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我的第N个职业 > 第九章原来如此
    乌云散去,太阳撒下温暖的光照,我看着四周的环境,我恐惧的心,缓缓的平息了。

    四周躺着我二十多个小弟,那个怪人正堂在中间,但是奇怪的是,他身上脏不拉几的长衣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件白衣胜雪的长袍,长袍后面还有一件到小腿长的白色斗篷。

    “这是怎么回事呢?”我疑惑的向小土豆询问

    “这是很正常的,他被天雷击中,能力被释放,他现在的肉身根本驾驭不住这强大的力量,所以他也传承了他先辈的圣衣”

    我摸了摸头问道“?你的意思是这衣服是送的?”

    “嗯~不完全正确,这件衣服是潜能的一部分。”

    呃……不都一样吗,我心里十分疑惑

    就在这时,只见不远处躺着的红毛,他的腿微微动了一下。糟糕!这种情况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关键那咋说呢,刚刚一群人围着一个脏不拉几的怪人,突然天空打雷震天,一群人都晕了,起来一看怪人换了一件衣服……这也太荒诞了……连我都觉得不可思议。对,我不能让其他人看见这种情况

    我急忙抱起了那个怪人,当我看见他的脸时,艹这逼长的还比我帅。这就是我把他扔在卧室地上的原因

    我刚把他带回家,门口的一群混混保安在一瞬间都醒了,我透过窗户朝外看去,他们先是一个一个的做起,麻木的动了动脖子胳膊,一个一个满脸懵逼的看着身边的人,过了好一会,才一个一个的站起来。他们说的什么我听不见,估计是有人懵逼的问这是咋了,另一个懵逼的说不知道。过了一会,不知道是谁说了什么,只见他们在一瞬间慌了,左看右看。又同时朝我的方向看了过来,接着红毛大喊了一句什么,二三十人带就像脱缰的野狗,带着飞蛾扑火的气势和万米冲刺的速度朝我奔了过来。

    诶呀我去,这些逼都疯了?

    绿毛率先跑到了我的门口,猛烈的拍着我的们

    “老大,老大!我擦谁t推我……老大你在不在呀老大老大!”

    我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锁,外面的人哗的一下都涌了进来,一个压着一个的趴着我客厅里,红毛看见了我,长呼了一口气,从绿毛身上站了起来说道“诶嘛我去,老大你咋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丢了嘞”说着还挠了挠头。

    我听后,心里说不出来的温暖,眼睛也有点湿润了。这些人,成天挨我的打骂,在这种为难关头……诶不说了,这份感情我记住了

    这时,不知是谁从人堆里伸出了手拍着压他的人“我去,你们这些逼几天没洗脚了,让老子起来”

    “滚蛋,你踩着我手机啦”

    “我去,谁t咬我嘞”

    像这种话此起彼伏的响起。

    “滚蛋,都滚蛋,嫩全丢了我都丢不了,赶紧滚明天晚上一起吃饭!今天的事谁也别说!”

    混混们都笑着走了。

    我抿了抿嘴唇,狠狠的眨了眨眼,我是孤儿,从小收到最多的是怜悯之爱,向这种友情……诶。我记住了。

    这时我才想起那个怪人,我缓步的走向了卧室,就在离卧室们俩三米时,万物灵突然激活,猛然感到了危险,我顺势一跺地向后越去,就在这一瞬间,一道白色的光影从厚重的卧室门正中飞了出来,擦着我的耳朵飞了出去,若不是我后退,这道影子就直直的射到了我的身体。我回头一看,我别墅的承重墙出现了一个拳头大的窟窿,窟窿已经把强射穿了,我能直接看见强对面的大树。

    我震惊的超卧室看去,心中有万般的惊骇,刚刚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恐惧,那是发自生命的恐惧。

    “哈喽,兄弟?”我轻声叫着

    没有人回答我

    我心想会不会他逃跑了,心急着推开了卧室的大门。

    映入眼帘的,正是那个怪了,准确来说,是长的比我帅的怪人,他还穿着那白衣,但是,他好像受了很重的伤,手中拿着那个白剑,他用白剑撑着地,颤颤巍巍的靠着墙,面庞发白,眼睛坚毅的看着我。

    我想起了那个白光,连忙的双手举过头顶了说道“兄弟!我是好人,不要杀我!”

    “好人?哈哈哈哈”那个怪人终于说话了,但话音刚落就猛烈的咳嗽了起来,接着噗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就这样,这逼又晕倒了

    他醒来时,我已经把他背进了医院,住进了单独的病房,这是天已经黑了。他和我都看着窗外车水马龙的街道,都默不作声,“谢谢你,我们应该认识一下了。”他率先说道,我和他聊了起来,我们一聊就聊了一夜,我们都说了自己所有的秘密。

    这个怪人,他叫沈嘉驹,很不幸,他从小就被拐卖,亲生父母早已忘记,是一位峨眉山的老道人把他养大,嘉驹从小练武,但基本功特别差,不是不练,而是死活练不会,就比如一般人扎马步能扎几分钟,练过的能时间更长,但嘉驹不行,刚过几十秒就坚持不住了,双腿发软,时间长一点就双腿突突,就因为这个不少挨打,就连我听着都替那个老道人生气。

    但是不知为什么,就在一个不经意间,只有十几岁的嘉驹以外看见了老道人在月下舞剑,少年的嘉驹被深深的震撼了,月色轻轻的撒向大地,地面迷梦的月白,道人的身姿大气优雅,月色应在长剑上,闪闪印光,高处的柳树随风摇曳,风声,柳树月色,加上银发老道挥舞着音色长剑,组成了一副优雅大气的画。第二天,嘉驹拿起了一个木质的长剑,学着昨天老道的身法,有模有样的挥舞着,谁知嘉驹舞剑越来越快,越来越大气,越来越熟练,就连在远处久站观望的老道也被镇住了。从那以后,老道开始正式的叫嘉驹长剑谁知,嘉驹学习速度太快,几个星期就学会了老练了一辈子的长剑。

    老道非常高兴,倾尽所有带着嘉驹访名师求高人的学习长剑。嘉驹也是争气,在不到二十岁时,嘉驹的长剑已经练的炉火纯青,登峰造极的地步了。但是就在他二十一岁时,老道人的身体不行了,每况愈下,嘉驹知道,是老道人一把屎一把尿的把嘉驹喂他,所以,嘉驹就一直陪在老道人身边来报恩,嘉驹也是倾尽自己的所能赚钱给老道人治病,但是……诶

    在他二十四岁那年,他出山了。

    就是这样,嘉驹前二十四年都在山林村落里长大,所以根本不懂城市是什么,简单来说,他在现在的社会中,他啥都不知道。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与这个时间格格不入和穿破衣服的原因,估计他钱让人骗了。

    后来,嘉驹拿着老道留给的世传宝剑流浪街头,就这么,晃晃荡荡迷迷糊糊的到了我这里。

    他说道“我根本就不是啥小偷,我看见那里停了辆好自行车,我怕丢,就好心的搬去警务室,谁知道你领着一群逼围着我打”

    哦……原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