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穿越小说 > 大宋起航 > 第五二一章 间接贡献
    “闻三——你个奸商!!!”

    签订了文书,交接了技术,赵诗雅便兴冲冲的开始招募人手,准备在开春以后大干一场,好实现她种棉花发大财的愿景。

    只是当她在去落实棉花脱籽器这一高科技时,才发现她似乎上了大当。

    棉花是个好东西,这时候已经成为人们的共识,只是因其脱籽不易,只能手工去籽,所以使得棉花的价格高昂,难以普及。

    本以为闻起航发明了什么了不起的去籽工具,结果这一落实,她才发现,闻起航口中吹嘘的牛逼无比的去籽神器,居然就是一个形似马夹,由两根锯齿状木条组成的玩意。

    两根破木条,居然就敢卖三千贯!

    这种感觉,她很熟悉,就是她以前做买卖,经常被人坑的那种感觉。

    “呃........”

    管楼村专利局后面的实验室中,闻起航正在验收一架刚刚制作出的望远镜。

    一张怒气勃发的俏脸,透过望远镜的镜筒,突兀的就闪现在他的眼睑中,那几欲择人而噬的气势,将他生生的吓了一大跳。

    “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

    闻起航小心翼翼的放下望远镜,向着前来兴师问罪的赵诗雅笑问道。

    “你说呢!”赵诗雅咬牙切齿道。这明显就是在明知故问,左顾而言他。通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她本以为面前的这个家伙,与她多少是有一些情义的,起码不会如同别人那样坑她,可是,结果,最终还是如此........

    若是被不相干的人欺骗,她还不至于如此生气,毕竟已经习惯了嘛!

    可被对抱有好感,甚至是喜欢的人欺骗,这就令人难以接受了。

    “你可是郡主呀!谁敢惹你生气!”眼见赵诗雅一双秀目之中有雾气开始升腾,情况似乎很严重,闻起航咧嘴道:“告诉我,谁惹你生气的,我帮你剥了他的皮。”

    “........”

    明明就是这个混账,骗了自己,现在居然还在这里装好人。

    只是刚刚怒极攻心,也没有想好要将这个家伙怎么办才好!就一气之下,跑来兴师问罪了。

    是将他油炸呢!还是清蒸呢!

    这一时间,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便只好用含怒的目光,一直瞪着他。

    也许可以用眼光杀死他!

    “........不会是我吧?我有什么地方得罪郡主您了吗?”闻起航也不是傻子,见赵诗雅一直瞪着他,也不言语,就尴尬的指了指他自己,苦笑着问道。

    “这玩意,值三千贯!”赵诗雅将手上用两根木条做成的脱籽器,摔在地上,怒道。

    “........”原来是为了这个事,说实话,只是两根木条子,就卖三千贯,确实是有些不地道。可问题是,现在卖的不是木条,而是理念。千金市马骨的时候,别说这两根木条有用,就是一无是处的玩意,也照样可以卖出大价钱。

    “我就问一句,这东西好用吗?”闻起航叹口气,弯腰将脱籽器拾起来道。

    “........难道好用,就可以卖这么贵!”赵诗雅不忿道:“就算这玩意再好用,两根破木条子,也不值一贯钱。”

    “点子虽小,但价值千金呀!”闻起航竖起一根手指道:“你可以去打听打听,为了这么个小玩意,我可是给了那个发明这个器具的匠人,整整一百贯呀!一百贯!”

    “然后,你转手就卖给我三千贯!净赚二千九百贯!”赵诗雅冷然道。

    “账,不是这么算的。”闻起航尴尬的咳嗽一声道:“要知道,搞研究是很费钱的,就比如,这个望远镜吧........”闻起航将手中的脱籽神器放下,然后拿起刚才的望远镜道:“你看这个,哦,介绍一下,这叫望远镜,可以看清远处的事物。

    为了制作这架望远镜,嗯,只是失败,就有十多次。你说说,它卖多少钱合适?

    ........哎,小心点!”

    闻起航还没有介绍完,赵诗雅就已经劈手将望远镜从他手上夺了过去,翻来覆去的看了看,也没有搞明白它的正确用法。

    “放在眼睛上,向远处看,这是单筒的,要闭上一只眼,可以看的更清楚........小心些,千万别摔了。”制作这架望远镜很不容易,闻起航一边介绍用法,一边提醒道。

    “咦........”

    赵诗雅将望远镜架在眼睛上,看向远处,不由的发出一声惊异。

    远处的人群、树木、房屋,瞬间就清晰的展现在了她眼前。将望远镜放下,架上,再放下,再架上,向左看看,再向右看看,就像是得到了好玩的玩具,反复比较几次后,这才恋恋不舍的还给闻起航,嗤声道:“不过如此。”

    “........”不过如此!闻起航心下腹诽,不跟没有见识的妞,一般见识。

    “这玩意,你打算卖多少钱?”赵诗雅目光烁烁的盯着望远镜道。

    “三千贯!”闻起航伸出三根手指道。

    “........”这是跟三千贯有仇吗?赵诗雅气道:“你可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奸商!你当我不识货吗?一块铜皮,加上两块阳燧,你竟然就卖三千贯!”

    “真不贵,不然我给你算算?算了以后,你就知道,我这绝对是童叟无欺。”闻起航真诚道。

    “好,那你算算!”赵诗雅讥笑道:“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个童叟无欺法!”

    闻起航指着望远镜上的透镜道:“要研磨这个透镜,这样大的、天然的水晶,呃,也就是你说的阳燧,这个阳燧,不但要晶莹剔透,而且要足够大,市面上,这样的阳燧,没有一两百贯,根本就不可能买到?对不对?

    而且请来研磨的师傅,必需是一流的工匠,给他们的工钱,至少得是三倍以上,而且要研磨一片这样合格的透镜,至少要需要三个月以上的时间,一架望远镜需要的不多,就两片而已,可这就已经要半年时间了。只是工钱,我至少要付将近两百贯........”

    “什么,两百贯!什么匠人,这么贵!”赵诗雅惊讶的打断道。当匠人居然这么赚钱,她都想当匠人去了,她每月的例份,居然还没有一个工匠赚的多。

    “一般工匠,研磨的不但慢,而且失败也多,这透镜,不但要求表面无划痕,两个镜片大小凹凸必须还要一致,一旦失败,整个水晶,也就废了,就这,只靠眼力与经验,三片,能有一片合格的,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这都是损耗。

    要不要加到费用里去?”

    “那也要不了一千贯呀!”赵诗雅嘟嘴道。

    “物依稀为贵呀!郡主!一年才产两架呀!郡主!”闻起航咂咂嘴,感慨道:“说完这成本,我们再来说说这用途,若是将这望远镜用于作战,就可以远在几十里外,提前发现敌踪,那可以少死多少人呀!

    就算将军们不在乎小兵们的命,可是他们的命呢?若是因此避免了失败,甚至是获得了胜利,荣华富贵呀!岂是三千贯,可以得到的。”

    “........”赵诗雅抿了抿嘴道:“可是这与脱籽器有什么关系?”

    “有什么关系?”闻起航正色道:“要知道,在将这望远镜研制成功前,我失败了多少次吗?几十次呀!那都是成本呀!要是没有郡主您购买了这脱籽神器,我那来钱研制这个呢!

    郡主呀!正是因为有了您,这望远镜才最终研制成功了,等将来,我们与敌人做战时,可以少死多少人呀!这可都是郡主您的功劳呀!”

    “........”