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修真小说 > 收个神仙做徒弟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彻底治愈的办法
    “慕家是苍炎帝国的皇族,难道没有提及他们的祖先叫什么名字吗?”

    看了一眼江月儿,楚枫问道。

    “皇族的祖先这一点,我知道的就不是很清楚了,只是传说中,苍炎帝国的创始人有通天彻地的神通,当年以无上神力镇服四方创立了苍炎帝国。江月儿道:“这个皇族的祖先已经完全被神化了,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名字到底是什么。”

    楚枫点了点头,一个国家的开国皇帝被神化是很正常的,而隐去名字是不寻常的。

    除非,是那个祖先刻意隐藏自己的身份!

    那么,皇族的祖先是慕易的几率就更大了。

    “有机会的话,倒是要去一趟苍炎帝国的帝都查询探访一番。”无论是离星还是裴天涯他们,给楚枫留下消息都是极其隐蔽的,不可能轻易留下自己的名字。

    “你知道的东西,似乎挺多的嘛。”江月儿又说道,对于楚枫这么一个年轻的少年能够拥有如此医术,还知道这种历史隐秘,她十分的诧异。

    “我个人比较喜欢研究上古时代的历史,上古时代的文明那么浩瀚恢弘,可是突然之间陨落了,你不觉得奇怪吗?”楚枫半真半假的说道:“要是找到其中的谜团,那是多有成就的一件事啊!”

    “原来你喜欢历史啊,这倒也是!”江月儿也是点了点头道:“上古时代的成就不知道比现在要强多少倍,突然之间一下子陨落,肯定是有着什么特别的原因,这倒是一个让人十分感兴趣的谜团!”

    “是啊,的确是一个谜。”楚枫喃喃的说着,心思却是在想着:“既然慕易是留下了血脉,那么其他人是否也留下了血脉呢?”

    “对了,你真的确定九皇子不会有事?”虽然江月儿已经认可了楚枫,但是还是难免担忧。

    “这种极阴寒脉如果死了,暂时会进入一种自我冰封的状态之中保护身体,有些人如果要是体质好的,修炼了正确的功法,那么在死后三年,就可以破冰而出,从此涅槃重生,成为绝世高手。”楚枫微微一笑,道:“但绝大部分人对这极阴寒脉完全不了解,以为这只是一种病,反而不让修炼,这样就完全浪费了。

    在他们死后,他们的身体也会进入冰封状态之中,一般会持续一年到三年。

    在冰封的这段时间之中,他们的身体是不朽不坏的,只要用合适的方法救治就可以再活过来。”

    “这是真的吗?”江月儿越听越是觉得不可思议。

    “用不了多久,你就会知道了。”楚枫笑着道:“现在嘛,你不需要着急。”

    “好,我相信你。”江月儿最终选择了相信楚枫,因为她知道九皇子的这病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了,却一直无人能够治好,也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诡异的病症,只有楚枫今日真正的把这个病的名堂给说出来。

    虽然不知道楚枫所言是否是真的,但是目前一切只能由楚枫来解决,其他人都没有办法。

    “对了,你的功法修炼的怎么样了?”楚枫转移了话题问江月儿。

    “我的功法,已经快大成了。”江月儿十分兴奋,自从楚枫上次教授了她那个修炼的法门之后,她的修炼就再也没有过问题,她也可以更加放心大胆的修炼,已经快要大成了,一旦修炼大成,她的实力将会成为同级别之中的佼佼者,一般人难以匹敌。

    “好,你的这门功法不错,等我把九皇子治好之后,你可以把这门功法给九皇子修炼,对他会非常有好处。”楚枫点了点头,道:“如果他修炼这门功法,甚至是可以完全不惧这门功法的缺陷之处。”

    “到时候九皇子也可以修炼功法?不会出现问题吧?”从九皇子很小的时候,御医就断定他的身体不能修炼武道,所以,江月儿不可思议的道。

    “自然不会的,等我把他治完了,他就可以痊愈了。”楚枫自信无比的说道。

    江月儿实在是不知道楚枫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自信,这样的疑难病症都可以完全治愈。

    很快,到了晚上。

    楚枫直接离开了,毕竟在这里等着也无益。

    临走之前,他告诉江月儿,如果九皇子死了,就把尸体先那么放着,等着他明天来了再救治。

    “你住在哪里?”江月儿有些不放心,便询问楚枫的地址。

    “你不用找我,我明天肯定会来的。”楚枫摆了摆手道:“到时候,我可能还有事要你帮忙呢!”

    “那好吧。”江月儿也没有勉强楚枫,不知道怎么的,她对楚枫有一股莫名的信心,觉得楚枫肯定可以做到。

    晚上,九皇子在服用了卢泽的药物两个时辰之后,忽然浑身急剧的颤抖如同是筛糠一般,呼吸停止生机断绝,浑身冰冷开始慢慢的结上了一层蓝色的冰晶。

    这个时间极短,当江明把卢泽给拎到了九皇子卧室的时候,九皇子的身上都已经结上了一指厚的一层蓝色的冰晶了。

    “卢泽,这是怎么回事?”江明把卢尚泽给扔到了九皇子的床边,气急败坏的大骂道,如果要是九皇子死在麓城,他也脱不了干系,甚至也会受到皇帝的责难:“为什么九皇子喝了你的药之后会变成这样?”

    “你当时怎么担保的,不是说一切在你掌握么?”九皇子身边的那个护卫的老者眼中带着无限的杀机,没有能够照顾好九皇子也是他的失职:“要是不能救活九皇子,那你就给九皇子陪葬!”

    “我也没见过这种情况啊,九皇子怎么会这样呢?这这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卢泽开始了一贯的抵赖大法:“对了,一定是药有什么问题,是那些药有问题。”

    “你简直就是放屁,这些药都是千挑万选的最好的药物,怎么会有问题?”很显然,卢泽的这一套在这个老者面前可是吃不开。

    “那是什么问题呢?”卢泽又想出一个推脱的借口:“我知道了,肯定是九皇子最近一段时间吃了不该吃的东西,或者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我不是要你找借口!”老者一巴掌把卢泽给扇倒在了地上,怒道:“我是问你,现在怎么能够把九皇子救回来?”

    “救回来?这怎么救啊?人都已经死了啊!”卢泽刚刚已经悄悄搭了一下九皇子的脉搏,他知道九皇子身体已经生机全无了,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庸医,那你就给九皇子陪葬吧!”老者冷冰冰的说着,把卢泽一脚先踢到了一边,等着后面直接活埋给九皇子陪葬,然后噗通一声跪倒在九皇子的面前泪如雨下:“九皇子,是老臣有罪啊!”

    江明也是跪倒,泣不成声。

    “对了,今天江小姐领来的那个小子!”在哭了一阵之后,忽然那老者想起来今天楚枫来的时候,已经断定卢泽这样给九皇子用药是会出事,那么楚枫也许有救治的办法:“他不是说,九皇子是什么极阴寒脉吗,他好像是有拯救九皇子的办法!”

    “没错,也许还来得及!”江思明也忽然想起来,立刻寻找江月儿:“月儿,月儿呢?”

    本来九皇子病重危在旦夕,她应该是一直陪伴左右的,但听了楚枫那一番话,心中已经有了底,所以就没有过来。

    不多时,江月儿便是闻讯来到,进了屋之后,看到九皇子浑身结着的冰晶,江月儿更加确信了楚枫所说的话了。

    “月儿,那个楚公子呢?”江明心急如焚的道:“你把他叫来,他也许还有办法救九皇子。”

    江月儿十分的平静,劝慰道:“父亲,靳长老,你们不要担心,九皇子还没死。”

    “没死?你说九皇子还没死吗?那他如何才能够得救?”靳长老听说九皇子还没死立刻大喜,就要找楚枫过来过来:“你的那个朋友呢?快叫他来救九皇子啊!”

    “月儿,救人如救火,他现在在哪里啊?”江明也是快要急疯了。

    江月儿微微撇了撇嘴,道:“你们不待见他,他就先回去了,明天早上再来。”

    “回去了?他住在哪里?我立刻派人去找!”江明着急无比的道,这可是九皇子的性命,当然是延误不得啊:“不,我亲自去找。”

    “父亲,靳长老,你们不用着急,九皇子一时半刻是死不了的。”江月儿摇了摇头,道:“楚公子已经告诉我了,他说了九皇子死后,身体会覆盖蓝色的玄冰冰封身体,这是一种自我保护,在一年之内都是死不了的。”

    “什么?”靳长老和江明都是呆住,这种说法,他们还是第一次听到。

    江月儿继续道:“靳长老,你是皇家长老,你应该知道,在皇族的历史上还有一些皇族的人是这样的病,这样的死法吧?”

    靳长老微微一惊,点了点头道:“不错。”

    “这就对了,楚公子早就料到了这一切,他说九皇子的这病是属于一种家族遗传的病,叫极阴寒脉,是一种特殊的体质而至此。”江月儿道:“只要有合适的办法,一年之内都可以救活,只要这冰晶还没有融化就行。”

    “他真的这么说?他料到了这一切?”靳长老不可思议的道,皇族历史上有好几个成员都是得这种病死的,从来没有一个人是能被救回来的。

    “是的,所以你们不要着急,明天早上他来了就可以救活九皇子!”江月儿点了点头,道:“而且,他有给九皇子这病彻底治愈的办法!”

    “彻底治愈?”靳长老几乎都不敢想,九皇子这病从小就有,一直到现在,不知道找寻了多少名医都没有任何治愈的法子,不过,楚枫竟然是能够说出这病的名称,还推断出皇族之中以前有其他人得过这病,那么想必是真的有办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