调和,情况应该会在可控范围。

    即便出现双方闹掰之后情绪激动,那他也可以把天堂晴华带离山顶,好好安慰一下。

    他是真的把天堂晴华当朋友的,无关她的身份。

    可白藤泰美找是找到了,但找到的却是一具冰冷的尸体,再也说不了话了,向天堂晴华道歉就更不可能了。

    原本以为是意外,可没想到是谋杀,杀害白藤泰美的还是平时一想温和待人的天堂晴华。

    杀害的理由就是因为那件事。

    没想到,那天他们的谈话竟然被天堂晴华听见了。

    “你说的没错!”天堂晴华抽了抽鼻子,拭去泪水后,情绪激动的朝福浦玲治喊道。

    “就跟泰美说的一样!我要报复你们!我就按照她的愿望,反将她一军!”

    四年来的种种回忆涌上心头:

    开心的,不开心的...

    打工时被老板,顾客大声训斥的画面...

    拿到工资,考虑带“朋友们”去哪里玩的画面...

    一行人出去玩时的笑声,那天她在活动室门口听见的笑声...

    在这一刻,这些回忆宛如一面满是裂痕的镜子一般。

    随着几道清脆的“咔嚓”声响,这面名为“回忆”的镜子彻底破裂成碎片。

    她的眼眶在这一瞬间再次盈满了泪水,天堂晴华任由泪水从脸颊滑落,声音颤抖的喊着。

    “特别是那个践踏友情的女人!”

    她的话音刚一落下,一道还显稚嫩的女孩声音接着响起。

    “你们那样子才不算是朋友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