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女生小说 > 女人三十是妖精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另类的团圆
    我此时的心情非常的复杂,复杂到我无法用一组或者一句语来表达我此时此刻的心情,闹了半天,到了最后我什么也没捞到,这无非是致命的打击呀。

    想起我的颐心园,想到阿瑶当日送我的夜明珠,想起我那黑狐披毛,想起我……我怒了,真怒了。

    当我有机会脚踏实地的站在坚实的土地之上时,我狂怒的扯住无念的衣领,咆哮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出宫?我的金银珠宝,我的锦衣玉佩,我的银票……为什么?为什么?”

    “难道你还有更好的方法?”无念抓住我的手,看着我道,“这是最好的方法,再说今日早上我可是提醒了你,你今日犯火忌呀。”

    一听这个,我更是生气,狠狠在他手上咬了一口,“你说,是不是你放的火?”

    无念摇了摇头,“怎么可能是我?”

    “那是谁?”

    无念没开口说话,我突然惊道,“是阿水?”

    无念伸出手在我头上打了一下,“错,谁都不是!这就是天命。”

    我鄙视的看着无念,“别和扯这个,我不信!老娘不信!这是小白文,不是中国古装版的《死神来了》。”

    无念道,“梅子,难道说你舍不得这一切?”

    我再一次出于愤怒,“放着那么多的金银珠宝,舍得的人是笨蛋。”

    无念一笑,伸出手在我眼前一晃,“你看这是什么?”

    下一秒我扑了上去,紧紧抱住他的手,“这不是太皇太后给我的那串夜明珠链子吗?快给我。”

    无念将手一缩,“梅子,想要可以要付出代价的哟。”

    无耻,真是太无耻了,眼珠一转,我娇声道,“国师,你想怎么样?”

    无念看着我,伸手指了指他的嘴,我眨了眨眼,慢慢道,“国师,那你闭上眼,人家会不好意思的。”无念仿佛很喜欢我用这种肉麻死人的语气和他说话,肆无忌惮的一笑,无念依言闭上眼。

    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我踮起脚对准无念的嘴吻了上去,不一会,无念突然睁开眼吃惊的看着我,不等他反应过来,我紧紧的抱住他的头,来了一个绵长的法式热吻。

    终于,无念眼神从清明慢慢变成一种迷茫,当我放开他时,他眼里闪过一丝宠溺,而后他身子向后轰然倒去。看着地上已经晕迷的无念,我不由得感慨,小昭找的这迷药真棒。

    从无念手里把夜明珠链子拿了起来,感叹了一声真是好东西后我把链子塞到了怀里,紧接着我又从无念身上搜出大约五万两银票,当然我毫不客气把这些银票据为已有。

    当天色开始发白时,我最后看了一眼无念,嘴里喃喃道,“国师呀,不要怪我!像你这样的人,干嘛无缘无故的对我好,反正都是要告别,就让我告别的更彻底一些吧。”我把身上象征着大齐皇后最高贵的金紫长袍脱了下来轻轻放在了无念的脚边,我想他会明白我的。

    迎着初生的朝阳,我大步向前走去,未来会更美好。

    ……

    半年后,大周西南边陲的小镇上,我坐在屋檐下,舒服的眯起了眼,初夏的六月,早上的太阳晒在身上刚刚好,这样的生活才是幸福呀!

    你问我怎么逃出大齐的?故伎重演呀。我依照第一次逃离重紫城那样化妆成乞丐窝在了城门脚下,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大齐的梅姓皇后在年三十被火烧死的消息后,我和几百号乞丐正被大齐的铁骑兵无情的驱逐出了重紫城。临出城门的时候,我看到了站在城门头上的阿影,阳光细细的散落在他的身后,形成淡淡的光晕,他的脸上有着深深的悲伤,他是在怀念我吗?突然心里有钝重的感觉,我以前曾和阿影说过,当我们离开的时候,一定要记得说再见。

    可是这一次,我忘了说再见!我们不会再见!

    出了重紫城,我用了四个月的时间和一群乞丐从大齐走到了大周,又从大周来到了这西南边的小镇上,我用从无念身上打劫来的银子在小镇上买了一间临街的小院,开了一间小小的粥铺,生意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更多的时候,我就是一个人躺在院井里晒太阳。

    其实大部分的时间,我都在想念。是的,我很想他们,可是无念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轨迹,于是我只有选择离开。

    而杀破狼三星是否顺利出世,那就不是我关心的问题了。我只知道楚铃音因为得到端木韶光也就是阿水他老爸的支持后,以无比强悍的姿态一举拿下了被德妃围困近三个月的日月城,楚铃音的王者之气再一次淋漓尽致的展现在了世人面前,我想再也没有人敢怀疑她作为一国之君的能力。

    在重回皇宫后,楚铃音却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郭志玲还是她的德妃,郭英俊小朋友还是那个大家喜爱的十六皇子,一切似乎都没有改变,只是听闻楚铃音现在最爱去的地方,是大周原名震一时的玉国夫人的府宅——颐心园。

    这个女人呀!仰头看去,小镇的天空干净如蓝。

    正当我沉静在无比的想念之中时,突然听到前院传来一阵阵吵闹声,懒洋洋的从躺椅上爬起,我慢慢走到了前院。

    “发生了什么事?”就只见一群人里三层外三层的围在前街。

    费力拔开人群,我奋力挤到了前面,打眼先看到的是一块牌子——卖身。哟,这纯朴的小镇上竟然还有这等事。抱着看热闹的心情,我摇着凉扇慢慢抬头看去,这一看却惊了,愣了,怔了……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时,对街客栈的钱老板突然出声道,“我出十两。”

    这一句“十两”如同往沸腾的热水锅里扔了一块小石块,人群之中开始不断出现了叫价声,一次比一次高。当号称镇上最有钱的陈老板开价到三百两时,我平静的道,“一千两。”人群瞬时无声,人们怔怔的看着我,我从怀里慢慢掏出一千两的银票递了过去。

    一双白净的小手静静将银票接了过去,软软的声音轻轻响起,“这是你第二次买了我,如若再丢下我,那么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

    我轻轻一叹,展开了怀抱,下一秒,一具温暖的身子投到了我怀里,被人紧紧拥抱的感觉让我不由让感慨万千,“小昭呀,你这重逢的拥抱也太热情了吧!”

    小昭哭道,“谁让你这个没良心的人把我给丢了?人家还真以为你死了,你都不知道当我看到那具被压在柱子下的尸体时,我真以为是你。”

    我笑了笑,正准备说话,不经意一抬头,看到周围的人如同看怪物一般看着我和小昭。

    清了清喉咙,我吼了一句,“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呀?”人群如鸟兽般顿时散开,唉,我心里悲叹道,明天这小镇上的八卦风云人物一定非我莫属了。这就是名人的悲伤呀,到哪都是焦点人物,想低调一下都不行。

    拉着小昭进了院子,待她擦干眼泪,我才道,“你怎么找到我的?”

    小昭无限鄙视的道,“就你和国师那小伎俩还能瞒得了我?你还记得你离宫时不是让我去找蒙汗药吗?打从庆祥宫被烧了以后,我就一直跟在国师身边,两个月前,国师见我用蒙汗药帮人设计了一个登徒子后,就让我把身上的所有蒙汗药交了上去,国师不小心说漏了一句——原来那小妖精给我吃的是这个!那个时候我就明白了,你没死,你还给国师吃了我做的蒙汗药。这不,我一知道你还活着,我就打包出发来找你了。”

    我不敢相信的看着小昭,“妹妹,你这也太聪明了,你就不会想国师也许说的不是我?再说,你怎么就知道我在这小镇上?”

    小昭得意的一笑,“你可别忘了,我当年可有才女之称,像国师那样的人这辈子也只会在你手上吃苦头,所以他嘴里的小妖精不是你还会是谁?而找你就更容易了,你这人呀最怕冷最怕热,又好吃懒作的,就你身上这两个特点,我在地图上一查就猜到你只会往这西南边走,这边的气候正好不冷不热,而且这边的人未开化太久,民风纯朴,对于你而言,就是天堂。你看我才找了两个镇子,就被我找到了。”

    我冲小昭伸出了大拇指,突然想到什么,忙道,“我说,我这两个特点,你没和别人说吧?”

    小昭摇了摇头,“我想就我知道吧!姐姐,我知道你丢下我肯定有你的为难之处,所以出发来找你时,我仔细看过身后,没有人跟着我,所以你放心,不会再有旁人能找到你的。”

    我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如此甚好,如此甚好!我说妹妹呀,你来的可真是好时候,你知不知道,想当年我在平安府暗恋过的王二(此人物详见本小说前十章)也搬到这个小镇上,这几年不见,王二越发长的俊了,还有呀,他刚刚死了老婆。”

    小昭丢了一个白眼给我,“看你那没出息的样!人家死了老婆关你什么事?”

    我瞪了小昭一眼,“怎么不关我的事,这说明晚上我爬王二的墙头,不用担心被人骂狐狸精。”说完,我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小昭不再说话,只是冲着我猛翻白眼。

    晚上,我想去爬王二的墙头,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有人先爬了我的墙头。当一把精光四溢的小刀抵在我的脖子上时,我后悔了,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绝不会拿出一千两的银票,要知道钱财不露白是至古真理。

    “英雄,我真没钱!”

    “你没钱?能眼都不眨一下就拿出一千两银两的人会没钱?你当我是笨蛋。”

    我叹了一声,这就是做个有钱人的悲哀,我再一次重申,“英雄,我真没钱。”

    “?#¥%%?#*……”在一串经典的国骂之后,我身后的人狂吼着,“再不交钱,我就杀了你!”

    我欲哭无泪呀,比起我怀里的银票,我的小命更值钱,于是当我颤抖着手伸手入怀准备掏出银票时,我听到了天使的声音,“放开她!”

    这就是传说中的英雄救美吗?可是,为什么当我要求救了我一命的英雄把蒙在他头上的面罩拿下时,我会意外的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我半天反应不过来,好一会后才无比震惊的道,“怎么是你?来什么你会在这?小道子,你给我一个合理解释?”

    是的,救我的人正是严正道,小昭那个笨丫头,当她前脚离开无念,后脚就被严正道盯上了,他和小昭一样不相信我会被火烧死,按严正道的说法,像我这样的妖孽,被火烧死太小看我了。

    我怒了,不带这样的。于是,我把严正道一脚踹出了大门,“我这不欢迎你。”可是两秒钟后我后悔了,亲自开门将他迎了进来,只是因为严正道在门外说了一句,“听说倒在你屋里的人是黒风塞的二当家。”这是赤祼祼的威胁,可是我的小命更要紧呀,这一次只是打了我银票的主意,下一次还不得打我夜明珠的主意吗?

    第二天,小镇上流言四起,南街的粥铺老板是十恶不做的女流氓,男女通吃,一时之间我无比光辉的形象直落千丈。当我听到这些流言时,我无比怨念的看着此时正在我小院里晒太阳的一男一女。

    小昭道,“活该,谁让你当初丢下我!”

    严正道,“梅子,我这保镖好养活,一天也只是十两左右的用度。”

    我恨你,我恨你,要知道十两银子在这纯朴的小镇上够一家六口人生活三月了。可是我能有什么办法,谁让这两人共同指责我忘情负义呢?为了洗脱这不实的罪名,我只能将所有委屈吞到肚子里。

    日子就这样又过去两月,八月未的最后一天,我正和严正道坐在院里聊天,小昭从外面回来,冲我道,“西街明天有酒楼开幕,听说请全镇的人去吃酒席,你去不去?”

    我一下跳了起来,“去,为什么不去!吃白食的机会不能放过。不过什么人这么有钱,在西街开酒楼?”

    小昭耸耸肩,表示不知道,严正道在一旁道,“只要不是熟人就好。”

    严正道的话让我不明所以,等第二天我带着他们两人去了西街,我终于明白严正道这话是什么意思了。看着酒楼上那高高挂起的门匾上“暖玉阁”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我顿时有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佛祖呀,不带你这样玩我的。

    逃。脑海里只有这样一个念头,可是不等我转身,一声娇媚的声音突然从边上冒了出来,“小梅子,你这是要去哪呀?”

    木然的转头看去,半天我才吐出两字,“公……主?”

    面前这位面若桃花,腰似杨柳,肌肤胜雪,莹若凝脂的女人不是楚妖精还会是谁?半晌,我才道,“你怎么在这?你不要皇位了?”

    楚妖精没说话,只是拎着我的耳朵进了暖玉阁的雅间才松手看着我道,“没有你在我身边,一切好没意思。”

    我忍不住吐了,丫的,老娘不是百合,可是我还是紧紧拥抱了她,我只是道,“老板娘,我想你了!”

    楚妖精温暖的呼吸吐息在我脖子间,好一会我放开她,看着她道,“京里的事怎么办?”

    楚妖精笑道,“都到诸神祝福的人不光我一个,再说,亭英还担有太子之名呢!现在的大周是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你就不用担心了!”

    我不禁抬舌,“你就不怕郭妖精再搞乱?”

    “怕呀,不过,我想这不重要。”

    “那什么重要?”这世界变化的也太快了吧。

    楚妖精神秘的一笑,“这个可是秘密。”我无限鄙视她。

    “对了,梅子,我这有位你的老朋友。”楚妖精话锋一转,冲我颇有些玩味的说道。

    “老朋友,谁?”我才问完,一双手从我身后无声的环住我,当熟悉的清草香传入鼻尖,我无语了,再一次被小说作者的恶搞震住了。

    太雷了,天雷呀。

    好一会我道,“常松,你来了呀?”

    常松在我耳边道,“梅子,我来了!”

    这算不算是一种圆满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些我想念的人又都回到了我的身边,一个月后,楚妖精单独找我汇报了大齐的近况,阿瑶决定十月立阿水为后,我这已故的皇后被追封为大德贤慧皇后,我想阿瑶和阿水圆满了。

    而阿影,去了令华国,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成为了令华国下一任储君,他没立正妃,只是世人传闻,在令华国的皇宫里种满了梅树。这个我爱过的男孩,从此我再也没有见过。可是我知道在我和他的心里,有一个位置属于彼此。

    日子就这样平安幸福的过着,金秋的十一月,楚妖精心血来潮,叫上所有的人去往镇上唯一的道观里吃菊茶。道观在小镇的南北边的一座山上,满山的红叶倒有了别样的风情,我沿着道观后的小道向山顶走去,风吹过树梢顶,有沙沙的声响,走了一段路,回身,道观仿佛被满山的红叶淹没了一般,只露出一角。

    突然脚边好像踢到了什么,低头看去,是一颗亮晶晶的珠子,圆润透亮,俯身拾起,仔细把玩一下,感觉有些奇怪,好一会后我心里不禁怀疑道,这好像是夜明珠吧!

    “宝贝,好久没见了!”这是恶魔的声音,绝对是。

    当我目瞪口呆的看到从阴影中走出的那人时,我突然再一次产生了一种想法,那就是逃吧,逃得越远越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脚下却没什么力道。

    我只能眼怔怔看着那恶魔把我紧紧搂到怀里,我只来得及吐出两字,“国……师!”接下的来的话就被无念以一个火热的亲吻堵在了喉咙处。而后,一个东西顺着我的喉咙滑进了肚子,我吃惊的看着无念,头渐渐晕沉起来,抬头,无念狰狞的笑道,“宝贝,我们是时候圆满了!”

    谁要和你圆满,来人呀,救命呀!人家的第一次不要落到他的手里!

    佛祖呀!

    上帝呀!

    谁来救我?

    ……人生呀,就是这样!

    (全文完,剧终)

    →→→→→→→→→→→→→→→★★★←←←←←←←←←←←←←←←

    终于呀,结文了,这小白的天雷文到今天就圆满的画上了一个句号。在行文完结的时候,说真的,心里真的有一种圆满的感动。

    谢谢一直以来关注此文的众亲们,谢谢大家对老猫的支持。

    纵有万千的言语,也无法道出老猫此时心中的满满感激之情。唯有再一次,谢谢大家!

    →→→→→→→→→→→→→→→★★★←←←←←←←←←←←←←←←

    老猫新文《妖怪麻将馆》已经上传,欢迎大家捧场。文下有直通车。hh~~

    新文二月pk,有粉红票的亲们到时不要忘了给老猫的新书投上一票,谢谢。

    →→→→→→→→→→→→→→→★★★←←←←←←←←←←←←←←←

    再说一句废话,我爱你们,永远!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